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三. 施塔德攻击战(上)

一千二十三. 施塔德攻击战(上)

    吕贝克已经重新回到了德国人的手中,而伴随着杜比准将的投降,汉诺威也回到了德军的手里。

    在恩斯特集群的突击开始之后,一切都在按照好的一面发展。敌人已经完全被玩弄在了鼓掌中。

    现在,盟军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是否能够占领整个德国,而是考虑是否会被德国人包围了!

    现在,意大利人也彻底撕开了自己的伪装,公开宣布退出同盟国,加入到了轴心国的行列中。

    意大利人的背叛其实并不稀奇,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现在,意大利人总是在背叛、背叛、再背叛的过程中度过的。

    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方,他们唯一在乎的,是战争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少利益。虽然他们每一次的背叛,带给这个国家的只有伤害,而不是什么利益,但是意大利人却总是喜欢在这样的游戏中孜孜不倦。

    这大概也是一个国家的特性吧。

    俄罗斯、乌克兰、意大利的同时加入轴心国,以及联军在吕贝克的大举登陆,让战争的局势发生了异常重大的改变。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再抽调出更多的兵力了,他们无法给予俄罗斯以惩罚,甚至无法给予意大利人以惩罚。

    而在这个时候,夺取了汉诺威的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下达了全面反击的命令:

    所有的轴心国军队,向前挺进——向前——一直向前!把所有的敌人赶出德国的土地——把所有的敌人永远的赶出去!

    在骷髅男爵的命令中,轴心国的军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怒吼,飞机在咆哮,坦克在咆哮,士兵们在咆哮:

    ——德意志在咆哮!

    整个德意志的战斗热情已经被彻底点燃,所有的德国人人——无论是士兵还是平民,都很清楚的知道,在亚力克森男爵的带领下,胜利已经离他们并不遥远了。也许一年,也许就在明天,胜利女神就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1966年7月5日,夺取了汉诺威的恩斯特战斗集群,和夺取了吕贝克的曼施坦因战斗集群,以及在特顿的德军部队,同时向德国重镇汉堡发起攻击,战役总司令长官: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男爵!

    此时的盟军已经放弃了攻击态势,被迫龟缩到了以汉堡为中心的一线战场,由进攻转入防御,这就是战场上最重大改变。

    汉堡——将成为德国战场一个决定性的中心所在。

    这个时候的德军,毫无保留的在所有人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康斯坦基地的力量、英国盟友的力量,所有所有的一切!

    7月5日上午,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下,曼施坦因战斗集群率先由吕吕贝克向施塔德发起攻击作战!

    决定性的战役爆发了......

    ......

    在施塔德的红色FEA第9号区域是块兵家必争,但是谁都不愿意驻守的地方。这块区域半径有两英里,它就坐落在德军前哨基地以南十三英里处与美军施塔德后勤枢纽以北十一英里处之间,如果德军占领了那块幸运之地,那么他们就能时时刻刻监视着美军后勤枢纽的一举一动,并可以随时呼叫支援,彻底切断他们的后勤动脉。如果美军占领了这块风水宝地,那么美军就能肆无忌惮地向德军前哨基地丢炮弹,使德军作战计划一再延迟。

    然而德国的雨季却提前到来了。大雨没完没了地倾泻着,将道路糊得乱七八糟的。这对于双方来说都不利。路面上的柏油涂层被日复一日的炮击轰得粉碎,烂稀稀的泥土露了出来,被雨浇得就像沼泽地一样。装甲车和坦克都陷进了泥地里,拔都拔不出来。直升机的非战斗事故坠毁率比原先翻了好几倍。这样的天气根本无法快速运送大规模作战部队。

    然而德国武装党卫军帝国师第二侦察连比美军抢先一步,先在那边站稳了脚跟。但是好景不长,他们刚建立好防线就立刻遭到了周围美军如同洪水般的进攻。

    现在第三突击旅第四十突击营D连A排的主要任务就是加强帝国师第二侦察连的防御部署,抵住美军的进攻,直到帝国师的后援部队到来。

    A排的运输方面由国防军第二十一装甲师负责。装甲车队刚进入红色FEB第9号区域内一百五十码就遭到了美国军队的疯狂而坚定的抵抗,车队在一栋全副武装的建筑物前猛地刹住了车。有好几辆坦克和装甲车被藏在建筑物中的敌军打坏。

    车队说什么也不能继续往前开。无奈之下,波兹克中尉带着士兵们跳下装甲车,打算徒步前进。

    结果外面的情形比他们预计的还要糟糕,敌人一点也不怜惜他们的弹药,德军士兵们被死死压在原地。

    霍伯尔中士手忙脚乱地拿起被雨浇得滑溜溜的话筒,盯着护目镜上显示的射击诸元,喊道:“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SE29,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SE29!完毕!”

    “红色FSE29收到,完毕!”

    “请求对红色FEB093进行优先火力支援!纵深七百码,高度十,向左偏移二十码,三群密集射击!无需校正!我重复,攻击坐标,红色FEBA093,纵深七百码,高度十,向左偏移二十码,三群密集射击!无需校正!完毕!”

    “收到,炮弹上路了!”

    过了一会儿,呼!一枚枚曳光炮弹划破漆黑的天空,如同雨点般砸落在目标区域。轰轰!远处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强光照亮了恐怖的战场,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仿佛地震一般。凡是在轰炸范围内的物体几乎都被抛上了天空,然后被甩向四面八方。

    又过了一会儿,炮击结束。炮弹所到之处尸体遍布,一片狼藉。本来就残忍的战场变得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然而海芬星人的火力丝毫没有被削减,反而比原来更加凶猛——看来他们是不准备投降了。霍伯尔中士的话筒里传来炮兵的声音:“炮击结束!”炮兵的声音带有浓重的巴伐利亚口音。

    霍伯尔拍了拍前面的波兹克中尉,告诉他离下一轮炮击至少还要三十秒。

    “三十秒绝对不够!”波兹克叫道。

    倾盆大雨几乎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浇透了。雨点打在身上,发出闷闷的响声。衣服被雨打湿,黏在身上,让人很不舒服。护目镜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雨水,双脚踩在靴子里就跟踩在泥地里一个感觉,简直糟透了。

    呜!两架“钻石”直升机从战场上空飞过,卷起漫天雨帘。盖温旁边的杰克斯下士站起来,正要冲出掩体,结果很不幸地挨了颗子弹,哼的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盖温伸出一只手,尽力够到杰克斯,然后将他拖进自己的掩体。

    “哦,该死的!”盖温边骂边掏出止血布,帮杰克斯包扎伤口。他发现杰克斯左臂中弹。尽管杰克斯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整个左臂关节以下的地方几乎全被炸掉。血水从伤口处流到地上,染红了一大片雨水。

    “放心,我死不了的!能杀死我的武器还没造出来。”杰克斯睁开眼睛,说。

    哧!一枚惨白的照明弹窜上夜空,照亮了整个屠宰场。

    咯吱咯吱,第二十一装甲师的主战坦克也上来了,敌人立刻将火力集中到坦克上。嗖!一枚飞弹窜了过来,打坏了第一辆坦克。第二辆坦克迅速转动炮塔,瞄准飞弹发射的地方开了一炮。轰!碎石土块稀里哗啦地飞了起来。

    想要到达帝国师第二侦察连的驻地,就必须先通过前面那幢该死的建筑物。

    雨水如同小瀑布一般从头盔上流到脸上。波兹克抹掉脸上的雨水,拿起步话机,叫道:“火力班,在那辆破车上设置一个火力点,把那些该死的美国佬压制住!一班,左翼侧袭他们!二班,跟我来!穿过那栋该死的建筑物!”

    A排开始行动起来。火力班的弟兄们冲出掩体,在一班和二班的火力掩护下一个一个跑到那辆被炸毁的坦克后面。多伊趴在坦克后面,架起机枪,开始吸引并压制敌军火力,一班和二班乘此时机朝着两个不同方向散开,试图侧袭敌军。

    但是敌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一班和二班刚深入两翼就遭到了敌军疯狂的抵抗,弟兄们立刻被美国军队钉住。

    波兹克中尉拉过一旁的霍伯尔中士,喊道:“霍伯尔!快通知第二十九团!我们需要他们的炮火支援!”

    霍伯尔点点头,颤抖着双手拿出话筒,大声吼道:“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SE29,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SE29!完毕!”

    话筒的另一头传来炮兵那带有浓重的伦敦口音的声音:“红色FSE29收到,完毕!”

    “攻击坐标,红色FEBA......”霍伯尔中士探了探脑袋看了看远处那座破烂不堪却武装到牙齿的建筑物。护目镜立刻锁定住目标,并把目标位置换算成射击诸元。得到射击诸元后,中士缩回脑袋,透过斑驳的镜面盯着射击诸元,喊道:“093107!纵深七百码,高度......六,向左偏移......十码,两发齐射!无需校正!我重复,攻击坐标红色FEBA093107!纵深七百码,高度六,向左偏移十码,两发齐射!无需校正!完毕!”

    “收到!炮弹上路了!”

    呼!一枚枚曳光炮弹尖叫着划破天空从远处飞来,砸到目标建筑物上。咣!各种碎片被掀了起来,激射向四周。巨大的爆炸差点把雨也给烧停了!

    “炮击结束,三十秒!”炮兵喊道。

    轰炸结束后,目标建筑物已变得支离破碎。德军坦克轰隆隆地开了上去,士兵们紧随其后。

    哒哒哒!敌军残存的防线阵地仍在拼死抵抗,德军部队立刻回击。

    咚!一辆坦克将一座防线阵地的外墙炸开,里面的美国人惊恐地向外逃窜。德军士兵抓住机会立刻开枪射击,将逃窜的敌军消灭。

    就像消灭老鼠一样。

    见此情景,亚克利特哇的一下子将刚吃过的晚饭全呕了出来。

    一辆辆主战坦克边轰击着目标边向前冲去。亚克利特吐掉嘴里的残留物,擦了擦嘴,然后拎起躺在一边的枪,踉踉跄跄地跟上前面的队伍。

    A排的弟兄们跑到建筑物的一个被炸开的洞旁边,向洞内丢了枚手雷,然后鱼贯冲进建筑物内。雨的声音立刻变小了,拍在建筑物顶上发出沉闷的啪啪声。与此同时,士兵们受尽雨水冲洗的身子也一下子暖和起来,变得更加难受。

    “二班,在外警戒!”波兹克中尉喊道。

    “呼啊,奥斯卡麦克!”

    “一班进入!右边!”

    “进来了,右边!”

    “向左!”士兵们将枪托抵在肩上,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建筑物里的每一处角落。

    “在那!干掉他!”布维奇举起步枪将一个试图逃走的美国士兵干掉。

    “目标倒地!”

    “房间安全!”

    “投弹!”

    泰勒跑到楼道口,背贴在楼道拐角的墙上,他拔出一枚手榴弹,顺着拐角处的楼梯丢到楼上。咚!手榴弹炸开,躲在泰勒身后的士兵立刻冲上楼梯。

    “上楼!”

    “上来了!”

    “在那!我看到他了!”克里斯看到一个躲在墙后面的美国士兵,他举起枪,边向目标短点射击边靠近目标,直到把那个美国人打死。

    “目标倒地!”

    “火力班进入!左边!”

    “进来了!左边!”

    “投弹!”盖温靠在墙上,向身旁的门内丢了枚特殊手榴弹。咚!手榴弹炸开,盖温身后的士兵冲进房间,迅速以短点射射击任何他们认为可疑的目标。

    “下一人,进入!左边!”

    “进来了!左边!”

    “房间安全!”

    “小心!在你右边!”

    啪!林格拉被藏在暗处的美国人一枪放倒。他身边的波兹克中尉立刻调转枪头,砰一枪将打倒林格拉的那个敌军士兵打死。

    “有人受伤!”波兹克拉着林格拉喊道。林格拉倒在地上,他目光呆滞,满嘴都是血。

    医护兵托里斯跑过来,仔仔细细地将林格拉检查了一遍,然后失望地拍了拍林格拉的胸,摇了摇头,“对不起,先生,他死了。”

    波兹克一肚子的恼火,他一把扯开林格拉的衣领,用力扯掉林格拉的身份牌。波兹克中尉扭过头,发现亚克利特傻愣愣地站在一边,呆乎乎地看着林格拉的尸体。波兹克站起来,从医护兵的包里掏出装尸袋,往亚克利特的怀里一拍,命令道:“把林格拉的尸体装起来!”

    亚克利特顿时被吓傻了。

    “向右!”

    “下一人,警戒!”

    “奥斯卡麦克!”

    啪!一发不知道从哪打来的子弹狠狠打进二等兵艾伦的肚子里,打了个对穿。砰!远处传来一声枪响,艾伦哼的一下,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在场所有人立刻远离窗户,找掩体隐蔽起来。

    “狙击手!”杜伦大声喊道。霍伯尔冲上前,拉住艾伦拖到远离窗户的一堵墙后面。

    这个狙击手很厉害,在大家听到枪响之前艾伦就倒下了。霍伯尔拉着艾伦喊道:“该死的,托里斯!把你的屁股给我挪过来!”

    “科尔!”波兹克叫道,“把那个狙击手找出来,找到后告诉我们他的具体位置!”

    “好的!”科尔抱着狙击步枪慢慢爬到离窗户最近的一堵墙后面,取出那只他一直舍不得扔的空罐头,用围脖包成一团,再拿狙击步枪顶住。然后他摘下头盔和护目镜,戴在被包成一团的空罐头上。此时的空罐头活像一个蒙着脸的德军士兵的脑袋。科尔慢慢举起“脑袋”,在墙边轻轻晃了晃,立刻招来一枪,砰!枪声依旧是子弹击中目标后才响起的。

    科尔解开围脖,拿出空罐头,看了看上面的弹孔,转过头对波兹克说:“那个家伙在北偏东六百码,大概九十英尺高的地方!”

    波兹克点点头。霍伯尔立刻取出话筒,呼叫炮火支援。

    咚咚咚!远处响起了一阵猛烈的炮弹爆炸声。一分多钟后,炮击停止。波兹克中尉悄悄站起身,发现北偏东方向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被炸成了空架子。

    炮兵做事情真有效率!

    “好了,安全!”

    “建筑物清空!”

    “下楼!”

    “下来了!”

    哗啦啦!身上的衣服再次被雨水冲湿,浇得亮光光的。波兹克中尉带着一班和火力班与在楼下警戒的二班会合,他叫来霍伯尔中士吩咐道:“霍伯尔,通知战地医疗队,把杰克斯,艾伦还有林格拉送走。其他人原地待命。”

    A排开始围绕建筑物建立临时防线。霍伯尔拿起话筒,将频道调到战地医疗队的战斗通讯网上:“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A993,哥曼德40DA呼叫红色FA993,完毕。”

    这回话筒另一头不再是那个带有浓重伦敦口音的英国人,而是带有一丝板砖口音的德国人,“红色FA993收到,完毕!”

    “请求医疗后送,红色FEBA093392,红外线标记点处就是。我重复,请求医疗后送,具体位置在红色FEBA093392的红外线标记点处,完毕。”

    “收到,哥曼德40DA,医疗直升机已经起飞,预计到达时间,五分钟,完毕。”

    霍伯尔中士放下话筒,拍了拍波兹克中尉。

    波兹克掏出红外线标记弹,拉掉插销,丢在建筑物前的一块空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