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二. 屠杀

一千二十二. 屠杀

    波兹克中尉已经麻木了。

    按照作战指令,A排冲进候机大厅。大厅内的两百多号人尖叫起来,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德军士兵们大声吼叫着让滞留在候机大厅内的所有非战斗人员就地趴下。

    火力班冲上候机大厅旁的梯层,在梯层上设置好简易观哨点。

    “趴下!所有人都给我趴下!”德军士兵们咆哮道:“所有人把手放到脑后,面朝地面趴下!”

    砰砰砰!布维奇警告性地朝地上连开几枪,随即,人群再次骚动起来,哭喊声响成一片,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趴下!都别动!”

    梯层上的德军士兵举着各种武器警惕地指着下面候机大厅里的人群。候机大厅里的德军士兵手脚并用,那些属于非战斗人员,以为这里已经变成美国土地的美国人和欧洲人,不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被德军士兵粗暴地压在地上。

    “今天开不开心啊?啊?”波兹克一手举着步枪,另一只手用力扭着一个跪着的美国人的手臂,将他的手臂扭到他的脑后,那人疼得直嚷嚷。“把手放到脑袋后面,你这头蠢猪!听不懂人话吗?面朝地趴下!”波兹克一脚将那个美国人踹倒在地上。

    砰砰砰!又是一轮警告性射击。候机大厅里一声惊叫之后,所有的美国人手放脑后,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

    有些人还在抽泣哽咽着。

    “看来我们把他们镇住了。”唐纳德边举着步枪边喘着粗气边对身边的彼得说。彼得朝他点点头,没说什么。

    波兹克拿起肩上的量子步话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哥曼德40DA呼叫哥曼德HQ,我们已经镇住候机大厅里的非战斗人员。我重复,我们已经镇住候机大厅里的非战斗人员,完毕。”

    “收到,哥曼德40DA,看守好那些人,我们会调遣直升机来接你们。我重复,看守好那些人,万不得已再开枪,我们会派遣直升机来接你们,完毕。”

    “哥曼德40DA收到,完毕。”

    埃德蒙从怀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支香烟,低下头用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吞云吐雾起来。

    “这群人真麻烦。”

    一些德军士兵在趴在地上的那群非战斗人员中穿梭,仔细搜索着他们身上的东西。不远处,那些士兵的队友正举着武器,小心翼翼地掩护着他们,以防那些非战斗人员造反。

    “炮弹来袭!”突然有人喊,所有人立刻卧倒隐蔽。咻——一枚炮弹尖叫着砸下来,咣的一下砸在候机大厅的落地窗外,将窗户震碎。大地摇晃着,稀里哗啦的土块沙子混合着细细的玻璃碎片一下子卷进候机大厅,浇到人群身上。

    候机大厅里又炸开了锅。

    “趴下!都趴下!”士兵们喊破了嗓子咆哮道,“双手抱头,面朝地趴下!”

    轰!外面一声巨响,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边旋转着边冒着浓烟朝着候机大厅撞来。那是一架被炮火击中的直升机!

    “远离窗户!小心!”布维奇咆哮道。

    砰!咣!直升机撞进大厅内,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致命的碎片到处咻咻的飞来飞去。啪!一枚机翼碎片窜过来,打中凯文的左臂肩膀。凯文只觉得好像撞到了一堵墙,然后他的左手臂连同着半个胸膛一起飞了出去。嘶啦啦!殷红色的鲜血如同喷泉般喷了出来。凯文瞬间失去知觉,他双膝向地上一跪,然后整个身子向旁边倒去。

    “妈呀!凯文倒地了!”

    那些美国人被吓呆了。一个美国人趴在地上,哽咽着。他扭头看了看左边,又瞅了瞅右边,发现没人注意到他,然后这个美国人站起来,撒腿就跑。

    “嘿!嘿!嘿!回来!”布维奇注意到这个开小差的人,吼道。可是那个美国人根本就不理他,仍旧不要命地往外跑。

    “有人擅自逃离!”

    “看住其他人!”

    “把他放倒!”

    “奶嘴!放倒他!”

    狙击手科尔单膝跪地,迅速托起狙击步枪。他稳稳地托着狙击步枪,手丝毫没有颤抖。那人疯了一般的往外狂奔,科尔不紧不慢地调转着狙击步枪,将枪口紧紧地咬住那个人。

    砰!一声枪响,那个狂奔的人一头栽倒在地上。这时候,整个候机大厅里的两百多名非战斗人员都发疯了,他们叫喊着站起来,与德军士兵推推搡搡。

    砰砰砰!警告性射击都没用了。很快,冲突升级,美国人开始殴打德军士兵。士兵们将步枪横在胸前,用力推搡着那些疯狂的人们。

    “失控了!他们失控了!”

    “杀光他们!”

    “开火!”

    “开火!所有火器一律射击!”

    埃德蒙用力甩掉手里的烟。

    接着,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开始了。

    咚咚咚!埃德蒙和多伊架着机枪向人群疯狂扫射。子弹链跳跃着源源不断地钻进机匣盖,枪栓疯狂地前后滚动着,冒着青烟的弹壳一枚枚飞出抛弹窗,就像自来水一样浇在地上,互相碰撞着发出刺耳的叮叮声。机枪弹如同暴雨般扫向人群,活像割麦子般将人们一大片一大片地放倒——埃德蒙和多伊似乎在试验手中班用机枪的超负荷工作性能。

    疯了!疯了!!都疯了!!!候机大厅里的两百多人尖叫着如同潮水般涌向大厅出口,在他们身后,士兵托起手中的武器,拼命射击。紫色的血液与浆糊般的残肉从人们的身上迸溅出来,洒得到处都是。整个场面根本无法用血腥来形容。

    波兹克端着步枪将一个吓坏了的小女孩一枪放倒,她那悲痛欲绝的母亲跑过来,想要拉那个小女孩,结果也被波兹克打死。

    波兹克的胃开始翻江倒海,他想吐,但吐不出来,胃里的东西早就被他吐干净了。

    步枪里的磁撞针狠狠地撞击在子弹上,将弹壳里的火药点燃。子弹轰的一下飞出枪膛,火药的冲击力将磁撞针狠狠地压回去。弹壳伴随着星星火药叮的一下弹出,弹匣里的下一枚子弹被顶了上来。磁撞针回到机匣磁场,再被磁场狠狠地推向前,撞向子弹。如此往复,每个人手里的枪都在发狂地吼叫着。

    奥里森中士砰的一枪将一个人的脑袋打飞,然后他又掉转枪口将另一个人的腿打断。那个人还在地上艰难地爬行,于是奥里森又在他身上补了两枪。

    奥里森终于忍不住了,他边呕吐边开枪。

    惨叫声大得似乎要把候机大厅天花板震下来。康纳咬着牙,他每次瞄准一个人,动手开枪之前总是先把眼睛闭上。

    费雷德端着一把霰弹枪。在他脚下,霰弹枪的塑料弹壳和弹壳钉已经堆积如山了。他一枪将一个老妪打死,然后又把他老伴打倒,紫色的鲜血溅了一地。

    尸体遍地都是,血腥味冲击着人们的嗅觉器官。十年之后,凡是经历过这件事的老兵在谈起当时的经历后,都会摇着头说:“太惨了,那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可怕的场景。”

    十几分钟之后,屠杀结束。按照规定,在杀掉俘虏之后应该再往他们的头上补枪。可是当时没有一个士兵这么做。大家瘫倒在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尸山,目光呆滞。这些尸体中有年轻的,有年迈的,也有小孩子。

    啪嗒,不知是谁的步枪摔在地上。

    两行细细的泪水慢慢地从唐纳德的眼眶中溢出,顺着粗糙的脸颊缓缓地滑到他的下巴,然后啪嗒一下滴到地板上。唐纳德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将气吐出。

    康纳颤抖着双手取出一包烟,然后颤抖着取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嘀!量子步话机响了起来:“哥曼德40呼叫哥曼德HQ,吕贝克机场已被我们占领,我们需要第五十九独立突击营。我重复,吕贝克机场已被我们占领,这里没有敌人了,地面安全,第五十九独立突击营可以过来了,完毕。”

    奥里森抓起肩上的步话机一下子狠狠甩在地上。

    第三突击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完全拿下吕贝克机场。此刻的吕贝克机场已经被工兵们改造成一座大型前哨军事基地。一架又一架直升机起起落落,忙个不停。各种军事物资源源不断地被送到前哨基地。运输机停满了跑道,一堆又一堆士兵从运输机里涌了出来,迅速排成若干个长队,密密麻麻占满了整个机场的跑道。

    整个机场到处都是戴着头盔,全身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以及飞来飞去,起起落落的直升机和运输机。运送货物的卡车来来往往穿梭于其中,显得异常繁忙。

    眼前的这一幕,让老兵们感到又自豪又心酸:他们自豪的是自己总算将这个硬骨头啃下来了。他们心酸的是为了这个硬骨头他们损失了太多的弟兄。

    一架重型运输直升机在前哨基地的跑道上停稳后,打开后挡板。紧接着,一股冷风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原本暖烘烘的机舱,吹透了空荡荡的机舱内的两个人。

    坐在舱门口的一等兵亚克利特.洛奇尔猛地打了个哆嗦,然后回过头,拎起脚边的背包和步枪,跟着莎莉.里恩下士走出机舱。

    亚克利特跟在莎莉身后,单肩背包,步枪抵在胸前,昂首挺胸,身上的装备又干净又整齐,就像即将要参加阅兵仪式一般。莎莉走在亚克利特前面,她的脸色如同一颗发霉的青菜一般黄得发青,好像刚生过一场大病似的。她身上的装备随着她脚步的震动叮叮当当响着。

    这是老兵与新兵最鲜明的对比。

    亚克利特.洛奇尔是新来的,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不像部队里的大部分人,参军是因为近乎残暴的役制。他参军完全是他自愿的。

    莎莉.里恩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但是她却很少说话,因为她的弟弟在一次战斗中阵亡。她已经当了两年兵了,莎莉参军原本是因为她要为她弟弟报仇。可是到了这儿,她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敌我分明。

    他俩穿过大半个基地来到D连的临时阵地。走进临时阵地,他们找到A排的位置,卸下武器装备。

    奥里森中士走了过来:“新来的?”

    莎莉鸟还没有说话,倒是亚克利特腾的站起来,挺直腰板,用尽全力敬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一等兵亚克利特.洛奇尔前来报告!”

    亚克利特的吼声惊动了阵地上的其他人。他们停下了手中的事,一声不响地看着亚克利特,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宪兵来检查啦!”

    “你打仗打疯了吧,孩子!”

    “别这么严肃,孩子,”奥里森笑着说道:“现在不是打仗。另外,你以后千万别向军衔比你高的士兵敬礼。”

    “是!”

    奥里森摇了摇头,笑着走开了。

    亚克利特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在众人那令人不安的目光下慢慢坐下。

    有人嘿嘿地轻笑了两声。

    亚克利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他翻开书,一张照片滑了出来。照片上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年轻女孩,她的笑容简直可以迷倒一切男人。

    “这是谁啊?”眼疾手快的杰克斯一把抢过亚克利特的照片,“真漂亮,是你的女朋友吗?”

    弟兄们一下子来了兴趣,全都围了过来。“还给我!”亚克利特徒劳地伸手去抓照片,但是都被杰克斯闪开了。

    “快看!照片后面还有字!”

    “亲爱的戴安娜,”杰克斯翻过照片,大声朗读着,“我可能随时都会战死沙场,但是如果我的死能换来别人的生,如果能让那些丑陋的敌人全部死光,那我也在所不惜!既然我成为了一名军人,既然我来到了这里,我就必须随时接受死亡。战斗是一名军人毕生的职责,勇士为战争而生。我会一直战斗,直到阳光刺破黑暗。”

    “真感人,真热血!”

    “勇气可嘉啊,鲜肉,我看你连枪榴弹和榴弹之间的区别都不知道!”

    “傻啊!”

    “杀敌人的想法会让你兴奋吗,一等兵?你会捏着你那根该死的,又粗又长的老二帮我们干翻那些敌人吗?”

    “你真的以为戴安娜会安安心心地等着你回来吗?你不要太天真了!”盖温摇着头说道:“也许你的戴安娜早就被别人占有了,只是你现在不知道罢了。或许是你的邻居,或许是邮差,或许是你的朋友,甚至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与其你回家发现这惊人的事实,还不如你现在就忘掉她!”

    “就是!”杰克斯接上话:“你回家后她也许会抱怨你只有三英寸长,而另外一个家伙有六英寸长!”

    “你讲得太夸张了,谁的‘迪克’有六英寸长啊?!”波亚抬起头,说。

    “有!我知道有一个人的‘迪克’有六英寸长,那就是那个正在干亚克利特女朋友的家伙!”杰克斯叫道。

    “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家伙,整天要么讲‘花生’,要么讲‘剑鞘’,要么讲‘赛门’,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哎呦喂!”

    “耶!”周围的人开始起哄。

    亚克利特腾的站起来,用力推了一下杰克斯:“你他妈再乱说!”

    “嗯,你想怎样?你难道想用你那条该死的舌头来舔我的屁股吗?”

    “伙计们,别再纠缠这块鲜肉了,咱们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霍伯尔嘲笑着说了一声。

    “兄弟们,想听什么曲子?”盖温这时候拿出了一根笛子问道。这可是士兵们在空闲时候不多的娱乐活动了。

    “你会吹《圣诞节的十二天》吗?”鲍萨克斯问道。

    “没问题!”盖温回答道,“来吧,大家一起来唱!咳咳......”他清了清嗓子,然后把长笛架起来,把嘴唇压在唇垫上。

    轻快的旋律顺着盖温的嘴唇从笛子中流出,一朵朵音符如同快乐的小鸟一般从笛子中扑腾而出。盖温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中。一旁的莱顿记者叼着一根烟,扛起摄像机。

    士兵们被这笛声感染,开始猥亵地大声唱起来。其他单位的阵地上的士兵也纷纷回过头来,加入到了合唱之中:

    “在圣诞节的第一天,我的至爱送给我: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在圣诞节的第二天,我的至爱送给我:两只美味的烤和平鸽,和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在圣诞节的第三天,我的至爱送给我:三块肥皂块,两只美味的烤和平鸽,和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在圣诞节的第四天,我的至爱送给我:四枚蜂尾针,三块肥皂块,两只美味的烤和平鸽,和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在圣诞节的第五天,我的至爱送给我:五瓶不靠谱的莫托洛夫鸡尾酒,四枚蜂尾针,三块肥皂块,两只美味的烤和平鸽,和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在圣诞节的第六天,我的至爱送给我:六枚原子弹,五瓶不靠谱的莫托洛夫鸡尾酒,四枚蜂尾针,三块肥皂块,两只美味的烤和平鸽,和一枚没有保险的手榴弹。”

    歌词听起来非常欢快,但怎么听却都透露着一种苍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