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二. 最后的一击

一千五十二. 最后的一击

    一则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正悄悄的在法军军官和士兵们中流传开来。

    由于第102装甲突击团的兵变倒戈支持起义军,卡特里政府已经对51和51装甲军失去了所有的信任,并且正在准备逮捕并且杀害所有的军官们。

    这一下便震惊了这两个装甲军。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军官其实早已经知道了最高长官的选择,那就是选择站在**的这一边,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政府居然会在这个时刻做出如此狠毒的决心。

    但是,从目前来说这还仅仅是流言而已,还没有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但是在晚上10点的时候,第51、52两支装甲军全部中校以上的军官都被罗伯逊将军紧急召见到了他的司令部,看着将军凝重的眼神,军官们的心里开始有了隐隐不祥的感觉。

    罗伯逊将军在那沉默了一会,然后才缓缓地说道:

    “我在政府的一个很有权势的朋友,在半兄啊是前和我通了一个电话,他告诉了我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军官们,由于第102装甲突击团的兵变,事态已经变得非常严重。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完全对我们失去了信心,他们为了所谓的避免局势进一步的恶化,从而下达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命令,他要求秘密警察立刻逮捕我们全部中校以上的军官并且加以不经过任何审讯的枪决!”

    “轰”的一下,整个军官团体都炸开锅了。

    传言在此刻得到了完全的证实,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呢?

    军官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才好。现在,他们唯一的依靠大概只有罗伯逊将军了。

    “我们其实可以做出的选择并不是很多......”罗伯逊将军坦然说道:“但是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今天我请来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客人,让他告诉我们,我们该何去何从,让他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我们最正确的道路......”

    军官们完全不知道罗伯逊将军请来的是什么样的客人......

    一个年轻人出现了,但罗伯逊将军的表情看起来却好像对他特别的尊敬......

    年轻的目光缓缓的从这些法国军官的身上扫过,然后用缓慢并且平静的语气说道:“我是德国元帅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军官们中再一次的炸开锅了......上帝啊,他们没有想到亚力克森男爵居然会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王维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法国军官们的表情:“我知道你们中有许多人都想杀死我,枪就在你们的手中,你们完全可以现在就拔枪朝我射击!”

    然后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些法国军官......足足几分钟的时间,现场确实如此的安静......

    “那么我想我的生命暂时安全了......”王维屹笑了一下:“命运掌握在你们的手中。法国大**有人说爆发的毫无征兆,但是在我看来这却是必然的。一个让国民失望的政府,他们最终得到的结局只可能是被所有的国民所推翻。在法国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已经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军官们,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说我是个德国人,我代表的是德国的利益,当然会想方设法的来破坏法国。但是我想问你们一下,你们中有多少人曾经在德国的军事学校里受过培训?有多少人曾经和德国军官一起在喝下午茶的时候会去找巴黎街头的一家咖啡馆谈笑风生的过上一个愉快的下午......”

    男爵的话让这些法国军官的内心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是啊,就在几年之前法国和德国还保持着如此亲密的关系,但是仅仅几年时间这一切便都完全的改变了......他们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几个德国军人的朋友......有的时候仔细想想,这样的战争是否有些荒唐?

    “德国和法国完全没有任何开战的必要......”王维屹重新开口说道:“保持德国和法国的友谊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如同美国希望的那样,让德法之间的战争为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军官们,德军已经在法国本土发起了强有力的进攻,我可以确定的是,在十五天的时间内德军就会出现在巴黎城外。凯旋门将再一次经过德国人的部队。这对于军人来说大概是你们最大的耻辱了......这一切是谁造成的?不是你们,而是那个蓄意破坏了德法同盟关系的卡特里政府......这样的政府昏聩无能,这样的政府完全没有任何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就连你们自己的国民也在反对你们的政府......”

    王维屹的语气开始加强起来:“我很为你们担忧,在德意志军队的支持下,起义者们最终会夺取整个法国的政权,那么你们将何去何从?你们可以继续支持政府,然后在**胜利之后遭到新一届政府的严厉惩罚。啊,我几乎都忘记了,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已经下达了逮捕并且杀害你们的命令了......那么让我奇怪的是,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呢?为什么不拿起你们手里的武器去支持那些即将为法国带来真正自由和光明的同胞们......”

    他的话已经严重动摇了大量法国军官的内心......是啊,看起来这个政府严重的失去了国民的支持,整个巴黎和整个法国都在反对这个政府。而且现在就连他们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已经无法得到保证了。

    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了,得好好的为自己考虑考虑了。生存或者死亡这样的结局其实并不是特别的难选择......

    “我已经和**者的领袖取得了联系......”王维屹此时已经胜券在握:“他们保证你们如果能够支持**,他们非但不会追究你们的任何责任,反而会把他们视为**的功臣。大概你们中的一些人认为那些**者所说的并不保险,那么我还可以向你们透露,当**成功之后,你们所敬爱的罗比托将军会被**政府晋升为元帅,并且担任新生的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

    这一些军官们的脸上顿时便浮现出了满足的笑容......是啊,罗比托将军是他们所尊敬的将军,虽然他在战场上并没有取得什么太显赫的战功,但是这一些法国军官们中有许多人都曾经是他的部下。如果罗比托将军能够成为共和国的总统,那么他们便完全不用再去担心一些什么可怕的情况了......

    “我个人和罗比托将军在这段时间以来也保持着非常友好的私人关系......”王维屹继续说道:“我也可以保证,当**胜利之后,德意志政府将全力支持你们在法国的地位。请相信,这是一个男爵最郑重的承诺!”

    这是一个男爵最郑重的承诺......这是亚力克森男爵最郑重的承诺......

    “你们还在等待着什么呢,我的军官们!”罗伯逊将军骤然太高了自己的声音:“为了法兰西而战吧!**万岁!”

    “为了法兰西而战,**万岁!”军官们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呼声。

    1966年8月2日,在亚力克森男爵的策划下,法军精锐武装第51装甲军和第52装甲军宣布兵变。是夜10点30份,罗伯逊将军宣布他的武装力量将支持巴黎**,并要求卡特里政府立刻倒台并接受国民议会的审判!

    这一消息简直让卡特里政府感受到了巨大的震惊......

    上帝啊,两支精锐的装甲军竟然叛变了,而此时卡特里政府手里可以利用的武装力量已经非常之的少了。

    国民第一卫队师正在和那些暴动者激战着,而这时他们能够用来保卫自己的只剩下了第28装甲师了。要凭借一个装甲师去对付两个完整而精锐的装甲军,就算卡特里和辛纳格再不懂得军事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这样危急的局面下,已经六神无主的辛纳格被迫再次给美国大使罗宾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辛纳格强烈要求美国立刻武力干预......

    但是罗宾大使的态度却非常的暧昧,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其实罗宾的这一态度也是有美国方面的考虑的。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平民的**已经延伸到了军队中。军队一旦失去控制,那么这个政府还有没有继续支持下去的必要就很难说了......而且更加重要的是,美国在短时期内根本无法调集到足够的兵力来干涉法国的内政......一旦在美军主力到达之前卡特里政府就倒台的话,那么美国政府就势必彻底得罪新一届的法国政府......

    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罗宾必须只能采取继续观望下去的态度......

    随后,法国**者们也和罗宾大使取得了联系,他们郑重的告诉罗宾,他们所进行的**只是为了反对卡特里政府,这完全是法国的内政,他们不会对在法国的美国军队或者普通的美国侨民有任何的伤害,但是这一前提是美国应允不会直接出兵的基础之上的......

    好吧,这和罗宾希望看到的是完全一样的......他再次严厉的要求和温格上校,不允许美军出现任何的闪失,否则他将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美国人的暧昧态度让辛纳格一筹莫展,卡特里总统几乎每半小时就会和他通一次电话,询问他事态的进展过程。虽然每次都被辛纳格以“局势一切都在控制”中搪塞了过去,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坚持多久了。

    “你一再遭到了失败,伯克莱。”在指责法国警察总监的时候,辛纳格的语气里却并没有多少的愤怒:“你没有能够侦察到暴动,也没有能够逮捕我要你逮捕的那些军官。你让我感到了巨大的失望。”

    “是的,总理阁下,对于我的失误我也感到非常痛心,所以我愿意以辞职来表达我的歉意。”伯克莱平稳地说道。

    “不,辞职只是所有懦夫才会做的事情......”辛纳格一口拒绝了伯克莱的辞职请求:“现在我要求你做的是如何弥补你的错误,你想好了吗,伯克莱?”

    伯克莱摇了摇头。

    辛纳格叹息了声:“局势正在失控之中,我无法预见到未来会怎样,但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些该死的暴动者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啊,还有那些该死的美国人,他们之前的那些承诺现在都飞到哪里去了......伯克莱,你现在必须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一旦发生了最可怕的事情你是否能够保护政府的主要官员安全的离开巴黎......”

    他终于说出了内心最想说的话......伯克莱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那里沉吟了一下才说道:“我想,这也是我的职责之一。总理阁下,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一定会把政府的重要人物带出巴黎的,但是,这其中却有一点是让我非常担忧的......”

    “说出你的担忧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

    伯克莱于是说道:“第102装甲突击团叛变了,第51装甲军和第52装甲军也叛变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忠诚者。也许他们会丧心病狂的对你们下手的,那样,即便是我也无法做出任何的承诺了......”

    辛纳格害怕的打了一个哆嗦......伯克莱的担心完全是有必要的......

    “所以我个人有一个建议......”伯克莱一边观察着总理的表情一边继续说道:“我准备从我身边挑选出一批最忠实的人来进入爱丽舍宫保护你们的安全。但是这么做必须得到安全局长和您的亲自批准才可以。”

    此时的辛纳格在巨大的恐惧下已经没有任何的迟疑了:“我会亲自给安全局长打电话的,至于我这里现在就可以给你签署特别文件。”

    伯克莱的一颗心彻底的放了下来......这是他和男爵之间所策划的最后一个步骤了......

    ......

    “辛纳格已经完全落入了我们的圈套里。”在面对亚力克森男爵的时候伯克莱如此说道:“男爵阁下,我想我们可以给予他们最后的致命一击了。”

    “我在追求着恐怖,辛纳格同样也在追求着恐怖。”王维屹并没有太着急:“而我们之前不同的是恐怖很快就会降临到他的身上。伯克莱,你做好迎接胜利的准备了吗?”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那么你呢,海森堡上校?”

    “德意志的军人每一份每一秒都在做着准备。”海森堡上校坚定地说道:“我们每一份每一秒都在等待着您的命令!”

    “那么就开始吧!”王维屹站起了身子:“风暴就在巴黎的上空盘旋,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这风暴彻底的摧毁这座城市!”

    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那是第51装甲军和第52装甲军正在行动。整个巴黎都在行动,从普通的国民到那些倒戈的士兵们。

    巴黎的天空正被一层黑色所笼罩着,那是足以改变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风暴。

    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这个时代的改变了!

    “将王权关入囚笼并不那么简单。从来没有一种权利来自施舍,所有的谈判结果取决于双方实力的制衡。急于改造世界的理解者总将希望寄托于**,但摧毁一种不公平的秩序并不代表能建立另一种更公平的秩序。当**变成一种暴民在街头的歇斯底里时,无数罪恶就假自由之名而行。”

    王维屹忽然想起了这些话来,这些都是罗伯斯庇尔曾经说过的:

    “起义,以谁的名义?人民?国民公会原本就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代议机构,总不能以人民的名义对人民宣战吧。国王?一年半前已经和王后被押上了断头台,只留下最后的遗言:但愿我所流的血,能成为医治法兰西民族伤口的凝结剂。上帝?**之初,教会就是**的对象,许多教士脱下教袍参加**而更多的教士被送回上帝身边-——通过断头台!乌托邦大厦已经轰然崩塌,梦中的共和国已经成为一个无秩的由群氓主宰的暴力世界!”

    梦中的共和国已经成为一个无秩的由群氓主宰的暴力世界!

    当吉伦特派的领袖罗兰夫人被押上断头台时,在群众的欢呼声,她仰头面对广场上的自由女神像,发出了“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的临刑感言。

    现在的法国正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