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六. 巴黎,巴黎!

一千二十六. 巴黎,巴黎!

    神奇的战争正在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进行着。

    而在此时王维屹知道自己已经部分完成了在这里的任务,德意志那些将领们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

    而自己应该把目光投掷到欧洲另一个国家,在欧洲大陆的最后一块拼图,同时也是重要的一块拼图了:

    法国!

    这一样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他们曾经拥有号称全欧洲最强大的陆军,但是在德军的攻击下数天之内便土崩瓦解。

    他们曾经是德国最大的敌人,结果在维希政府成立后,他们成为了德国在欧洲的盟友之一,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紧要的时刻,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对于巴黎的出访,迅速稳定了这个城市的不满情绪,使普遍的法国人成为了亲德派。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成为了亚力克森男爵最忠实的追随着......

    而在第三次大战全面爆发后,法国维希政府在美国的策划下被推翻,以劳艾斯.卡特里为总统,以孟让.辛纳格为总理的新一届法国政府成立了。而且,他们迅速宣布与德国断交,重新加入到了同盟国,参与到了对德国的全面进攻之中。

    昔日法国抵抗运动领袖夏尔.戴高乐的部下迪迪安.吕西安成为了法国新一届政府的国防部长,而他的密友朱斯特.罗比托则成为了盟军法军部队的总司令。

    在欧洲大陆法国还是拥有很强大的实力的,卡特里政府坚定的追随着美国的脚步,不顾国内强大的抗议浪潮,始终不肯从德国撤兵,坚定的要将这场战争进行到底。

    而为了体现法国正在战场上取得的巨大“胜利”,法国政府特别临时召回了朱斯特.罗比托将军,要在巴黎为他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并且要授予这位法国将军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被晋升的第一个元帅军衔。

    这对于朱斯特.罗比托来说是人生一个最重要的时刻了......

    诚然,法国政府很清楚这样的欢迎仪式不会一帆风顺的,在法国那些反对加入同盟国的呼声实在是太高了。为此法国政府也蒙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那位反对派著名的领袖亚特兹.耶蒂里甚至已经提前被法国政府寻找到了一个借口送进了监狱。

    为此。卡特里政府受到了更加大的抗议浪潮。

    这一切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欢迎和晋升仪式做着准备,法国政府绝不希望出现任何的问题破坏他们的计划,这可不是做给法国人民看的,而是做给美国人看的。他们希望美国人能够知道,即便在盟军出现了困难的时候,法国也依旧是他们最值得信赖的盟友。

    法国秘密警察头目,法国情报局局长。被赞誉为自德萨德之后最杰出的情报人员的费蒂姆.伯克莱被授权全面监视巴黎,并有权处置任何突发事件,逮捕任何可疑人员。

    在这样的安排下,卡特里政府认为已经万无一失了......

    不过。有一个人显然并不想让法国的这场“盛典”就这么轻松容易的召开: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他在最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了巴黎,他没有带上任何帮手,他只是一个人,带着一只简单的皮箱便走进了巴黎这座美丽的城市。

    有的时候要做成一件事情是不需要多人来协助你的。王维屹完全知道在恰当的时候应该做出什么样恰当的事情......

    巴黎的盘查非常严密,一路上王维屹遭到了多个秘密警察的盘问。但是他带着浓郁巴黎腔的法语和彬彬有礼的态度,让他一次次的涉险过关。

    巴黎——这座城市对于王维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曾经多次的进入过这座城市,并且把自己的名字牢牢的印刻在了城市中。

    每一个在巴黎的法国人,在谈论到当前政局的时候。总会不约而同的提到亚力克森男爵的名字,不约而同的提到他在巴黎做过的那些事情。

    他找到了一个咖啡馆,在露天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平静的坐在那里,享受着这难得宁静的下午。在他的周围,已经坐了不少的法国人。他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说实话吧,其实王维屹不喜欢喝咖啡,一点也不喜欢。他更喜欢的是沏上一杯茶,然后仔细的品茗。

    他记得自己上一次来巴黎的时候,街头到处都能够看到德*官和士兵,但现在这一切却已经完全的看不到了......

    忽然,几个警察吹着尖利的哨子出现了,在警察的前面,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正在拼命的跑着,这一幕看起来有些荒唐,几个大人居然在那么费力气的追赶着一个孩子。

    孩子跑的已经很快了,但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跑过大人,当跑到咖啡馆前的时候,他到底还是被那些警察抓住了。警察把他踹倒在了地上,然后在那不断的咒骂着什么......所有正在享受着下午时光的法国人的注意力完全的被吸引住了......

    王维屹大概听明白了这些警察为什么要抓这个孩子,他在那里撒着一些反对现任法国政府的传单,呼吁立刻释放反对派领袖亚特兹.耶蒂里,把真正的民主重新还给法国。

    王维屹可不相信一个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于是他站了起来,走到了正在对孩子拳打脚踢的警察面前:“警察先生,可以不要再对这个孩子施暴了吗?”

    警察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带着警惕的目光看着王维屹:“这可是一个*的家伙......你呢?你又是谁?请出示你的证件。”

    “我是莫约尔先生。”王维屹将证件递给了警察:“情报局的费蒂姆.伯克莱先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您需要我给他打一个电话吗?”

    “啊,不必了。”听说对方是秘密警察头目费蒂姆.伯克莱的朋友,警察急忙将证件还给了王维屹:“莫约尔先生,像这样的人完全没有什么必要值得同情,尽管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诚如您所说的。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王维屹在接过证件的同时,将几张法郎悄悄的塞进了这个警察的手中:“我的妻子总是说我毫无原则的充满着同情心,所以我现在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了......”

    真是一个大方的人啊......警察看到对方的出手非常豪阔。态度一下完全的转变了:“瞧,毕竟还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为难他呢?莫约尔先生,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当然,您可得对他注意点,这些反对派的家伙哪怕只是一个孩子也是非常凶残的......”

    “啊,我想我会的。”王维屹微笑着目送警察离开,然后微笑着把手伸向了地上的那个孩子:“你愿意起来和我一起喝杯咖啡吗。先生?”

    孩子大概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先生”,尽管被警察打的头破血流,但却愉快的接受了“莫约尔先生”的邀请......

    最让孩子满意的是,这位“莫约尔先生”可没有像那些总想着表现早就是如何具有同情心的先生太太们一样。假惺惺的问自己的伤势,问自己是不是要上医院。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大人了,这点小小的伤根本不算什么。

    “这点小小的伤根本不算什么......”王维屹居然说出了孩子心里所想的:“我认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坚定......”

    他竟然把自己称为“男人”,孩子变得兴奋起来:“莫约尔先生,我是让.多多安。认识您很高兴!”

    他决定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大人,所以他要求自己必须按照大人的口气来说话......

    “多多安先生,认识你我也很高兴......”王维屹淡淡的笑着:“那么,现在如果你方便的话,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吗?”

    多多安沉默了下:“莫约尔先生。我是自己主动要求这么做的......您认识亚特兹.耶蒂里先生吗?他可是一个好人。啊,说实在的,什么反对派什么现任政府,我并不是特别的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尊敬的亚特兹先生曾经慷慨的帮助过我......我从小就一个人流浪在街头,有一次我生病了,却没有人能够帮助我,我病的几乎要死了,这个时候亚特兹先生正好遇到了我,于是他把我送到了医院,然后一直在旁边照料着我,一直到我完全康复为止......”

    王维屹微微点了点头,对于多多安这样的孩子来说政治上的事情离他实在是太遥远了,他唯一想的只是如何报答耶蒂里的恩情而已......

    多多安忽然显得愤怒起来:“可是,就算亚特兹先生那么仁慈善良的一个人却遭到了那些家伙最无礼的逮捕......朗特斯先生非常不满意,他发誓一定要把亚特兹先生救出来,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手段,而他说唤起民众的抗议浪潮是他们必须要做的,莫约尔先生,我可不懂,但我想亚特兹先生的朋友做的一定是最最正确的......所以我主动要求帮他们去撒发这些传单......”

    “我刚才注意到你提到了朗特斯先生......”王维屹接口问道:“这位朗特斯先生是谁呢?”

    多多安迟疑了下,好像在那考虑是否应该告诉对方这个情报,但他很快觉得“莫约尔先生”是值得信任的:“他是反对派的另一个领袖,也是亚特兹先生最忠实的朋友,在亚特兹先生被捕后,朗特斯先生也几乎遭到逮捕,但是他在警察局的朋友提前通知了他,让他成功的逃离了他的住处......莫约尔先生,您不会告诉警察这些吧?”

    “我和那些警察可不是朋友......”王维屹一笑:“多多安先生,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你可以带我去见见朗特斯先生吗?”

    多多安可不敢那么轻易的答应下来......要知道现在巴黎的警察和秘密警察正在到处在那抓捕朗特斯先生和他的朋友呢......

    可是“莫约尔先生”告诉他,自己没有任何恶意。自己只是找朗特斯先生有非常重要的情况要商量,这大概关系到是否能够营救出亚特兹先生。

    孩子的思维总是要比较简单一些,一旦他选择了信任你那么便是完全无条件的......多多安终于用力的点了点头......

    ......

    朗特斯和那些反对派隐藏的地方。可完全没有王维屹想象中的那么神秘,他们就在巴黎东北面一个还算繁华的地方。

    不过当王维屹走进屋子的时候。很快被几把枪对准了脑袋,接着一个略略带着恼火的声音响了起来:“多多安,你怎么把一个陌生人带进来了?”

    “嘿,大个子,放下你的枪,这是莫约尔先生,是我们的朋友。刚才是他从警察手里救了我......”多多安大声嚷了起来。

    大个子却根本没有放下枪的意思,而是恶狠狠的盯着王维屹:“莫约尔先生?你骗得了孩子,但是却骗不了我,你是秘密警察。是不是?告诉多多安,你是个秘密警察!”

    “我不是秘密警察,但是我是谁也不会告诉你的......”即便在枪口下王维屹也依旧是笑容满面......

    可就在大个人勃然大怒的时候,他的小腹却忽然遭到了猛击,接着他觉得手里一轻......等到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枪已经落到了“莫约尔先生”的手里,而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大个子和他的同伴们大惊失色,多多安急忙叫道:“莫约尔先生,您不要伤害他,大个子可是一个好人。”

    “当然。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是想要见到朗特斯先生而已......”王维屹淡淡笑着:“如果我在五分钟内无法见到朗特斯先生,那么我保证,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被我打死......”

    他的说淡然从容,好像在说一件全天下最轻松的事情一般......但大个子和他的同伴们听到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涌出了一股让他们胆怯的寒意......

    “我就是朗斯特,莫约尔先生,我恳求您放下手里的武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一个大概只有三十多岁的人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王维屹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那么的年轻......

    他就是法国反对派的领袖之一朗斯特。看起来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非常镇定的:“莫约尔先生,这其中有一些误会,我们这里很少来陌生人......”

    可是,他的话才说到这里,当他看清了“莫约尔”先生的面孔后,整个人却忽然僵硬在了那里,他的部下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久好久,他才终于重新开口,可是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一些颤抖:“您不是莫约尔先生,不,我发誓您绝对不是莫约尔先生......”

    在这一瞬间王维屹便知道他已经认出自己是谁了......

    “亚力克森男爵,您是亚力克森男爵。”朗特斯艰难地说道。

    王维屹苦笑了一下,到哪里总能有人认出自己吗?他注视着朗斯特:“你呢?你又是谁?”

    “您不会认识我是谁的,但我的母亲您一定认得......”朗斯特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感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您曾经在她的花店里买过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她曾经在巴黎给您献过花。”

    王维屹一瞬间便知道朗斯特的母亲是谁了......

    在兰斯,一群德国人在一个德国少校的带领下,做了最让人意外,也是最浪漫的事情。

    那是一辆布满了玫瑰的坦克!

    那花店少女看着自己亲手布置的坦克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神情也都有些痴了。真是羡慕那个坦克里的德国女孩,如果换成是自己,无论让自己做什么她也都是愿意的......

    在巴黎,当代表维希政府前来献花的女士出现后,周围才稍稍的安静了一些

    这位女士大约四十岁左右,能够看得出,她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起来。

    她站到了亚力克森男爵的面前,然后用明显哆嗦的声音说道:“男爵先生,欢迎来到巴黎!”

    “谢谢。”王维屹微笑着道。

    但是,这位女士却深深的凝视着王维屹:“男爵先生,难道您不认识我了吗?”

    “您是”王维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见过这位女士。

    迪特里希将军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他是法国国防部部长冈特曼的妻子伊莎贝尔。”

    “伊莎贝尔女士,你好。”王维屹朝她点了点头。

    “不,男爵。”伊莎贝尔的声音里充满着感情:“我特意让我的丈夫为我争取到了这次给您献花的机会。您忘记兰斯了吗?那个为您布置坦克上鲜花的卖花姑娘?那辆布满了鲜花的坦克”

    那辆布满了鲜花的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