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四十二. 残忍的狙击!

一千四十二. 残忍的狙击!

    埃里克一时语塞。瞬间埃里克能想出千千万万个不好的理由来,竟不知用哪个来答复他。

    “我们宁可在战场上而已,而不是在这里每天忍受着无穷无尽的训练,和莫名其妙的死在敌人的轰炸里!”最后埃里克勉强想出了这个理由。

    “啊,人总是要死的,至于是早死还是晚死,是你战死在战场上还是被敌人的飞机炸死,那有什么分别呢?”他语气极其淡漠地说。

    埃里克无话可说。他非常想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竟把生命看得如此轻贱,包括他自己的生命他都漠不关心,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去关注的呢?

    那边响起“哗啦啦”一连串枝叶翻动的声音,埃里克知道是比利又在不安地挪动四肢想变换下姿式。确实,像这样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任谁也受不了,可这次他弄出的响声太大了,会让我们送命的。埃里克正要警告他,听见他在叫埃里克。

    “埃里克,埃里克!”

    “不要这样大声说话,比利,”埃里克急忙说道。

    “埃里克!”他低声说道:“这样不行,埃里克,我们即使这样趴到老,最终还是免不了一死。”

    “不这样,们还能怎样?”埃里克咕哝了一句。

    “听说,埃里克,不如我们冒一次险。”

    埃里克眼睛一亮,没准这家伙会想出个出人意料的好主意来解决掉他们俩眼前的困境。

    “唔,你说,什么主意?”埃里克期待他的飞来之笔。

    “我们组成一个反狙击小组。”他慢慢地说道。

    这家伙,原以为他会冒出个什么样的天才创意,没想到,是如此。

    “你这个笨蛋,蠢猪,你以为我们是在演习吗?”埃里克冲他喊道:“这可不是演习。”

    对于这么高水平的狙击手来说,诱饵是必死无异。现在唯一的机会是祈求他会像个傻兔子一样地蹦出来。撞在我们的枪口上。可是这可能吗?埃里克摇摇头,这种想法无异是在那里痴人说梦。

    “埃里克,我还是和演习的时候一样来当诱饵。”比利一字一句地说。

    “你说什么,你疯了,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危险......”埃里克明白了。埃里克震惊了。比利,埃里克最好的朋友,埃里克心里热乎乎地。泪水一下子充满了他的眼眶。但埃里克不能,自己不能把自己的生建立在朋友的死上。那样自己就太卑鄙了。

    “比利,不,比利,埃里克不能。”埃里克心情激荡,难以自己,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

    最后埃里克说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躺在一起。”埃里克拒绝了。这一刻,埃里克为自己而骄傲,他们都是高尚的人,不是吗?

    比利开始有所动作,埃里克拚命地求他:“不。比利,不要,比利,快躺下,比利!”

    他置若惘闻。慢慢地从落叶堆里往外爬,对埃里克说:“埃里克,就像我们在演习时一样,集中精神,注意观察。”

    埃里克冲他吼道:“你这个傻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你快给埃我滚回去。”

    “埃里克,你不知道。”他开始慢慢地直起腰,对埃里克摇摇头,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埃里克说道:“你不知道,埃里克,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

    他完全站直身体,把自己暴露出来,边说边移动脚步,“埃里克,你现在该看的不是我,是前方,埃里克,不要浪费——”

    “砰”,一颗子弹呼啸而来,穿透了比利的头颅,他那略显肥胖的身躯重重地摔倒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倒下去的脸正对着埃里克的脸,是那样的宁静而详和。

    这一瞬间,埃里克明白了,死亡,有时对人来说是一种解脱。极度的绝望和恐惧已经使他变得麻木,对自己的生命视若无睹,他是在寻求属于自己的那一颗子弹。现在对于他来说,恶梦已经结束,他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不受打扰地休息了。

    而自己呢?擦干眼泪,埃里克的心情平静如水。

    一颗炮弹尖叫着掠过头顶,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爆炸的硝烟升腾在林间。

    “感谢上帝,赞美你,仁慈的上帝啊!”

    当第二颗炮弹落下时,埃里克咬一咬牙,猛地伏地跃起。无数的炮弹在埃里克的前后左右爆炸。大地在颤抖,泥土被犁开,断裂的树枝和无数碎石泥块辟头盖脸地砸下。

    埃里克不顾一切地拚命向前奔跑、奔跑,一枚炮弹在埃里克的脚下炸响,埃里克感到一股气浪将自己腾空抛起。

    还没等埃里克完全体味了腾云驾雾的神仙感觉,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埃里克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森林中的一所简陋的小木屋里,当地一位采蘑菇的小姑娘发现并救了埃里克。她细心照料着埃里克一直到德军部队找到了他。埃里克永远也忘不了她,她有着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简直就是个可爱的安琪儿。

    埃里克最难忘的是她用白水煮的野蘑菇汤,特别的鲜美,埃里克吃一辈子也不会厌烦。有时埃里克会想,干脆一辈子呆在这里算啦,可是埃里克无法忘掉比利的眼睛,还有那其他惨死的八个伙伴。埃里克发誓要为他们报仇,他要让那个幽灵血债血偿。

    就这样埃里克再次找到了霍克上校,埃里克要成为像他那的人。

    “埃里克!”上校看着埃里克,沉默半天,开口说,“如果你是为了报仇,你还是别来找我。”

    “为什么?”

    “还记得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那天,他和自己说什么啦?埃里克在回想。

    “你叫什么名字?”上校突然发问。

    “埃里克!”埃里克不加思索,随口答应,“怎么?”埃里克警觉起来。

    “我说埃里克,你跟埃里克去当特种兵吧。”他急切地说道:“我是一名特种战专家,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块好材料,你有天分有潜质有勇气,我会把你训练成一个超级的战士,一流的狙击手。”

    “噢。我的上帝。开什么玩笑。”埃里克惊愕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我来这里是干什么吗?我是来为朋友们报仇的!”

    “埃里克,人类的天性就是自相残杀,这种天性是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渴望杀戮,渴望喋血。我猜,你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愤怒吧!”

    埃里克承认,自己真的很想为自己的好朋友们报仇......

    但是,霍克上校告诉过他,真正的狙击手杀人不是为了报仇。他们天生喜欢这个,就比如狼天性喜欢血腥气一样。人是靠头脑在社会中立足,野兽是依赖本能在丛林里生存,狙击手则是凭借直觉和敏锐的观察力来搜寻猎物。他们是人和野兽的混合体。

    从这一刻起埃里克决定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狙击手来看待......

    ......

    在丛林的一个角落里。埃里克发现了蜘丝马迹。几根折断的草茎,此许食物的碎屑残渣,星星点点落在树根旁的烟灰。埃里克不敢完全确定是他,但是一定有个像自己一样的人曾经在这里活动过,并且,他还在这附近。划定了他的活动范围。确准他最经常出没的路径,埃里克开始仔细地观察周围的环境、地形,选取最佳的狙击地点。

    狙击手选择阵地是很讲究的,它几乎决定了狙击成功的一半。一个好的狙击点不仅仅要隐蔽性好,还要求视野开阔。进可攻,退可守,最好是能让你有打第二枪的机会。

    眼前就是一个天然的狙击点。一排密密簇簇团抱在一起的灌木丛中若隐若现几块山石。

    埃里克悄悄地埋伏好,静静地等待着。

    每次大战前的等待总是叫人感到极其的枯燥和无比的压抑。为了猎杀成功那一刻的激动,这种等待是必须并值得的。埃里克想起流传在狙击手中的一句话:“我们注重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据说它和当代某些青年的爱情观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

    埃里克躺下来,尽力舒展开埃里克的四肢,放松全身的肌肉。

    他看到了透明的天,灰色的云,静谧的森林,杂乱诡异的灌木,随风摇曳的青草;耳畔响起的是风动泉流,鸦嗓蝉鸣,虫子在低唱浅吟;鼻中嗅到的是野花的清香和大地泥土的芬芳。大自然是多么的多姿多彩,洒脱奔放。

    这一切多么像是在仙景里。

    空气里飘来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这是一种只有高手才有也只有高手才能嗅出的气息。是一股凌厉的杀气。

    埃里克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埃里克开始兴奋。他立即进入临战状态。检查伪装阵地,检查身上的伪装服,检查枪械。确认一切都没什么差错后,埃里克打开枪膛,把一颗长长的狙击用穿甲弹送上枪膛。

    那种气息越来越浓了,给埃里克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他可以感觉到,不,他可以肯定,是他,就是那个“幽灵”。就是他,冷酷无情地夺去了自己的朋友比利和其他八位战友的生命。

    熊熊燃烧的烈火在埃里克的心头,复仇的时候到了。

    一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远处森林的小径上。埃里克刚要端起狙击枪,还没瞄准,黑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埃里克遇到是一个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只有极其优秀的狙击手才具有这样的本能反应。他一定也嗅出了危险的气息,知道了埃里克的存在。

    埃里克感到莫名的激动,越是高手就越是让埃里克感到斗志旺盛。

    等待着,10分钟过去了,没有动静;30分钟过去了,没有动静;1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他们都在守候,都在等对方先动,都在等对方犯错误,哪怕是一个极其微小的错误。

    狙击是一项耐性的竞技,更是一项毅力和心理素质的竞赛。谁更强,谁就是胜利者。而失败者只有一个结局,死亡。埃里克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我们谁也不会退却。最优秀的狙击手的终极梦想就是和同样一个优秀的对手进行一对一的决斗。退却是我们的耻辱,两个人之间必须有一个人倒下。

    埃里克再次透过瞄准镜仔细地搜索着。从左到右。缓缓移动,不放过每一个可疑之地:一丛草,一片落叶。一棵树,一块岩石。突然,一道亮光闪了一下随即消失。埃里克心中大喜,反光是由于瞄准镜片映着日光反射造成的。埃里克确准了方位,就是那一堆枯枝落叶处,前面是稀疏的几颗灌木。

    埃里克的心跳开始加快,他发现了一块地方,那地方同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协调,黑了那么一块。那可能是由于迷彩伪装服的关系。定住,再观察,是,是的,在一堆落叶的下面露出了一副望远镜。埃里克真是很佩服自己的这个对手,隐藏得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经过自己的反复细心的查看是根本发现不了的。

    混蛋,你这个恶棍,终于让我抓到你了。埃里克长出了一口气。

    稳住,稳住。埃里克慢慢地举起了埃里克的狙击枪,把瞄准镜的准心套牢在对方的望远镜的镜片上。

    为了这一刻。埃里克感谢霍克上校,是他让埃里克找到了让自己终生不会疲倦的东西......

    ......

    在兵营门口,霍克上校搔了搔他那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踌躇着:“让我想想,埃里克该怎么来处置你,埃里克。”

    “因为你的行为,我完全可以把你当做捣乱分子给抓起来,送你上法庭或者关你三天禁闭,不过。”最后他决定了,“我还是愿意再给你次机会,我们来玩一盘游戏怎么样?赢了,你可以走。”

    “什么游戏?”

    “狙击游戏,如果你可以打败我的话!”

    埃里克迫不及待地想要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记得,自己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

    就这样埃里克和比利一步跨进了兵营,再一步就跨进了战场。

    子弹出膛,埃里克就意识到,糟了,埃里克出错了。对于狙击手来说,出错就意味着死亡。

    子弹准确无误地穿过镜片不假,但,他不在那儿,那是个圈套,是他玩的“金蝉脱壳”。

    死亡,这个可怕的字眼,再一次降临到埃里克的头顶,埃里克全身的血液仿佛都为之凝结。恐惧,这个往昔的恶梦,一下子从脑海里跳出来,犹如一双魔爪,紧紧地攫住埃里克的心脏,扼住埃里克的喉咙,叫他无法呼吸,不能思想。

    埃里克的大脑一片空白。原以为自己很坚强,原以为自己很勇敢,原以为经历了恶梦埃里克不再会恐惧,自己能够从容面对生死,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事实是,埃里克尿了裤子。如果那是一颗真的子弹的话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如果他说他肯饶了埃里克,哪怕叫埃里克去钻他的裤裆,不,哪怕叫埃里克去吃屎,埃里克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

    霍克上校说得对,拿起了狙击枪,并不代表你就是个狙击手。

    训练结束时,霍克上校对他们这些狙击手们说,拿起了狙击枪,并不代表你就是一个狙击手。

    “那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个真正的狙击手呢?”埃里克小心地问道。

    他的眼光再次变得迷离而不可捉摸:“记得狙杀你们的那个幽灵吗?”

    “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找到他,答案就在他身上。”

    可埃里克不想知道答案,埃里克只想活下去,哪怕像个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不见天日的蟑螂,卑贱地苟活着。

    许久,许久,埃里克的感觉像是过了一万年,埃里克并没有听到回应的枪声。这要感谢他选择的这个狙击阵地,隐蔽性太好了。这一片灌丛有半人多高,他虽然确定了埃里克在这里,但无法找到埃里克具体的位置。但埃里克不能动,他在暗,自己在明,他已占了先机。埃里克能强烈的感觉到他,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命运真会和自己开玩笑,埃里克又回到了当初的困境里。

    从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埃里克吃了一惊,立时吓出一身冷汗。难道他已经悄悄地绕行到了自己的背后?埃里克急忙扭回头,见一个提篮子的小姑娘分开树丛出现在埃里克的眼前。她有着一双纯真无邪的大眼睛,脚步轻盈得像个天使,原来是救过埃里克的那个采蘑菇的小姑娘。

    她乍一看到一个人,很是吃惊。待认出是埃里克,圆圆的苹果脸上露出可爱顽皮的笑容。

    埃里克把手放在嘴唇上示意她不要讲话。她好奇地悄声问到:“叔叔,你在干什么?”

    “你快——”埃里克想叫她赶快离开。但一个可怕的念头却浮出水面,埃里克挥挥手,想把这个念头赶走,可它却像毒蛇一样钻进了埃里克的大脑,并在那里扎下了根。

    “我在这里玩捉迷藏。”埃里克费力地吐出了这几个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