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一. 汉诺威之战的结束

一千二十一. 汉诺威之战的结束

    这是一个大胆绝伦,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进攻计划!

    1966年7月2日,在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德军在英国皇家海军,意大利海军的配合之下,在德国城市吕贝克进行了大举登陆!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登陆作战,英国皇家海军的绝大部分力量,德国的武装直升机、运输机等等在内全部参与到了此次作战行动之中。

    这是一次完美的海陆空一体合作!

    战役代号“雷暴”,战役总司令——德意志元帅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元帅!之前在中东指挥这德意志军队奋战的伟大元帅!

    而参战地面部队主要组成部分便是那些在中东战区身经百战,德意志最精锐的一群武装:

    德意志曼施坦因集群!

    此前,随着德意志军队在中东的不断取胜,以及土耳其、伊朗等国陆续加入同盟国,并大举派遣兵力进入北非、中东地区,曼施坦因已经能够从中东腾出手来了。

    他,被恩斯特.勃莱姆任命为了“雷暴行动”的总司令官!一个德意志最杰出的元帅之一!

    而做让人惊异的是,如此规模庞大的兵力调集,居然没有被盟军侦察到哪怕一点。而这,必须得感谢沉寂了许久的小灵和她的紫光军事基地!

    小灵和紫光军事基地,正在用远远领先于这个时代的各种手段破坏着盟军的侦察,发布着假的讯号干扰着盟军的雷达以及一切通讯侦察手段!

    如果战争最终以德意志的胜利而结束,那么毫无疑问小灵和紫光军事基地将会是这场胜利的最大的幕后功臣。

    吕贝克一旦重新回到德国手中。德军和他们的盟友们,将可以沿着汉堡、不莱梅一线肆无忌惮的发起进攻,甚至将在德国境内的盟军全部包围!

    回到德国的,是一支真正意义上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

    现在,盟军终于知道了德军的真实意图,在汉诺威的杜比准将也终于知道了德军的真实意图。

    什么增援特顿,什么进攻汉诺威,全部都是假的。德国人根本就是在那隐藏真正的计划——“雷暴”!

    所有的一切无非都是在那演戏,都是在那迷惑敌人,一场如此大规模的登陆作战才是德国人真正的意图所在!

    盟军,正在陷入到可怕的包围之中......

    但是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太晚了......盟军和他们的总司令威斯特摩兰现在唯一希望的,只是吕贝克以及附近的盟军能尽全力的守住那里,否则可怕的灾难很快便会降临。

    但是从德国人的动态和气势来看,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敌人如此的实现“美梦”的!

    “胜利从来没有距离我如此之近......”在终于等到了自己需要等到的消息后。王维屹却是出奇的平静:“现在,让我们来结束在汉诺威的战斗吧!”

    让我们来结束在汉诺威的饿战斗吧——当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下达了这一命令之后,德意志的士兵们终于完全毫无保留的露出了自己最狰狞的爪牙!

    这才是真正的攻击——德意志军队最真实战斗力最真实的体现!

    王维屹毫不保留的投入了自己所有能够投入的力量,并且下达了他新的命令:在7月5日之前结束全部发生在汉诺威的战斗!

    听起来有些困难,但当这里的德国和英国的士兵们听闻强大的德军已经在吕贝克完成登陆,巨大的欢呼声在他们的嘴里发出......

    没有什么别这更加令人兴奋的事情了!

    他们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战,为了德意志的自由和荣耀而战。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们战争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然而,这一天却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那种兴奋与狂喜,那种巨大的热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而这体现到战场上,便是那如同闪电一般的攻击!

    相反的,原本一直都在顽强战斗的盟军,士气却一下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士兵们是有信念的,也正是信念支撑着他们绝不屈服,可一旦这样的信念轰然倒塌。那么便会发生最可怕的事情。

    而此时,杜比准将正在经历着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刻。

    他曾经为自己能够阻挡住德军的攻势而沾沾自喜,他曾经认为自己能够和骷髅男爵打的难解难分而把自己归类于一代名将的地位上。

    可是他现在发现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梦而已......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打击是比这更加残酷的吗?

    无论在汉诺威继续坚守多少时间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可是,让他倍感无奈的是,即便毫无意义他也必须得绝望的防御下去。

    只有本人才能够明白其中的痛苦!

    杜比准将苦涩的笑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难过的呢?他以为自己可以和骷髅男爵相提并论了,但其实,自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在男爵的面前,自己永远都是一个悲哀的小人物。

    枪炮声一阵高过一阵的传来。似乎在那炫耀着德意志即将到来的胜利。而前线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到了他的指挥部,形势几乎是在一转眼间就变得危急起来。

    杜比准将已经请示了威斯特摩兰总司令,但是那位总司令大概现在也是一筹莫展,除了让他继续坚守根本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杜比准将知道。乱了,全都乱了,从自己这里开始,一直到盟军的总司令部已经全部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失败就在不远的地方朝着盟军招手......

    在以德军为中心的联军于7月2日在吕贝克大举登陆之后,恩斯特集群骤然加强了自己的攻势。一波高过一波的攻击,让汉诺威很快成为了汪洋大海中的一页扁舟,随时随地都有沉默的危险。

    杜比竭尽全力的不想让自己的船沉没,但是很显然的到现在他已经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将军,我们就快要失败了吗?”他的副官豪威尔少校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我觉得我们就快要失败了......”杜比并没有隐瞒什么:“当敌人重新夺取吕贝克之后,任何的战斗便不再有意义了。少校,你觉得我们像是傻子吗?被敌人如同提线木偶一样掌握在手里玩弄着。而自己却还以为就快要看到胜利了......”

    豪威尔少校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是啊,不管从什么方面看盟军的那些指挥官们都成为了一群傻瓜。

    “我们还能怎么办呢?”豪威尔少校叹息了一声:“我们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所以只能一直坚守在这里,而我想,大概我们的面前很快就会出现敌人了吧?”

    “我们的面前很快就会出现敌人了......”杜比也重重的叹了口气:“可是起码有一点是幸运的,骷髅男爵虽然是个很可怕的敌人,但他却是一个绅士。起码在你投降之后。他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少校,你做好当战俘的准备了吗?”

    少校,你做好当战俘的准备了吗?

    当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豪威尔少校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才好......

    少校虽然还没有想好这一点,但是在战场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大量的俘虏。最先投降的是那些才感到汉诺威不久的澳大利亚士兵。

    要知道,如果战斗顺利的话,他们会表现的非常勇敢。但如果战争出现了重大转折,那么他们的心态便会不可避免的出现波动。

    他们可不想都死在这里......

    德国人接受到了大量的俘虏,他们甚至没有时间来管理这些俘虏,只是临时在战场上设立了一些战俘营,让俘虏们自己走进去。

    而这也让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所谓的战俘营外,根本没有任何站岗看管的人,那些战俘们完全可以轻易的离开,可是,却很少有人这么做的。

    “最后的绅士”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在战场上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们清楚自己虽然当了俘虏。但起码生命却是安全的。而一旦离开了这里,天知道会被是流弹击中。

    所以,他们老实的呆在了这样的“安全屋”中......

    这个造成的影响是一连串的,开始有更加多的人效仿他们的做法,甚至不用看到敌人,便有许多的人主动的寻找到了战俘营,并且让自己也成为了战俘中的一员。

    让人啼笑皆非,但仔细想想其实一点也不好笑的事情......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呢?

    在7月3日的时候。德英联军已经突进了汉诺威,大量的澳大利亚士兵投降了,但美国海军陆战第7旅的绝大部分人还在继续奋战着。

    相比于澳大利亚人,他们对于杜比准将要忠诚的多。在没有接到命令,或者是彻底绝望之前,他们是绝不愿意就这样放下武器的。

    汉诺威的战斗依旧激烈无比,但这时候却出现了最让杜比准将,其实也是最让美国人头疼的事情:

    汉诺威的德国民众就和所有被占领城市的德国普通人一样起来反抗了!这样的一幕在恩斯特集群进军的过程中曾经无数次的上演着......

    当恩斯特.勃莱姆元帅进入汉诺威的时候,已经是7月3日的晚上了,三分之一的城市掌握在了德军和英军的手中,而且控制整个城市的步伐也开始加速起来。

    “我很高兴听到你们这样的汇报!”王维屹平静的告诉自己的部下:“科尔克上校,你的坦克突击群伤亡大吗?”

    “是的,元帅。伤亡还是比较大的。”在元帅面前科尔克上校没有任何隐瞒:“不过和我们取得的战果相比,我们完全可以忍受这样的伤亡。”

    “很好,我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精神。”王维屹赞许的点了点头:“但是我看到敌人还在顽强的抵抗着,如果在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你能继续带给我好消息,我想我会非常感谢你的。”

    “我会做到的,元帅!”当科尔克上校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像起了一件事情:“元帅。您曾经答应过我,会给我亲自佩戴上铁十字勋章的!”

    王维屹也想起了自己的承诺,他解下了自己一直佩戴着的铁十字勋章,然后郑重其事的佩戴到了科尔克上校的军服上。

    一瞬间,科尔克上校的眼中浮现出了狂热的神色......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意志勋章的发放已经非常少了,尤其是在最近几年。甚至没有人获得过铁十字勋章,然后,最近的军服上却佩戴上了一枚。更加重要的是,这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授予自己的!

    为他战——为他死!

    科尔克上校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流传在德军中的这一句话......

    指挥官狂热的情绪总会传染给部下的,从作战一开始就始终战斗在第一线的科尔克坦克突击群,好像一群疯子一般重新投入到了进攻之中。

    在他们的两翼,是大德意志团和英军的士兵们。他们在城市战中表现得并不急躁,而是一点一点清除着敌人的阻碍,一点一点的稳固住已控制区。

    在残酷的战斗中,那些走上战场并没有多久的英国士兵也在迅速的成长着。

    而那些美军的阵地却在一寸一寸的失去,他们不断的后退,不断的收缩阵地,但却始终没有办法阻挡住敌人前进的步伐。

    7月3日深夜,一个噩梦般的消息让本来就如坐针毡的杜比准将更加陷入了绝望之中:

    一支德军突击队突袭了设在汉诺威的盟军军用机场,并且俘虏了那里的地勤人员和为数众多的飞机。

    上帝啊,还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呢?机场落到了德国人的手里。现在,杜比准将连撤退的路线都被完全的堵死了。

    他认为这是一个悲剧,一个真正的悲剧,现在他不得不直面最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了。

    忠诚的豪威尔少校一直都在陪伴着他,尽管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劝慰准将,但是能够陪在他的身边起码也能够尽到一个副官的责任吧。

    “巷战进行的如何了,少校?”杜比准将勉强问道。

    “情况不是特别乐观。”豪威尔少校实事求是地说道:“我们缺乏巷战防御的经验,而且敌人的攻势太过猛烈。所以我想我们很难继续坚持了。”

    杜比准将点了点头,然后忽然说道:“你知道一个人吗?这个人出生于弗吉尼亚。他在美墨战争中表现卓越,并在1859年镇压了约翰.布朗的武装暴动。在美国南北战争中,他是美国南方联盟的总司令。内战中。他在公牛溪战役、腓特烈斯堡战役及钱瑟勒斯维尔战役中大获全胜,他的名字让所有的美国人都牢牢记得。”

    “您说的是罗比特.李将军吧?”豪威尔少校立刻猜了出来。

    杜比准将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的,罗伯特.李将军,一个美国历史上伟大的将军。在联盟*因持续数月的战役而筋疲力竭之后,一支联邦军成功的于1865年4月2日攻下彼德斯堡。李将军放弃防守里奇蒙,并企图与约瑟夫.强森将军在北卡罗莱那的部队会师。其所部为联邦军所围困,于1865年4月9日于阿波马托克斯法院投降。若干部下提议拒降以让部份小单位渗透出包围圈外,并进入山区以进行长期的游击战,为李将军所拒。战争结束之后,李将军曾向官方申请战后特赦,但未曾获淮。申请书送出后上呈至国务卿威廉.亨利.西华德的桌上,他以为是旁人将事情完成后呈送的副本而将之归档,数十年后方于其抽屉中再度发现。李将军将不获响应当成政府对其保留法律追诉权......”

    说到这,他沉默了下:“李将军申请特赦立下范例,鼓励许多前美利坚联盟国部队官兵接受再度成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他失败了,他投降了,但这不妨碍他成为受到几乎所有美国人尊敬并且崇拜的伟大人物......”

    豪威尔少校一下便明白了准将的意思:“你也准备放弃战斗了吗?”

    杜比准将的话里带着一些苦涩:“是的,我想我也准备投降了,战斗结束了,起码属于我们的战斗结束了,我不奢望会成为李将军那样伟大的人物,但起码我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士兵们再白白的在战争中失去生命了。”

    豪威尔少校默默的点了点头,有谁愿意死去呢?

    杜比准将接通了和盟军总司令部的电话:“总司令官先生,汉诺威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我们正在迅速的失败着,为了残余士兵们的生命,我将下令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是的,这一切的责任将由我本人来承担。感谢您的理解,祝您和盟军好运!”

    然后他放下了电话,缓缓的转过头说道:“那么现在就让这可怕的一切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