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八. 欢迎?

一千二十八. 欢迎?

    对于法国来说,今天将是“喜庆”的一天。

    所谓“喜庆”,指的是盟军法军总司令朱斯特.罗比托将军“凯旋”回到巴黎,法国政府将在这一天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并将在这一天授予罗比托将军元帅军衔。

    这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出现的第一个元帅,这完全是因为罗比托将军的卓越“战功”。

    虽然法军的表现和意大利人相比并强不到哪里去,但是在动荡的时局下,总是需要这么一个人出现来支撑一下场面的。

    而罗比托将军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一大早,在巴黎的凯旋门,早就聚集满了那些心甘情愿或者根本不想来的法国人,手里挥动着法国的国旗,在那准备罗比托将军的归来。

    法国总理孟让.辛纳格亲自准备迎接罗比托将军的到来,这是劳艾斯.卡特里总统的再三嘱咐,国内的局势并不让人乐观,必须要提升起民众的士气,以让绝大多数人支持政府。

    但是辛纳格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要知道,这一届的法国政府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他们总是认为政府在错误的时候走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周围到处都是警察和秘密警察,这次盛大的欢迎仪式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问题,否则对于法国政府来说将同样会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还有十多分钟,罗比托将军就会进入巴黎了......”

    听着部下的回报,辛纳格点了点头,他转头对身边的国防部长迪迪安.吕西安说道:“迪迪安元帅,您是在战争结束前被任命的最后一位元帅,现在我想您终于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了......”

    的确,吕西安元帅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被法国维希政府任命的最后一位元帅,不过在卡特里政府上台后,他迅速倒戈,成为了卡特里总统面前的大红人。而他也看清楚了一件事,要想延续自己的权力,就必须加强自己的势力。

    罗比托是他的挚友,这一次的元帅晋升,也是他一力支持下才能够成功的......将来在政府的决策中,如果有两个元帅赞成,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好办多了。

    “那也将是法国的最大荣幸......”吕西安微笑着说道,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秘密警察头目费蒂姆.伯克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面色看起来异常的严肃。吕西安开了一句玩笑:“怎么了,难道昨天你又被你的妻子欺负了吗?我亲爱的局长大人。”

    伯克莱是个冷酷的家伙,但是他有一个弱点几乎全巴黎都知道——怕老婆!

    他的妻子是个大美人,但是性格非常凶悍,伯克莱对于这位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妻子,又是爱又是敬畏。是的,是敬畏,妻子说的任何话他都不敢反对......

    元帅的话让伯克莱苦笑了下,接着他很快说道:“出了一些事情,亚特兹.耶蒂里被人救走了!”

    辛纳格和吕西安同时一惊,他们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要知道,耶蒂里在法国人心目中是很有影响力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想方设法的要除掉这个人,但是就在处决之前,这个人居然被人给救走了?

    辛纳格面色阴沉:“怎么回事?那么戒备森严的地方是怎么被人救出去的?”

    “事情的具体过程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伯克莱欲言又止:“相关人员已经被我扣押了,我正在一个个的仔细审查,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的。”

    有些真相他并没有说出来。那个监狱长坚持说是亲自打电话到伯克莱的办公室证实了之后才让人那些所谓的“秘密警察”把耶蒂里给带走的......可是,让人头疼的是,伯克莱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承认接到过这样的电话。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自己也有了很大的嫌疑......

    “必须立刻把耶蒂里重新逮捕归案......”眼前着罗比托即将进入,辛纳格只能如此说道。

    当他还想说一些什么的时候,音乐已经响了起来,盟军法国总司令朱斯特.罗比托将军到了。

    广场上乐队拼命演奏着,人群在驱使下举起了手中的法国国旗大声欢呼,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鼓舞人心......

    乘坐在一辆敞篷吉普车上的罗伯托将军不断的向周围的人挥动着自己的手,接受着自己一生中从来也都没有过的荣耀......

    当吉普车停下后,罗比托将军从吉普车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然后大步迎上了法国总理和国防部长:“总理先生,元帅阁下,朱斯特.罗比托奉命归来!”

    “朱斯特.罗比托将军,欢迎您的到来!”辛纳格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对于您和您指挥的勇敢的法国军队,在前线取得的巨大功勋,我代表法国政府和卡特里总统表......”

    他才说到这里,扩音器忽然传出了很大的噪音......辛纳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正当他想让人立刻修复扩音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忽然从周围的高音喇叭里传了出来:“法兰西的国民们,醒来吧,不要再被这个昏庸腐败的政府所蒙蔽了......法兰西的国民们,醒来吧,我们最可爱的祖国已经到了最危难深重的时候了......”

    那是亚特兹.耶蒂里的声音!辛纳格和身旁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个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辛纳格勃然大怒:“伯克莱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关掉喇叭,立刻关掉喇叭!”

    可是可怜的伯克莱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想要弄清楚情况,可是那个耶蒂里的声音依旧在高音喇叭里传来:

    “法国和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所谓的政府完全的站错了队伍......众所周知,法国一直和德国保持着密切的盟友关系,在那段黄金岁月里,两国政府和人民抛弃成见,紧密团结,互相扶持,国内经济突飞猛进,巴黎被赞誉为最让人向往的城市之一......但是现在请看看这一切吧,国民们!我们选择了错误的道路,选择了错误的盟友,战争让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了。我们的卡特里政府,没收了大量德国人的财产,包括公司、工厂,这也让无数的法国人因此而失业。而这却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失业率在法国居高不下,犯罪率却节节攀升,那个曾经的巴黎去了哪里?那个曾经的法国去了哪里?而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卡特里总统,却还在依旧享受着叛变给他带来的权力......”

    他使用到了“叛变”这两个字。的确,在前维希政府,卡特里是内政部长,用“叛变”这两个字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辛纳格面色阴沉到让人害怕......刚才伯克莱已经向自己汇报过了,高音喇叭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关上......该死的,到底耶蒂里是怎么做到的......隐隐的,一种巨大的不祥感觉正在辛纳格的心底升起......

    “让我们起来推翻这个政府吧......”耶蒂里的声音依旧在那里无可阻挡的响着:“让自由和荣誉重新回到法国,让真正的民主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不要再受到这个可恨而可怜的政府任何的欺骗了......今天,是所谓的凯旋仪式,那么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军队在前线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吧......我们的军队一再遭到失败,15万法国青年阵亡、被俘、失踪,无数的家庭因为战争而破碎,我们的军队遭受到了最可耻的失败,可是,我们的政府却恬不知耻的宣布他们取得了一个个所谓的‘胜利’......还有比这更加令人鄙夷的政府,还有比这更加让人唾弃的行径吗?如果一个政府始终都充斥着谎言,那么它们根本不值得让人信任,如果一个政府总是靠欺骗来蒙蔽自己的人民,那么它们不应该坐在那张位置上......”

    “够了,够了!”辛纳格的愤怒几乎让他当场失控:“你们都在做什么?你们到底都在做什么?抓起来,抓起来!全部都抓起来!为什么你们连一个喇叭都无法关闭?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可是,他手下的人同样也根本不知道在这里究竟出了一些什么事情......

    这时候,广场上已经骚动起来,一些支持耶蒂里的声音正在响起......这是卡特里政府最担心的事情,他们之所以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的除掉耶蒂里,正是因为担心这个人在法国人民中的巨大影响力......

    可是,现在这一切到底还是发生了......

    “起来吧,法国的国民们!起来吧,所有热爱这个国家的人!”耶蒂里的演讲瞬间便到达了最高潮:“为了自由的法国而战,为了强大的法国而战!”

    “起来——起来——起来!”广场上无数人发出了这样的呼声,场面一瞬间便失控了。

    “罗比托将军,欢迎仪式暂时结束吧,至于你的元帅我们会在别的地方重新授予你的......”辛纳格一秒钟也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罗比托也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好端端的仪式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这时两个秘密警察走了上来:“将军阁下,这里很不安全,请您立刻和我们一起离开。”

    乱成一团的场面,让人没有注意到这两个秘密警察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而伯克莱此时也早已心急火燎的投入到了对现场的控制之中。

    罗比托被带到了一辆轿车前,这位法国的将军被秘密警察塞进了车里,然后轿车迅速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局面非常混乱,我们必须带你们离开这里。”伯克莱喘息着走了过来:“罗比托将军呢?”

    “他不是被你的人带走了吗?”

    “什么?我的人?”伯克莱怔在了那里:“什么我的人?我没有派任何人带走罗比托将军。”

    于是,原本应该是今天主角的罗比托将军就这样神秘的失踪了......

    ......

    在法国政府乱成一团的时候,反对派的基地里却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这是一次何等完美的演讲啊......而让他们惊奇的是,亚力克森男爵是用什么办法,能够让耶蒂里先生的声音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传达出去,又如何让法国政府根本没有办法屏蔽这个声音的。

    但是这一切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法国人民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呼声......

    耶蒂里同样无法掩饰自己面上兴奋的光彩。他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的酣畅淋漓,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成功。他吧想说的全部告诉了法国人民,他让每一个法国人都听到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呼声。

    也许胜利还要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但是没有关系,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最可靠的靠山:

    亚力克森男爵!

    这个神一般的男爵,总是能够做到一切别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总是能够神奇的让你完成心中的梦想。

    只是,现在男爵却无法和自己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男爵很早就出去了,据说他要带一个人回来,他只带走了大个子普拉特,没有人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

    “男爵回来了,男爵回来了!”这时候多多安兴奋的跑了进来:“快看啊,男爵把谁给带回来了!”

    三个人走了进来,两边的是亚力克森男爵和普拉特,而在中间的那个人是谁?上帝啊,所有的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是——朱斯特.罗比托!

    目瞪口呆,这真的是让人目瞪口呆的奇迹......无所不能的亚力克森男爵居然把朱斯特.罗比托将军给带回来了!

    “瞧,难道我们不该为将军安排一下吗?”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将军刚从前线凯旋归来,我们应该表达一下对他的尊敬。”

    耶蒂里这些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们把男爵迎进了屋子里,脸上的激动完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他们甚至已经不准备去问男爵是如何做到的了,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男爵无法完成的!

    “请坐,罗比托将军。”王维屹的口气从容而平静。

    “你们是谁?你们是谁?”罗比托将军愤怒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法国的将军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绑架了!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他想到了那个该死的伯克莱,他不是很了不起吗?他不是号称巴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瞒过他吗?可是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居然被一群该死的反对派绑架了?

    这简直是世上最荒谬的事情了......

    “不要激动,将军。”王维屹笑着说道:“被绑架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任何人经历过这一些总是会让人难以忘怀的,啊,我知道你是谁,大概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罗比托将军长大了嘴僵硬在了那里......这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全世界最最可怕的事情......

    恩斯特.勃莱姆——亚力克森男爵——骷髅男爵!

    他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他做梦也都想不到,坐在自己面前,正微笑着和自己说话,并且绑架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亚力克森男爵。

    好吧,起码现在罗比托将军觉得被绑架并没有什么太值得羞耻的了,如果亚力克森男爵想做一件事情,他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呢?

    这个可怕到让人颤抖的男爵啊......

    “我并不想伤害你,只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王维屹匆匆地说道:“战场上发生了一些什么,法国国内发生了一些什么,我想你比我甚至都更要清楚,所以我专门把你请到了这里,想开诚布公的讨论一下。法国的未来,法国人民的未来。”

    “难道您向要让我背叛我的政府吗?”罗比托试探着问道:“我不会这么做的,因为盟军实在太强大了,我不认为你们有取得胜利的可能。”

    王维屹忽然笑了起来:“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罗比托将军,强大的联军已经在吕贝克登陆,我们势如破竹,我们很快会将所有的敌人赶出我们的土地。那么你呢?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以后的事情了?我想,我们很快会重新进入法国。”

    我们会重新进入法国!这句话如同利剑一眼刺穿了罗比托将军的心脏!

    法国曾经有过的命运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