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三十二. 承诺

一千三十二. 承诺

    伯克莱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莫约尔先生,我有一个忙想请您帮一下。”

    王维屹注视着他说道:“请您尽管的说出来吧!”

    伯克莱迟疑了下:“我想您有件事情也许还不知道,在我们的政府内有一位高官失踪了。”

    罗比托将军的失踪,被法国政府视为最高机密,除了在到处寻找罗比托将军外,法国政府对外宣布将军本人因为身体不适,正在修养。如果告诉别人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绑架了,那会让法国政府成为笑柄的。

    可是,本以为这是绝对机密,没有想到王维屹却淡淡地说道:“我想,您说的那个高官是朱斯特.罗比托将军吧?”

    伯克莱吃了一惊,原以为的机密在“莫约尔先生”的眼里却一钱不值。

    王维屹笑了笑:“在法国政府内,我也有一些关系非常好的朋友。这么说吧,在将军失踪的当天我就知道了。再让我来猜测一下,您大概是想让我通过毕德乐的关系来寻找将军。啊,这完全可以理解,无论您通过什么正常的渠道,都无法找到罗比托将军,那么,靠着这些黑帮份子也许还有一丝不是希望的希望......”

    伯克莱苦笑着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隐瞒得过这位“莫约尔先生”的......

    皮蓬杜耸了耸肩:“我想有一些话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说合适不合适......伯克莱,你是法国警察总监,可现在居然要通过一个黑帮分子来寻找一个法国的将军?”

    伯克莱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的确,这样做非常的不合适,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罗比托将军音讯全无,就好像在这个地球上彻底的失踪了......而自己现在却必须每天面临着如此沉重的压力,他甚至连一个小时的觉都无法睡好......

    现在,他就好像在那孤注一掷一般,把希望放在了一个黑帮分子的身上......

    “我想,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王维屹的话让伯克莱精神一振:“伯克莱先生,我很乐意为您做一些事情,我这就把毕德乐先生请到这里来。啊,威尔先生,让一个黑帮分子到您这里来是否妥当?”

    威尔无所谓的笑了下:“您完全可以在我这里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王维屹站起来走到了电话旁......而此时无论是罗蒂尼,还是卡特莱娜或者是伯克莱心中的惊讶更加深了。看起来,威尔.汀兰德不仅仅对“莫约尔先生”是尊敬而已,“莫约尔先生”在这里简直可以为所欲为。

    不一会,王维屹重新坐了回来:“好了,毕德乐先生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内就会赶到的。先生们,啊,还有卡特莱娜女士,我想我们可以趁着这段时间仔细品尝玛歌庄园的好酒,这可不是很容易喝到的......”

    卡特莱娜看起来对于“莫约尔先生”充满了好奇,不停的问这问那。罗蒂尼根本没有阻止自己的女儿,他也想更多的知道一些关于“莫约尔先生”的事情。而这个时候的伯克莱,心思却根本不在谈话或者品尝好酒上,他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毕德乐先生的出现。

    想想真是好笑,就和威尔先生说的一样,一个法国的警察总监居然要去求助一个黑帮分子......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只怕自己会成为笑柄的,可是只要能够找到罗比托将军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真是让人惊讶的经历。”罗蒂尼听着感慨地说道:“我们总以为自己非常了解美国,可是在莫约尔先生的嘴里,美国对于我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莫约尔先生,如果可能的话,您愿意明天来我的家中做客吗?”

    原以为要想邀请“莫约尔先生”这样的大人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王维屹却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也让罗蒂尼有些喜出望外。

    “汀兰德先生,毕德乐先生到了。”这个时候管家的话打断了他们。

    巴黎最著名的黑帮分子出现在了这里,罗蒂尼一家还是第一次和这样的黑帮头目面对面的站着......

    毕德乐大概在四十岁左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可怕,反而看起来非常有礼貌,他没有看其他任何人,而是径直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莫约尔先生,您谦卑的仆人毕德乐听候您的吩咐。”

    罗蒂尼和他的女儿女婿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帝啊,毕德乐在莫约尔先生面前居然如此称呼自己......

    “啊,不用太客气。”王维屹淡淡地道:“毕德乐先生,我有一件小小的事情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请您尽管吩咐,莫约尔先生。”

    “你知道罗比托吗?他失踪了,我需要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找到他。”

    毕德乐沉默了下:“我想您大概说的是罗比托将军吧......啊,这件事可和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并没有得罪我们,我们也不会贸然去绑架一位法国将军的。当然,既然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会动用一切的力量帮您去寻找的......明天,明天这个时候我就会给您带来消息的......莫约尔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然后,他看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便离开了这里......

    伯克莱除了苦笑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了......被法国政府列为高度机密的事情,在这些人的眼里却是如此的不堪......不过,这也让他升腾起了一份幻想,也许莫约尔先生和毕德乐真的能够帮上自己的忙吧......

    这一次的晚宴,对于罗蒂尼一家来说都大有收获,罗蒂尼成功的接近了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卡特莱娜认识了一个多金迷人的年轻人,而伯克莱似乎看到了寻找到罗比托将军的希望。

    “男爵阁下,您真的准备在巴黎大干一场了吗?”当罗蒂尼一家离开后,威尔如此问道:“男爵阁下,今天的巴黎已经不是过去的巴黎了,我想您至少要多寻找一些帮手。”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下:“是的,现在的巴黎已经不是过去的巴黎了,在我看来,当年的法国政府已经德萨德要远远的比卡特里政府或者伯克莱有趣的多。卡特里政府到处都是破绽,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美国,但是现在美国已经到了自顾不暇的地步,他们管不了卡特里政府了。威尔,皮蓬杜,不用为我担心,仅仅依靠现在的力量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威尔和皮蓬杜放心的点了点头......尽管他们为男爵担心,但是他们更加清楚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阻止男爵在巴黎的翻云覆雨......在他们的心里,男爵就是如同神一般存在的......而这样的感觉,来自于几十年来男爵在他们心中建立起的不可战胜的神话......

    当男爵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惊喜,而当他们知道了男爵来这里的目的,他们完全无法相信。当他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下定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的协助男爵完成任务。

    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男爵给予的,全世界都可以背叛男爵,但只有他们不会。

    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都将忠贞的跟随在男爵的身边......

    而对于王维屹来说,法国将是他的最后一块拼图,一旦成功完成任务,整个战争也便看到了结束的希望。

    那么自己的未来呢?王维屹起码到现在还没有想过那么多......

    ......

    现在,在亚力克森男爵到处长袖善舞的时候,反对派已经暂时的安全了。

    亚力克森男爵对于这些反对派来说,同样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他成功的救出了亚特兹.耶蒂里,而且还居然真的成功的绑架了朱斯特.罗比托。还有什么是他无法做到的吗?

    亚力克森男爵专门为这些反对派的家伙寻找到了更加安全的地方,在渡过了之前喜悦的心情后,耶蒂里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到了推翻法国政府的行动上。

    他完全忽略了他身边的那个“挚友”朗特斯......

    朗特斯也并没有在意,他比耶蒂里更加聪明,他知道自己只要牢牢的依靠在一个人的身边就可以了。

    那是亚力克森男爵!

    “我很高兴那天你对我说了实话......”在自己的房间里,王维屹如此对朗特斯说道:“要知道,我和你的母亲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有着几十年的友谊。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但是让我还是无法接受的是,你居然对耶蒂里如此的充满了痛恨。”

    “是的,男爵阁下,尽管我必须要保证别人无法看到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愤怒从朗特斯眼中一闪而过:“从我认得他的第一天开始,他总是在鼓动着我们的全家,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懂事,相反还把他当成偶像一般崇拜,可是一直到我的父母都遇害后,我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一切的苦难都是耶蒂里造成的。如果没有他,我们还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也不必如同一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其实,如果光凭这些我也不至于如此愤怒,毕竟这条道路是我自己选择的。可是,耶蒂里似乎从来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在独揽大权,我呢?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他身边一个跑腿的。您能够理解这种感觉吗?”

    “我当然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感受......”王维屹淡淡地说道:“被人忽视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你即是耶蒂里的学生,又是所谓最好的朋友。朗特斯,我曾经说过,我和你的母亲是好朋友,几十年的好朋友,我会协助你获得所有想要的东西,金钱、权力、尊重。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必须继续隐忍,一直到我认为你可以复仇的时候......”

    朗特斯的眼中焕发出了光彩,这可是男爵对于自己的承诺!

    但是他还是由一些担忧的,男爵那天安排的耶蒂里的神奇演讲,让耶蒂里的声望到达了一个新的顶点,无数他曾经的追随着对他如痴如狂,无数之前保持中立立场的法国人也成为了他新的崇拜者。

    整个巴黎,整个法国到处都在传颂着他的名字,甚至有人把他看成了继亚力克森男爵之后有一个新的欧洲神话。还有人坚定的认为他才是法国复兴强大的希望所在。

    这样的人将来应该如何打到并且取而代之呢?

    男爵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朗特斯始终都没有想明白,但是他有一点是考验确定的,无论男爵做出什么样的安排,他所要做的,只是忠实的跟随着男爵而已。

    王维屹似乎很满意朗特斯的态度:“朗特斯,沉默比出风头有的时候更加让人安全,我喜欢你这样子,聆听,而不是如同耶蒂里那样把自己置身于敌人的切齿痛恨下。这一点,耶蒂里先生似乎还不太明白......”

    王维屹说完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来了耶蒂里新的演讲:

    “......起来推翻我们残暴的政府吧,让自由之光重新降临法兰西......我们将采取我们认为可能的一切手段,暴力、流血,就和巴黎曾经有过的**一样,巴黎公社的精神将在今天重现......我要求全法国所有具有正义精神的国民们武装起来,拿起你们所有能够拿起的武器,按照我的要求把法国变成一个巨大的战场......

    卡特里和他的那些走狗帮凶们必须下台,并且应该走上绞刑架,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偿还他们应该偿还的代价吧......巴黎,行动起来!法国,行动起来!所有热爱这个国家的人,行动起来!”

    这是让法国政府头疼到极点的事情,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也都无法阻止住耶蒂里对于全法国人民的演讲。

    这个神秘的声音,用神秘的方式不断的在法国传播着,让法国政府切齿痛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最近一段时间,耶蒂里的态度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变得更加激进起来,也从一个和平主义者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暴力主义者。他开始有些急功近利,恨不得现在立刻就用流血的方式来推翻卡特里政府。

    这一点是非常让人诧异的。

    “发觉到耶蒂里的变化了吗?”王维屹微笑着问道。

    “发现了。”朗特斯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些笑意:“他把自己置身在了敌人的火力下,现在,法国政府正在如此急迫的想要抓到耶蒂里,他的悬赏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价格,我在想,如果他被抓住的话,甚至不会得到审判,而是会被直接枪毙的。”

    “那么,那个时候谁会来接替他的位置呢?”王维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是一个之前并没有多少声望的人,还是一个他的学生兼密友呢?朗特斯先生,你做好准备了吗?”

    朗特斯一下变得激动起来......他一直都在等待着的事情也许就快要出现了......

    他恭恭敬敬的对男爵说道:“男爵阁下,对于您为我做的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报答,我知道,无论怎样的报答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您也不会看在眼里。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永远的追随在您的身边......”

    “这就是我想要的。”王维屹收住了笑容:“一个忠诚的人将得到他应有的回报,我会把你推到一个让你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位置上,我会让你获得你之前做梦也都不敢想象的巨大权力,我会让你成为全欧洲的焦点所在,而我需要的却仅仅是你的忠诚。也许现在我说这些话有些太早了,但是我必须要你对我做出一些郑重的承诺!”

    他并没有说是什么样的承诺,但是朗特斯却很快明白了,他站了起来,然后,用异常严肃的态度说道:

    “男爵阁下,我向您发誓,朗特斯,您最忠诚的追随者,一个对您感恩戴德的人,无论未来我会走到哪一步,我都不会背叛德国,我都会竭尽我的所能为德国做出我的所有贡献,法国,是我的祖国,而德国,才是我真正效忠的对象!”

    王维屹再一次的笑了,是的,这正是他所需要听到的誓言。既然德国曾经出现过克略尔这样背叛国家的人,那么法国为什么不能也出现一个克略尔呢?

    起码,这对德国来说将是最好的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