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二十. 抢占机场

一千二十. 抢占机场

    “安全!查尔斯,把挂彩的人带过来吧!”

    中尉喊了起来。接着,建筑物里立刻又被另一种惨叫声灌满。B排幸存的弟兄们扶着D连的所有伤兵进入了建筑物。哭喊声,惨叫声和呻吟声立刻刺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波兹克掏出一枚红外线标记弹丢到墙角,然后对着步话机喊道:“哥曼德40DA呼叫蓝色29,哥曼德40DA呼叫蓝色29!完毕!”

    “蓝色29收到,完毕!”

    “登陆点已建立,不要向蓝色970东面七十码的一处红外线标记点开火。我重复,登陆点已建立,不要向蓝色970东面七十码的一处红外线标记点开火,完毕!”

    “收到,哥曼德40DA!”

    波兹克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在痛苦地扭动着的伤兵,皱起了眉头。有一个人的脚踝被打断了,脚弯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形状。有些人失去了手脚,血肉模糊的肌肉和血管暴露在外面。有一个人的肋骨露了出来,红兮兮的骨头随着肺部的呼吸一张一缩。有些人头上都是血,缠了好几层纱布都没用。医护兵忙得焦头烂额,他们恨不得再长出一只手来减轻压力。啊!惨叫声切割着波兹克的耳膜,使他快要发疯。

    “第四十二突击营进入蓝色区域!”步话机再次响了起来。波兹克中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回过头,对手下大声喊道:“A排能动的人,都跟我来!”

    “呼啊!”有人大声回答道。

    空中炮艇机开始向着陆区周围的敌军狂轰滥炸,第四十二突击营的直升机编队趁此时机冒着漫天炮火,歪歪扭扭地降落到指定地点。士兵们跳下直升机,跑到路边。待士兵们全走完之后,直升机编队迫不及待地拉高,赶紧逃离出这片可怕的修罗场。

    天旋地转,根本分不清是谁在开火,哪里在开火。子弹嗖嗖地从耳边飞过,各种弹道如同银针般飞来飞去,交织成一张连老鼠也爬不过去的死亡之网。叫骂声喊成一片,飞弹拖着细烟在街道间乱窜。咚!爆炸更是多得数也数不清。

    一辆坦克停在路当中,用120毫米主炮和12.75毫米机关枪向楼上的敌军猛烈轰击。就在这时,嗖!一枚飞弹窜了过来,一头扎在坦克上。轰!坦克的炮塔像玩具一样被掀起。致命的冲击波和钢片将坦克周围的人放倒在地。

    一个满身是火的坦克驾驶员挣扎着钻出被炸毁的坦克,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一些士兵冒着生命危险跑到坦克周围,把伤兵拖到路边掩体后面,还有一些士兵躲在坦克后面,利用坦克作为掩体掩护队友抢救伤兵。

    “医护兵!”有人喊道。

    啪!一颗致命的子弹狠狠地打中了梅德森的脖子。梅德森头一仰,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他的步枪也摔倒在一边。噗嘶嘶,淡红色的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溅得到处都是。波兹克中尉冲上前,抓住梅德森拼了命地拖到一堵断墙后面。

    “医护兵!”中尉咆哮道。

    噗嘶嘶,鲜血还在向外冒。梅德森张着嘴,瞪着眼,他想呼吸,但是却吸不进任何气体。波兹克中尉手忙脚乱地掏出止血布,按在梅德森的伤口上,对梅德森说:“坚持住,和我待在一起,看着我的眼睛,呼吸,你不是还要开五百英亩的农场吗?坚持住,马上你就可以回家了。”

    “医护兵!”中尉抬起头,再次咆哮道。

    梅德森痛苦地扭动着身子,挣扎着蹬着双腿。他的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波兹克的领子,他的嘴里和脖子上都是血,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终于有一个医护兵跑了过来,开始抢救梅德森。波兹克握着梅德森沾满鲜血的手,不停地说:“坚持住,快呼吸啊,你会活着回去的,去开你奥地利的小农场。”

    中尉扭过头,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那辆被炸毁的坦克。突然间,他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坦克后面,定睛一看,那是弗洛茨中士!

    弗洛茨趴在坦克后面,向敌军士兵射击。不一会儿,弗洛茨就打完了弹匣里的所有子弹。他缩回身子,哗啦一下拉下枪栓,取下空弹匣。他无意间抬起头,正好也发现了波兹克。

    弗洛茨朝波兹克苦笑了一下。

    轰!一道刺眼的闪光如同闪电一般劈在坦克上,波兹克和医护兵连忙扑倒在梅德森身上。炙热的火球再次把坦克抱住,各种碎片如同下雨般噼里啪啦地浇到地上。哗啦啦,波兹克和医护兵的背上浇满了碎片。

    当波兹克抬起身子时,发现梅德森冰凉的手仍旧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只不过这时梅德森已经没气了。

    中尉回头看着身旁那辆被炸了两遍的坦克,顿时惊呆了。他看见原先弗洛茨趴着的地方变成了一滩血泊。弗洛茨的尸体摊在血泊上,被炸成了两截血肉模糊的有机物,活像一块被砸烂的草莓蛋糕。黏糊糊的内脏流了出来,各种不可思议的肌肉血管和神经暴露在空气中,将空气涂成血腥味。

    波兹克呆呆地看着弗洛茨的尸体,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砰!敌人打中了火焰**手的燃料罐,引发了一场大爆炸。火焰直接将火焰**手撕裂,片片燃烧着的肉块被抛向四面八方。但是波兹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仿佛这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的步话机内传来其他单位的士兵们的嚎叫:“第六三九单位,向右移动两百码,消灭西南角的守军!第三六三单位向后撤出R03号道路!空中支援仍然不在线上,没有炮火支援!”

    波兹克和弗洛茨是因为在小学里打架才认识彼此的,之后他们就一直黏在一块,似乎有着聊不完的话题。他们曾互相抄过作业,也曾都被老师骂过。他们因为中学里追着同一个女孩子而一直吵到现在......

    与弗洛茨相处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般映在波兹克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血红色的泡影,弗洛茨的声音从此成了虚幻在脑海里的记忆。太快了,一切都来得太快了!波兹克根本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中尉!中尉!”医护兵的吼声将波兹克拉回现实,波兹克回头看了医护兵一眼,然后哇的一下子将胃里酸溜溜的东西全呕了出来。

    几个小时后,蓝色着陆区附近的枪炮声渐渐变得稀疏,看来争夺蓝色LZ点的战斗基本结束了。士兵们从掩体后面慢慢直起身子,细细地察看着这片被战火蹂躏的城市。

    路上到处都是被扭曲的尸体和被烧成丑八怪的载具残骸,有盟军的,也有德军的。紫色的鲜血和红色的鲜血搅在一块,像条被污染的小溪一样在街道间流淌。

    医护兵开始忙碌起来,工兵也开始修理工事和炸坏的装甲车。天上的直升机开始增多,各种军事物资被源源不断地送来。

    “哥曼德HQ,准备实行二号计划,”这时,所有士兵的量子步话机响了起来,“第四十二突击营守住蓝色着陆区周围正面六个街区,纵深五个街区。第四十五突击营负责清空R57号道路。第四十突击营攻占吕贝克机场,完毕!”

    “你们都听见了!我们快干吧!”有人大声喊道。

    呜,第847航空中队和第845航空中队的直升机编队飞了过来,缓缓降落在街道上。接到命令的部队开始骚动起来,士兵们开始陆陆续续地钻进轻型运输直升机。待A排的所有有战斗能力的人都进入直升机后,波兹克提起步枪,也跟着钻了进去。

    引擎的声音开始变尖,第847航空中队和第845航空中队的直升机慢慢拉高,开始向吕贝克机场的方向前进。为航空中队送行的是第四十二突击营士兵们的目光和咒骂。

    波兹克坐在拥挤不堪的直升机内,身体随着机身的震动左右摇晃。驾驶室内的无线电通讯器没完没了地响着,使人特别烦躁。

    又是一段无聊的等待。

    “哥曼德40注意,”机载无线电通讯器里传来第四十突击营营长帕斯克少校的声音:“A连负责清空机场跑道周围的机库,然后在蓝色H区掩护B连清除跑道周围的ADA,C连搜索并摧毁机场内所有的目标,D连清除跑道周围的建筑物。第四十五突击营的弟兄们会掩护你们以及为我们警戒后方,完毕。”

    波兹克轻轻地把头靠到椅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机身突然一个颠簸,将机舱内的所有人都颠起来。波兹克险些亲到直升机的天花板。

    “他妈的怎么回事?”

    下面传来激烈的轻武器交火声,还有密集的爆炸声。砰砰砰!不知从哪里打来的子弹,打到直升机上,发出石子撞罐子的声音。

    咣!远处一架轻型运输直升机凌空炸开,燃烧着的残骸飞溅得到处都是。

    机舱内的士兵们骚动起来,大家嚷嚷着要出去,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飞行员回过头来喊道:“大家都坐稳了!我们到吕贝克机场了!”波兹克拉着机舱天花板上的把手,低头往下看。他看见不少武装直升机飞离飞行编队,对着敌军的火力点狂轰滥炸。

    “干掉它了!”机载无线电通讯器里传来了武装直升机驾驶员兴奋的声音。

    几架直升机在武装直升机和特殊烟幕弹的掩护下急急地降落在跑道上,待直升机内的士兵们全跑出来后,直升机又急急地拉高离开。由于每个士兵头上戴的电子护目镜都有热成像功能,所以波兹克可以很清楚地透过白白的烟幕看到那些士兵卧倒在跑道上,朝着跑道边上的防空炮开火——他们一定是B连的士兵。

    咚!一声巨响,一架武装直升机被防空炮火击中。武装直升机冒着浓浓的黑烟在空中拼命地翻滚着。“五月!五月!我们正在下坠!红色杀手57号正在下坠!”那驾驶员的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传进了其他直升机的机载无线电通讯器。

    “小心!”另一个声音传了进来,“闪避!闪避!它来了!小心!”轰!那架被击中的武装直升机撞到了一架直升机。两架直升机被火球裹住,咣!燃烧着的残骸被狠狠地抛向四面八方。有一片螺旋桨残骸高速旋转着从波兹克坐的那架直升机旁掠过,差点砍掉波兹克的脑袋。

    “基督耶稣啊!”

    D连的直升机编队开始降低高度,砰!直升机编队打出了特殊烟幕弹,团团白烟遮住了着陆地点——一栋还算完好的候机大楼。

    一些直升机急匆匆地降落在候机大楼前的空地上,另一些降落在候机大楼的楼顶。波兹克坐的那架直升机降落在大楼的楼顶,他和士兵们跳下直升机,迅速跑到楼梯口。

    直升机争先恐后地溜走了。

    “准备引爆!”一个德军士兵在楼道口的门上安装了一枚特殊炸弹。嘀嘀嘀!炸弹开始尖叫,士兵们立刻贴在墙边,压低脑袋。嘀嘀嘀的频率越来越高,最后咣的一下炸开。门像一枚加农炮弹一样撞进室内,引起漫天灰尘。特殊炸弹爆炸后,另一个士兵朝内丢了枚闪光弹。闪光弹炸开,其他士兵迅速冲进楼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对着他们认为可疑的目标短点射击。紧接着,一场大清扫开始了。

    “一班进入,右边!”

    “下一个单位,进入,左边!”

    “进来了!左边!”

    “目标,前方三十码,桌子后面!”

    “收到,目标在前方三十码,桌子后面,我正在干预。”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康纳端着步枪边向目标短点射击边向目标靠近,直到将那个盟军打死。

    “目标倒地!”

    “下一个单位,警戒!”

    “呼啊!”

    突然间,一枚结实的,发着微蓝光的球形物体飞了过来。“手榴弹!”有人咆哮。咣!敌人手榴弹炸开,将周围炸得灰蒙蒙的。灰尘散去后,托里斯艰难地站起来,查看四周,他发现菲尔斯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有人倒地!菲尔斯倒地了!”

    “接敌!”

    周围响起了盟军轻武器弹药出膛声,士兵们立刻找就近掩体躲避。子弹噗噗地打在地上,打在掩体上,激起碎片和灰尘。托里斯抓住菲尔斯,将他拖到一根柱子后面。

    菲尔斯肯定是死了,他满身都是血,他的下巴,左小腿上的肉都被手榴弹碎片削掉,血淋淋的骨头露了出来,场面非常可怕。

    “王八蛋!”托里斯边骂边用力撕开菲尔斯的衣领,拽掉菲尔斯的身份牌。

    “敌人在梯层那!”

    多伊从掩体侧面探出身,迅速趴在地上,架好机枪。咚咚咚!从枪口飞出的成排的子弹如同一根长长的银针一般,一头接着机枪枪口,另一头接着梯层。多伊一下子将梯层上的所有栏杆全部打烂,同时他还宰掉了好几个敢于冒险的敌人。

    “小股敌人!大概有一个班!”

    盖温探出掩体,连开好几枪才将一个盟军放倒。盖温迅速缩了回来,用力扳了扳步枪上的准星和照门——他的步枪准星一直都有问题,盖温常常抱怨军需处的那帮肥猪没有仔细校正步枪准星就将步枪交给士兵,他认为这纯属是谋杀!

    “卡尔!过来!”有人在喊。

    卡尔钻出掩体,向喊他的那个人跑去。结果半路中他脚下一滑,噗通一下倒在地上。正当卡尔刚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啪!他的额头被敌人的子弹打中。卡尔的半个脑袋被打烂,他的头盔被弹向空中。卡尔剩余的脑袋如同一朵盛开的红玫瑰,鲜血嘶啦啦地喷溅出来。他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身体触地之前他就死了。

    “老天爷啊!卡尔阵亡!”

    “老规矩!”

    火力班开始加强火力,吸引并压制敌军火力。一班和二班迅速向左右散开,扩大攻击范围。

    “还有一个敌军士兵,那里!”

    眼疾手快的波兹克举起步枪,连开三枪将藏在梯层上的那个盟军撂倒。“目标倒地,停止射击!”波兹克喊道。枪声停止,等到小队登上梯层,来到那个敌人士兵被撂倒的地方时,波兹克发现那家伙还没死,他的肚皮还一挺一挺地,看来他还在艰难地呼吸。

    弗洛茨的死相立刻冲进了波兹克的脑海,他想到了那块血淋淋的,被砸烂的草莓蛋糕,他想到了弗洛茨的家人在接到阵亡通知书后的样子,他想到了交战规则,交战规则中明令禁止射击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敌方士兵。

    可是,去他妈的交战规则!

    波兹克举起步枪向那个敌人的肚皮上补了几枪。啪!紫色的鲜血飞溅出来,溅到地上,有一些还飞溅到波兹克脸上。

    “还有人吗?”

    “他们都死了!”

    “我已就位,左边!”

    “清空!”

    “所有目标都被消灭!”

    嘀!波兹克中尉按响了肩上的量子步话机:“A排已清空建筑物东侧走廊,有两人阵亡。请求下一步作战指令,完毕!”

    “干得好。刚才B排发现候机大厅有两百多号人,根据B排报告称他们是非战斗人员,我希望你们代替B排的弟兄们看住这帮家伙,交战规则,只要发现有一人试图袭击,你们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消灭!”

    波兹克中尉一把将通话掐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