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三. 牺牲者

一千四十三. 牺牲者

    德军大举向法国进攻,这一消息如同一颗炸弹一般在法国炸开!

    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恐惧的事情了,要知道,就在几天之前,法国政府还在那里不断宣扬着自己正在取得的辉煌“胜利”!可是,一转眼为什么德军已经在法国本土发起了反攻?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在法国中人开始蔓延,原本对政府的不信任感此刻更加增强了。法国迫切需要知道真相,迫切需要一个能把最真实一幕告诉他们的人。可是,他们或者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也都无法做到。

    法国政府根本不愿意把任何真相告诉自己的人民!

    当然,他们也必须为自己考虑了。要知道,他们虽然可以欺骗自己的人民,但却无法欺骗自己。他们非常清楚,也许在明天醒来的时候,德国人就有可能重新出现在巴黎。而他们这些曾经背叛过德国的人,无一例外的都会遭到惩罚。

    他们必须要为自己考虑一下退路了。

    官员也许可以不做,但即便流亡国外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大量的足以维持他们现在生活的金钱。而把自己的积蓄存在什么地方就成为了很考究的事情。

    杜威银行似乎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尽管就在不久之前这家银行的信誉还跌倒了历史的最低点。

    可是“狮子基金”的强势介入让这家银行再次出现了曙光......

    一亿美金的投入,以及随后很快会到来的不计成本的追加投入,政府高级官员的强力支持,都让杜威银行重新焕发出了自己的又一春。

    越来越多的流言在法国上流社会中传开,比如杜威银行是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以及吕西安元帅亲自参与投资的银行。比如他们获得了“狮子基金”的无限度支持......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印证着一件事情:把钱存到杜威银行去吧,这样你到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用再发愁了......

    大量的储户涌向了杜威银行,包括杜威银行之前就存在的老客户,以及那些慕名而来的新的杜威银行的仰慕者们......

    罗蒂尼对这一切很满意,起码,他不用担心自己会失去这家倾注了自己半生心血的银行了,尽管现在银行的实权已经被莫约尔.维特根斯坦先生所控制,但起码现在自己还是董事局的主席。

    虽然内心有些并不如何情愿,但在目前的形势下他还能够做一些什么呢?

    辛纳格信任维特根斯坦先生、吕西安信任维特根斯坦先生,所有董事局的成员们都信任维特根斯坦先生,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和维特根斯坦先生正面抗衡。

    那么就这样吧,保住自己的心血比其它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

    而此时的辛纳格、吕西安,心思并不完全放在了杜威银行,对于德军的攻势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恐惧,就和所有的法国官员是完全一样的。

    对于法军是否能够抵挡住德军的攻势他们的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把握......辛纳格专门和美国驻巴黎大使进行了会晤,大使先生告诉总理阁下并不用如何惊慌,德军进行的只是小规模的局部反击而已,他们缺乏直接打到巴黎的能力,而所有驻扎在法国的美军部队,都会协助法国政府抵抗住那些证准备长驱直入的德军......

    这样的承诺多少让辛纳格有些放心了......但是随即伯克莱却向总理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如果美国人也无法抵挡住德国人呢?

    这个问题瞬间又让辛纳格陷入到了巨大的矛盾中......是啊,这样的可能是完全存在的......如果美国人无法兑现他们的承诺,最后遭殃的其实还是法国人而已......

    “我认为战争并不仅仅是双方军力的比拼......”伯克莱继续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无论在美国还是在德国,那些控制着巨大财富的大财阀们其实才是国家命运的最终决策者。美国人离不开这些大财阀,德国人也同样离不开这些大财阀,失去了他们的支持政府其实无非就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而现在掌握我们命运的钥匙就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你说的是狮子基金?”辛纳格一下就明白了伯克莱的意思。

    “是的,我说的就是维特根斯坦先生和他所掌握的狮子基金。”伯克莱非常肯定的回答道:“答应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无论是合理的或者是不合理的,即便有一天德国人真的再次打进了巴黎,他们也会阻止这一切发生的。”

    “但是,维特根斯坦先生和狮子基金代表的毕竟是美国人的利益......”辛纳格显得忧心忡忡:“我不认为德国人会听他们的话。”

    “总理阁下,在欧洲和美国一直都在流传着一个没有得到证实的传闻。”伯克莱笑了一下:“有一些人一直在传论着,维特根斯坦家族和那位德国人的英雄亚力克森男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还有人说亚力克森男爵才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真正的掌控者,但是维特根斯坦家族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我想,这应该不会是一些无中生有的传说......还有一点,许多人也在讨论着一个可怕的集团,纽约联盟,据说这是由维特根斯坦家族、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共同组建的一个集团,他们手中控制的财富,足够购买下一个国家。他们手中拥有的权力,即便连不可一世的美国总统也同样会感到畏惧......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同样是由这三个家族组成的基金......”

    “狮子基金?”辛纳格迫不及待的叫了出来:“难道你认为纽约同盟真的存在?”

    “我无法确定是否真的存在。”伯克莱坦然说道:“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在局势如此复杂的情况下,狮子基金依旧有胆量在法国进行大举投资,那么他们一定有了充分的把握才会这么做的!”

    辛纳格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虽然自己在那天晚上答应了维特根斯坦先生,但是他毕竟还是有些顾虑的......经济上给予维特根斯坦先生的特权也就算了,但是在政治上给予的特权也许会引起一些难以控制的事情......所以,一直到了现在他还没有正式和维特根斯坦先生展开谈判......

    伯克莱的话是非常有道理的,法国的局势目前如此的复杂,但狮子基金依旧毫不犹豫的敢于在这里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说明他们的心里一定有了充分的把握,这些商人可不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钱朝水里扔......他们掌握的情报也许比法国政府更加多的多......

    “答应维特根斯坦先生的所有要求吗?”辛纳格沉吟着问道。

    “是的,答应维特根斯坦先生所有的要求!”伯克莱和罗比托同时回答道。

    辛纳格的目光又落到了吕西安元帅的身上......他发现吕西安元帅同样冲着自己缓缓的点了点头......

    “那么,请帮我立刻约见维特根斯坦先生吧,一分钟也不要迟疑!”辛纳格最终下定了决心,在这样的局面下,已经不容许他有更加多的考虑了。

    伯克莱和罗比托的嘴角露出了一些笑意......

    在和狮子基金的合作上,法国谈判代表团在辛纳格的要求下还是展示出了非常高的效率。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他们便和“维特根斯坦先生”达成了完成的一致。维特根斯坦先生和他的“狮子基金”所有提出来的要求90%以上都被法国政府所接受。

    而做为回报,“维特根斯坦先生”应允将向法国政府提供一笔秘密的,高达五千万美元的军事特别援助资金,用来加强整个巴黎的保卫,用来加强巴黎的特别军事力量。

    这点无疑让法国政府感受到了欣慰,也让他们觉得和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合作是完全正确的......

    但是他们大概并不知道的,第一支德军突击队已经在海森堡上校的带领下秘密进入了巴黎!

    在对俄罗斯的战争中负伤的海森堡上校此时已经痊愈,而无疑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便跟随着亚力克森男爵的上校是最值得信任的家伙。

    “跟随我进入巴黎的一共有21名队员。”海森堡上校很快向男爵介绍了一下情况:“我们是跟随着‘狮子基金’的特别车队一起进来的,由于得到了法国政府的特别关照,因此我们在进入巴黎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盘查......元帅阁下,在未来的几天里还会有更加多的德军突击队进入巴黎......”

    “这点我并不是特别关心.......”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海森堡上校,我所考虑的是你们能否完成我交给你们的任务。”

    海森堡上校的脸看起来是如此的严肃:“元帅阁下,德意志的突击队从来没有任何完不成的任务。”

    王维屹笑了一下:“也许吧,上校,我必须要警告你的是,这次的任务无比重要,我不会允许出现任何的失误,哪怕你们所有的突击队员都被逮捕或者被打死,我也同样要求你交给我一份满意的答卷!”

    “能够为您和德意志而死将是我最大的荣幸!”海森堡上校在面对男爵的时候毫不迟疑的说道。

    “男爵,朗特斯和萨姆来了。”

    王维屹点了点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吩咐让人把他们带进来。

    当朗特斯和萨姆一进来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朗特斯迫不及待地说道:“男爵阁下,我们所有的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具体的起义时间将会定在一个礼拜之后,也就是下个星期六!”

    说到这,他朝海森堡上校看来一眼:“这位是?”

    “勃兰登堡突击队的海森堡上校。”

    亚力克森男爵的回答让朗特斯和萨姆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帝啊,勃兰登堡突击队居然已经进入了巴黎,关于这支突击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候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似乎没有他们完不成的任务,没有他们不能够达到的目的......不过,这也更加的让他们增强了信心......

    王维屹并没有过多的谈论海森堡上校和他的勃兰登堡突击队:“朗特斯、萨姆,我同样要警告你们,这次的起义将会是至关重要的,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掀起民众的怒火,需要整个巴黎都变成一个战场,这样,才能够让我们更大的计划得到顺利的实施。而我可以给你们的承诺依旧没有改变。朗特斯,你将是未来法国政府的总理,萨姆,你将会是未来法国政府的外交部长......”

    朗特斯和萨姆兴奋的鼻子都红了......这是他们之前无数次的梦想过,但也仅仅是出现在梦里的事情而已......而亚力克森男爵,却即将让这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变成事实......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激动的呢?

    “请回去准备吧。”王维屹忽然用淡然的语气说道:“下周六,将会是改变一切的时候!”

    “是的,下周六,将会是改变一切的时候!”朗特斯和萨姆异口同声地说道。

    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海森堡上校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元帅阁下,您真的认为这两个人值得信任吗?在接到任务进入巴黎的路上,我们仔细看了您给我们的全部资料,我认为朗特斯完全不值得信任,对于权力的贪婪,他比任何人都更加过分......”

    “是的,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他是值得信任的!”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个人来进一步的推动这一切。”

    王维屹嘴里说的这个人是“伯克莱”,那个同样在迫不及待的等待着星期六到来的家伙。在他的汇报中,全巴黎的警察和秘密警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罗比托将军的武装力量正在逐步进入巴黎,行动将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展开。

    此时的伯克莱和罗比托,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命运交托给了亚力克森男爵......他们早就切断了自己的每一条退路......

    “伯克莱先生,当法国政府被推翻后,新的政府将会出现大量的空缺,比如,法国总统和总理就需要新的人选。”王维屹平静地说道:“在我看来,你或许可以成为新一届法国政府的总理。”

    伯克莱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虽然他知道紧紧跟随着亚力克森男爵一定不会吃亏,但却真的没有想到男爵会把一个如此重要的位置交到自己的手里......上帝啊,法国总理?这可是之前自己从来也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至于你,罗比托将军,我认为法国政府到现在还亏欠你一个元帅的头衔。”王维屹缓慢而从容地说道:“以及,我认为未来的国防部长职位是比较适合你的,当然,如果你自己不反对坐上这张位置的话。”

    “当然,谁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呢?”罗比托急忙说道:“男爵阁下,我将誓死为您而战!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会亲自指挥着我的坦克冲进总统办公室,冲进总理办公室,把那些该死的官僚们带到您的面前!”

    迫不及待的表达忠心,并没有让王维屹露出多少满意的笑容:“但是让我担心的是,这次的计划将由朗特斯指挥的反对派率先发起,先生们,耶蒂里之死已经激发起了全法国的怒火,这次的起义将会是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一旦成功,那些以功臣自居的家伙可不会把如此重要的职位拱手送给你们的!”

    杀机在伯克莱和罗比托的眼中一闪而过,这个时候的他们大概已经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事了......

    “总是需要牺牲者的,是吗?”王维屹的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有人为了**而英勇献身,他们将被法国人民永远记住,有人,却可以享受**胜利带来的果实,他们会在这些牺牲者的悼念会上沉痛的哀悼这些牺牲的人,我希望这样的任务应该有你们来承担!”

    “我务必迫切的希望能够承担起这样的任务!”伯克莱重新恢复了自己的冷静:“我会给予那些牺牲们以最高的评价,我会让所有的法国人都记住他们为这个国家作出的贡献,当然,我希望我是能够在总理的位置上做出这些决定的。”

    “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罗比托很快也如此说道:“**总会有一些牺牲者的,但我绝对不愿意那些牺牲者是我们,我们,我想我们大约是品尝胜利的人!

    **总会出现一些牺牲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