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五. 所谓的革命

一千四十五. 所谓的革命

    这次的**将会进行的更加彻底!

    当亚力克森男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才的所有不快似乎一下便全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兴奋。

    就像当年的法国大**那样轰轰烈烈,就像当年的法国大**那样,把自己的名字印刻在历史的铭碑上!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胜利的功臣!

    奥朗捷也在这个时候做出了一个决定,暂时摈弃和朗特斯之间的成见,一切的一切都为了**的胜利而奋斗!

    当**胜利之后,或许才是他真正和朗特斯争夺权力时刻的到来。

    奥朗捷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他也有了这样的觉悟,但不是每个人和他想的都是一样的。就好像他的敌人朗特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眼前的这个敌人了。

    他总觉得奥朗捷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个莫大的威胁,无论在资历还是在**的理论或者实践上,他都要远远的超过自己。他的存在总是让自己觉得寝食难安。

    而男爵原本是答应自己会亲手除掉他的,但是一直到了现在为止男爵还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相反还在尽力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

    这一点让他觉得有了一些严重的不满。

    当然,他是不敢在男爵面前发泄自己这样不满的,那会给自己带来可怕的灭顶之灾,那么,是否还有别的办法呢?

    在大起义爆发之前朗特斯已经一分钟都不愿意继续等待下去了......

    ......

    一天多的时间里,才刚刚和“耶蒂里**党”党魁朗特斯爆发了严重冲突的奥朗捷已经暂时把这些不快抛掷到了脑后,他暂时的放下了争权夺利,而把全部的重心都放到了即将到来的**上。

    每天晚上他会工作到深夜,然后在造成6点的时候他会起床,继续忙碌他的工作一直到中午11点,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会出去在隔壁的意大利餐馆吃上一些东西。这是他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了。

    今天同样也是如此,当他制定好了一份新的计划之后,他满意的伸了一下懒腰,从椅子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看时间,11点了。

    肚子觉得有些饿了,奥朗捷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步走了出去。两个保镖一前一后的跟着,警惕的监视着周围。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有那么多的同志遭到了逮捕,以奥朗捷这样的身份,是绝对不能落到敌人手里的。

    **不允许再出现任何的损失了......

    走进了意大利餐厅,面对老主顾的到来,餐厅的经理将奥朗捷安排在了他一直喜欢坐的那张位置上,甚至都不用奥朗捷看菜单,经理也知道这位常客的喜好。

    保镖们在另一张餐桌上,他们只简单的要了一份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眼睛依旧一眨不眨的警惕的监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如果有需要的话,他们随时随地都会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奥朗捷先生!

    餐厅里已经有不少的客人了,这和之前可不太一样,以前要到了12点左右的时候餐厅的生意才会好起来。不过奥朗捷可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按照惯例,在他要的食物端到面前之前,手中拿了一份报纸在那专注的看着。

    该死的政府又开始用谎言在报纸上欺骗自己的人民们了......恩,“耶蒂里**党”也需要有一份完全由自己掌控的报纸......是的,这可是党派的喉舌所在,绝对不能够落到其他人的手里......即便在吃饭的时候,奥朗捷满脑子转的也都是自己党派里的事情......

    “奥朗捷先生!”忽然,邻近一张餐桌上有人这么叫了一声,接着站了起来朝奥朗捷这里走来。

    两个保镖急忙站了起来,挡在了这个不速之客的面前,但是不速之客很快说道:“我们的梦想永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奥朗捷先生,我是您的崇拜者!”

    我们的梦想永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奥朗捷不由自主的笑了,这可是自己当年对学生们的讲话,啊,这个人肯定就是自己的崇拜者了!

    想到这里,他挥手让两个保镖离开,然后邀请那人坐到了自己的面前,简单的和他聊了几句,然后还专门为他签了名。

    那人看了一下签名,然后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奥朗捷:“您真的是奥朗捷先生吗?”

    “是的,我就是奥朗捷。”奥朗捷满足的笑着,他一点也不为对方问出的这个问题感到奇怪,大多数人在见到偶像本人的时候都会提出这样的疑问。

    “啊,那今天对于我来说真是一个幸运日啊......”这人很满意的站起了身,当他离开奥朗捷餐桌的时候,忽然又这么说了一句:“当然,今天对您来说并不是一个幸运的日子!”

    奥朗捷很快便明白这位自己的“崇拜者”这句话的意思了......

    周围那些正在用餐的人忽然全部站了起来,一起掏出了武器,枪口对准了奥朗捷。他的两个保镖甚至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便已经被枪口所制服。

    那位“崇拜者”微笑着看向呆若木鸡的奥朗捷:“奥朗捷先生,我是秘密警察,你因为煽动罪和叛国罪而被捕了!”

    一瞬间奥朗捷只觉得天完全的塌陷了......他傻傻的以为自己真的在这里遇到了一位崇拜者,但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是一群豺狼!他并不怕死,只是担心这**的大业将会因为自己的被捕而遭到严重的破坏。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

    奥朗捷第一次见到了他们这些反对派最狡猾的那个对手:法国警察总监费蒂姆.伯克莱。

    伯克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狠,反而看起来和颜悦色的,他不断的用手中的一张照片和面前的奥朗捷做着对比,似乎要想确认自己有没有抓错人。

    奥朗捷冷笑了声:“不用再看了,照片上的就是我本人!”

    “啊,能够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伯克莱放下了手里的照片:“说句您可能不太相信的话吧,其实我真的是您的崇拜者。啊,不要用之中鄙夷的眼光看我,这会让我觉得非常不自在的。”

    对于对方的鬼话奥朗捷一句也不相信......面前的这个人是**的道路上最大也是最狡猾的敌人,他现在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您必须要相信我所说的这些......”伯克莱缓缓地说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您原本是一个大学教授,享受着非常优厚的工资和待遇,您还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同样美丽的女儿,但是您为了自己的事业,义无反顾的放弃了这一切,跟随着耶蒂里走上了所谓**的道路......这么说吧,反正我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在1965年,也就是去年的时候,你的妻子和女儿失踪了,您愿意知道她们的下落吗?”

    奥朗捷的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当妻子和女儿失踪后,他很确定她们已经遭到了毒手。但现在由伯克莱说出来,他的心里又升腾起了一丝希望。

    “她们已经遭到了秘密枪决......”

    当伯克莱说出这句话后,奥朗捷内心最后侥幸的一线希望也彻底的失去了......

    伯克莱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遗憾:“我很难过通知您这一不幸的消息,但是我想您一定早就有了准备,可是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您依旧夜以继日的工作着,从来也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我想过,起码我自己根本无法做到您所做的这些事情......所以我对您的崇拜并不是在那信口开河......”

    “那么你想怎么样呢,总监先生?”奥朗捷讥讽地说道:“想要我背叛自己的信仰吗?”

    “不,不,您完全的误会了。”伯克莱耸了耸肩:“我很清楚像您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投降的,我从来也都没有过这样的幻想,我之所以对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你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你却很快会遭到我的枪决,这算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最后所听到了一些由一个敌人所说出来的真话吧......”

    奥朗捷沉默了一下:“那么请你再回答一个我一直疑惑的问题,你们抓获了许多我们的人,但却无一例外的没有经过任何审判而被枪决了,难道你们真的不需要得到任何的口供和我们内部的情报吗?”

    伯克莱怜悯的朝他看了一眼:“到现在你还被蒙在鼓里,奥朗捷先生。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们不需要得到任何的情报了,因为我们所掌握的甚至比你所知道的都更加清楚。你的那些同志们为什么会被逮捕?你的行踪我们为什么会掌握的那么清楚?因为我们知道一切,因为有人向我们不断的提供着情报。啊,没有什么比一个内部的敌人想要除掉自己在内部的对手更加让我值得愉快的事情了......”

    “朗特斯!这一切都是朗特斯做的!”奥朗捷恍然大悟。

    这一刻他终于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为什么只有自己的人被逮捕,为什么敌人对自己的行踪掌握的那么清楚......一切的一切,都是朗特斯在那出卖了自己和那些已经牺牲的同志们......卑劣的人,没有谁比他更加的卑劣了......他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完全的出卖了组织和灵魂......他因为自己的贪婪,而不惜让**蒙受到重大的损失......

    这一刻,奥朗捷是如此的绝望,如此的愤怒。但他却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把这一情报通知给其他的同志们了。

    “不要难过,奥朗捷先生。”伯克莱听起来对奥朗捷很是同情:“‘罗伯斯庇尔长眠于此.过往的行人啊,请你们不要忧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别想活’。啊,这是你们心目中的英雄罗伯斯庇尔给自己写的墓志铭,真是一个幽默的法国人啊......我非常的感慨,雄壮的《马赛曲》在法兰西大地上回荡了如此多的时间,这催人奋进的旋律很容易将人们带入对轰轰烈烈的大**的回想中。大**是法国最为津津乐道的历史,它使‘法兰西万岁’成为法国人的信仰,而这信仰真正的确立是在雅各宾派的达.芬奇说的,历史是真理的女儿。罗伯斯庇尔的形象勿容置疑的应该跻身于法兰西资产阶级民族英雄的行列。他和其他大**的殉道者们一起用鲜血写下了一个永不褪色的口号,法兰西万岁!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人们知道了真相后,同样也会喊出法兰西万岁,同样也会永远的铭记住你的名字,阿波尔.奥朗捷!一个为了**的胜利,牺牲自己家庭,牺牲了妻子女儿,最后牺牲了自己的伟大的人。我保证,你的名字一定会被法兰西所铭记......”

    说到这,他掏出了一把手枪:“阿波尔.奥朗捷,‘耶蒂里**党’元老,一生为了**事业奋斗到底,最终,在叛徒朗斯特的出卖下,他遭到了逮捕,当然,他和敌人进行了最为顽强的斗争,在企图越狱的时候,被狱警当场击毙。而费蒂姆.伯克莱,这位**的同情者则想方设法保留了他的遗体......”

    这些话奥朗捷一句也都没有听懂......费蒂姆.伯克莱,**的同情者?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荒谬的吗?

    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再问出心中的这些疑虑了......伯克莱手里的枪口轻微的跳跃了一下。

    奥朗捷从椅子上滚落到了地上,他的脸上还依旧带着愤怒和绝望。如果还有来生,他发誓自己绝不会再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可是,他大概已经永远都没有来生了。

    伯克莱细心的收好了枪,然后打开了另一扇门,恭恭敬敬的把亚力克森男爵从里面请了出来。

    王维屹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轻轻叹息了声:“其实,在我所有认识的这些**者中,奥朗捷虽然不是最有能力的,但却是对**最具有信仰的人。”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伯克莱完全赞同男爵的意见:“我追捕这个人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我甚至亲手逮捕并且处决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会觉得不安,我说我崇拜他,这完全是发自我的肺腑之言,我对他的敬仰要远远的超过那个朗特斯。”

    “可这样的人却还是死在了你的手中......”王维屹淡淡地说道:“真是因为他**的意志过于坚定,这才让我们不得不除掉他,否则在**取得胜利后,他将是我们前进道路上最大的一块绊脚石。伯克莱,这就是**,所谓的**!”

    这就是所谓的**!**不在乎你有多少的理想,**的唯一目的就是一方革走另一方的命。在所有的**中,出卖、背叛、血腥始终都充斥其中,对于权力的渴望和贪婪,要远远的超过了那些虚无缥缈的理想。

    比如曾经法国大**的英雄罗伯斯庇尔,在**胜利之后,1793年5月,在罗伯斯庇尔的提议下,国民公会通过了“粮食最高限价法案”,但国民公会开始迫害**公社,逮捕了同样是**英雄和领袖的马拉。5月26日,他号召人民进行起义,清除国民公会中的吉伦特派。6月4日,他当选为新国民公会的主席,主持通过新宪法,保障公民享有人身、信仰、出版、请愿、结社的自由,有受教育和受社会救济的权利,规定如政府侵犯人民权利,人民有权起义。6月8日当选为“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官”,次日宣布对保王党和欧洲反法国家宣战。

    1793年7月13日,马拉被保王党暗杀,26日公民公会授权公安委员会逮捕可疑分子,27日罗伯斯庇尔参加公安委员会,改组**法庭,简化审判程序,实行雅各宾专政,以**的恐怖政策惩罚罪犯和**的叛徒,史称“恐怖统治”,许多无辜的人都被诬告并杀害,成千上万人被送上断头台。其中包括国王的亲属和大部分贵族,有人批评这种政策为“诛九族”和违反人道的。

    但是无论如何,罗伯斯庇尔都用这样的手段稳固了自己的统治,一直到自己也被送上断头台为止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他很清楚**的胜利完全是靠鲜血累积起来的,这其中不需要任何的同情,也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他们**之前的梦想。

    他唯一所要做的事情只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稳固自己的统治而已。

    这一点对于任何的**者都是适用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