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一. 出卖

一千五十一. 出卖

    法国巴黎大起义很快得到了来自军方的直接支持,这也造成了局势的瞬间转变。

    和1789年那场大革命不同的是,凭借着起义者的热情和热血,在拥有绝对优势现代化装备的政府军队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除非能够得到来自外力的帮助。

    而这样的外力在就连他们也无法想象的情况下出现了。

    精锐的第51装甲军第102装甲突击团。

    就和大起义一样,102装甲突击团的兵变之前也没有任何的一点风声,好像突然之间就发生了一样。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后面发生的那些事情。

    王维屹始终都在平静的注视着发生在巴黎,发生在法国的这一切,也只有他知道全部的真相,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现在,他要做的无非还是在这更加安静的观看他一手导演出来的好戏。

    国民第一卫队师和起义军的战斗还在持续进行着,没有人能够猜测出最终的结果。利特姆在尽着自己的职责,艾诺瓦也同样也在尽着自己的职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谁也无法剥夺对方的信仰。

    在这场血和火,自由和独裁的较量中,皮斯诺切表现的是如此英勇。阿瓦科的死给予了他太大太大的刺激,他必须要杀死每一个他能够看到的敌人来给阿瓦科先生报仇。

    他不是职业军人,甚至在此之前他都没有接触过武器,但是他强迫自己必须用最短的时间熟悉每一种枪械的使用,只有这样才能够杀死更多的敌人来告慰阿瓦科的在天之灵。

    在战场上他表现的是如此英勇,敌人的子弹就在他的身边呼啸,但他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他知道自己也许会死,但也却并不在乎,这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人总是要死的。如果能够死的像阿瓦科先生那样有价值,那也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了。自己的名字,将永远的铭刻在法国的历史上。

    102装甲突击团的艾贝尔上校也特别注意到了这个勇敢的起义者,他看到这个人表现的是如此出色,于是在短暂的战斗间隙他来到了皮斯诺切的身边:“你叫什么名字?”

    “皮斯诺切。康斯坦丁.皮斯诺切。”正在那里给武器换上新弹匣的皮斯诺切头也不抬地说道。

    “你表现的比大多数你的同伴更加的勇敢......”艾贝尔上校虽然对这个人的态度有些不满意。但却还是如此说道:“你愿意加入我的军队。当一名士兵吗?”

    “不愿意。”皮斯诺切想都未想便回答道。

    艾贝尔上校怔了一下,他可满意想到自己的热情邀请却遭到了这样的拒绝:“为什么?”

    “我可不愿意穿上你们的衣服。”皮斯诺切终于抬起了头:“我讨厌当兵的,是真的讨厌。上校。我可不是在说你,但你们这些当兵的给我们的印象可不怎么太好。啊,如果我说的话粗鲁无礼的话,那么请您一定要原谅我。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官,等革命胜利之后,我会回到工厂,去当一名普通的工人。”

    艾贝尔上校的心里恼怒到了极点......说实话,他之前还是非常欣赏这名普通工人的勇猛的,但现在却充满了深深的厌恶......要知道。自己是一名上校,一名军官,可这个卑贱的平民却怎么有胆子这么对自己说话?

    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但是坦诚的皮斯诺切却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

    “上校,罗伯逊将军命令我们继续在这里继续坚持一个晚上。”这时候他的副官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将军说最迟到明天白天会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的。”

    这话让艾贝尔上校终于从愤怒中冷静了下来。副官继续说道:“但是就在刚才的战斗中,我们的阵地后缩了很大一段。现在,国民第一卫队师已经在我们的对过架设起了一个炮兵阵地,我想这会对我们造成巨大威胁的,我准备组织一支突击队把炮兵阵地摧毁!”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有些心不在焉的艾贝尔上校问道。

    “我刚说。我准备组织一支突击队把炮兵阵地摧毁!”

    “啊,我明白了。”艾贝尔上校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要立刻见到利特姆先生。”

    当利特姆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艾贝尔上校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忧虑:“利特姆先生,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利特姆吃了一惊,艾贝尔上校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了他:“看,敌人的炮兵阵地就架设在了那里,那将会对我们造成最直接的威胁。所以我们必须立刻将炮兵阵地摧毁。”

    “那还等什么呢,上校?”利特姆放下了望远镜:“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是的,我非常需要你们的帮助。”艾贝尔上校点了点头:“由于我的部队需要预防敌人的袭击,所以根本没有力量抽调出攻击部队。利特姆先生,所以我想在起义军中组织一支武装,在我们的配合下摧毁敌人对我们的最大威胁。”

    利特姆对于军事上的事一窍不通,艾贝尔上校将情况说的如此严重,这顿时让他心慌起来:“上校,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我都可以提供给你。在起义军力组织一支武装是吗?好的,我立刻去挑选志愿者。”

    “真是太感谢您对我们的理解了......”艾贝尔上校微笑着说道:“在今天的战斗中,我特别注意到了一个人,表现的是如此的勇敢。啊,我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

    “您说的是皮斯诺切先生吗?”利特姆试探着问道。

    “是的,是的,就是皮斯诺切先生。”艾贝尔上校看起来满脸的恍然大悟:“说真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优秀,如此勇敢的一个人。利特姆先生,我建议由他担任突击队的指挥官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现在无论艾贝尔上校说什么。利特姆都是无条件答应的。他频频的点着头,很快便按照艾贝尔上校吩咐的去做了。

    看着利特姆的背影,艾贝尔上校的嘴角露出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笑意......

    那些勇敢的起义军,当听说敌人的炮兵阵地即将对这里造成巨大威胁的时候,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很快便自动报名组建起了一支300人的突击队......起义军的战斗热情如此之高。就连利特姆本人也感到了惊讶......

    而当他按照艾贝尔上校的要求让皮斯诺切担任突击队指挥官的时候。皮斯诺切同样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早就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于外了......

    武器、手雷、炸药被分发到了这些志愿者的手中......他们中的许多人知道这次也许自己再也无法回来,在做准备前的半个小时。他们纷纷在考虑着也许是一生中最后要做的事情了。

    皮斯诺切给他的未婚妻写了一封信,信上如此写道:

    “......我这大概会死在战斗的道路上......我最亲爱的穆丽莎,请不要为我难过,我是为了自己的信仰和理想而死,当我追随着阿瓦科先生走上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便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了......请不要为我难过,我亲爱的穆丽莎。我一直在追求着平等、自由、公正,就如同许多年前我们的先辈追随的那条道路是完全一样的......请不要再挂念我,因为过了一些年你就会逐渐把我忘记......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不会为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后悔,我也同样不需要你因为选择了我而感到难过......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的同伴们正在那里集合,大概我只能写到这里了......保重。深爱你的皮斯诺切。”

    皮斯诺切小心的把信装到了信封里,然后在信封上仔细些下了“给我最亲爱的穆丽莎”。

    他没有什么再可以顾虑的了......现在,他可以高昂着自己骄傲的头去勇敢的赴死了。

    300人的突击队已经被集合起来。他们必须要利用手里的轻武器和手雷以及炸药去对付武装到牙齿的敌人。

    艾贝尔上校来到了突击队员们的面前,他环顾了一下这300名勇敢的突击队员:“只要你们能够冲上阵地,我的坦克就会跟随在你们的后面到来。先生们,法国会记住你们的功勋,革命万岁!”

    “革命万岁!”这些突击队员都爆发出了这样响亮的口号。

    晚上9点的时候。突击队离开了自己的阵地,开始悄悄的向着法军炮兵阵地运动。

    可惜的是,现在的战争和许多年前已经无法相比了,在过去,黑暗会笼罩住一切,会给袭击者提供最好的掩护,但是此刻在战场上,法军的探照灯把战场照射的和白天一样。才刚刚前进了一小段距离这些突击队便已经暴露了......

    法国人的机枪开始发出了可怕的吼叫......

    两名突击队员倒在了血泊之中......皮斯诺切知道偷袭已无可能,当身后那些坦克的支援炮火响起了之后,趁着法军被压制的那一瞬间,皮斯诺切猛的站了起来:

    “为了革命,前进!”

    “为了革命,前进!”

    这些勇敢到了极致的起义者们,纷纷和他们的指挥官一样从地上站起,在坦克炮火的支援下勇猛的向着前方冲去......

    暂时被压制的火力很快重新响起,那些奋勇冲锋的突击队员纷纷倒地,但他们中却没有一个害怕畏惧的,他们依旧如同雄狮一般奋勇的向前冲着。

    一个接着一个队员倒下了......鲜血把他们脚下的土地染的通红......必须要赞美这些勇敢的突击队员,只要他们稍有迟疑,这次的突袭便会失败。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300个突击队员居然没有一个退缩的。

    很难解释是什么样的东西支撑着他们这么做的,信仰?或者是什么别的?已经永远没有人能够知道那些死去的人心里是如何想的了。

    勇敢者总有他们勇敢的想法的......

    奇迹总是会眷顾勇敢者的,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竟然被这些使用着轻武器,并且从来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平民们完成了。

    也许是他们的勇敢感动了上帝,也许是法军在这些无畏的平民面前畏缩了。突击队竟然真的冲上了法国人的炮兵阵地。

    没有欢呼,300名突击队员只剩下了100多人,这样的“奇迹”其实是用大量的鲜血和生命浇灌成的。

    皮斯诺切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内心没有喜悦,没有悲伤。他对这一切都已经麻木了。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下面的事情就要交给第102突击装甲团了。

    “向艾贝尔上校汇报,我们已经夺取了法军阵地,请他的坦克立刻对我们进行支援!”皮斯诺切沉稳地说道。

    一阵寒风吹来。8月巴黎夜晚的风还是如此的寒冷......

    ......

    “什么?他们夺取了炮兵阵地?”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艾贝尔上校瞪大了眼睛,完全的难以置信。

    在他看来这些平民武装根本没有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他们最后的结局无非就是全部死在那些防御着炮兵阵地的敌人枪口下。可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真的做到了。

    太不可思议了,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上校,皮斯诺切请求立刻增援。国民师的反击很快就会开始,他们只剩下了100多人,根本没有可能阻挡住敌人的。”

    艾贝尔上校想了一下:“告诉他们。在大炮上全部装上炸药,准备炸毁那些大炮,就说我们的坦克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很快就会赶到。”

    “上校?我们全部的坦克都出现问题了吗?”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告诉他们我们的坦克需要加油,需要补充炮弹!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够赶到他们那里了。”

    “一个小时?他们20分钟都无法坚持了......”

    “按照我说的去做吧。革命总会有牺牲的。是吗?我们或者他们,总会有牺牲者的。啊,他们一定会成为国家的英雄。”

    艾贝尔上校看着前方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

    国民师的反扑很快便到来了,那是数量和力量上远远超过起义军的反扑,最后剩下的这一百多名突击队的士兵们。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挡住。

    而当艾贝尔上校要求他们再继续坚持一个小时的命令传来后,整个阵地都爆发了。

    可是只有皮斯诺切还是那样的冷静:“上校让我们坚持一个小时,那就必须要坚持一个小时。去把所有的大炮都安上炸药,准备炸毁这里!”

    皮斯诺切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们其实已经被出卖了。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因为几句话而得罪了艾贝尔上校。

    在他的心里所想的永远只有自己的事业......

    阵地上的这一百人,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住敌人的反扑,当阵地上只剩下最后十多个人的时候,皮斯诺切把他的同伴们召集到了自己的身边:“我们无法完成上校交代给我们的任务了,我们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但是我们可以执行上校的另一个任务,炸毁这里!”

    一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根本没有怀疑过艾贝尔上校......相反他觉得没有完成上校交代给自己的坚持一个小时的任务而倍觉羞耻......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用自己的死亡来结束这一切吧......

    他的同伴们就和他一样无所畏惧......他们围在了皮斯诺切的身边,用那坚定无比的目光看着他们的指挥官......

    在笑容中,皮斯诺切用力的按下了起爆器......

    ......

    “他们都死了吗?”

    “是的,他们全部死了,我们找到了皮斯诺切的一封信。”

    “信?”

    “是的,是写给他未婚妻的。”

    艾贝尔上校接过信打了开来:

    “......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不会为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后悔,我也同样不需要你因为选择了我而感到难过......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的同伴们正在那里集合,大概我只能写到这里了......保重。深爱你的皮斯诺切。”

    艾贝尔上校笑了笑,然后把这封皮斯诺切的信撕的粉碎......可怜的家伙啊,到死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们以为革命真的和他们想象的一样吗?其实皮斯诺切只要当初点一点头,成为自己的部下,那么什么事情也都好办了......

    可惜,他并没有按照自己要求的去做,于是他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