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三十五. 耶蒂里革命党

一千三十五. 耶蒂里革命党

    亚特兹.耶蒂里并没有想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悄悄的向自己逼近。

    自从神奇的广场演讲结束后,他的声望便到达了一个在法国让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在无数反对现任政府的法国人中,他就是全法国真正民主自由的代表,是带领法国走出困境的希望所在。

    而这一点也让耶蒂里沾沾自喜。

    现在他有声望,有地位,有追随者,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有亚力克森男爵的支持,而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大量的部下都被他派了出去,为了他的事业而努力。就连他的挚友、学生朗特斯最近也都在忙碌着,很少能够见到他了。而耶蒂里对于这一点非常满意,在他看来,只有忙碌才能让人更加充实,才能让自己的事业更早的实现。

    他住的地方,也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帮他安排的,安全、可靠、舒适。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在这里还有一条紧急逃生道路。无论发生什么样危险的状况,他都可以从容的离开这里。

    “我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萨姆。”忙完了手中的一堆工作,耶蒂里伸了一个懒腰,对身边的萨姆说道:“也许在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了。”

    “是的,耶蒂里先生,而这一切的功劳都会归集于您。”萨姆恭恭敬敬地说道。

    耶蒂里满意的点了点头,是的,这一切绝大部分的功劳都应该归集到自己的身上。

    有的时候他也会向,如果**真正胜利了,那么要她来执掌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

    那会是非常让人振奋的事情。

    “耶蒂里先生,耶蒂里先生。”忽然,普拉特猛的冲了进来:“警察!很多的警察和秘密警察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耶蒂里吃了一惊,但随即又恢复了冷静:“一定是我们中有什么人被秘密警察盯上了。不要急,立刻从秘密通道撤离。”

    耶蒂里并没有什么慌张,亚力克森男爵早就想到了这一种可能的出现,早就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安全的撤退路线。

    他匆匆的带上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文件,然后在萨姆和普拉特的保护下脚步匆忙的离开了这里......

    到处都有警察,从秘密通道出去,将会来到一条人烟荒芜的小巷子,秘密警察是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想到自己从这里离开的。

    萨姆率先走了出去,一会,他的脑袋重新探了出来:“安全。”

    耶蒂里和普拉特一起走了出来。

    没有人,除了他们以外一个人也没有,这说明已经安全了,耶蒂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耶蒂里先生,我想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不放心的普拉特到处打量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最让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费蒂姆.伯克莱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伯克莱的手中没有携带武器,面色冷漠:“耶蒂里先生,你好,我们有几天没有见面了。”

    看到对方只有一个人,耶蒂里多少放心了一些,他也同样冷冷地说道:“伯克莱总监,我们是有几天没有见面了。你就一个人来抓捕我吗?你的那些手下呢?”

    “啊,我想这应该是我们之间单独的一次见面......”伯克莱的神态非常轻松:“我想是不应该有人来打扰我们的。”

    “耶蒂里先生,你快走,让我杀死这个政府的走狗!”普拉特猛的挡在了耶蒂里的身前。

    “瞧,我总不喜欢人那么紧张。”伯克莱轻松的笑了笑,然后猛地脸色一沉:“干掉他!”

    一声轻微的声响响起,普拉特的身子颤抖了下,血,从他的身体中流出,他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拿着装着消音器,枪口还在冒着青烟的萨姆身上!

    “和伯克莱总监一起总比和你们在一起要安全的多了......”萨姆朝后退了一步:“普拉特,很对不起,其实我是非常喜欢你这个家伙的,但是我接到了一个特别的命令。”

    普特拉愤怒的朝前走了一步,然后一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一直到死前,他嘴里还在那喃喃地说道:“快走,快走,快走!”

    他死了,可是他担心的耶蒂里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萨姆,我是那么的信任你,但是你却背叛了我!”耶蒂里带着怜悯的眼神看了看地上普拉特的尸体,随即把眼睛死死的落在了萨姆的身上:“秘密警察给了你什么好处?伯克莱许诺了你什么?”

    “啊,我想你大概误会了,我不是伯克莱先生的人。”萨姆将手枪交给了伯克莱,然后走到了巷子口监视着周围的动静。

    “萨姆先生的确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伯克莱转动了一下手里的枪:“其实你是失败在了你最信任的人手里......你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啊,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他的名字叫恩斯特.勃莱姆!”

    不!这不可能!伯克莱根本就不相信对方的话,亚力克森男爵是自己的恩人,他绝不可能对自己这么做的。这个该死的政府的走狗,一直到了现在还企图欺骗自己!

    “我并不需要你相信我的话。”伯克莱轻松地道:“但是,我想亚力克森男爵认为你并不是一个可以控制的人,所以想寻找一个别的替代者?或者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呢?天知道。”

    耶蒂里深深的吸了口气:“那么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逮捕我?然后再秘密的枪决我?”

    “没有逮捕了,耶蒂里先生。”伯克莱举起了手里的枪:“男爵阁下并不需要你的活口!”

    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子弹刺穿了耶蒂里先生的身体......当耶蒂里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是坚定的不肯相信伯克莱的任何一句话......

    不是男爵做的,男爵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伯克莱只是想在自己死前折磨并且羞辱自己而已......

    ......

    一条震撼并且悲伤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法国:让人尊敬的法国**领袖亚特兹.耶蒂里先生被秘密警察杀害了!

    天那,这完全让人难以相信,就在不久之前耶蒂里先生的演讲还在整个法国到处传播!

    成功杀死了耶蒂里的伯克莱,得到了法国政府的最高嘉奖,耶蒂里之死让卡特里政府欣喜若狂,那是一个他们害怕畏惧的人,而现在,这个该死的家伙终于死了。

    没有谁比伯克莱的功劳更加大的了......

    而巴黎、法国,整个反对派都因为耶蒂里先生之死沉浸在了深深的哀伤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噩耗,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反对派们觉得自己的天一下子便塌陷了。

    失去了耶蒂里先生,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让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的路在何方......**该何去何从?他们该何去何从?法国又该何去何从?

    可惜暂时还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

    悲伤的气氛笼罩着这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先开口说话的......

    做为耶蒂里先生最好的朋友,朗特斯终于艰难的开口说道:“萨姆一直追随着耶蒂里先生,而他也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看的出来,萨姆的眼眶是红的,他用几乎哽咽的声音说道:“秘密警察忽然包围了我们,我们从密道离开了住的地方,但是,忽然又有一些警察出现了,而且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伯克莱亲自带的队伍,就在这个时候,普拉特居然向耶蒂里先生开枪了......”

    “不,这不可能,普拉特一直都是耶蒂里先生的崇拜者,他不可能会对耶蒂里先生开枪的!”有人大声叫了出来。

    朗特斯朝着那个人看去,是反对派的元老之一的奥朗捷。他叹息了声:“奥朗捷先生,我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你的怀疑,普拉特是你发现的,也是你带到队伍里来的。我虽然没有目睹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了解普拉特这个人......大家都知道,普拉特喜欢喝酒,喜欢赌博,他在外面欠了一大笔的钱,而且还曾经问我借过钱,但是被我拒绝了。他一直都在被人追债,这样的人其实的确是最容易被人收买的......”

    说到这,他带着深深的自责:“我也必须承担很大的责任......如果我能够尽早的把这一消息让耶蒂里先生知道,也许这可怕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是的,我将勇敢的承担起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朗特斯的话一下让很多人都相信了......一个喜欢喝酒,喜欢赌钱,并且欠下了一大笔债的人是能够被人轻易收买的......而普拉特身上的恶习也是被所有人都知道的......

    奥朗捷张了张嘴,还想为普拉特辩解一些什么,但随即他又把话重新咽了回去......

    朗特斯把目光落到了反对派的另一个元老利特姆的身上,利特姆随即开口说道:“收起所有悲伤的心情吧,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们虽然失去了耶蒂里先生,但我们的**事业却不会停止的。我提议,将我们的党派改成‘耶蒂里**党’,以用来纪念让人尊敬的耶蒂里先生和他未竟的事业......”

    这一提议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反对......

    “而我们现在必须选择出新的领袖......”利特姆随即继续说道:“一个**事业想要胜利,就绝对离不开一个合格的领袖,先生们,我提议由朗特斯先生接替耶蒂里先生的位置,他是耶蒂里先生的学生,同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而且他具有非常丰富的**斗争经验......”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其实当耶蒂里死后,许多人都在盯着这张位置......但是凭心而论,能够坐上这张位置的只有三个人,奥朗捷、利特姆和朗特斯!

    现在,利特姆已经主动推荐了朗特斯,那么就意味着他自己决定退出竞争了......

    奥朗捷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他根本不认为朗特斯有任何可以和自己竞争的资本!要知道,自己和耶蒂里一起创建反对派的时候,朗特斯不过还是一个外围组织的成员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耶蒂里的话,朗特斯又有什么资格能够坐在这里高谈阔论?

    不过,他可不能厚着脸皮自己提议自己......

    眼看没有人说话,萨姆此时说道:“在耶蒂里先生离开我们之前,他曾经告诉过我,对于他的思想,只有朗特斯先生最能够理解,万一他遇到什么不测,也只有朗特斯先生能够接他的班......”

    “一派胡言!”奥朗捷终于忍无可忍地说道:“我坚信耶蒂里先生是不可能说出这样话的......”

    “好了,我想我们不该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了!”利特姆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让我们大家一起举手表决吧!我推荐朗特斯先生,赞成的请举手!”

    有自知之明的人都很清楚自己既然没有办法竞争这张位置,那么为什么不能做个顺水人情呢?这或许能让自己在未来的党派里占据上很重要的位置。而更加聪明的人,也完全明白在朗特斯的身后其实还有一股更加神秘,也更加强大的力量正在支持着他......

    大约三分之二的人举起了自己的手,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奥朗捷再反对也没有办法了。

    “我宣布,朗特斯先生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当选为‘耶蒂里**党’新的领袖!”奥朗捷满意地说道:“请让我们向朗特斯领袖致敬!”

    一阵掌声响了起来,朗特斯却用沉重的口气说道:“受人尊敬的耶蒂里先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请让我们为他默哀一分钟。”

    所有的人都战起来低下了头......一分钟后朗特斯重新开口说道:“是的,耶蒂里先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事业却需要我们这些人去完成!耶蒂里先生一生的梦想都是要建立一个强大的法国,要让我们的祖国重新变成一个真正的欧洲大国,而不是整天跟在法国的后面摇尾乞怜......先生们,**吧,用暴力流血的手段来**吧......正如耶蒂里先生身前所说的,既然和平的方式无法改变国家,那么就用最暴力的手段来改变吧......先生们,耶蒂里先生的牺牲是我们巨大的损失,但同样也让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希望......用他的鲜血来唤醒整个法兰西,用他的灵魂来让整个法兰西发起最声势浩大的暴动吧!”

    他的话一下让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振奋起来,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奥朗捷在内......

    朗特斯的当选已经成为了定局,当所有的人都怀着悲伤的心情离开这里之后,利特姆忽然冷冷地说道:“看起来我们的奥朗捷先生是很不满意的。”

    “是的,但我想男爵先生一定会处理的。”朗特斯冷笑了声:“这用不着我们去操心。”

    这一刻的他内心对男爵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男爵的话,他根本没有办法爬到现在的这张位置上......而且此时的他,也不断的对自己提出着警告,不管将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男爵的话,哪怕一丁点的反对也都不能出现,否则,男爵的报复将会是非常之可怕的......

    ......

    他来到了男爵的住处,男爵正在那里专心致志看着一张今天才出的报纸,朗特斯站在了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

    “有什么事吗,朗特斯先生?”王维屹终于开口问道。

    “啊,是的,有一些小事情。”朗特斯赶紧回答道:“耶蒂里被打死了,而我也成为了‘耶蒂里**党’新的领袖。”

    “耶蒂里**党?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啊。”王维屹笑了笑:“那么我想我应该恭喜你了,朗特斯先生。”

    “不,我没有什么值得恭喜的,我知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给予我的。”朗特斯谦卑地说道。

    王维屹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报纸:“起码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这让我们的许多计划都可以顺利的展开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朗特斯笑了笑。

    王维屹到底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报纸:“我刚刚看到了一条来自前线的消息,据说在我们的德国内部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已经被盟军成为‘幽灵神枪手’了。”

    “什么?幽灵神枪手?”朗特斯完全不明白亚力克森男爵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维屹的笑容看起来是如此的灿烂:“难道这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