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八. 巴黎起义

一千四十八. 巴黎起义

    1966年8月2日,周六。

    这一天的巴黎,从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妥,普通的市民起来后依旧要为平常的生活发愁,警察依旧无所事事的出现在街头。

    辛纳格总理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按照惯例和卡特里总统通了电话,然后必须把自己埋头在一整天的文件中。

    当然,他还没有忘记让秘书为自己端上来了一杯咖啡。

    无比平凡的一天,难道不是这样子的吗?安顿的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完一天繁忙的工作,然后向卡特里总统做下汇报,接着便可以下班了。

    谁说总理便不能有休息的?在辛纳格看来总理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加拥有足够多的休息时间,因为他是掌管这个国家的核心所在。

    “这是您要的今天晚上在巴黎歌剧院的票。”秘书把两张票交给了总理:“祝您和您的夫人能够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如果那些讨厌的保镖不在边上打扰我和我的夫人会让我更加满意的。”辛纳格开了一句玩笑。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理如果没有保镖陪伴在身边那绝对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啊,仔细的想一想,自己昨天刚将一生的积蓄都存放进了杜威银行,这真的是一家很棒的银行,有了“狮子基金”的支持,很快会让自己的财富翻上几番的。

    当然,“狮子基金”也的确应该好好的回报自己,否则他们在法国不会那么顺利的。

    想到这,辛纳格觉得法国那让人头疼的局势已经不再那么可怕了......

    ......

    现在是上午8点,陆续有工人走进了巴黎钢铁厂。这些工人们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他们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们的步履依旧是那样的沉重。一天的艰辛,将会很快开始,而换来的却是微薄的薪水。

    但是在资方看来他们没有任何抱怨的资格......在如今法国的形势下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已经相当的不错了......

    做为钢铁厂的总裁,蒂埃里对这一切都觉得非常满意。前一段时候,工会和资方展开了谈判,要求减少工作时间,增加工作报酬,但是却被资方态度坚决的拒绝了。他们甚至威胁那些工人代表,要么按照现在的工资和工作时间加班加点的让工厂运转起来,要么就因破坏生产罪而被军警扔到大牢里去。

    要知道巴黎钢铁厂可是有政府撑腰的企业......

    那个可笑的工会主席阿瓦科居然还在和自己说什么大道理,难道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是自己说了算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是自己赏给了他们一口饭吃吗?难道他们不知道为了保证工厂的顺利运行,早就有100多名军警在亚当斯中校的带领下已经驻扎进了钢铁厂吗......

    这帮愚蠢的家伙啊,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为自己干活......他们没有任何资格来和自己讨价还价......

    现在看看局面多好?工人们还在正常上班,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

    蒂埃里拿过了一根粗大的雪茄叼在了自己的嘴上......

    ......

    “阿瓦科,工人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皮斯诺切来到了工会主席阿瓦科的身边低声说道。

    “很好,告诉所有的人9点准时开始行动......”阿瓦科朝边上看了看:“而且我们得到了来自上级的指示,今天军警将不会对我们采取任何行动。”

    皮斯诺切有些惊讶,军警不会干涉他们的行动吗?上级是怎么做到这点的?要知道,那些法国政府的走狗凶残的程度足以让人愤怒。但是既然阿瓦科这么说的,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工人们陆续的从身边走过,每一个和阿瓦科擦肩而过的人都向他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的大浪潮将在今天爆发......**的大浪潮将在巴黎钢铁厂率先爆发......

    工人们正常的走进了他们的车间,但是唯一不正常的是他们没有像往日那样换上工作服......

    淬钢车间主管格尔顿大是不满,但现在离正是开工还有20多分钟,也许这帮贱骨头是先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偷懒吧。可仔细想想也不太像,今天工人们为什么进来的那么早?8点钟的时候居然就有大量的工人来到了工厂里......

    他拨通了和蒂埃里的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一情况,但电话那头的蒂埃里却兴致勃勃地说道:“啊,我亲爱的格尔顿,难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工人们已经愿意提前上班了。他们那总是不开窍的脑袋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个时候要想找到一份这么稳定的工作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甚至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把上班的时间提前了......”

    老板说的大概是正确的......格尔顿放下了手里的电话耸了耸肩。

    9点已经到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工人有换上工作服走上工作岗位的打算......格尔顿有些忍耐不住,他大声呵斥起来:“嘿,嘿,你们这帮懒骨头,看到现在是几点了吗?难道你们准备在这里坐到吃饭为止?起来,都快给我起来,干活去!”

    可是依旧没有一个工人动身的......格尔顿勃然大怒,正想继续用恶毒的语言咒骂他们,但是他却发现那些工人忽然都站起来了。格尔顿以为是自己的谩骂起到了作用,但很快就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情。那些工人们之所以起来,完全是因为工会主席阿瓦科到了。

    “格尔顿,我们今天决定再次谈判。”阿瓦科在一众工人的保护下来到了格尔顿的面前:“我们还是继续提出我们之前提出的要求,并且,我们要求工厂方完全接受我们所提出的每一个要求......”

    “你疯了?”格尔顿好像在那看着一个傻子一般的看着阿瓦科:“蒂埃里先生已经明确拒绝了你们的全部要求,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开工!”

    “那么,我们已经失去了谈判的余地!”阿瓦科冷冷地说道:“我宣布,从1966年8月2日开始,巴黎钢铁厂开始罢工!”

    格尔顿彻底的听傻了,罢工?他是不是听错了?他们居然选择在这个时候罢工?

    可是,他看到阿瓦科来到了一处比较高的地方,然后大声说道:

    “我的同胞们,我们做着最卑贱的体力活,但却拿着最微不足道的工资。我们每天辛勤的工作,换来的却是连家人都无法养活的工资。我们辛苦创造的财富,换来的却是资本家们的穷奢极欲......我们多次的提出我们合理的要求,但是却一次次的遭到了资方最蛮横无理的拒绝......我们的要求非常简单,只想填饱自己和家人的肚子,但是就连这点可怜的要求也都无法得到满足......蒂埃里和他的走狗们,比如像格尔顿这样的人,他们无耻的剥削着我们,无耻的想要榨干我们身上最后一点可以利用的价值,他们想让我们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不用拿出哪怕一个法郎的抚恤金......现在,到了彻底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

    格尔顿完全的听傻了,阿瓦科怎么敢在这里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可是,阿瓦科的话还并没有结束:

    “已经牺牲的伟大的**先驱亚特兹.耶蒂里先生生前曾经无数次的关心过我们的生活,但是这样一个正义并且仁慈的长者却遭到了政府无耻的杀害!耶蒂里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灵魂永远驻扎在了我们的身体里!醒来吧,同胞们!醒来吧,法兰西!为了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为了耶蒂里先生未竟的遗志,我宣布,巴黎钢铁厂的大罢工开始了!”

    欢呼声和口号声在车间里响彻......9点开始,巴黎钢铁厂所有车间所有工人宣布罢工正式开始......

    格尔顿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车间,慌张的向蒂埃里汇报了这一情况,而当他到达蒂埃里先生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各个车间的主管都已经到了,而且他们遇到了和自己同样的情况。

    蒂埃里的面色阴沉无比,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那些该死的工人们会选择在今天罢工,从而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立刻接亚当斯中校的电话......”蒂埃里匆匆拿起了电话,当他听到亚当斯中校声音之后,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中校,那些该死的工人们开始罢工了,并且企图冲出工厂,这不但会对工厂造成严重的影响,而且会对政府造成严重的影响,要知道那些卑贱的家伙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我要求你立刻带着你的人进行镇压......”

    “总裁先生,我不必听命于你的命令。”谁想到电话那那头的亚当斯中校却如此冷冰冰地说道。

    蒂埃里怔了一下,他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的确没有多军警下命令的资本,他勉强控制住了内心的不快:“是的,我想我说错了一些话。那么,中校,我请求你立刻进行镇压,命令工人们全部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上去!”

    亚当斯中校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的毫无感情:“总裁先生,我需要再次提醒你的是,我只有100多名手下,而对方是几千名的工人,难道你要我一个人去对付几十个人吗?这么做除非是我真的发疯了。”

    蒂埃里呆在了那里,中校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在这里的任务难道不就是防备这些工人闹事吗?难道他们的手里没有枪吗?

    “很遗憾,在没有得到上面的进一步命令以及增援前我和我的人不会有任何的行动......”说完亚当斯中校挂断了电话。

    “该死的工人,该死的中校!”蒂埃里暴跳如雷,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给我接总理办公室,立刻!”

    “总裁先生,您赶快过来看啊!”

    在部下的呼声里,蒂埃里来到了窗户前,他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无数的工人从各个车间涌出,然后汇集到了一起,声势浩大的向着厂门方向走去......那些原本应该在厂门那里的军警,现在却完全失去了他们的影子......工人们在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离开了巴黎钢铁厂......

    完了,蒂埃里的脑袋中一阵眩晕,他知道今天在巴黎一定要出大事情了......

    ......

    “什么?巴黎钢铁厂工人罢工并且走上街头进行游行示威了?”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辛纳格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接着,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又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啊?制衣厂和水泥厂也发生罢工了.....该死的,那些餐馆里的家伙为什么也要参与罢工......”

    一个接着一个坏消息传来,似乎整个巴黎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就彻底的乱了......

    罢工、游行、示威,这些该死的家伙居然做出了如此不可饶恕的事情!辛纳格愤怒的拿起了电话:“给我接伯克莱的办公室......我是辛纳格总理,巴黎那些人正在进行有组织的反对政府的卑劣行径......是的,我要求警察和秘密警察全部出动,不惜一切代价平息这次事件......是的,在必须的时候你可以采取一切你认为值得的手段......把监狱给我塞满为止,必要的时候你甚至可以开枪......”

    挂断了和伯克莱的电话,他又迅速接通了罗比托将军的电话:“罗比托将军,巴黎的局势产生了变化,我要求所有的军队立刻上街维持秩序。”

    电话那头的罗比托将军小心地说道:“总理阁下,我也接到了这可怕的消息,但是我认为第51装甲军和第52装甲军无法出动,他们承担的是更加沉重的任务,如果别有用心分子趁着这个机会捣乱的话,军队会非常危险的。我建议调动巴黎第一国民卫队师前往......”

    辛纳格在那想了一下,大概觉得罗比托将军的建议是正确的:“那么,将军,我要求你必须不惜代价的稳定住军队。”

    在得到了罗比托将军肯定的承诺后,辛纳格这才拨通了巴黎第一国民卫队师的电话......

    ......

    “大半个巴黎都已经行动起来了!先生们,我们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

    在“耶蒂里**党”的总部里,新的耶蒂里**党党魁利特姆兴奋的宣布了这一消息:“让我们一起走出这里,去声援伟大的大**浪潮吧!”

    整个会议室里都爆发出了潮水一般的欢呼......走出去,走出去,和所有的巴黎人在一起,推翻这个政府!

    他们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冲了出去,嘴里不断高呼着口号,争先恐后。之前,已经有大量的人被调进了各个地方组织游行,比如像巴黎钢铁厂的阿瓦科。而还留在这里的人,很担心功劳都会被别人给抢光了,他们必须利用这样千载难得的机会好好的表现表现自己。

    当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自己和亚力克森男爵的时候,利特姆小心翼翼地说道:“男爵,大**已经开始了,那么我?”

    “你也去和你的同志们在一起吧。”王维屹合上了手里的书:“多么让人激动的一天啊!”

    利特姆的情绪也被男爵的这一句话完全的调动起来了,他冲着男爵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男爵,我也去吧!”多多安兴奋地说道。

    王维屹却微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多多安不解的目光,他用并不高的声音说道:“多多安,这不是真正的**,真正的**和你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要求你留在这里,留在我的身边,然后仔细的看着,不是用你的眼睛,而是用您的心去感受。”

    多多安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迷茫的看向了亚力克森男爵。:“男爵,我不知道怎么才能用心去感觉。”

    “是啊,你现在还不能弄懂这句话的意思。”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但是当许多年后,你真正长大了后,你会明白这一切的,你会请出什么才是真正的**,什么是真正的**者。”

    “那么耶蒂里先生呢?他是真正的**者吗?”多多安好奇地问道。

    “不,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者。”王维屹的回答是如此的斩钉截铁:“一个真正的**者是不会倒下的,尤其不会像他那样毫无价值的倒下。”

    多多安在这一刻已经完全的迷失了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