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七. 亚特兹·耶蒂里

一千二十七. 亚特兹·耶蒂里

    这是伊莎贝尔的孩子。

    王维屹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无论到了哪里,嘴角似乎总能够遇到一些熟人,或者是那些熟人的孩子。而这,也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朗特斯看着王维屹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尊敬和深情,然后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亚力克森男爵,欢迎再次来到巴黎!”

    亚力克森男爵——骷髅男爵!当这个名字说出来的时候,屋子里一片寂静,每一个人看着王维屹的目光都彻底的变了。

    甚至连大个子,这一时刻也觉得无比的自豪,有几个人曾经拿枪对准过骷髅男爵?又有几个人曾经被骷髅男爵用枪指着过脑袋?

    很少,很少,真的非常少。在也许会成为自己这一辈子的记忆。

    “我认识你的母亲,伊莎贝尔,那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王维屹缓缓地说道。

    从朗特斯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的母亲为“姑娘”,可面前的人是骷髅男爵,他完全有权力用任何方式称呼任何人。和他同一时代的,还有几个活在这个世上?绝大部分的人在他面前都是晚辈而已。

    “男爵阁下,您是来帮助我们推翻卡特里政府的吗?”朗特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是来帮助我的国家推翻朗特斯政府的......”王维屹并不想欺骗任何的人:“但是,你也可以看成我来帮助你们,我不愿意法国继续充当美国人的帮凶,我希望回复德法之间的亲密关系,在欧洲,法国只可能有一个最坚实的盟友......”

    “那么,这就是德国。”朗特斯毫不迟疑地说道:“在法国有多少您的追随者,就有多少德国的追随着,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男爵阁下,法国欢迎您的到来......”这个时候包括大个子在内的所有人都弯下了自己的身子。

    多多安完全看傻了,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救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传奇一般的亚力克森男爵......上帝啊,自己真的如此幸运,竟然真的让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亚力克森男爵......想到这,多多安也情不自禁的弯下了自己的身子......

    “我想,我们都是朋友,朋友间是不应该如此客气的......”王维屹淡淡地说道。

    朗特斯请男爵坐了下来,他知道男爵既然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弄清楚了法国目前的情况:“男爵阁下,要想推翻卡特里政府,必须先把亚特兹先生救出来。您大概也知道了,亚特兹先生是我的密友,但其实他更是我的老师,正是他带我走上了这条道路......”

    王维屹觉得有些奇怪,朗特斯可是前法国国防部长的儿子,他怎么又加入了政府的反对派?

    当他提出这个疑惑的时候,朗特斯什么也都没有隐瞒便说了出来......

    亚特兹.耶蒂里大他二十岁,在朗特斯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耶蒂里便是他家中的常客,他时常会对朗特斯说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这也让年幼的朗特斯从小便对他充满了尊敬和崇拜,就如同对亚力克森男爵的尊敬和崇拜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耶蒂里更愿意和朗特斯以朋友相互称呼,而从来不允许对方称呼自己为“老师”......

    耶蒂里是个坚定的亲德派,在卡特里政府掌权之后,耶蒂里迅速变成了反对派的领袖,而对他寄予了坚定支持的伊莎贝尔的丈夫,在当年和妻子一起遇刺身亡。悲痛的朗特斯知道这一定是法国政府做的,他毫不迟疑的抛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加入到了耶蒂里的反对派中......

    王维屹到现在完全的明白了......

    “男爵,这不是我的私心问题......”朗特斯似乎很担心亚力克森男爵会误解自己:“亚特兹先生虽然是我的老式,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更加重要的原因是他还是法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他在这个国家拥有很高的威望。现在,他身处在监狱中,法国各大小反对派群龙无首,乱成一团,您知道,在法国哪怕是同一个派别中的内斗也非常厉害......”

    王维屹点了点头,在整个欧洲,内斗最厉害的国家大概就属于法国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自己正是利用法国人的这一恶劣行径,成功的化解了戴高乐的支持力量......

    而现在,卡特里政府大概也在很好的利用这一点......

    按照朗特斯说的,解救耶蒂里刻不容缓,而朗特斯随后说的话又让事情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朗特斯从父亲的那些老朋友嘴里得知,为了彻底消除隐患,卡特里政府已经准备在近两日秘秘密处决耶蒂里......

    “男爵,我们想尽了所有的办法,但却始终无法把亚特兹先生营救出来......”朗特斯的话里明显带着沮丧:“一旦他被执行枪决的话,那么,一切都便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

    王维屹在那沉默了一会:“我需要关押耶蒂里详细的监狱情报,你能够帮我弄到吗?”

    “是的,我这里就有。”朗特斯很快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合盘托了出来。

    王维屹闭上了眼睛,好像在那考虑着什么问题......周围没有一个人敢打扰到他的......

    过了一会,王维屹重新睁开了眼睛:“明天,就是欢迎朱斯特.罗比托将军的盛大仪式了。朗特斯先生,我会在明天上午把亚特兹.耶蒂里先生带到你的面前。”

    一阵狂喜的神色在朗特斯的脸上出现......但随即他看起来好像又有一些不太相信似的......的确,耶蒂里被看押的非常严密,可没有哪个人能够轻松的把他揪出来......

    王维屹一笑,目光落到了曾经用枪指着自己的大个子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大个子显然没有想到男爵会对自己说话,急忙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普拉特为您效劳。”

    “我需要他担当我的助手,另外我还需要你们再挑选出几个精干的人,以及秘密警察的制服,这些,我需要在几个小时内就帮我办到。”王维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朗特斯很快便答应了下来:“男爵,您还需要什么吗?”

    “这些就够了。”王维屹缓缓地说道:“普拉特,这次营救行动有很大的危险性,甚至可能让你死去,你害怕吗?”

    普拉特显然是个非常大胆的人:“男爵阁下,我们早就做好了献身的准备......能够有幸和您一起并肩战斗,即便死亡我也会带着微笑死去!”

    王维屹满意的笑了......

    “您也带我去吧,男爵!”多多安的眼中满是期待:“您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我能够帮到您忙的。”

    “不,多多安,现在我还暂时用不到你,但是下次我保证,我一定会让你跟着我的。”王维屹说完站了起来:“先生们,这一次我们不但要救出耶蒂里,而且,我们还要准备一个更加特殊的欢迎仪式送给那位罗比托将军!”

    所有的人都迷惑了,他们实在想不到亚力克森男爵如何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

    换上了法国秘密警察的衣服,王维屹多少觉得有些别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冒充过法国军人了。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大概法国政府特意询问了气象台吧。可是今天也一定会成为卡特里政府和罗比托将军永生难以忘怀的一天。

    关押政治犯的地方非常隐蔽,也非常的戒备森严,普拉特和他的同伴们虽然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当他们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还是无可避免的紧张起来。他们看了一下穿着一身少校军服的男爵,却发现男爵是如此的镇静,好像正在进行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这让他们打为惊叹,实在想不出男爵为何会如此的冷静。

    当然,这也让他们紧张不安的心多少放松了一些......

    “上校,我是莫约尔少校。”当见到那个上校狱长的时候,王维屹敬了一个礼:“这是费蒂姆.伯克莱局长的命令,我们奉命枪决亚特兹.耶蒂里!”

    狱长接过了“伯克莱局长”的命令,面色严肃,并没有因为在命令上丝毫没有发现破绽而有任何的松懈:“你等一下,我需要和伯克莱局长亲自证实一下。”

    他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王维屹淡淡笑着听着,他知道,小灵一定会把电话转接到紫光军事基地了,这可是他们一贯喜欢采取的办法。

    “是的,我需要和伯克莱局长通话......啊,我知道,他正在准备罗比托将军......我需要证实一个他签署的命令......是的,枪决那个政治犯耶蒂里......是的,是莫约尔少校,啊,好的,好的,我明白了,我这就把犯人带给少校......”

    上校放下了电话,目光中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莫约尔少校,你现在可以把人带走了。”

    普拉特和他的同伴们听的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无法想出亚力克森男爵是如何办到这一切的......

    “瞧,这就是该死的耶蒂里。”上校把王维屹带到了一座牢房前,语气里大事不满:“这个该死的反政府分子,就算关在这里一样的不老实,总是不断的在那宣扬着他的所谓主义和生命狗屁的理想。不瞒你说,我有一些部下也被他给迷惑了,如果不尽早解决了这个麻烦,还不知道会给我带来多少麻烦......”

    “我就是来解决这个麻烦的......”王维屹面无表情地说道。

    上校让人打开了牢门,看到狱长和一个秘密警察的少校出现,亚特兹.耶蒂里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他鄙视的看着他们:“怎么,终于忍不住了吗?终于要来枪毙我,而不经过法庭的审判了吗?”

    “闭上你的嘴,亚特兹.耶蒂里!”狱长恼怒的叫了起来。

    可是,耶蒂里却丝毫也不害怕:“你们可以让我一个人闭上嘴,而且是永远的闭上嘴,但是你们无法让所有的法国人都闭上嘴!正义的呼声必将响彻法兰西!”

    “够了!”王维屹显得很不耐烦:“我的人正在外面等着你,把你的这套带到地狱里吧。上校,请把这个该死的家伙带出去!”

    耶蒂里被拖了出去,而即便这样他还没有忘记在一遍一遍的对自己的狱友高声呼叫着一些什么......

    耶蒂里被带了出去,但是当他看到普拉特和他的同伴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王维屹看到他的嘴动了一下,立刻对他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难道你还想对秘密警察宣扬一些什么吗?”

    虽然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但是耶蒂里却一下完全的明白了,他只是佯装狠狠的瞪了一眼“莫约尔少校”......

    “真是遗憾,看不到枪决他这大快人心的时候了......”上校显得非此遗憾:“但是,不用再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了。祝您好运,少校。”

    “祝您好运,上校。”王维屹微笑着带着耶蒂里进入到了他的汽车里......

    ......

    一直到了现在,耶蒂里才明白发生了一些什么。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来营救自己的。他内心的那份激动,完全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上帝啊,你能够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吗?你能够想象得出自己被谁救了吗?

    “我应该如何表达我的激动?”耶蒂里的嘴在颤抖着。

    “也许一份演讲可以......”王维屹却忽然如此说道。

    耶蒂里怔在了那里,他并不明白亚力克森男爵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很快释然,他相信难句迟早会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做的。

    当然,一直到了现在他还认为自己是在梦里。亚力克森男爵居然真的再次回到了法国......

    对于法国的反对派来说,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法国的亲德派,亚力克森男爵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旗帜,是他们用来鼓动法国人民的精神源泉所在。

    但是除了年幼时候曾经见过男爵的朗特斯,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男爵长的是什么样的......而现在自己却亲眼的看到了......

    耶蒂里觉得上帝并没有抛弃自己,上帝也同样的没有抛弃法国......

    当他回到秘密据点的时候,每一个在这里的法国人都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说实话吧,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相信耶蒂里能够被救出来,哪怕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动手也没有这个可能。但现在,这一切奇迹却真的发生了......

    一丝复杂的表情的朗特斯的眼中一闪而过......而这并没有瞒过王维屹的眼睛......

    “感谢您,赞美您,男爵!”朗特斯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神态:“这是一个真正的奇迹,您真的把耶蒂里先生带回来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但从现在开始,我的生命就完全的属于您了。”

    “还有我的,以及我们所有人的......”耶蒂里真诚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们的领袖,无论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哪怕因此而要付出我们的生命为代价。”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那么严重,你们是德国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推翻卡特里政府,如何真正恢复法国的自由和民主。我说过,我会给卡特里政府和罗比托将军一个难以忘记的欢迎仪式,现在,我们该那么做了。”

    他朝这些法国人看了眼:“离我设想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先生们,我们可以行动起来了。带耶蒂里先生去换一下衣服,顺便告诉他我的全部计划。”

    很快有人把耶蒂里带了下去,而这时王维屹又朝朗特斯看了看:“跟我来。”

    朗特斯跟着男爵来到了门外,外面一个人也没有,王维屹点着了一根烟:“朗特斯,你的心情不是很好,是吗?”

    “啊,没有。”朗特斯勉强笑了下:“您说到哪里去了?亚特兹先生被营救出来我比任何人都要高兴。我说过,他是我的密友,也更加是我尊敬的老师!”

    王维屹深深的吸了口烟:“是吗?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但我总是会胡乱的猜想。如果一个人以为自己能够当上领袖了,但却忽然发现原来的领袖又回来了,不免内心会出现巨大的失落。朗特斯,我和你的母亲是非常好的朋友,告诉我真相吧,也许,我会帮助你的。”

    告诉我真相吧,也许,我会帮助你的!

    朗特斯沉默了许久后说道:“您要知道真想吗?那么我就告诉您什么才是真相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