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九. 战场上的音乐

一千二十九. 战场上的音乐

    直到第二天早上,雨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雨仍旧哗啦啦地清洗着地面。肮脏的血水被慢慢冲淡,街道上的弹坑里泛起阵阵涟漪,腐烂的尸体被士兵们用裹尸袋包好,丢在墙角,无人问津。

    在一栋破烂不堪的低层建筑物里,a排大部分士兵都窝在里面。天空中仅存的几缕阳光刺破厚厚的乌云照进建筑物中,布维奇从暖暖的睡袋里伸出脑袋,慢慢睁开惺忪睡眼,缓缓适应着周围的光线,看了看四周。

    波亚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布维奇,然后拿起刚擦干净的步枪挪到一边。

    “唔,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六个小时。”波亚回答。

    布维奇搓搓双眼,说:“啊,真爽啊。你知道吗,在凉凉的下雨天睡觉最爽了。外面冷风呼呼地吹,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防水睡袋上,而你却在暖暖的睡袋里呼呼大睡,啊!那感觉真的太好了!”

    “唔,很爽。”

    “现在几点钟啊?”

    “八点半。”

    布维奇拿过躺在旁边的水袋喝了一口水。

    “很美妙的早晨,不是吗?敌人不会在这么美妙的早晨来进攻我们吧。”唐纳德抱着步枪笑着说道。

    莎莉边啃着干粮边说道:“这你得看敌人的心情。喏,那些美军士兵就窝在不远处的那几栋楼房里。”

    “该死的,我们还有几个人能动的?”

    “算上阵亡的士兵还有那些被送走的重伤号,我们还剩下十六人具备战斗力。”

    “康纳他怎么样了?”

    “完全疯了。”

    唐纳德回过头看了看波兹克,然后大声说道:“好,太好了,他妈的过了一个晚上我们就失去了半个排的战斗力!都怪某个人,为了荣誉和利益把整个排都给害惨了!”

    四周一片沉默。

    波兹克提起自己的步枪站起来,慢慢走到唐纳德面前,冲着唐纳德骂了句:“混蛋!”然后走开。

    “什么?你刚才说我什么?”唐纳德腾地站起来。用力推了一下波兹克。

    “混蛋!”波兹克提高音量。

    “你才是个混蛋!”两人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周围的弟兄们立刻扑上前,把他们俩拉开。叫嚷声喊成一片,场面一片混乱。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波兹克挣脱开旁边的人,咆哮道:“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狗屁勋章。我也不在乎那些狗屎军衔。如果你想让我上军事法庭,让我降级我随时欢迎,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该考虑的鸟事。我所考虑的是我能救活几个人!也许昨天晚上我的确太失败了。害死了好几个弟兄,但我从来没有因为贪图自己的荣誉和利益害死他们!勋章军衔什么的,都他妈是坨狗屎!”

    沉默。

    唐纳德瞪着波兹克,嘴里不屑地嗤了一下,然后走开。

    埃德蒙搓了搓双手,大声问:“好吧,现在我们的a排只剩下十六个人了,我们打算怎么活过今天?”

    “我不是上帝,我没有办法。”波兹克甩了一句然后快步走开。

    莎莉坐在一旁。透过墙上的一个小小的弹洞呆呆地看着外面的街道。她看见那个年迈的老妪带着她的四个孩子步履蹒跚地走上街道,像几个流浪汉一样。远处到处都是残破的楼房和一团团的黑烟,有时候还可以隐隐约约听见枪炮声和爆炸声。

    “后续部队将在今天晚上到这儿,哼!到那时我估计我们都变成木乃伊了!”

    “我们能喊来医疗直升机,把那些要命的伤员运走吗?”

    “喊你老二直升机!霍伯尔都死了,没人能联系到前线医疗中心!”

    “见鬼!”

    “我们在步话机里的所有谈话内容都可以被前线指挥部的人听见。但是我们却不能听见他们的答复。”

    “你想说明什么?”

    “也许援兵就在路上。”

    “放你个屁!”

    “等一下!”托里斯抓起步枪跳起来,“你听见了吗?”

    “什么?”

    “外面有声音,很奇怪的声音。”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大伙儿静下心听了一阵,然后立刻拿起自己的武器,爬到自己的战斗岗位。进入战斗状态。

    “声音大概在前方偏右一百四十码,二十四英尺高的地方,就在那边的楼房里。大家注意,千万不要抬头,我们的位置比他们低!”科尔趴在地上压低声音喊道,他抽出狙击步枪,擦了擦瞄准镜。

    士兵们将枪口移到偏右的方向,发现前面一百四十码的地方有一栋七楼建筑物,声音肯定是从那传出来的。

    “下命令!”克里斯用脚踹了一下趴在身后的波兹克中尉。

    波兹克打开步话机:“哥曼德40da呼叫费城大桶酒吧43,哥曼德40da呼叫费城大桶酒吧43,是否听到,完毕。”

    “费城大桶酒吧43收到,请讲。”

    “坐标feba093有可疑声源,你们的人是否在那里建立防线?完毕。”

    “没有,完毕。”

    “明白,通话结束。”

    “那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他们有可能是敌人。大家不要开火,继续观察情况!”

    “这声音听着有点不对劲,听上去他们像在演奏乐器!”

    “没错!”

    “那应该是他们的冲锋号,或是什么狗屁进行曲,总之他们是在鼓舞士气,重整兵力,准备下一次大规模冲锋。依我看,我们死定了,他们会把我们的屁股打开花的!”

    趴在一旁的泰勒压低声音骂道:“克里斯,你给我闭嘴!该死的,你的嘴比我家农场里养的黑母猪的屁股还要恶心!”

    “嘘!别吵!”盖温把手指竖在嘴唇前。他静静地停了一会儿,然后抓起武器慢慢地蠕动着爬向墙角。

    “科尔,把你的那个声源干扰系统借我一下!”盖温朝科尔招招手。科尔满脸不解地从口袋里掏出声源干扰系统,丢了过去。

    “你他妈以为你在干什么,臭小子!”彼得看不过去了,低声骂道。

    “别担心,敌人没打算杀我们。他们只是在演奏音乐自娱自乐。我在丹尼尔斯战役中见过他们吹奏的这种乐器,那玩意长得很像竹笛,声音听着还不错。”

    “你打算怎样?”

    “大家想做一下人类学实验吗?我打算回应他们。”盖温从背包里抽出那只小盒子,打开,将那三段被擦得亮亮的长笛拿出来。

    “你疯了吧!”

    “你这是在拿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在冒险!”波兹克小声吼道。

    “放松。伙计们!”盖温组装好长笛后。将声源干扰器夹在唇垫上。

    屋子里的士兵们都看着盖温。盖温窝在墙角,他端起笛子,清了清嗓子。然后将嘴唇垫在唇垫上。他先轻轻吹了一段f大调旋律,然后放下笛子,仔细听着对方的动静。

    美军那边的声音也停了下来。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空气似乎一下子冻结成了固体,让所有人都紧张得没法呼吸。

    “该死,你闯大祸了!”

    “这回真完了,我们死定了。”

    成百上千滴雨水打在盖温的头盔上,顺着头盔的帽檐如同小型瀑布一样嚣张地浇到盖温的脸上。雨水四溅,但没有人顾得了它们。科尔轻轻扳开狙击步枪的保险。唐纳德快速嚼着口香糖,布维奇透过墙上的弹洞盯着那栋建筑物,连眨眼睛的动作都省去了。所有人都将神经绷得像根弦一样,几乎随时都会绷断。

    有人小声问:“刚才还很嚣张地吹着冲锋号,怎么一下子就没声音了?那帮蠢货到底在等什么啊?”

    “他们在考虑要不要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真他妈的是个好征兆!”

    周围到处都是小声的咒骂:“盖温你做的太好了!如果我们因为你而出现伤亡的话,我会拿把刀把你的老二上面的皮切下来。然后再做成章鱼卷丢到街边去喂狗!”

    “安静!”

    “你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的屁股扳开!”

    “敌人有动静!”

    就在这时,远处的美国人重新开始吹奏他们的音乐,只不过声音变响了很多。看来外星人并不打算发动进攻,房间内的德军士兵猛地松了一口气。

    这回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对方吹奏的音乐不是什么进行曲或是冲锋号。而是一种轻快的,充满正能量的旋律。盖温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他想也许美国人提高音量就是在邀请自己加入他们的合奏。于是他干脆扛起笛子,丢掉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直接放开吹奏。

    盖温再次成为在场所有德军士兵的焦点。笛声先是冗长,低沉。然后旋律开始加快,高低音的落差开始变大。最后盖温疯狂了,他完全沉醉在自己的音乐之中。

    “你在吹《卡农》!”埃德蒙几乎就要喊出来了。

    盖温的《卡农》加上美国人演奏的曲子的二重奏简直就是完美!旋律的快慢,还有高低音之间的把握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盖温真不愧是一个高超的长笛演奏者。

    “简直帅呆了!”

    士兵们看着盖温,听着他和美国人合奏的二重奏,一个个竟然都笑了——一张张被战火熏黑的脸庞都开始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盖温的手指灵活地在笛键上跳着舞。他太投入了,他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士兵,他忘记了身上的武装到牙齿的装备,他完全就像一个在充满镁光灯的舞台上,面对着成百上千的观众吹奏长笛的音乐家!他的身子跟着音乐的节奏不停地晃动。真是个奇迹!自古以来从来都没有德军士兵和美军士兵合奏过这样一首曲子,而且还合奏得如此完美。

    滴答!一滴雨水滴在莎莉的护目镜上。莎莉抬起头,透过残破的屋顶,她发现雨竟然停了。乌云开始慢慢散开,露出蓝天白云,还有那难得的阳光。美国特有的宝蓝色的光环静静地环绕在天际。

    士兵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景色。阳光赶走了黑暗,照进了房屋,照在了长笛上面的一滴水珠上,拉起了一条小小的彩虹。

    弟兄们坐在盖温周围。彷佛他们不再是一群牢骚满腹,脏话连篇,疲惫又茫然的泥腿子,闷在肮脏的建筑物里等着腐烂,而此刻他们更像是一群快乐的农民。干完活后围坐在麦田里。蓝天白云之下听着调皮的苇莺在茎杆间叽叽喳喳的欢叫声,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和甜甜的清风,被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穗簇拥着。

    当盖温吹完最后一个音符la时。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美军那边的声音也停住了。战友们看着盖温,四周一片安静。有一个士兵的身子动了一下,他强制忍住冲上前抱住盖温的想法。

    “太高明了!太他妈的高明了!”

    “你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对面的士兵们!”敌人操着五音不全的德语开始喊话了。波兹克大喝一声:“就地卧倒,准备战斗!”顿时,周围响起了稀里哗啦的复进机拉动声。

    “别紧张!”看来美国人并不知道德军藏在哪里。“你们做的很好,你们的音乐很动听。”

    “废话!也不看看我是谁!”盖温小声咕哝着。

    “从你们的音乐中,我们可以听出你们并不像我们所想象中的那样狂热于战争,你们很不同。你们用的是什么乐器?”

    盖温大声叫道:“长笛!”

    “真是一件美妙的乐器啊,我相信那位吹奏长笛的朋友一定非常友善。”

    “你们也很好。至少在今天早上你们没有要我们的命!”

    “朋友,你们的乐曲已经让我们感到非常快乐了,为何我们还要夺走你们的命呢?”

    唐纳德在一旁小声嘀咕:“这个理由不错。”

    埃德蒙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天,深吸了一口气。这是自从战役打响以来天空第一次放晴。太阳已经完全露出了脸孔,蓝蓝的天空中静静地飘着朵朵棉花糖般的白云。

    “战争结束之后你们打算干什么?”盖温冲着美军的据点问道。

    “重建家园,收拾你们留给我们的烂摊子。那你们呢?”

    “我打算......回家当个音乐家。搞几场演出,再找几个漂亮姑娘!”

    “希望到那时我可以参加你的演出。”

    “我随时欢迎美国人。兄弟,你有家人吗?”

    “......我的......所有亲人......全死了,家里......只剩下一个不到十岁的妹妹......”

    ......

    莎莉下士放下擦好的步枪,她刚想开口说话。窗外顿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打断了莎莉的想法。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像针一样扎痛了士兵们的耳朵。冲击波带着细小的沙尘碎片卷进了房间。房间内一片灰蒙蒙,一片混乱。士兵们急得呱呱直叫嚷。

    “刚才他妈的怎么回事?”

    “注意警戒!”

    外面哗啦啦地响起了激烈的交火声,毫无征兆,听上去似乎某支部队开始和美军开干了。火光亮了起来,黑烟开始升腾。这么激烈的战斗他们竟然一点准备都没有。

    a排士兵立即进入战斗状态。波兹克再次接通了第三侦察连的战斗通讯网:“刚才是怎么回事?是你们在开火吗?”他急得连所在单位都懒得报告了。

    “不可能!我们没在开火!那是陆战一师第一侦察营的人,增援部队上来了!”看来连长比他还急。

    呜!一架武装直升机飞了过来,悬停在那栋七楼小高层面前,当着它的面对着小高层一阵狂轰滥炸。地面上,武装车队开了上来,一大群士兵跳下车子,分散在路两边,掩护车队前进。

    彼得看了一下表,下午三点二十一分,增援部队比原计划早来了七个小时!

    “莱克星顿d1呼叫所有守军部队,把你们的肥屁股给我挪过来!你们可以回家了!”当然,这个“家”并不是指真正意义上的家,而是机场的前哨基地。尽管如此,在场的弟兄们听到这话也是相当的激动,因为总算可以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一些士兵抛出烟幕弹,冲出建筑物,建立临时防线。另一些士兵扶着挂彩的弟兄们跑了出来,把他们塞进装甲车内。“咻”!对方的一枚飞弹拖着细烟从第一侦察营营长威尔森少校的头顶飞过,一头扎进他身后的建筑物里,抛起烂泥石块。威尔森少校下意识地缩了下脑袋,然后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转身对波兹克说:“我们要保证你们的伤兵能够安全离开,所以在伤员离开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够守住东南角。一旦伤员装货完毕之后,你就带你的人和第三侦察连的人一起走,快啊?”

    “冲!”

    五架直升机飞了过来,向四周分散开,悬停在战场上空。每架直升机抛下六根绳子和一枚烟幕弹,直升机内的六个士兵抓住各自的绳索悬在机舱外,从直升机两侧顺着绳子在烟幕的掩护下滑下来,跳到地上,然后快速散开。

    士兵们跑开后,直升机丢掉绳子,然后快速拉高,离开。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a排急匆匆地狂奔到防区的东南角,在那里建立起防线。守军的重伤号被弟兄们从地道里抬了出来。亚克利特躺在担架上,被三个士兵抬出地道——两个士兵抬担架,一个士兵拿血浆袋——穿过血肉横飞,枪弹狂舞的街区,塞进一辆装甲车的运兵舱内。

    一切妥当后,一个士兵粗鲁地把门砰的一下关上,然后在门上咚咚拍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