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三十八. 对法国总理的要求!

一千三十八. 对法国总理的要求!

    “立刻接受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要求吧!”

    “法国杜威银行”董事会一致通过了这一建议。

    这是一个巴黎上流社会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的好消息了。这一段时间以来,总是有无数让人揪心的事情在困扰着他们,那些卑贱的平民们的闹事,不断的抗议浪潮,低迷的经济,更加让他们头疼的,是因为美国金融市场的崩盘而带给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巨大震荡。

    这让他们的资产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杜威银行其实是那些上流社会,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法国政府中高级官员们的理财机构,这是他们获得更加利益的保证所在。

    他们是指望着杜威银行能够给他们带来源源不断的巨大财富的,而不是让他们遭到任何亏损的。可是,让人失望的是罗蒂尼和他的“法国杜威银行”却并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果不是担心罢免掉罗蒂尼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甚至有可能让杜威银行破产而给他们带来更加无法逆转的损失,那么罗蒂尼早就不会继续呆在这张位置上了。

    但是现在事情却出现了巨大的转机......“狮子基金”的出现对于他们的鼓舞是巨大的......

    就和在任何一个地方,莫约尔.维特根斯坦先生立刻成为了整个法国上流社会最受欢迎的人。

    而且没有之一。

    为了庆祝狮子基金的巨额投资,罗蒂尼在自己的家中举办了一个舞会,这可是法国人最热衷的事情之一。而且,在这次的舞会上,就连法国总理孟让.辛纳格、国防部长迪迪安.吕西安元帅和那位获救的朱斯特.罗比托将军也将全部出席。

    其实他们也同样是杜威银行的投资者......

    当年轻英俊的维特根斯坦先生出现后,立刻引起了热烈的掌声。现在的这位来自美国的维特根斯坦先生,早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大救星。

    是的,大救星,在经济形势如此恶劣的形势下还能够出现这样的人,除了用大救星来称呼之外你还能够想到什么更加好的词汇呢?

    “维特根斯坦先生”被带到了三个大人物的面前,那是辛纳格总理、吕西安元帅个罗比托将军。

    “维特根斯坦先生,见到您很荣幸,欢迎来到法国并且进行投资,我们相信法国的经济形势很快会得到好转的。”辛纳格表示了自己的欢迎,随即特别多注视了几眼“维特根斯坦先生”:“我觉得您很面熟,我们或者在别的什么地方见过?”

    “啊,我想我们也许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王维屹笑了下,辛纳格大概不会想起来的,那天,正是自己亲手绑架了罗比托将军。

    辛纳格耸了耸肩,像维特根斯坦先生这样的人,总是会出席各式各样上流社会的聚会,没准自己真的在哪次聚会上见过他吧。

    “总理阁下,元帅阁下,我必须向你们隆重介绍我的救命恩人......”罗比托将军定了下神,随即说道:“如果不是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话,我现在还在那些暴动者们的手中。”

    对于这一点,辛纳格和吕西安已经从伯克莱的嘴里得知了。正是维特根斯坦先生动用了他在法国的一些私人关系,这才成功的将罗比托从那些暴动者们的手中解救了出来。

    “我想我必须代表法国政府向您表示感谢......”说这话的时候吕西安显得非常真诚:“如果没有您的努力,我想那些罗比托将军的追随者们大概现在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王维屹淡淡一笑:“我想能够为法国政府做些事情也是我个人的荣幸......但是请恕我直言,巴黎的形势并不是特别乐观......从我到达巴黎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发现了这样的情况......总理阁下,元帅阁下,我的猜测是或许经济的动荡造成了目前的局面......”

    辛纳格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话一下便戳中了问题的本质所在......起码对于法国政府的这些人来说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解决了法国恶劣的经济,便能够解决了国内所有存在或者隐藏着的问题......

    辛纳格眨了一下眼睛:“那么,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啊,我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王维屹淡淡地道:“我也只会从生意的方面考虑。我想也许诸位已经知道,我们向杜威银行进行了一笔数额巨大的投资,但是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如果能够满足狮子基金的一些要求,我想我们在未来一年内对于法国的投资总额将会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辛纳格的眼睛亮了,这可是他作为法国总理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他也特别注意到了“如果能够满足狮子基金的一些要求”这样的一句话。他很清楚的是,这些投资者们的胃口是非常贪婪的,他们可绝不会将自己的钱白白的投入一个市场而不求任何回报。

    “虽然这不是一个正式的场合......”辛纳格沉吟了一下:“但是维特根斯坦先生,我很愿意聆听一下您的建议。”

    王维屹点了点头,罗蒂尼将他们安排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王维屹这才说道:“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内进行高达15亿美元的投资!”

    仅仅这一句话,就让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王维屹却依旧是那样缓慢而从容的语气:“但是我们要求在巴黎乃至我们所有在法国投资的区域都享有一些特权,这些特权包括经济上的和政治上的。诸位,我想你们会觉得非常诧异,为什么我要求得到政治上的特权?其实,这点你们比我更加清楚,官僚主义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存在的,我们可不想因为一样投资的审批而要不断的来回奔波......”

    辛纳格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维特根斯坦先生有一句话并没有说错,法国是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最官僚主义的一个国家,为此,不少的国外投资者早就在抱怨了,但是这是法国根深蒂固的一个痼疾,并没有引起法国政府的任何重视。

    当然,这句话由维特根斯坦先生提出来就完全的不一样了。

    15亿美元,任何一个能够带来15亿美元投资者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值得让人仔细思考的......

    “我们正在考虑对里昂钢铁厂的收购......”

    当“维特根斯坦先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辛纳格的眼睛再一次的亮了。

    里昂钢铁厂,是困扰了法国政府很长时间的一个问题。这个钢铁厂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经济瞬间便遭到了致命性的打击,工厂已经进入了破产清算阶段。但是,法国政府却绝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发生。一旦钢铁厂破产的话,将会让大量的工人失业,使得原本就动荡不堪的法国局势再次遭到沉重的打击。这甚至会在全法国引起一连串的可怕事故的。

    然而,法国政府无论如何努力,也都找不到接盘者或者投资者,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有谁愿意来接手这个烂摊子呢?然而,就在此时此刻,让辛纳格产生希望的人出现了!

    ——维特根斯坦先生!

    辛纳格紧张的呼吸都变得凝重起来:“维特根斯坦先生,您真的愿意收购里昂钢铁厂吗?”

    “不是我本人,而是狮子基金。而且,我们并没有在收购,只是有这方面的意向。”王维屹特别纠正了一下对方:“要知道,完全一次如此重大的收购是需要从多方面考虑的,尤其是对方的诚意,您说呢?总理阁下。”

    辛纳格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了。现在,维特根斯坦先生和他所代表的狮子基金其实目的非常简单,要么答应给予他所要的特权,要么任何的投资便都无从谈起。

    “您得知道,这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我需要向内阁请示一下。”

    当辛纳格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王维屹再一次的笑了。所谓的内阁,其实无非是辛纳格必须要向法国总统卡特里汇报一下而已。然而,王维屹并不担心这一提议是否能够通过。除了法国的局势不容许他们有过多的考虑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总统和总理之间的巨大性格差异。

    相比于辛纳格总理,卡特里总统的性格就要平庸的多,就如同他的能力是完全一样的,法国政府的几乎所有重大决议都是由辛纳格总理一个人来决定的。至于那位高高在上的总统?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看起来好像一个傀儡。

    而现在,大概辛纳格早就已经做出了他自己的判断了吧......

    “我认为完全可以考虑一下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建议。”吕西安清了清嗓子,他认为在这样的场面下即便他身为军人也应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是一个军人,本来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有我来发表任何意见,但是法国的局势非常让我这样的人忧心。就在不久之前,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和我通了电话,轴心国军队已经在以吕贝克为中心的区域发起了强劲反攻,而且,大量的德军正在秘密集结,有可能对法国本土发起反击。总理先生,我们需要重新武装军队,需要重新购买装备,而仅仅靠美国人的支援是远远不够的!”

    “轴心国要向法国本土发起进攻?”对于军事基本上一窍不通的辛纳格大为诧异:“这恐怕不太可能吧?要知道他们的首都柏林正在遭到我们的强劲攻击!”

    吕西安苦笑了下:“那是去年的事情了。从去年开始,尤其是在那个亚力克森男爵回归之后,战局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两次柏林攻击战都以盟军的失败而结束,我们在柏林损失了太多了有生力量,柏林已经在各线战场发起了凶猛的反攻。而且,更加让人忧心忡忡的是,在北非、在中东,德军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在土耳其和伊朗等国宣布加入轴心国后,他们迅速向两地增援了大量的兵力,这使得德军能够从容的从北非和中东战场抽调出兵力增援德国本土。吕贝克的登陆作战正是在这一前提条件下发生的......”

    他的话音才落,罗比托将军随即接口说道:“是的,更加可怕的是,俄罗斯和意大利都宣布退出了同盟国,转而加入了轴心国的行列。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德军能够更加从容的调动手里的兵力。我才从前线回来,我对这一切完全有发言权。总理先生,如果不尽快扭转这一局势,也许同盟国将失去这场战争的胜利了......”

    辛纳格听的目瞪口呆,尽管此前他也知道盟军的攻势并不如何顺利,但却绝对没有想到居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维特根斯坦先生,我想两个小时后您就能得到您想要的答案,当然,我们今天会在这里耽误上比较长的时间。”辛纳格变得心不在焉起来:“吕西安元帅,您可以和我一起出来下吗?”

    他和吕西安一起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王维屹知道他们这是要立刻去和卡特里总统商量自己所提出的要求了。

    当这里只剩下了王维屹、罗比托和伯克莱的时候,谈话的气氛一下便完全改变了。

    “男爵阁下,一切都在按照您设想的进行着。”罗比托的话里带着讨好:“我想,我们很快便会看到卡特里政府的倒台的。”

    说实话,伯克莱可从来没有想过罗比托居然也成为了男爵阁下的人。啊,不,是男爵阁下身边的一条狗。

    这也让他比较庆幸,如果不是自己当机立断,那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的,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辛纳格很快会给我带来我所想要的一切。”王维屹冷笑了声:“部队呢?部队能够完全掌握好吗?”

    罗比托很快接口说道:“部队完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那些并不能很好控制的部队,正在被我陆续调往前线,两个精锐的装甲师,我正在寻找借口将其调到巴黎,唯一让我头疼的是,在巴黎的第一国民卫队师和第28装甲师并不在我的控制里,他们只听命于辛纳格,一旦我们无法快速彻底的夺取巴黎政权,那么局势有可能在美国的干预下发生重大改变。要知道,美军在法国同样也有着大量的驻军,而且他们的海军可以随时对巴黎进行增援。”

    “所以这也是我必须要辛纳格答应我所有要求的目的所在!”王维屹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担心:“大量的德国突击队会以各式各样的方式进入法国,先生们,我想你们完全不用有任何的担心,我们会夺取巴黎这座美丽的城市的!”

    男爵的话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他们很快放下了心来。至于伯克莱,他也早有了自己打算,在夺取巴黎政权的过程中,可不能让罗比托一个人独享这样巨大的荣耀。罗比托尽管控制着军队,但自己的手中同样也握有有利的武器,那就是大量的警察和秘密警察。他们比那些军人们更加熟悉巴黎和全法国的情况!

    “警察和秘密警察已经做好了准备。”伯克莱很快脱口而出:“所有的力量都完全听命于您一个人的指挥,男爵阁下。”

    王维屹满意的笑了,是的,要击败一个国家有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军队,需要的是他们从内部开始的崩塌。

    罗比托、伯克莱,还有大量和他们一样的法国人都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力量。在法国政府为了反对派领袖耶蒂里之死欢欣鼓舞的时候,他们却怎么也都不会想到,大量的法国政府高官和反对派新的领袖朗特斯却已经向他们的敌人宣誓了效忠。

    正在这个时候,辛纳格和吕西安重新走了进来,不过他们的脸色看起来非常难看。

    辛纳格勉强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卡特里总统已经答应了您的要求,具体的合作形势我想我们在明天就可以立即展开谈判了。我想,我们会尽可能的满足您所有提出来的要求。”

    “啊,多么让人振奋啊。”王维屹笑着说道:“但是您的脸色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不好呢?难道是我的要求有些过分了吗?”

    “不,这和您以及我们与您之间的合作没有任何关系。”辛纳格朝吕西安看了眼:“元帅,请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吧,反正,所有的人迟早都会知道的,我们没有任何值得隐瞒的地方了。”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看向了吕西安。

    这时候吕西安苦涩地说道:“我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通知你们,德国人已经在两小时前向法国本土发起了突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