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三十四. 一条狗

一千三十四. 一条狗

    “我只是来和你交朋友的而已。”

    当“莫约尔先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伯克莱的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一旦有人对你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无非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真的想要和你交朋友;另一个,根本就是想要威胁你、利诱你,并且逼迫你去做一些你原本根本就不肯做的事情。

    而“莫约尔先生”的用意大概就是后一种吧。

    伯克莱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恢复了他的冷静:“说吧,莫约尔先生,你想要我做什么?”

    “啊,这个问题我必须要仔细考虑一下。”王维屹微微笑着:“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威胁你当我的走狗,无条件的为我服务。当我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赏你一根骨头,而当我心情恶劣的时候,我会狠狠的在你的屁股上踢上一脚。我想当你个超凡脱俗的人,但很可惜我做不到,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俗人而已。是的,我要你当我身边的一条狗,一条随时随地都能够讨我欢心的狗!”

    伯克莱听的目瞪口呆,他甚至连愤怒都已经忘记了。他和许多人打过交道,各式各样的人,他也曾经见过狂妄自大的家伙,但像面前莫约尔这样的人,他发誓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种遭受到的巨大侮辱,是完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他猛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了王维屹:“你想要以条狗吗?一条握着枪随时都可以打死你的狗吗?”

    “伯克莱先生,也许你是个不错的秘密警察,但枪这样的东西绝对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玩耍的......”即便面对枪口,王维屹也没有丝毫的惊慌。他忽然手朝前一伸,接着伯克莱觉得自己的腕部一疼,接着手枪就出现在了“莫约尔先生”的手中。

    一瞬间伯克莱变得面色惨白......

    王维屹看了看手中的枪,微微笑了一下,然后随手把枪扔到了一边,就好像是一个完全不值钱的破玩意。

    伯克莱的嘴唇不断的在颤抖着......这一刻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但是。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屈服,毕竟这里是法国,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而且他很确定的是,对方是要利用自己,绝对不敢在自己没有答应的时候就贸然的伤害自己......

    当想通了这点后,伯克莱的心情变得平静了不少:“莫约尔先生,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你现在就可以杀死我,但我绝对不会当你身边的那条狗!”

    “是吗?”王维屹笑了笑:“也许你真的不怕死,你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是。你的母亲和妹妹我想会非常可怜的。啊,她们还住在巴黎,是吗,伯克莱先生?”

    一瞬间伯克莱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魔鬼一般......

    这是自己一个秘密。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母亲出身非常卑贱。曾经当过暗娼,这是伯克莱一生洗刷不去的耻辱。他始终隐瞒着这件事情,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出身在重视门第的法国政坛将会对自己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所以他竭尽全力的追求到了自己现在的妻子卡特莱娜,依靠岳父的力量一步步走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对外,他告诉所有的人自己是个孤儿,孤儿的出身起码要比暗娼的儿子好的多了。而他的母亲和妹妹,则被他悄悄的隐藏在了巴黎一个偏僻的住处中。

    他爱自己的母亲,也爱自己的妹妹,但却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们的存在......一旦这个秘密曝光的话。那么,他的前途和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将被彻底的毁灭了......这对于他来说是比死亡更加难过的事情......

    可是,如此隐秘的秘密莫约尔先生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一点伯克莱无论如何也都想不通......

    “也许明天巴黎的所有报纸都会刊登一条相同的消息。”王维屹还是带着那让伯克莱看起来无比可恶的微笑:“法国警察总监伯克莱先生,有着不名誉的出身,他用谎言来维护着自己的地位。他的母亲虽然曾经做过让人不齿的事情,但却辛苦拉扯伯克莱先生成人,而伯克莱先生却无情的抛弃了他的母亲和美眉......啊,我想这一点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对了,伯克莱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你无法转移你的母亲和妹妹了,她们已经被我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当然是以你的名义。或者,我可以考虑为她们安排一个相当不错的记者会......”

    伯克莱的嘴在不断的哆嗦着......向敌国倒卖武器,私自放走敌人的间谍,不名誉的出身,将会让自己胜败名裂的死去,他会受到全法国的唾弃的。每一个人在看到他尸体的时候,都会带着无限鄙夷的神色说:

    “看啊,这就是那个无耻的伯克莱!”

    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场景出现......

    “我可以毁灭你,但却也可以让你继续坐在这张位置上,甚至会把你带到一个你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美妙世界里......”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但这取决于你,慷慨激昂的死去,或者当一条我身边虽然不太好听但却能够享受着荣华富贵的狗......”

    伯克莱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到来了......这将会是自己这一生里最重要的一次选择......

    他在那沉默着,王维屹也并没有着急,他很有耐心的点着了一根烟在那等待着自己需要的回答......是的,他可以很确定,伯克莱一定会成为自己身边一条狗的......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值得同情了,他必须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负责!

    许久许久之后,伯克莱终于轻声问道:“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不是莫约尔。”王维屹耸了耸肩:“如果你一定要问我的名字,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

    伯克莱已经没有害怕。甚至没有震惊了。亚力克森男爵,亚力克森男爵!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亚力克森男爵!

    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立刻逮捕面前的这个人,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本事,全世界男爵的敌人,抓捕了他几十年,但却从来没有成功过,自己同样也不会例外的。还有一种选择,是成为男爵的手下。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成为男爵随时随地可以召唤来的一条狗!

    “我和你的前任德萨德先生也打过许多交道......”王维屹从容地说道:“你知道吗。德萨德先生曾经无数次的想要杀死我。但是最后的结局,却是我们成了朋友。那么你呢,伯克莱先生?”

    “你可以给予我什么?不,是给予我这条狗什么?”伯克莱的话中带着些许的绝望。

    “许多。我能给予你的甚至你都无法想象......”王维屹一笑而道:“权力、财富,并且我会给予你的母亲以一个特殊的身份,某位法国贵族的后代?啊,虽然法国早就没有贵族了,但这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我会让人编纂一本非常详细的家谱,并且找来许多有分量的证人,这样,你的母亲和妹妹再也不用因为她们的出身而整天东躲西藏的了......”

    亚力克森男爵的话让伯克莱怦然心动。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诱惑更大的了。甚至这也是在伯克莱的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梦境......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亚力克森男爵是否能够做到,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很明白一件事情,只要亚力克森男爵愿意做一件事情便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阻挡住他......

    法国的局势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了,俄罗斯就是前车之鉴,一个曾经无比庞大的帝国却几乎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又更何况法国呢?当大厦再度倒塌的时候,那么像他这样的人又将何去何从?

    也许,现在为自己找一条出路,为自己寻找到一个更加强大的靠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伯克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么,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男爵身边的一条狗,一条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按照主人的意愿去撕咬敌人的狗!

    “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同一条战线的了。”王维屹的笑容看起来是如此的灿烂:“我喜欢顺从我的人,我喜欢一切愿意按照我意愿去做事的人,而我,总喜欢先给顺从我的人一点甜头,比如现在,我就将送给你一份礼物。”

    王维屹朝伯克莱看了看:“你认为你能够抓到亚特兹.耶蒂里对你来说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伯克莱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什么了......亚特兹.耶蒂里?那个被救走的反对派领袖吗?男爵居然要把这个人交给自己?这一刻他又觉得有些迷茫。

    从男爵做的事情来看,亚特兹.耶蒂里的获救应该是他一手策划的,但为什么现在他又要将这个人交给自己?

    伯克莱怎么也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可是他随即便不准备再去想了,他知道以自己的智力是无法相处男爵想要做的那些事情的奥妙的......

    王维屹看起来有些赞赏对方的态度:“我可以把耶蒂里的藏身地告诉你,还有他的那些同伙,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你就可以对耶蒂里执行逮捕计划了,啊,当然,罗比托将军也正在耶蒂里的手中,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啊,既成功的救出了失踪的将军,又破获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反对派的组织......”

    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了......伯克莱沉默了一下:“那么,我要将耶蒂里交到您的手里吗?”

    “不,他对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王维屹的回答出人意料:“我记得辛纳格总理曾经说过,无论耶蒂里是死是活都是他愿意看到的。”

    伯克莱一瞬间便明白自己要做些什么了......还是让人有些想不明白......

    “好了,现在就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王维屹忽然冷冰冰地说道:“但是,伯克莱先生,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的,男爵阁下!”从现在开始,伯克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男爵身边的一条狗。

    王维屹重新点着了一根烟:“伯克莱先生。你知道‘人长舌头是为了表达思想;政治家长舌头是为了掩藏思想’是谁说的吗?”

    “当然,那是法国政治家塔列朗说的。”伯克莱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啊,我想你的只是也很丰富。”王维屹点了点头:“这位走路一瘸一拐,却在拿破仑的法国乃至世界政坛叱咤风云的人物我一直非常欣赏,但是,他的另一个同伴富歇,却反而是我更加欣赏的人。保皇党叛乱分子在英国的支持下派出刺客暗杀拿破仑,行动失败后未来欧洲的霸主大怒,紧急召见内阁亲信,彻查原凶。拿破仑象往常一样慷慨激昂大发雷霆之后开始分派任务。轮到一位个子瘦小、面无表情的人。他说:‘富歇。虽然你已被免职,但你还是全法国消息最灵通的人!’我很不明白:一个没有职务的人,为什么还是全法国消息最灵通的人,连拿破仑都得向他要情报? ”

    “那是因为他的杰出。”伯克莱很快便说道:“他是历史洪流中的沉默者。他把自己的身影删除得那样干净。把所有的秘密都带进了棺材。他是月亮的背面,生前藏在暗处窃窃私语,死后埋在地下默默无闻,永远成谜。 这样从不贪恋历史聚光灯的辉煌,视权力外部标志若粪土的人物,随着时光的流逝,免不了被埋没的命运。可总有几双鹰隼的眼睛,善于透过事变的表层,洞烛世态人情的真相。他们一个启发一个。从巴尔扎克的论述到路易.马德仑的传记再到茨威格的传记小说,一个深藏于历史尘埃中的神秘人物,其基本轮廓被勾勒出来了。但你无法为他增添色彩,无法在细节上孜孜以求,因为他的一生极复杂又极简练。他的性格极矛盾又极隐晦。他最大的性格就是无性格,泥鳅一样滑不溜手。伟大的对手忌讳他又不得不依重他,卑下的敌人畏惧他又不得不巴结他,高尚的心灵被他蒙蔽但也只有他才能共鸣,低劣的人品以为找到了同类其实仅被他无情地利用罢了。”

    说到这,伯克莱忽然觉得亚力克森男爵和塔列朗是如此的相似......

    是的,简直就太像了。政权更迭、群雄逐鹿、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几年。吉伦特党被打倒,雅各宾党被推翻,国王的党羽被关押,拿破仑被流放。督政府、执政府、帝国、王国、接着又是帝国,它们都会消亡。他的同僚、敌人、盟友、对手,死的死逃的逃,政治战场的硝烟中,只有他,富歇这个名字始终岿然不动。

    而男爵呢?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现在,各国政府更迭了无数次,但只有“亚力克森男爵”这个名字始终巍然不动,始终都是一个传奇。

    王维屹依旧用那样淡然的口气说道:“在政治旋涡中与风暴搏斗的过程,常让我想起几种动物,它们是一贯两面三刀、半鸟半兽的蝙蝠;编织关系、情报、流言的网,兢兢业业的蜘蛛;无时无刻不在窥视、打探,机敏狡诈的小臭虫。 你呢?你想要做哪一种?”

    “您愿意让我做哪一种我就是哪一种。”伯克莱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我的未来完全取决于您的决定!”

    王维屹缓缓按灭了烟,然后笑着说道:“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虽然过去我并不欣赏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将把你看成我身边非常重要的一个助手,就和当年的德萨德先生是完全一样的,而你的忠诚和服务,也将得到我最大的奖赏。对了,你很恨你的岳父,因为他总是那样的盛气凌人,因为你无论如何努力也都无法得到他的尊敬!”

    伯克莱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他恨自己的岳父,因为自己是个“孤儿”,因为自己娶了他的女儿,所以,他认为自己的一切完全是他给予的。

    然而,伯克莱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原本就是一条狗,只不过自己本来是罗蒂尼身边的一条狗,而现在,却成为了男爵身边的狗而已。

    既然总是要当一条狗,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权力更大的主人呢?面前的这位亚力克森男爵完全符合自己的任何要求。

    伯克莱在此刻已经完全的想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