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六. 绊脚石!

一千四十六. 绊脚石!

    所谓的革命不过如此。

    朗特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一刻的他意气风发。他可以非常确信的肯定已经没有几个人可以阻挡他前进的道路了。

    也许有天自己可以达到男爵那样的高度,谁说这样的梦想是无法实现的呢?男爵当初也是一个平凡的人而已,但他做的那些不平凡的事情却让他到达了一个任何人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或者自己也会成功的。

    萨姆是他目前最好的帮手,而这个人几乎参与了朗特斯的全部计划,甚至连向警察告密也都是萨姆一手操办的。

    朗特斯无限度的信任这个人,就和当初耶蒂里信任自己是完全一样的。

    “现在,您的前面已经是一片坦途。”萨姆带着讨好的口气说道:“最后一个阻碍着也倒下了,奥朗捷成为了您通往成功道路上一块可悲的垫脚石,而您现在要做的仅仅是完成最后的计划而已。”

    这里是一条阴暗湿冷的小巷,朗特斯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是真的不喜欢。他甚至极度的厌恶呆在这样的地方。可是有些秘密,却只能在这里进行。

    “是的,奥朗捷死了,在我们的党内已经没有人再反对我了。”朗特斯的嘴里带着一些感慨:“而且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萨姆朝巷子的前后看了看:“没有人知道是您策划杀了耶蒂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您出卖了奥朗捷。当然,除了我以外,但是您可以放心我对于您绝对的忠诚。”

    朗特斯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我亲爱的萨姆,难道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吗?”

    “啊,是的,我的话也许是多了一些。”萨姆笑了下:“但是我绝对不会出卖您的。”

    朗特斯的手伸到了口袋里:“萨姆,我对你是绝对信任的,这点我可以发誓。就和当初耶蒂里无限的信任我一样,但是,最后的结局却是耶蒂里死了,而我还好好的活着。真的,我绝对不想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在我的身上......”

    他的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然后一把手枪出现在了萨姆的目前......

    奇怪的是萨姆根本没有任何的害怕,他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浓厚了:“尊敬的朗特斯先生。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出现的,而我也早就有了准备。您大概不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我的死讯传了出去,那么在一天时间内,您和我所做的那些事情很快就会让全法国知道的!”

    朗特斯的手颤抖起来。见鬼,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萨姆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也是他最害怕的一种情况。

    “卑鄙!”朗特斯愤怒的骂了出来。

    “啊,是的,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很卑鄙。”萨姆笑着说道:“但是我不能不为我自身的安全考虑,如果真的说道卑鄙,那么我想我们其实是一类的人。”

    是的,他这句话没有说错,其实他和朗特斯根本就是一类的人......

    “所以。您要想方设法的保护好我。”萨姆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不能出任何问题,我不能被警察抓住,也不能被人刺杀,我的生命甚至比您的还要重要。啊,在我们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建议您先把枪收起来。”

    萨姆的手还在那里颤抖着,但过了会他却不得不收起了自己的枪。

    “瞧,这才是朋友和合作者之间应该有的态度......”此时萨姆的笑容在朗特斯看来是如此的可恶:“放心吧。只要我好好的活着,我一定会确保你的安全。当然,我也无法制止你自己泄露这些秘密。”

    “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这些秘密的。”朗特斯冷冷地说道,冷冷的看了萨姆一眼,然后冷冷的离开了这条阴暗湿冷,并且让他无比心烦的小巷子。

    萨姆在离开的时候特意朝着一幢二层楼的小楼看了一眼。

    现在。小巷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可是在那幢二楼上,多多安因为愤怒而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只要有人一声令下。他就会如同一只豹子那样毫不犹豫的扑出去!

    无耻!卑鄙!没有比这更加无耻卑鄙的事情了!那个党的领袖,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竟然卑鄙无耻的做出了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

    “我要去杀了他,我要去杀了他!”多多安嘶声力竭的叫道。

    “是的,每一个人都想要杀了他!”王维屹看起来是如此的冷静:“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到这里来了,因为我要让你亲眼看到那个卑鄙者的真面目,我要你知道你所信任的人其实根本就不值得信任。我同样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黑暗的一面永远都要超过光明的一面!”

    “男爵先生,让我去杀了他,你让我去杀了他!这个无耻的人竟然杀害了耶蒂里先生和奥朗捷先生,他不可饶恕,他不可饶恕!”多多安的两只眼睛中喷射着让人害怕的怒火。

    “你这么出去,永远也杀不了这个革命的叛徒。”王维屹还是表现的如此冷静:“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其实是最简单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让朗特斯所有的丑恶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多多安有些迷惑:“我们该怎么做?”

    “靠你!”

    当亚力克森男爵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多多安更加的不明白了,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他有什么办法来扳倒一个党的党魁了?

    而且,这个党魁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看起来是如此的正直无私......

    ......

    “先生们,受人尊敬的奥朗捷先生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在会议室里,朗特斯用无比沉重的口气说道:“情报已经得到了证实,奥朗捷先生遭到了秘密警察的杀害。”

    会议室里一片的鸦雀无声......这真的是太可怕的事情了,一个接着一个如此优秀的同志就这么倒下了。

    而且更加让人担心的是,下一个会轮到谁呢?是自己?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吗?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的这些问题。

    “奥朗捷先生虽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他留下的事业却必须有人接管。”朗特斯振作了一下自己的精神:“他所掌管的行动部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我想不必我再重复了。大革命的浪潮迫在眉睫,现在急需有人接管起奥朗捷先生的重任。”

    “领袖先生,多多安请求立刻进入会议室。”

    这个时候这样的声音打断了朗特斯的话。朗特斯有些不快:“现在正在进行的是党的重要会议,多多安这样的一个孩子进来做什么?”

    “也许多多安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们......”当日支持朗特斯成为党魁的利特姆忽然开口说道:“我建议让我们听听多多安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吧......”

    对于利特姆,朗特斯还是比较忌惮的,他勉强的点了点头。

    多多安出现在了会议室里,当朗特斯看到这个孩子眼睛的时候却忽然莫名其妙产生了一些害怕的感觉。他发现多多安的眼睛里写满了仇恨......

    “告诉我们,多多安,你为什么要闯进如此重要的会议?”利特姆和颜悦色地问道。

    “因为我知道了一些事情!”多多安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发现了耶蒂里先生和奥朗捷先生的真正死因。”

    会议室里一片哗然。朗特斯的眼皮急速的跳动了几下。他不相信这个孩子能够知道什么,但他还是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恐惧:“不要信口开河,你能够知道一些什么呢?”

    “请不要打断他的话,领袖先生。”利特姆似乎是坚定的站在了多多安这一边:“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都愿意给你一个说话的就会,现在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是的。副领袖先生。”多多安恭敬地说道,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指证,杀害耶蒂里先生和奥朗捷先生的凶手都是同一个人——就是他!”

    多多安的手猛的指向了一个人——朗特斯!

    会议室里的惊呼声更加大了,朗特斯面色铁青:“一派胡言,一派胡言!你根本就是在那里造谣,你是受了谁的指使来说出这些足够把你绞死上一百次的话的?你知道你正在污蔑一个党的领袖吗?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罪行吗?”

    “我知道!”多多安表现着和一个孩子完全不一样的冷静:“在那条小巷子里,你和萨姆所说的话我全部都听到了。你大概永远也都不会想到,当时我也在那条小巷子里!”

    多多安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该死的,他当时就想到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但是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事情的暴露居然会在一个孩子的嘴里。

    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什么小巷子?我根本就没有去过任何的小巷子,你怎么敢说我杀害了耶蒂里先生和奥朗捷先生?他们全部都是死在秘密警察手里的!”

    现在,会议室里的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了。

    “萨姆先生,请你站起来。”利特姆这时说道:“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多安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萨姆站了起来。他朝朗特斯看了一眼:“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先生们,我在此之前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我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听命于人。如果我说错了一句话,或者不按照一些人的吩咐去做一些我根本就不愿意做的事情,也许我立刻就会被干掉的。”

    “在这里你完全不必害怕。”利特姆淡淡地说道:“只要你说出事情的真相,所有的人都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你的。”

    朗特斯恶狠狠的盯着萨姆,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内心还存在着一分侥幸。他相信萨姆和自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如果他出卖了自己,也等于把他自己送上了绞刑架!

    萨姆在那沉默了一会:“我每天都在被自己的良心折磨着,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都会梦见耶蒂里先生和奥朗捷先生。是的。他们都是被自己人出卖,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而这个人就是现在在领到着我们的党魁......”

    “轰——”的一下。整个会议室都几乎要炸窝了。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每个人都不敢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老天啊,一个党的党魁居然做出了那么卑劣的事情吗?

    朗特斯暴跳如雷,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却无法让萨姆闭嘴。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早上的时候自己在小巷子里就应该枪决了他!

    萨姆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放开了:“朗特斯一直在窥觑着党魁的宝座,而他知道在他前进的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就是耶蒂里先生。只要耶蒂里先生不死,他就永远也没有机会能够坐上这张位置,所以,他提前把耶蒂里先生的行踪报告给了秘密警察......而对于奥朗捷先生,也采取的也是同样的办法......让我感到可耻的是,我因为害怕他的威胁。而不得不答应了他让我充满告密者这一角色......我恳求你们把我处死吧,让我为我曾经做过的这些卑鄙的事情赎回我的罪过......”

    这个时候的会议室里不再有嘈杂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寂静......

    “你有什么要为自己辩解的吗,朗特斯先生?”利特姆此时的称呼已经从领袖变为了“朗特斯”。

    朗特斯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到来了:“我否认任何对我的不实指控,我从来也都没有做过这些卑鄙无耻的事情。无论是多多安还是萨姆,他们对我的任何指控都是子虚乌有的。先生们,我必须要提醒你们的是。我是一个领袖,身处在我现在的这张位置上,我总会遭到一些人的妒忌,而我所做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完全问心无愧的!”

    “是吗?”萨姆冷冷地道:“你所有给我下达的命令我都做了录音。副领袖先生,诸位尊敬的先生,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提供这些录音!”

    朗特斯知道自己完蛋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萨姆居然还留下了这么一手。

    “在萨姆拿回这些录音前,我建议先暂时免去朗特斯先生‘耶蒂里革命党’党魁的身份。”利特姆冷冷地说道:“当然。如果这一切都是在对朗特斯先生污蔑的话,那么我们会对造谣者进行严厉的惩罚!”

    “不,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朗特斯大声叫了起来。

    利特姆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我们有权力这么做,这是党赋予我们的权力,如果最后证明我们错了,那么我会和全体党员一起向你道歉的。但是在此之前,你除了服从我们的决定之外没有别的方式!”

    决定?我们的决定?这根本就是利特姆一个下的决定!

    可是。当朗特斯看到那一片鄙夷的目光,就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没有挽救的余地了。也许还有一个人可以挽救自己,那是亚力克森男爵。

    是的,男爵和自己的母亲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一定不会对自己坐视不理的。

    朗特斯想到这里心情略略的开朗了一些......

    ......

    “雅各宾派专政时恐怖政策的实施收到了显著的效果,恐怖统治的历史功绩是无法否认的。其积极影响消除了大量的动乱因素,维护了共和国内部的相对安定;保证了卫国战争的胜利,挽救了法国;推动法国革命进行到底,从根本上打击了封建主义,为资本主义在未来和平时期的发展扫清了障碍。”王维屹放下了手中的法国大革命史:“看起来恐怖主义有的时候的确是很有作用的。”

    “是的,男爵阁下。”利特姆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王维屹笑了下:“可是,雅各宾派的恐怖主义也有非常可怕的后果。那些恐怖政策狂热推行者的残酷杀戮,在政治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恐怖实施力度的加强,扩大了打击面,缩小了雅各宾派的社会基础,破坏了革命专政,导致政治上走向死胡同;经济恐怖政策,不仅遭到新旧资产阶级的强烈反对,也因严重损害下层民众的利益而得不到其认可,使罗伯斯庇尔丧失了支持政权的力量;宗教上的恐怖,使内外敌人增多,陷共和国于困难境地。所以,在我看来关键是你如何运用的问题。”

    “是的,我完全赞同您的意见。”

    王维屹站起了身子:“朗特斯现在怎么样了?”

    “他已经被关押起来,萨姆正在回去拿那些证据,但是朗特斯的情绪看起来非常糟糕。”利特姆立刻回答道:“而且,他拒绝认罪,甚至拒绝承认证据所犯下的任何罪行,看的出来他的内心还是存在着侥幸的。”

    王维屹又笑了:“其实他自己也是革命成功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