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七. 起义的前夕

一千四十七. 起义的前夕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就连朗特斯也同样无法例外。

    王维屹见到朗特斯的时候,这位之前还是“耶蒂里**党”领袖的人,好像看到了自己生命中最大的救星一般“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男爵,男爵,我们的事情暴露了,求您一定要救救我。”朗特斯哀声哭诉道。

    “啊,朗特斯,我想你大概弄错了一件事情,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做的,和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王维屹纠正了一下他的说法。

    朗特斯怔了一下,随即道:“是的,是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但是,男爵,您得想办法把我从这里弄出去。”

    “你以为我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到吗?”王维屹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你也同样无法例外。没有人可以救你了,没有人。朗特斯,对你的处境我很同情,但是我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而破坏整个计划。”

    朗特斯完全的傻在了那里,他怔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啊,他完全在按照男爵的意思做着事情。不,也许在一些事情上他自作主张了,但是起码也在按照大计划进行着。但为什么到了现在,他忽然就被抛弃了呢?

    可是他却绝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他哀求着说道:“男爵,您和我的母亲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我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你的母亲是好朋友吗?”王维屹看着朗特斯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因为你的母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他从来都不会参与到任何的政治斗争中,哪怕在成为了国防部长的妻子后,她也一样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应该做些什么。她平静的过完了自己的一生,尽管这一生并不精彩,但却起码得到了善终。你呢?朗特斯?你总是在追求着并不属于你的东西,总是在追求着那些对你来说其实虚幻无比的东西。你没有败给谁,你只是败给了你自己而已。”

    朗特斯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孜孜不倦的追求着荣誉、地位,他费尽心思的铲除掉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但一位成功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但却忽然发现,成功距离自己是如此的遥远。

    他希望自己做到和男爵一样的人,他希望自己在法国的地位就能和男爵在全世界的地位一样,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距离男爵是如此的遥远。

    “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朗特斯的泪水流了下来:“难道您真的酒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去吗?”

    “朗特斯,你得知道我很想帮助你,但是我却做不到。”王维屹叹息了声:“有很多比你的存在更加重要的事情在那里等着我,你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枚棋子。朗特斯,其实在这个时候你完全知道你该做些什么事情。”

    朗特斯一瞬间便明白了。

    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用死亡结束自己的生命。没有人会放过他的,利特姆不会放过他,“耶蒂里**党”不会放过他,就连亚力克森男爵也不会放过他的。

    死亡或许对素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下不了这个手,男爵,帮帮我,帮帮我。”朗特斯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了,他唯一能够说的只有这句话了。

    “我答应你的要求。”王维屹站了起来,走到了朗特斯的面前,然后抱住了他的脑袋。

    他拿过了一个枕头,然后捂住了朗特斯的鼻子和嘴,接着猛然用力,朗特斯瞬间便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呼吸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准备牺牲你了......”

    这是朗特斯在生命逐渐离开自己时候所听到的。他的身子在不断地挣扎着,但是奇怪的是这一刻他的意识却是如此的清晰。

    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党魁,从一开始自己只是个牺牲品而已。

    那些曾经有过的梦想是如此的虚幻,是如此的可笑。是啊,死亡是自己唯一能够选择的道路。

    朗特斯的身子渐渐的没有了挣扎,王维屹这才松开了手。

    “你总是在追求着并不属于你的东西,总是在追求着那些对你来说其实虚幻无比的东西。你没有败给谁,你只是败给了你自己而已。”

    看着朗特斯的尸体,王维屹忽然又想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

    他擦了一下手,然后慢步离开了这里。

    利特姆早就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了,当他看到男爵出现,急忙快步迎了上去,然后带着一脸的恭敬说道:“朗特斯现在怎么样了?”

    “他去了他应该去的地方。”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恭喜你,‘耶蒂里**党’新的党魁。”

    “耶蒂里**党”新的党魁,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利特姆狂喜之色根本无法掩饰......这其实同样也是他一直以来在追求着的目标......朗特斯、奥朗捷,两个人为了获得党内的最高权力勾心斗角,但他们一直到死也没有想通,最后的获利者居然会是自己这个原本不太可能坐上这张位置,但却到底还是坐上的人。

    感谢上苍给了自己这么样一个机会,当然,更加感谢的应该是男爵。如果没有男爵的话自己不过是个没有任何权利的配角而已......

    “大**将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王维屹的语气变得冷酷起来:“任何企图阻碍大**的人,我知道你会清楚自己该怎么做的。”

    “是的,男爵阁下。”利特姆保持着自己永远恭敬的语气:“也许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我相信您一定会指导我怎么做的。”

    他这并不是毫无目的的恭维,而是此时的他太清楚一件事情了,在男爵手下做事,不需要你有自己的思想,不需要你有自己的小算盘,你要做的只有一样:不折不扣的完成男爵交代给你的任务就可以了。

    这是成功的先决条件,甚至这可以说是生存的先决条件......

    ......

    一块一块的绊脚石被彻底的铲除了,大**前的浪潮正在暗潮涌动。而依仗着“狮子基金”和法国政府签署的特别协议,大量的德军突击队员在“狮子基金”的掩护下进入到了巴黎,进入到了法国的主要城市。

    海森堡上校成为了这些事情的负责人,他的心态和利特姆或者伯克莱这些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不必去考虑什么如何向男爵献殷勤,不必去考虑自己的未来,他只知道自己是个德国人,只知道男爵从来都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德意志的军人。

    “现在进入巴黎的总共有317名突击队员,在未来的两天内还会有更加多的突击队员进入。”海森堡很快向男爵做了汇报:“如果罗比托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那么我想计划将会进行的非常顺利。”

    “队员们的任务都清楚了吗?”王维屹看着挂在墙壁上的巴黎地图问道。

    “是的,他们的任务都非常清楚了。”海森堡很快接口说道:“他们都是从勃兰登堡突击队中精心挑选出来的,都能够说流利的法语,也都是最精锐的特种士兵。他们熟悉城市战的一切,也懂得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优势......”

    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赞许,这些德军中的突击队员总是那么的让自己放心:“海森堡,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情报,德军在法国境内消灭了两个师的法军。”

    喜色从海森堡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他便恢复了冷静:“在您的带领下任何的奇迹都会发生,我想胜利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海森堡,你也会说恭维话了。”王维屹笑了一下:“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而已,可现在,你却成为德国最精锐突击队的指挥官。”

    “我也记得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我浑身紧张的发抖。”海森堡接口说道:“我总是在想,恩斯特元帅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我很快发现,您和普通人并没有不同,您会笑,会发怒,但是您总是和我们并肩战斗在一起,无论您是将军还是元帅。元帅,有一句话我一直都没有对您说,谢谢您,恩斯特元帅!”

    “不,我想应该表示感谢的是我。”王维屹凝视着自己的部下:“很多人叫我神奇的亚力克森男爵,但其实我非常清楚,如果没有你们的英勇奋战,所有的神奇根本无从谈起。”

    这没有任何的自谦,王维屹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无法完成那么多的奇迹。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些忠诚的军人们协助自己一起完成的......

    “好了,不要再谈这些事情了。”王维屹恢复了严肃:“海森堡,在计划正式开始之前,我命令所有的突击队员必须最大限度的隐藏好自己,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取妄动。”

    “是的,元帅阁下!”海森堡大声回答道,然后他又指了一下外面:“罗比托和伯克莱已经等了您很久了。啊,他们还带来了一个军官。”

    “让他们进来吧。”

    不一会,罗比托、伯克莱和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法国上将走了进来,罗比托很快介绍道:“男爵阁下,请允许我向您介绍,第51装甲军的罗伯逊上将,他将具体负责全部的进攻计划。”

    “男爵阁下,我没有想到在我活着的时候还能够见到您,而且我更加庆幸的是这样的见面并不是在战场上。”罗伯逊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

    王维屹忍不住笑了,一个有趣的法国将军:“我也很高兴不是在战场上和你碰面,罗伯逊将军,告诉我你的计划。”

    “是的饿,男爵阁下。”罗伯逊来到了地图前:“51、52装甲军已经全部进入巴黎,将全部由我统一指挥。51装甲军的任务是控制从凯旋门到巴黎第十九区,而52装甲军的任务是控制庞贝勒到爱丽舍宫的一线范围......”

    罗伯逊仔细介绍了全部的作战计划,这一点无疑也让王维屹非常满意。

    两个装甲军的庞大力量,足够在巴黎掀起一阵风云了。而面对王维屹最关心的问题,罗伯逊很快也做出了自己的解释:“对于驻扎在巴黎的美军武装,我们会命令他们呆在自己的军营,我们并不会主动对他们发起进攻,除非我们率先遭到了攻击。我会抽调出两个步兵团和一个炮营来监视住他们。美军在巴黎的部队并不是很多,我们完全不必担心。”

    “你们做的很对。”王维屹点了点头:“一旦巴黎的动乱开始,美国人会措手不及,尤其是你们的忽然兵变更让他们很难在短时期内决定该做什么,而一旦攻击的话,反而会迫使他们提前下定决心。先生们,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警察和秘密警察除了负责维护巴黎治安外,还将承担起监视爱丽舍宫和那些卡特里政府主要官员的任务。”伯克莱不甘示弱地说道:“我们相信,在兵变发生之后,卡特里和辛纳格会迅速动用他们的武装力量进行抵抗,并恳求美国政府直接出兵干涉。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想直接逮捕他们,但是这仅仅靠警察和秘密警察是不够的。”

    “我会派海森堡上校协助你们。”王维屹表情严峻地说道:“317名勃兰登堡突击队员已经进入到了巴黎,他们是一支最可靠同时也是最值得信赖的部队。伯克莱先生,我希望你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和海森堡上校仔细商量。”

    “当然,我完全会这么做的。”伯克莱的回答毫不迟疑。

    如果有德军突击队,尤其是勃兰登堡突击队这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士气就声名显赫,战功累累的精锐部队协助,那么计划实行起来便要方便许多了。

    “巴黎的第一国民卫队师和第28装甲师是卡特里和辛纳格能够直接控制的武装,和我们的交涉进行的如何了?”王维屹忽然问道。

    “男爵阁下,我不得不承认结果让人沮丧......”罗伯逊耸了耸肩:“他们的指挥官曾经是我的部下,我在进入巴黎后和他们进行了一次晚宴,并且在晚宴时对他们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试探,然而,我发现他们完全忠诚于卡特里政府,我相信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促使他们做出任何的改变......”

    “那就真的非常遗憾了。”王维屹毫不在意的一笑:“我原来想所有的人都应该是**者,但是结果却让我非常失望。既然他们不愿意站到**的队伍里,那就让他们彻底的站到**的对立面吧。”

    罗比托和伯克莱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两个人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笑意......

    既然他们不愿意站到**的队伍里,那就让他们彻底的站到**的对立面吧。

    所谓的**,在许多人的眼里看起来都是神圣无比的,但是在亚力克森男爵的眼中,无非就是一场游戏而已。他把整个巴黎,整个法国都操纵在了鼓掌之中。而那些正在热血沸腾准备着爆发起义的**者,他们无非就是一枚枚可以加以利用的棋子而已......可悲的是他们自己到现在还不清楚目前的处境......

    当然,还有那些继续效忠于卡特里政府的军官和官员们,他们很快会后悔的。即便他们不会遭到男爵的惩罚,**者的怒火也会把他们彻底的淹没。

    “伯克莱,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王维屹忽然把目光转向了伯克莱:“你的出色表现让法国政府和美国人变成了瞎子、聋子,他们根本不知道在巴黎,在整个法国即将发生什么,他们还依旧沉浸在他们的美梦中。一旦**的怒火在巴黎燃烧,你猜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他们依旧会心急火燎的询问我在巴黎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的。”伯克莱的回答里充满了自信:“而我会告诉他们这些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发生这些事情,当然,我进出爱丽舍宫的机会也就更加大了。”

    “瞧,我们未来的法国总理表现的是多么的自信。”王维屹笑着说道:“当然还有你,罗比托元帅,未来的法国总统。以及你,罗伯逊将军,未来的法国国防部长。”

    一个未来法国政府的底子已经在这里形成了。

    王维屹并不相信那些所谓的**者,如果让**者夺取了法国政权,那么他们会变得非常的难以控制,即便是利特姆效忠于自己也也无法让所有的部下都听命于自己。

    而这些法国军官和官员们就不同了,在他们的心里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法国的未来。

    这样的人永远都是让人喜欢,也更加容易控制,更加能够加以利用的。

    现在,**的浪潮已经在涌动,可怕的滔天巨浪很快就会将法国完全淹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