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四. 离开爱丽舍宫

一千五十四. 离开爱丽舍宫

    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巴黎街头的枪炮声一分一秒也都没有停止过,政府军和起义军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无数的人因为国家的内乱而倒在了血泊中,无数人因为自己人和自己人的厮杀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大部分的法国人都加入到了起义的行列,但也同样有一些人因为害怕而躲避在了家中。

    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发生了如此惨烈的事情。

    法蒂哈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可怜的女人来自阿尔及利亚,那里曾经是法国的传统殖民地。在法国也同样生活着大量的阿尔及利亚人。

    许多阿尔及利亚人受到这样的影响,都把法国视为他们心目中的天堂,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来到这个国家,摆脱自己贫穷祖国给自己带来的贫穷生活。

    但是现实永远比理想更加残酷。

    他们发现在这里非但无法得到法国人的承认,而且很难找到工作,他们能够做的只是偷偷摸摸的为黑工厂打些零工,用来养活自己和一家人,还得随时随地提防那些无处不在的警察。

    一旦被抓到,除非你有足够贿赂的金钱,否则等待你的只可能有一个命运:驱逐!

    法蒂哈和她的丈夫阿克宁就是偷渡到法国庞大队伍中的一家。当他们千辛万苦来到法国之后,却发现这个国家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他们很辛苦的工作着,只要能填饱自己的肚子,他们什么活都愿意做。虽然这里的生活环境非常恶劣,但比起他们贫穷的祖国来说已经好像天堂一般了。但是不幸的是,他们还是被巴黎人事事务局的那些警察给抓住了。

    法蒂哈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天审查他们的居然是人事事务局的局长萨拉姆。萨拉姆很快便看中了虽然穿着破旧,但却无法掩饰美丽的法蒂哈,他向法蒂哈提出了一个条件。法蒂哈做他的情妇,而他的回报则是允许她和她的丈夫继续留在巴黎。

    法蒂哈最初一口便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但是萨拉姆威胁她,会把他们交给阿尔及利亚反偷渡局的那些官员们。

    可怜的法蒂哈被吓坏了,只有阿尔及利亚人才知道阿尔及利亚反偷渡局是个多么可怕的机构。被遣送到那里的人。都会被关进监狱。然后被送到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呆的采石场。煤矿去做那些超负荷的工作,很少有人能够活着出来。

    阿尔及利亚反偷渡局对于阿尔及利亚的偷渡者来说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法蒂哈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她不愿意丈夫蒙受如此悲惨的命运。她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来保护自己的丈夫避免受到伤害。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答应萨拉姆无耻的这一要求......就这样。可怜的法蒂哈成为了萨拉姆的情妇。

    她以为自己保护住了丈夫,但是萨拉姆却从此后再也没有让丈夫和他见过面。只是告诉她她的丈夫阿克宁现在已经获得了法国国籍,正在一处工厂当一个小头目。

    法蒂哈放心了,虽然她每天都在遭受着侮辱,但只有丈夫能够平安幸福她什么样的苦难都能够熬下去。

    街上一直在响着可怕的枪炮声,这让法蒂哈害怕到了极点,此时此刻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心爱的丈夫就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啊......

    门被人敲响了,法蒂哈害怕的问了声是谁,但是却没有回答。于是这让法蒂哈更加害怕起来。

    门还是不断的被人用力敲击着......法蒂哈鼓足了勇气打开了门,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您是?”法蒂哈迟疑着问道。

    年轻人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让出了身子。这一刹那,法蒂哈只觉得天地完全的静止了下来。那些枪炮声瞬间也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是她的丈夫——阿克宁!

    “我的爱人!”法蒂哈猛然扑到了丈夫的怀里放声痛哭。阿克宁也紧紧的拥抱住了自己的妻子,生怕一松手妻子便会再离开自己一般。

    他们过了好久好久才松了开来,一起握着手走进了屋子。

    阿克宁告诉自己的妻子。他被警察扔进了监狱,然后准备在下个月的时候遣送回阿尔及利亚。听到这,法蒂哈大声叫了起来:“他骗我,萨拉姆欺骗了我!他答应我会让你留在法国的,他还说给了你法国国籍。说你在一家工厂里上班!”

    “他是个无耻的骗子而已!”阿克宁同样愤怒地说道:“你完全想象不到我在法国人的监狱里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如果不是这位好好先生把我救出来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啊,先生,您是我和阿克宁的救命恩人。”法蒂哈眼中噙满了泪水:“您不知道,如果我失去了阿克宁,那对于我来说比死亡还要痛苦!”

    “好人总会得到好报的。”年轻人微笑着说道:“恭喜你们夫妻团聚,而这,是我给你们的一份礼物。”

    他把手中的一个文件袋放了下来:“那么,我想我该告辞了。”

    “啊,等等,先生,我还没有来得及问您的名字呢。”阿克宁这时候忽然想起了这个严重的问题:“请您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我可以报答您。”

    年轻人淡淡笑着:“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然后他没有再回头的离开了这里......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名字啊,阿克宁夫妇从来也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可是恩斯特却给他们留下了一份礼物,夫妻俩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文件袋,当他们看清楚里面装着的东西时候他们完全的呆住了......那是两份护照,上面贴着夫妇俩的照片,写着他们的名字。

    这,是两本法国护照!

    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正式的法国人了......夫妻俩喜极而泣,他们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东西现在就在他们自己的手中......但是。他们还在文件袋里发现了另外一样东西,那是一张写着两万法郎,在任何银行都可以兑换的支票......

    阿克宁和法蒂哈紧紧的搂在了一起,他们走出了门外,想要再一次看到恩斯特先生。可是那位善良仁慈的先生却已经不见了。

    特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阿克宁和法蒂哈牢牢的记住了这两个名字,他们发誓只要他们活着就一定要找到机会报答这位好好先生......

    好人总是有好报的,天使总会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

    在这一个夜里。无数的法国普通家庭都收到了来自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先生送给他们的礼物。他们中有的人早就知道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亚力克森男爵,有的人却是第一次听说过,但是无论是哪一种人,他们在这一个夜里都在恳求着上帝能够保佑这位善良而仁慈的男爵,这位为他们带来了希望的男爵: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当然,在爱丽舍宫里惶惶不可终日的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以及吕西安元帅是永远也都不可能体会到这种心情的......他们根本不在乎巴黎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更加不会在乎那些普通巴黎人的感受......他们唯一在乎的,只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曾经的爱丽舍宫,是法国的权力中心所在。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但是,现在在这些法国最高级官员的眼里,这里简直就成为了一座最可怕的坟墓了......

    “总理先生,你能够回答我为什么巴黎的局势如此的失去了控制吗?”卡特里总统愤怒地说道:“我是如此的信任你,你总是告诉我局势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的话,但是现在呢?现在那些暴民们发动了可怕的暴动,军队们也都纷纷哗变。这就是你对我的承诺吗?还有你,吕西安元帅,为什么你连军队都无法掌握好?”

    面对愤怒的几乎失去自制的总统。辛纳格和吕西安互相看了眼,然后辛纳格才无奈地说道:“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任何人都没有准备。总统先生,希望您不要为此而大动肝火,我想,事情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事情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卡特里总统变得更加恼怒起来:“那么你还想要糟糕到什么地步呢?我的总理先生?暴动者很快就会冲进这里,然后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被送上断头台。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罗伯斯庇尔是自愿的,难道你也自愿被送上断头台吗?”

    辛纳格无奈的苦笑了下......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辛纳格急忙接过了电话:“是的,我就是辛纳格。伯克莱吗?啊,他终于来了?是的,特别通行证是我签署的,让他和他的人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放下了电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统先生,现在好了,伯克莱带着一支特别卫队到了,他将保护我们离开这里,离开巴黎。相信我,只要离开了这座城市我们还会有办法的......”

    “现在我除了相信你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卡特里总统深深的叹息了声。

    辛纳格一直在等待着的伯克莱终于出现了,和他一起到来的还有十多名手持武器的家伙,一眼看去这些家伙就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他们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伯克莱带着自豪的口气介绍道:“他们完全有能力把我们护送出巴黎......”

    卡特里总统仔细打量了下这些人:“你们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吗?”

    “不,总统先生。”带头的那个家伙说道:“我们在爱丽舍宫外还有一百多人,总统先生,现在时间非常紧迫,28装甲师和国民卫队正在和叛乱者进行着激烈的战斗,请您立刻跟随我们一起离开吧。”

    卡特里总统点了点头:“记得带上我的妻子和孩子。啊,你叫什么名字?”

    “海森堡。”这个人很快回答道。

    “啊,这可不太像是个法国名字......”卡特里总统嘀咕了声:“但是这无关紧要,你会因为你的忠诚而受到嘉奖的。”

    这些政府最高级官员们带着他们的家人急匆匆的离开了在他们眼里此时变得是如此可怕无比的爱丽舍宫......他们甚至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呆上哪怕一分钟的时间......

    伯克莱和海森堡早就准备好了高级防弹轿车。而且更加让这些法国政府最高级官员欣慰的是,他们居然还看到了两辆坦克。他们忙不迭的钻进了轿车,然后车队很快的出发了。

    现在他们大概能够安心一些了。坐在轿车里,卡特里总统对他身边的辛纳格说道:“总理先生,下一步的计划呢?”

    “我们可以先去里昂。那里还有忠诚于我们的军队。”辛纳格很快回答道:“美国人之所以在观望并且始终不肯出兵。是因为他们担心局势已经彻底失去了我们的控制,但是在里昂只要我们能够重新召集起军队并且对巴黎进行反扑,我相信美国政府一定会直接出兵干预的。”

    “但愿事情的发展和你所说的一样......”卡特里总统叹息了声。说实话,他现在已经不怎么相信自己的总理了。

    总理总是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局势有多么的好,巴黎人有多么的爱戴自己,但是真实的情况却根本不是如此的。

    如果自己能够顺利的到达里昂,那么自己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考虑新的总理人选,毕竟辛纳格已经完全彻底的辜负了自己对于他的信任......

    轿车忽然停了下来,车子里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辛纳格摇下了车窗,看到海森堡正朝这里走来,他急忙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前进了?”

    “总统先生,总理先生,元帅先生,我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海森堡微笑着说道。

    到了?卡特里、辛纳格、吕西安疑惑的从轿车里走了出来,他们看到这里依旧是在巴黎,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

    啊,大概是先把自己送到军营里来了吧......毕竟有这么多的士兵保护更加安全......这些高级官员们同时如此想到......

    他们的家人也都纷纷聚集在了他们的身边,正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士兵都异口同声的发出了这样的欢呼:

    “革命万岁!革命万岁!”

    革命万岁?官员们的脸色同时变了。他们瞬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保镖,保镖!”辛纳格恐惧的大声叫了出来。但是他很快发现那些跟随自己一起的保镖们已经全部被士兵们黑洞洞的枪口制服了。

    “总理先生,不要再叫那些保镖了。”伯克莱此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现在,这里是革命者的地方!”

    辛纳格愤怒的盯住了伯克莱:“伯克莱,我曾经是如此的信任你,但是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我总是选择对自己更加有利的一面。”伯克莱完全无惧对方愤怒的眼神:“我也想要保住自己的权力,不,也许是想要获得更加大的权力。”

    “你以为这些暴动者会放过你吗?”辛纳格强忍着自己的怒气:“你也一样曾经是政府的高级官员,而且你的双手上也一样沾满了鲜血。”

    伯克莱耸了耸肩:“那又怎么样呢?起码,我最及时的选择了一条最正确的道路!我将得到宽恕,并且我将得到嘉奖。总理先生,我想这些事情就不用您再操心了!”

    辛纳格气的浑身哆嗦起来,但是面对这样的小人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伯克莱洋洋得意的指了一下身边的海森堡:“给你们介绍一下,德国勃兰登堡突击队的最高指挥官海森堡上校!”

    德国勃兰登堡突击队的最高指挥官海森堡上校?天啊,这个无耻的伯克莱非但出卖了自己,居然还和德国人勾结到了一起?还有比他更加无耻的人吗?他居然胆敢出卖法国的最高利益?

    其实辛纳格根本没有想过一件事情,最先出卖法国利益的正是他自己,伯克莱无非是做了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而已。

    这时候一个面色严峻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海森堡和他的突击队员们一个立正,右臂笔直的举了起来:“嘿,恩斯特!”

    嘿——恩斯特!

    恩斯特|?那明明是莫约尔.维特根斯坦!辛纳格隐隐的猜测到了维特根斯坦的真实身份,但是他却还是无法相信这个居然会出现在巴黎。

    王维屹微笑着看着这群法国高级官员:“法国的春天终于还是来到了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