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 恐怖

一千五十. 恐怖

    “砰——”的一声,那是子弹射击的声音,然后,所有的人都看到,立刻了法国国民第一卫队师军营的阿瓦科的身子僵硬在了那里,晃动了下,接着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现场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每一个人都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发生,每一个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阿瓦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看到阿瓦科在血泊里竭力挣扎着,但却没有人能够去帮他一把。

    渐渐的,他的身子不再挣扎。

    他死了——巴黎大革命的领袖之一阿瓦科死了。

    现场还是那可怕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似乎就连空气都已经被凝滞住了,而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这样的安静中,最可怕的事情即将爆发!

    艾诺瓦中将也同样知道完蛋了。虽然和阿瓦科的谈判最终以破裂而结束,但其实双方都还是留下了挽回的余地。可是当枪声响起,阿瓦科中弹倒地的那一刻,他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不,是一切都将开始!

    巴黎的噩梦,全法国的噩梦,灾难的大门已经开启,没有任何人可以将其关闭。从此后,法国将沉睡在噩梦里永远不会醒来。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这子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

    ......

    海森堡收好了狙击步枪,他对自己射出的这发子弹感到非常的满意,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又回到了最真实的战场。

    为了选择这个角度。他已经在这里转悠了许多时候,这里能够监视住下面的一切,而且还能够在射击完成之后从容迅速的撤退。

    他不知道死在自己子弹下的人是谁,他只是要杀死一个人而已,无论是法国人的军官或者是那些所谓的革命者。

    谁死对他来说都是完全一样的。

    他亲眼看到那个被自己选中的目标倒在了自己的枪口下,然后他轻轻出了一口气,带着自己心爱的武器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

    “突突突——”机枪的声音骤然响起,那是革命者有人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用亚当斯中校提供给他们的武器开火了!

    没有任何挽回的机会了,再也没有任何挽回的机会了!既然那些政府的走狗愿意选择陪着他们的政府殉葬,那么就让巴黎燃烧起来吧!

    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巴黎的总罢工、大游行彻底演变成了武装起义。

    在这一天,革命的领袖之一阿瓦科被政府武装开枪打死,在这一天,轰轰烈烈的巴黎大起义彻底的爆发了!

    艾诺瓦中将同情非常清楚自己将面临什么。而敌人的火力也让他异常吃惊。那些暴动者们非但拥有机枪,而且居然还拥有迫击炮这样的强火力!

    他虽然是起义者的同情者,但他更是一个忠诚的军人,在事态已经无法挽回,并且自己的士兵生命也同样遭受威胁的情况下,艾诺瓦中将果断下达了开枪还击的命令!

    在巴黎血腥的一幕终于开始如期上演了......

    可怕的子弹在空中横飞,双方不断以冲锋枪、机枪对射。间或会扔出几枚手雷,“轰隆隆”的爆炸声里巴黎正在颤抖。

    相比于起义者来说,国民第一卫队师拥有着绝对强劲的武装,他们的坦克肆无忌惮的压制着对面的起义者,哪怕起义者们表现得再英勇无畏也绝对不是这些职业军人们的对手。

    艾诺瓦中将很快便控制住了场上的局势。

    可怜而可悲的暴乱者啊,他们拥有的只是一腔热血,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能力能和自己的军队相抗衡,而很快,这里便将会躺满他们的尸体。

    他并不愿意这么做,但现实的情况却已经让他别无选择。

    起义者们被压制的非常死。甚至在敌人的炮火和机枪扫射下,他们连抬头还击一下都变得非常的困难。

    再这么继续下去,也许他们连一小时都无法坚持,那些临时构建起来的简陋工事,很快便会在敌人的疯狂打击下而崩溃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利特姆却表现得非常冷静,他知道有一个人是不会放弃自己的。自己所需要的增援很快就会到达,

    他会一直在这里坚持到那个人的到来......

    ......

    突然到来的起义,让在巴黎的美国人也都措手不及,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了这一可怕的事情。

    美国驻巴黎的大使罗宾特意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温格上校取得了联系。并且郑重的警告了温格上校,在情况没有摸清之前,美*队不允许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以避免巴黎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但是随后温格上校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当他听完电话之后,报告了罗宾大使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美军的营地已经遭到了法*队的监视围困。

    “他们有攻击的意图吗?”吃了一惊的罗宾大使立刻问道。

    “根据我们的侦察,他们暂时还没有攻击意图。”温格上校很快便回答道:“他们似乎只是想让我们不能离开军营。”

    “那就是在给我们传递一个警告了......”罗宾大使沉吟着说道:“现在暂时还弄不清法国人的真实目的,告诉所有的军官和士兵,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必须谨慎的呆在军营里不许离开一步,我会立刻向总统报告此事的。”

    他看了看温格上校:“上校,现在的局面非常复杂,在德国本土,轴心国已经发动了强烈反击。而在法国本土,德军正在大举进攻,我们的局面非常被动,任何微小的差错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败局。”

    “是的,大使先生,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

    尽管得到了上校的承诺,但罗宾大使的内心却一点也都轻松不起来,战局进行到了现在如果法国再发生不应有的重大变故那么就真的非常可怕了......

    ......

    在总理办公室里。辛纳格一直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知道艾诺瓦中将是一位非常忠诚的将军,但这位将军有的时候太优柔寡断了。对于那些叛乱者,绝对没有什么可以同情的。要做的只是用恐怖主义坚决的把他们镇压下去。

    历史上任何成功的领袖都是这么做的。

    比如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伯斯庇尔,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恐怖魔王。可是辛纳格却欣赏这个奉行恐怖主义统治的大魔王。

    要知道,雅各宾派执政时情况是极为危机的。由于王党分子和吉伦特派的都希望夺回失去的政权而导致全法国的83个郡有60个发生了叛乱,尤其是旺代的王党分子挑唆当地的农民进行的起义一直得不到控制;不甘失败的反法同盟一面继续支持流亡得法国王党分子一面又攻入法国境内,英国则在海上对法国进行了封锁;同时法国国内的经济状况极为恶化。失业人员激增,食品等生活必需品极为匮乏,物价飞涨,纸币不断贬值,人民为了迫使当局实行最高限价不断进行武装示威,激进的忿激派、巴黎公社以及内部的埃贝尔派都要求雅各宾派实行恐怖统治。以罗伯斯庇尔、丹东为首的雅各宾派领袖们认识到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不采取恐怖的统治政策,那么法国革命的胜利果实必将失去。资产阶级的领导权必将失去,吉伦特派和斐扬派的的政策都暂时无法满足革命形势的需求,那么在非常时期就只能采取非常的手段。不是雅各宾派选择恐怖,而是恐怖选择了雅各宾派!

    巴黎的断头台似乎格外的忙碌,每天都有被革命法庭宣判死刑的反革命叛国者被送上断头台,这个法庭只要一经宣判就不得上诉,在这个法庭上被告失去了一切的权利像一只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是的,不是自己选择恐怖,就是恐怖选择自己!

    辛纳格绝不愿意恐怖会找上自己......但是为什么艾诺瓦将军就是无法明白这一点呢?

    所以当军队终于向暴动者开火之后,辛纳格的心情是格外愉悦的。他坚信这样的暴动很快会在军队的铁拳打击之下而平息的。

    到了那个时候法国还是属于自己的法国......

    ......

    战斗正在按照辛纳格的意愿进行着,国民第一卫队师的士兵正在不断的向前推进,他们已经占领了大量暴动者临时搭建起来的阵地,很快,战斗便会停止的。

    在10多分钟钱,艾诺瓦中将接到了来自总理府的电话,在电话里辛纳格很明确的告诉他必须用最坚决的手段消灭每一个反对者。

    事态已经是艾诺瓦将军所无法控制的了,他唯一能够做的也许只是减少一些鲜血。但是从暴动者的抵抗来看即便要做到这点也是如此的困难......

    当国民第一卫队师逐渐占据了战场主动的时候,一支装甲部队忽然出现在了战场上,从番号来看,那是属于第51装甲军的第102装甲突击团。

    是总理阁下派来增援自己的吧......艾诺瓦将军的心里第一时间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让人诧异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第102装甲突击团忽然向国民第一卫士师开炮了!

    见鬼,是真的开炮,炮弹落在国民第一卫队师的士兵们中,激荡起了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的是士兵们一声声的惨叫。

    该死的,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都瞎了眼睛吗?难道没有看到这里是自己人的部队吗?国民第一卫队师的士兵们破口大骂起来。

    “立刻和他们取得联系,告诉他们炸错人了。”艾诺瓦中将面色铁青地说道。

    可是,让他更加想不通的是,却根本无法联系上102装甲突击团......

    对面的那些起义者更是莫名其妙。怎么回事?法*队怎么打起自己人来了?

    但是,很快所有的人便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最前面的一辆坦克上,忽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旗帜:

    “革命万岁”!

    是的,所有的人都没有看错,旗帜上写的只有这么四个字:

    “革命万岁”!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最疯狂的欢呼声在起义者之中爆发而出......

    革命万岁——是的,革命万岁!那是前来支援自己的职业军人!起义者们不是孤立的,他们甚至得到了来自职业军人们的帮助!

    在与国民第一卫队师激战的同时。102装甲突击团很快与起义者取得了联系,那是一个叫埃贝尔的上校。

    “上校,感谢你们对革命的支持!”利特姆看起来是如此的激动:“感谢所有有正义感的军人们对我们的支持!”

    “不,你真正应该感谢的不是我。”埃贝尔上校笑了笑:“我奉男爵的命令前来对你们进行增援,而在不久之后,革命还将得到更多的支援。”

    利特姆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男爵。是男爵。他就知道男爵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当自己处在最困难的时期,男爵的支援一定会准时到来。

    102装甲突击团的出现非常迅速稳定住了战局,然原本节节败退的起义者再次稳固住了战线,阻挡住了敌人的进攻,而且很快便让法国高层感受到了震惊和恐惧。

    他们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整个装甲突击团叛变了。而更加让人感到担心的是还有多少部队会步入他们的后尘......

    ......

    “你知道吗,伯克莱,恐怖才是唯一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当得知了第102装甲突击团叛变的消息后,辛纳格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雅各宾派统治时期,恐怖第一次成为官方政治。罗伯斯庇尔是最主要的始作俑者。在罗伯斯庇尔看来,恐怖有比赢得内战胜利更深远的道德意义。他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了实现共和国的理想,必须消灭革命的反对者。为了证明恐怖的正义,他说‘如果说在和平时期政府的根基是美德,那么在革命时期就是美德和恐怖,没有恐怖的美德是有害的,没有美德的恐怖是无力的。恐怖就是严厉不可动摇的正义,它是美德的源泉,恐怖不仅仅是一个原则,它是民主原则的结果’...... 1793年,罗伯斯庇尔和他的激进派战友们彻底摧毁了温和的吉伦特派并将他们从*上予以消灭;随后,与他同一条战壕但渐行渐远的战友丹东、埃贝尔也被他送上了断头台。罗伯斯庇尔一心要把法国打造成一个纯洁无瑕的乌托邦,狂热的使命感使他容忍不了任何与现实的妥协、任何道德上的污点。任何人,只要是阻碍了他的崇高目标。除了死亡没有其它选择——人类文明最伟大的进步无需顾忌什么牺牲和代价.......”

    伯克莱在那平静的听着,一句自己的见解也都没有发表。

    辛纳格注视着挂在自己墙壁上的法国地图:“罗伯斯庇尔在法国大革命中作出了贡献,但在天赋人权滥觞的国度,人们似乎并不领他的情。要不然,在他的墓志铭上也就不会写上;‘过往的人啊,不要为我的死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罗伯斯庇尔虽然把自己也送上了恐怖的断头台。但他在最后一刻,表现得却是如此的优秀。反雅各宾派专政的政变爆发后,国民公会通过了逮捕罗伯斯庇尔及其支持者的法令,但罗伯斯庇尔等人随即被革命公社解救。革命公社调集武装,准备进攻反叛的国民公会,他们焦急地等待罗伯斯庇尔下达进攻的命令,可是一直到深夜,却迟迟未接到明确的指令。据说,罗伯斯庇尔迟迟不肯签署进攻的命令,他好不容易拿起笔,才写下了名字的头三个字母,又放下了。

    为什么?因为罗伯斯庇尔是律师出身,雅各宾派的许多重要人物都是律师出身,法的原则、法的精神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恐怖政策,都是通过国民公会这一立法机构,以法律的形式来实施的。随便拉个人出去枪毙,那是法”准许了的。罗伯斯庇尔如果下令对国民公会这一国家的立法机构发动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政变,是对法的精神的践踏,作为卢梭和孟德斯鸠的信徒,他做不出来。所以,他最终选择牺牲自己来成就法的精神。仅从这一点来看,罗伯斯庇尔又是相当伟大的。就这样,迟迟得不到进攻命令的革命公社队员,至深夜自动解散了。当晚,国民公会宣布剥夺罗伯斯庇尔的公民权,第二天他就被送上了断头台。”

    说到这,他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罗伯斯庇尔是伟大的,但却也是愚蠢的,他完全可以通过更加暴力的手段来稳固自己的政权,所以我绝对不会做他这样愚蠢的人!”

    他重新转向了伯克莱:“去把所有有可嫌疑的军官全部逮捕并且立刻枪毙!”

    “是的,总理阁下,我立刻按照您的吩咐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