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九. 国民第一卫队师!

一千四十九. 国民第一卫队师!

    1966年8月2日,巴黎总罢工开始了!

    这是自1789年的法国大**之后在法国再一次爆发的大**。在战争爆发后,法国国内积累下了大量的矛盾,**的领袖亚特兹.耶蒂里之死造成了大**的导火索。

    **率先从巴黎钢铁厂爆发,继而向整个巴黎蔓延。在数个小时之内,全巴黎都加入到了这样的**浪潮之中。

    而随即,在各个法国主要城市也全部开始呼吸在巴黎的**浪潮!

    法国政府乱成了一团,对于这样的**他们是没有任何准备的。他们甚至无法知道**是如何爆发的,无法知道为何事前没有任何的一点情报。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在为法国**领袖耶蒂里、奥朗捷和朗特斯之死而欢呼雀跃,认为那些反对政府的家伙已经失去了带领他们抗争的人,但是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却发生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随着工人的罢工、市民的罢市、学生的罢课,整个巴黎都陷入了瘫痪状态。

    而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些警察和秘密警察的态度,他们似乎对局势失去了控制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巴黎乱成了一锅粥而拿不出任何的办法。

    身为法国的警察总监,伯克莱受到了卡特里总统以及辛纳格总理的严厉指责,但是伯克莱却委屈的告诉他们,并不是自己无能,而是这次暴动来的异常凶猛,凭借自己手中那些警察的力量根本无能为力。

    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军队了。

    51装甲军和52装甲军必须要维护巴黎的整个安全,在罗比托将军的建议下,法国国民第一卫队师迅速接到了命令,在艾诺瓦中将的带领下出现在了巴黎街头。

    必须承认的是,尽管艾诺瓦将军对于法国政府忠心耿耿,但他对于这些**者还是抱有一定同情态度的,而且他并不认为直接进行武装镇压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为此,他特意和辛纳格总理通了电话,建议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这次危机,但是这一建议却遭到了辛纳格总理的断然拒绝,在总理给中将的电话中只有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将军,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爱国者,他们只是暴民。对于暴民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把他们全部关进监狱,二是展开坚决而彻底的镇压。但是显然我们的监狱还不够大,所以,我想将军阁下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吧......”

    当电话挂断后,艾诺瓦将军有些难过的摇了摇头。那些暴动者只是在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已,如果真的武装弹压的话,那么会让整个巴黎都变成为一片血海的。

    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艾诺瓦将军命令自己的部下,在没有得到自己的命令钱谁也不许轻举妄动,他们的任务只是阻挡住游行队伍,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但是在这个时候艾诺瓦中将却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把一部分的坦克调上了街头,从他的本意来看,这么做能够起到威慑力量,能够让那些游行者知难而退,以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然后这么做的结果却是彻底激怒了那些**者们......

    腐败的政府已经做出了武力镇压的决定......这个流言迅速的在巴黎流传开来......

    看,那些出现在巴黎街头的坦克......看,那些出现在巴黎街头的机枪......看,那些出现在巴黎街头穷凶极恶的士兵们吧......

    所有的法国人都愤怒了,他们为了争取自己的生存、争取自己的平等利益而游行,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期望着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迫使政府谈判,但是那些可恶并且可怕的坦克机枪士兵却让这一切的幻想都彻底的破灭了......

    军队随时随地都会开枪,现在,要么放弃这次**,要么迎着敌人的子弹,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自己应得的权力!

    法国人做出了后一种的选择......

    在“耶蒂里**党”的指挥下,“战斗巴黎临时指挥部”成立了,他们将承担起指挥巴黎人民以武力的形式对抗武力的重要任务!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出现了,那些**者们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亚当斯中校!

    这个之前被法国政府派驻到巴黎钢铁厂的中校一出现,便遭到了那些**者的围攻,但是做为大罢工的率先发起者,巴黎钢铁厂的工会主席阿瓦科却迅速的为中校解了围。他告诉那些**者们,如果没有亚当斯中校的配合,那么巴黎钢铁厂的罢工绝对没有那么顺利。

    **者们看待亚当斯中校的态度顿时变得不同起来了。

    “啊,我一直都很同情你们。”亚当斯中校如此解释着自己在巴黎钢铁厂的用意:“但是我身为军警,我有我的职责,我无法公开支持你们。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我接到了来自政府的一道秘密命令,一旦发现任何暴动,立刻进行武力镇压。先生们,政府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我担心的事情也终究还是发生了。但我无法命令我的士兵对你们开枪,我绝对不会做法国的叛徒,我的良心告诉我这样的选择也是正确的。”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鼓掌声和喝彩声......现在所有的人对亚当斯中校的态度已经完全彻底的改观了。

    “情况非常危急。”亚当斯中校说着脸上露出了忧虑:“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政府已经下令国民第一卫队师立刻展开镇压,而且动手的时间就在下午6点之前。那将会是一次最残忍血腥的镇压,先生们,你们必须要做好准备了!”

    有人义愤填膺,有人感觉到了害怕。此时“耶蒂里**党”新的党魁利特姆闻讯出现在了这里,他大声告诉所有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1789年的时候,政府同样用最血腥的方式对付了起义者,我们要做的无非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们争取应得的权力而已!”

    “起义——起义——起义!”周围爆发出了一片这样的呼声。

    亚当斯中校似乎被感染了:“领袖先生,我钦佩你们为了法国而战的决心,也正因为如此,我为你们带来了礼物!”

    在他的指挥下,十多辆卡车开了过来,没有人知道卡车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为了自由而战的武器!”亚当斯中校跳上了一辆卡车,拉开了上面的油布,顿时,大量的武器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先是一片的沉默,接着足以刺破苍穹的欢呼响彻云霄。

    “亚当斯中校万岁!”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呼声,接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到了欢呼中。

    “中校,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将会被我们永远铭记!”利特姆郑重其事地说道:“当**胜利的那一天,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记得你曾经为我们做过什么!”

    武器被迅速的分发到了**者的手中......你得承认,这些都是非常精良的武器,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德制武器。不过对于**者来说,他们可不在乎这些武器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游行正在逐渐变成轰轰烈烈的大起义......起义者们放弃了所有的幻想,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用暴力的手段去对抗暴力!

    而这一切却似乎被艾诺瓦中将所有察觉,那些原本和军队对质的巴黎人,正在迅速撤退,注意,仅仅是撤退而已,并不是放弃示威。而且,他们似乎正在那里构筑工事。

    “我想也许可怕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了。”艾诺瓦中将喃喃地说道:“你看,在那里他们正在构建临时工事,我还看到一些雾气出现了。拉丹少校,你希望看到巴黎变成一座战场吗?”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可怕一幕的出现。”拉丹少校很快回答道:“但是目前的局势在我看来您也没有更加好的办法,政府高层是不会答应他们任何要求的,而那些暴动者从他们的表现来看也绝对不会屈服于政府的命令!”

    “这正是我最担心也是最害怕看到的。”艾诺瓦中将满脸都是忧虑:“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尝试一下,如果能够避免流血冲突,这将是巴黎的幸运,也将是整个法国的幸运。拉丹少校,我想派你去他们那里,我邀请他们的某位负责人来这里进行谈判。”

    “谈判?”拉丹少校吃了一惊:“我不认为他们会接受这样的要求,我也不认为谈判的任何结果政府能够接受。”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得尝试一下。”艾诺瓦中将的回答非常坚定:“在更加可怕的事情即将爆发之前我必须做出努力,这是对我自己负责,也是对整个法国负责!少校,你愿意把我的哈带给那些人吗?”

    “我愿意!”看到将军下定了决心,拉丹少校毫不迟疑的回答道:“我现在就去他们那里竭力的说服他们!”

    艾诺瓦中将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是整个巴黎整个法兰西民族最后的一点不太确定的希望了......

    ......

    “谈判?”

    当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的人都爆发出了反对的声音:“不,他们是在设立一个骗局,他们根本就是在那里欺骗我们!拒绝他们的要求,扣留这个走狗少校吧!”

    面对群情汹涌,拉丹少校并没有丝毫的害怕:“先生们,艾诺瓦将军的邀请是非常真诚的,请相信,无论谈判的结果如何,谈判者都会毫发无伤的回来,这是一个军人的郑重承诺!我们绝不会拿自己的荣誉来欺骗你们!”

    亚当斯中校把几个**的领导者叫到了一边:“根据我所了解的,艾诺瓦将军还是同情你们的,如果能够争取到他的倒戈,也许对我们的起义将会产生莫大的帮助。先生们,我建议你们可以尽力尝试一下。”

    在沉默了一小会后,利特姆终于开口说道:“我是这次**的领导者,就让我去承担这一危险吧。”

    “不,正因为你是**的领导者,所以你才不应该去冒险......”阿瓦科很快说道:“领袖,还是让我去吧,即便我被他们扣留,甚至遭到他们的杀害,也对**不会起到任何的影响。”

    看到利特姆还要说什么,阿瓦科抬高了自己的声音:“现在不是争论别的什么,而是在那决定我们的**是否能够成功。领袖先生,我希望您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

    “阿瓦科先生,我为您感到骄傲!”利特姆重重地说道:“请放心的去吧,整个巴黎,整个法国都将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阿瓦科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阿瓦科,让我和你一起去吧。”阿瓦科最得力的助手皮斯诺切说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危险请都让我陪伴在你身边!”

    阿瓦科微微摇了摇头:“你有两个孩子,而我却什么牵挂也都没有。皮斯诺切,好好的留在这里,这里更加需要你。”

    皮斯诺切的眼眶瞬间便变得湿润了......

    ......

    拉丹少校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这些暴动者们同意了谈判的要求,他们将派出他们重量级的人物阿瓦科进行谈判,但是拉丹少校同样也接受到了警告,必须要保证阿瓦科的安全,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将由艾诺瓦全部承担。

    拉丹少校的内心有些不快,还从来没有一个平民敢对将军这么说话,但是为了大局着想,拉丹少校还是答应了他们的全部要求。

    阿瓦科和拉丹少校离开了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命运,没有!

    阿瓦科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他坦克,那么多的士兵,也是第一次看到艾诺瓦将军,不过在面度将军的时候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将军,我们的时间非常急迫,请你立刻开门见山的说吧。”

    “好的,我也是这么想的。”艾诺瓦中将很快开口说道:“先生,对于你们的举止我感到非常的钦佩,但是我不认为你们有对抗政府的实力。说实话吧,我已经接到了镇压你们的命令,但是我却并不愿意这么做,从一个普通法国人的角度考虑,我建议你们立刻放弃所有不切实际的一切幻想吧,回到走进原先呆的地方去。”

    艾诺瓦将军其实是一片好意,但他并不懂得如何和阿瓦科这样的人交流,他的话迅速引起了阿瓦科的反感:

    “将军阁下,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们会放弃**吗?我们是在为自己的尊严和生存的权力而战,我们从来都不会畏惧任何威胁。倒是你,将军阁下,难道你认为自己活的很快乐,很有尊严吗?我倒是认为你应该带着你的士兵站到**的这一边来,而不是成为法兰西最大的罪人,将军阁下,你还在那里犹豫什么呢?”

    艾诺瓦中将哭笑不得,本来自己是要劝解他们的,现在对方反而要来策反自己。

    “难道真的没有任何的谈判余地了吗?”在长时间的劝解无效后,艾诺瓦中将有些无奈地问道。

    “唯一的余地就是你带着你的部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里。”阿瓦科斩钉截铁地说道:“除了这点我们不接受任何的谈判。当然,我知道你也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我现在决定回到我的同志们的中间去,当然,你也可以把我扣留甚至是杀死在这里。”

    “你在侮辱我的名誉,也是在侮辱法兰西军人的荣誉!”艾诺瓦中将严肃地回答道:“虽然我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我绝不会背叛我的诺言。拉丹少校,请你亲自把阿瓦科先生送回到他们那里去!”

    “不必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回去!”阿瓦科微笑着说道:“诚如你所说的,我们之间的分歧根本无法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但是对于你的为人我非常敬重。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记得你的。”

    阿瓦科说完便大步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的背影,艾诺瓦中将叹息了一声:“虽然他是我们的敌人,但却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少校,我很为法国的前途命运担忧,像阿瓦科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我们承受到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看着阿瓦科正在逐渐向对面走去,拉丹少校也摇头说道:“但是他们太固执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在和谁作对,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能够对付那么多的军队。”

    艾诺瓦中将笑了下,正想在说些什么,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

    “砰——”的一声,那是子弹射击的声音,然后,所有的人都看到,立刻了法国国民第一卫队师军营的阿瓦科的身子僵硬在了那里,晃动了下,接着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整个现场都变得可怕的安静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