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三. 和狮子为伍

一千五十三. 和狮子为伍

    自由永远不是想拥有就拥有的,这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如此。

    法国人在为他们追求的自由而战,为此他们不惜流血牺牲。但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

    自由?公平?民主?

    这些都是最容易激发起人斗志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最空洞虚幻的东西。每个在为此而战斗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在哪里,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当然,放弃这些不说,起码目前的局势已经出现了不错的改变。法军第51和第52装甲军的集体倒戈,让局势出现了重大转折。

    乱成一团的法国政府,现在根本无暇去对付那些暴动的市民了,同时失去了美国支持的他们,现在更多考虑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生命和财产。

    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已经完全不值得信任了,他们现在自身难保,那么,该去寻求谁的帮助呢?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个小道消息开始在这些政府官员们中流传开来:去杜威银行,那里的莫约尔.维特根斯坦先生将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许多人都听说过“狮子基金”负责人莫约尔.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名字,但是让人疑惑的是,一个做金融投资的有这么大的本事吗?可在这样的时候,这毕竟还是值得去尝试一下的。巴黎人事事务局局长萨拉姆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巴黎大起义的当天下午,起义军占领了多条街道。而倒霉的萨拉姆家就居住在其中的一条街道中。他记得下午的时候,家里闯进了十几个不速之客。他们宣布“以革命的名义”征用他们的房子,当萨拉姆的妻子提出抗议的时候,革命者们义正言辞的告诉她:

    “为了革命,这是你们这些腐朽份子的最大荣幸。我想如果你们不答应外面的要求那些绞刑架上的鲜血几百年了都还没有干涸......”

    可怜的女人被吓坏了,她只能带着自己的家人居住到了一间最小的卧室里,任凭着那些粗鲁无礼的家伙破坏着自己精心收拾的房子......她想办法和丈夫通了电话,当听到这个消息后,平时不可一世的萨拉姆也被彻底的吓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家人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去寻求政府的帮助吗?可是现在政府自己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哪里还有时间来管他这个人事事务局局长的事情......难道就坐在那里等待吗?不,天知道那些丧心病狂的暴徒们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去杜威银行寻求莫约尔.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帮助吧,也许他能够想到办法的。

    萨拉姆在杜威银行同样也有着大量的存款,起初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是非常相信,一个做金融的难道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吗?可是走投无路的他。只能冒险尝试一下了。

    他去杜威银行的时候,还以为银行已经关门了,但没有想到的是银行里居然灯火通明,而且,还有大量的武装警卫正荷枪实弹的保卫着这里。不时的有起义者从这家银行便路过,但却没有人敢来打扰这里的......而这也迅速增加了萨拉姆的信心......

    “我是来见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啊。我是巴黎人事事务局的局长萨拉姆。”萨拉姆小心翼翼地说道。

    门口的警卫冷冷的朝他看了一眼:“等着。”他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个局长放在眼里......他拿起了电话,在征询了银行内部的意见后才转过了身子:“维特根斯坦先生正在里面等着你......”

    萨拉姆赶紧走了进去,他率先看到了和自己认识的巴黎银行的董事局主席罗蒂尼。罗蒂尼热情的和他打了招呼:“嘿,局长先生,你也是来找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吗?”

    “你也是来找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吗?”这句话一下便刺激到了萨拉姆。看起来,在此前已经有不少的人来过杜威银行了。

    “啊。是的,罗蒂尼先生,我是来找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萨拉姆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么就跟我进来吧。”罗蒂尼将他带到了一间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下门,然后推开门。

    让萨拉姆惊讶的是,他在这里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同僚,巴黎水政局的局长迪特略,此时的迪特略,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复杂,既是高兴又是痛心,很难想象这两种表情是怎么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脸上的......

    “谢谢您,维特根斯坦先生。”迪特略对办公桌后面坐着的“维特根斯坦先生”王维屹说道:“感谢您对我和我家人的庇护,再见。”

    “再见。”王维屹冷冷地说道。

    迪特略见到萨拉姆的时候,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然后重重的叹息了声快步离开了这里......

    萨拉姆无法想象迪特略局长到底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他小心的来到了办公桌前:“维特根斯坦先生,您好,我是巴黎人事事务局的局长萨拉姆。”

    “萨拉姆局长,请坐吧。”王维屹依旧是那样冷冰冰地说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事。”萨拉姆鼓足了勇气说道:“一些革命者冲进了我的家中,霸占了我的房子,甚至还绑架了我的家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老实人,他们告诉我在这里能够寻求到帮助......维特根斯坦先生,我求取您帮帮我吧。”

    “你是一个老实人?”王维屹笑了:“根据我所知道的那些事情你在巴黎的名声可不好......你总是喜欢利用手里的权力。去敲诈那些想在巴黎定居的外国人......啊,我还听说有一次甚至和一个外国女人上了床。尽管她是有丈夫的,但为了能够在巴黎定居却不得不忍受这样的屈辱。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呢?你让这个可怜的女人留在了你的身边充当你长期的玩物,而牌人事局的警察带走了她的丈夫,并且将他驱逐出了巴黎。那个可怜的女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丈夫已经不在巴黎了......”

    萨拉姆面色惨白,他完全不知道维特根斯坦先生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好吧,那是你的私人事情,我没有兴趣来管那么多。”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你的家人遭到了革命者的绑架?你的房子也被霸占了?我当然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些事情,但是前提条件却是你愿意付出多少的代价......”

    萨拉姆的心里一下升腾起了希望。看来外面那些人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他想了想:“维特根斯坦先生,我愿意拿出两万法郎来当做您的酬劳。”

    “酬劳?我不需要酬劳,两万法郎?”王维屹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萨拉姆局长,你现可以从我的办公室离开了。”

    “等等,等等。”萨拉姆急忙说道:“那您需要多少?”

    “先让我们看看你在杜威银行有多少的存款吧......”王维屹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说道:“让我惊讶的是,你在杜威银行居然有620万法郎的存款?啊。这可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啊。一个人事事务局的局长,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些钱的呢?”

    “那是我这么多年来的积蓄......维特根斯坦先生。”萨拉姆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这些钱的来源我没有任何兴趣知道。”王维屹笑了笑:“但是,这却可以让我对你做出一个大概的评估。啊,现在我有了一个价格了。萨拉姆局长,如果你愿意在一份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应允自动放弃在杜威银行的全部存款。那么我将会设法营救你的家人。”

    萨拉姆完全听呆了,自动放弃在杜威银行的全部存款?疯了,维特根斯坦先生一定是疯了。如果自己答应这个要求的话,那么自己也是疯了。

    “那可是620万法郎啊!”萨拉姆大声叫了起来:“不,不。维特根斯坦先生,我绝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冷静。萨拉姆局长。”王维屹打断了对方的话:“没有任何人会强迫你这么做的。我们是做生意的,我们可不是强盗。你要知道,我们想要救出你的家人,并且让那些革命者离开你的房子,我们同样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些资金难道由我们来出吗?那些革命者正在接近失控的状态,时间拖的越久,我越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620万法郎?那可是你一家人生命的保证!”

    “不,不,这实在是太多了。”萨拉姆喃喃地说着,接着他好像在那哀求似的:“求求您了,维特根斯坦先生,100万,我愿意拿出100万来!”

    “全部,620万法郎!”王维屹的声音里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这并不仅仅是在挽救你家人的生命,更是在挽救你自己的生命。萨拉姆先生,我想你可以看看这份东西。”

    他把一份资料推到了萨拉姆的面前,萨拉姆接过来一看,面色完全的变了。

    这是“国民临时议会”制定的一份名单,上面列举了在革命胜利之后必须要严惩的一些政府高级官员,而他的名字赫然就在其中。

    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会遭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完全可以想象那些革命者会如何穷凶极恶的对待自己,完全可以想象那些即将发生的可怕事情。

    天哪,那些革命者到底想做什么?

    “你会被送上断头台的,萨拉姆局长,就和1789年的那场大革命时候所有官员遭遇到的所有可怕事情完全一样。”王维屹冷笑着说道:“而且,你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整个巴黎都已经被封锁起来,整个巴黎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庇护你了。是要620万法郎。还是要你和你的家人被送上断头台?萨拉姆局长,我的时间非常宝贵,我没有多少精力和你在这里讨价还价!”

    一份自愿放弃在杜威银行全部财产的声明就放在萨拉姆局长的面前......

    是要620万法郎,还是要你和你的家人被送上断头台?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话不断的在萨拉姆局长的耳边回荡着......他抬头看了一眼维特根斯坦先生,发现这个人此时在他的眼里就好像是一个恶魔一般的可怕......

    他颤抖着拿起了笔,颤抖着在这份声明上签署下了自己的名字......当他放下笔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悲,自己辛苦了那么久。结果,所有的财产完全变成了别人的,自己什么也都没有剩下。

    王维屹看了一下声明,满意的笑了笑,接着拿过一张早就写好的文件交给了萨拉姆:“拿着这份文件去你的家中,你和你家人的生命现在能够得到保证了,而且。那些人很快就会离开属于你的屋子。”

    现在,萨拉姆完全明白了才进来时候看到的迪特略先生脸上表情的含义了......用自己一生的积蓄换来了这么一张护身符......

    “又是一个,是吗?”看着萨拉姆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罗蒂尼笑着说道:“我们已经见了十多个人了,杜威银行的财富正在急速的增加着。莫约尔先生,您可真是一个天才啊。原来从一开始您就计划好了这一切。”

    “是啊,我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这一切。”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杜威银行的财富正在急速的增加着吗?啊,也许吧。罗蒂尼先生,我们现在得来讨论一下你的问题了。”

    “我的问题?我有什么问题?”罗蒂尼呆在了那里。

    王维屹点了一下曾经给萨拉姆看过的那份名单:“你注意到了吗,这份名单的第125个名字。写的是你吗,罗蒂尼先生?”

    罗蒂尼从来没有完整的看过这份名单。在“莫约尔先生”的提醒下,他颤抖着看向了名单。一瞬间,他的面色是如此的惨白。是的,名单的第125个名字,写的正是自己!

    “这些该死的暴徒们啊!”罗蒂尼咒骂了声,接着勉强笑道:“您会保护我的,是吗?我尊敬的莫约尔先生。”

    “我当然像要保护你,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助手。”王维屹暧昧的笑了下:“但是这牵扯到一个问题,正如我刚才和萨拉姆局长说的一样,要和那些革命者打交道,是需要大量金钱的,每个人都必须付出,没有人可以例外。那么你呢,罗蒂尼先生,你准备付出一些什么?”

    罗蒂尼完全的怔在了那里。

    罗蒂尼先生,你准备付出一些什么?

    在这个时候罗蒂尼忽然想起了法国的一句谚语:“和狮子打交道,虽然看起来狮子会帮你许多忙,但早晚有一天你会被狮子吃掉的”。

    早晚有一天你会被狮子吃掉的。狮子?狮子基金?罗蒂尼猛然想到了“狮子基金”。难道“莫约尔先生”也听过这句法国谚语?难道这个“狮子基金”早就在那暗示着什么吗?

    “您,您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罗蒂尼的整个人正处在崩溃中。

    他亲眼看到十多个人失去了他们全部的财产,而这也是他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你又何必害怕呢,罗蒂尼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你和他们总是有些区别的。你可以保留你的大部分的财产,但你现在同样也需要签署一份声明以及一些法律文件,你将会把杜威银行无条件的转让给狮子基金,而换得的回报将是你可以保证你和你家人的生命,当然,还有你的那些家产。”

    罗蒂尼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将自己大半生的心血拱手送给别人吗?不,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会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情。

    “我——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还有董事局的其他成员。”罗蒂尼垂死挣扎地说道。

    “这些事情并不用你去操心。”王维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你要做的只是在这份声明和这些法律文件上签署下你自己的名字。至于其他的董事局成员?啊,我想我会办理好这些事情的。罗蒂尼先生,我会出去两个小时,希望在我回来前,我能够看到我想要看到的。”

    他不再理会呆若木鸡的罗蒂尼,而是缓步走了出去。在外面,多多安早就在等着他了。

    “亚力克森男爵,坏人都得到惩罚了,是吗?”多多安兴奋地说道。

    “所有的坏人都会得到惩罚的。”王维屹微笑着回答道:“而现在是该好人得到补偿的时候了!”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告诉那些好人他们并没有被命运抛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