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十八. 年轻的生命

一千十八. 年轻的生命

    对于残酷的战争而言,战场上的绅士行径无非就是点缀而已,真正需要结束战争的还是人类最宝贵的生命!

    轴心国联军方面和同盟国盟军方面,都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到了特顿至汉诺威一线,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便表现出来和它的走向,谁能够达到战役目标,谁就能够掌握住了战争的主动。

    双方都在特顿和汉诺威频频的调兵遣将,不断的增加防御兵力和进攻兵力,谁也不愿意放弃任何能够赢得战争的希望。

    在特顿,德军表现出了足够的顽强,而在汉诺威,盟军也表现出了丝毫不逊色于敌人的顽强。这在战争爆发之后,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状况。

    双方都将自己的人力资源和物力资源运用到了极限,每个人都几乎是在那里咬牙切齿的坚持着,战斗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愿意放弃,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辛苦毁于一旦。这个时候武器的先进与否,战术的先进与否都成为了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谁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

    杜比准将显然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从汉诺威之战一开始,他对自己部队的表现已经非常满意了。要知道,他所面对的,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就从来没有失败过的骷髅男爵——一个传奇的男爵!而自己,居然能够和骷髅男爵苦苦坚持到了现在。

    从这一点上来说杜比准将认为自己已经做的非常之成功了......

    两个新调上来的澳大利亚师提供了莫大的帮助,他们表现的一样非常勇敢。在战场上展现出了让人惊叹的意志力。

    平心而论,在汉诺威的德军无论是在武器上还是在士兵们的作战技巧上都在盟军之上。某种程度上来说汉诺威的盟军是在以弱战强,加上双方指挥官指挥技巧上的差距,杜比准将能够组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

    可是让人有些奇怪的是骷髅男爵似乎对目前胶着的状况并不是十分担心......这点是最让人费解的......

    甚至在英国皇家第三师到达战场后,骷髅男爵也并没有将这支部队立刻投入到战场,而是一直在将其做为总预备队使用......杜比准将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也都无法想出阴谋所在......

    也许是紧张的战争让自己太多虑了吧......很快,杜比准将便将这隐隐的担心完全的抛掷到了脑后......

    从7月1日开始。德军的进攻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在战场上出现了不少德军的战机和武装直升机,但是这些空中力量并没有全部用到正面打击敌人上,而是似乎在那演练着什么。

    说实话,杜比准将完全不知道德国人到底在那想要做些什么......

    德军的大德意志团、科尔克坦克突击群、英国皇家第二师的轮番攻击,让美国的阵地始终都处在了炮火之中。一刻也都不间断的战争,非常折磨人的精神。有几次,连杜比准将都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甚至无法闭上眼睛,无法安心的睡上哪怕一个小时的觉......这该死的战争啊......

    一个上午,澳大利亚人在最前线的一个营再次打空了,横七竖八的尸体堆满了汉诺威。而随着天气的渐渐变热,难闻的气味也充斥着这座城市。好在现在医疗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否则也许瘟疫瞬间就会爆发......

    在战斗的间歇,士兵们无精打采的坐着,他们懒得说话,也懒得吃饭。每一口送到嘴里的食物,总带着血腥的味道。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是他们永远都难以忘记的。

    “我有一个梦想。”终于,一个嘶哑的声音打破了这让人绝望的平静。说话的人是澳大利亚士兵波克,他年轻的脸上,在上午的战斗中被子弹划破了,简单的处理,让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伤疤:“我想活着回到家里,我家里有一个种植园,很大,我想骑着马,然后每天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候,巡视我家里的种植园,我想拿大概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事情了......你呢,墨菲,你有什么梦想吗?”

    和他几乎同时入伍的墨菲出神地道:“我想做一个啤酒酿造师,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这个。嘿,墨菲,要是战争结束后我们还没有死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喝我亲手酿造的啤酒。”

    “一言为定。”扎克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让他的伤痕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明显了:“我会向你提供酿造啤酒的原料,也许我们将会成为大富翁的......”

    两个年轻人一起笑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在同一时刻两个和自己岁数相仿的敌人也在讨论着几乎同样的话题......

    那是大德意志团的德国士兵德波尔和卡尔斯隆......他们从小就是好朋友,一起上学,一起毕业,然后一起加入了神圣的武装党卫军。他们总认为他们天生就应该永远在一起,甚至有一天他们会一起带着美丽的新娘子步入婚姻殿堂的......

    “你的那个姑娘多莉亚怎么样了,德比?”卡尔斯隆叫着自己好朋友的昵称:“我记得你们相处的不错?”

    “啊,我刚接到了她的信,要我给你念一下吗,卡尔?”德波尔拿出了一封信,声音有些干涩地念道:“亲爱的德比,我不知道该如何在这封信里对你说......自从你离开后,我一直都很寂寞,隔壁的谢普总是来帮我的忙。那次敌人的飞机来轰炸,也是谢普及时的救了我们全家。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好吧,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他了......”

    “够了,够了。”卡尔斯隆打断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话:“谢普?就是那个满脸长满了青春痘的家伙吗?该死的,多莉亚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家伙?德比,别难过,等到战争结束了,我会给那个家伙一点好看的!”

    德波尔却忽然笑了笑:“为什么呢?我的朋友?也许我和多莉亚真的不适合。要知道我们都是德意志的士兵。谁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死去,难道你要一个姑娘一直等着我吗?说实话,我不怪多莉亚,也不怪谢普。一切都等到战争结束以后再说吧......”

    卡尔斯隆叹息了声。战争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只有他才能够明白好朋友故作轻松笑容下的那份深深的痛苦......

    “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找真正爱我们的姑娘吧......”

    卡尔斯隆才说到这,紧急集合号已经响了起来,所有刚才看起来还懒散无比的士兵一下便进入到了作战状态。

    “进攻——准备进攻!”

    在军官们悠长的声音里,大德意志团的士兵们开始伴随着坦克重新投入到了进攻之中......

    发生在1966年7月1日下午的这场攻防战。是汉诺威攻防战爆发以来最残酷血腥的战斗。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士兵,在这块其实并不大的战场上展开了一场生和死的绞杀。双方多次发生了最原始也是最可怕的白刃战,这在之前是很难看到的。

    德波尔和卡尔斯隆始终都并肩战斗在一起,他们从来没有分离过,哪怕是在这样的战场上......

    他们和两个与自己差不多大年纪的敌人士兵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德波尔率先大吼一声冲了上去。抡起手里的刺刀恶狠狠的向着对方扎了过去,而敌人也丝毫不示弱的迎面而上。

    德波尔的刺刀深深的捅进了敌人的肚子里,但是就在这一瞬间,敌人的刺刀也同样的捅进了他的肚子里......两个人都死死的握着枪谁也不肯松手。他们就这么把刺刀捅在敌人的身体中,然后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

    在德波尔失去生命前。他还记得敌人的脸上有一条才被打伤的伤痕......

    终于,德波尔和他的敌人都在喉咙口发出了一声浓重的叹息。然后一齐松开了枪软软的倒在了这该诅咒的战场上......

    “德比!”卡尔斯隆亲眼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死了,他愤怒的吼叫着,愤怒的和面前的敌人搏杀在一起。

    他们丢失了自己的武器,他们如同两只野兽一般在地上翻滚着,扭打着。这一刻他们忘记了恐惧,这一刻他们的内心有的只是愤怒。

    卡尔斯隆终于占了上风,他骑在敌人的身上,两只手死死的卡住了敌人的脖子......

    墨菲的意志正在逐渐模糊,刚才,他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扎克死了,而现在自己也快要死了。他曾经和扎克约定过,他酿酒,扎克给自己提供原料,也许他们会成为大富翁的,但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再存在了......

    意识逐渐模糊的墨菲,手无意识的摸到了一眼东西,然后他逐渐涨的通红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之极的笑容......手雷的保险被打开了!

    “轰——”的一声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我会向你提供酿造啤酒的原料,也许我们将会成为大富翁的......”

    “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找真正爱我们的姑娘吧......”

    就在不久之前,两个敌对方的两对年轻的士兵刚刚做出了这样的约定,但很快,约定永远也都不会实现,战争,夺走了四个对人生原本充满了梦想的年轻人们的生命......

    没有人愿意看到战争,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看到这残酷而又血腥的战争......

    ......

    1966年7月1日,柏林。

    “谢普。你也要走了吗?”

    面对心上人哀怨的声音,那张满是青春痘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和快乐:“是的。多莉亚,我已经加入了国防军,而且就要开赴前线了。多莉亚,这是我的梦想,不,这是所有德意志男人的梦想。等着我回来,多莉亚,等着我回来!”

    “那一天。德比走的时候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多莉亚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现在,你也要走了吗?我知道我没有办法阻拦你们。但是我求你活着回来。”

    “我会的,多莉亚,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还有,如果有机会见到德比的话,请告诉他我对不起他......”

    谢普永远也都无法见到德波尔了......

    1966年7月1日,党卫军大德意志团突击队员德波尔战死在汉诺威前线。1966年8月2日。国防军二等兵谢普于一次侦察任务中阵亡。

    两个年轻人,两个原本充满了朝气的年轻人就永远的长眠在了战场上......

    ......

    可是,战争却还在继续着......战争不会因为死亡而结束......

    在7月1日这一整天的战斗中,盟军付出了两千多人的死伤,阵地上多次爆发可怕残酷的白刃战,而大量无法得到及时治疗的伤员。还在死亡线上痛苦的挣扎着。

    杜比准将为这些死去的士兵感到难过,但他也为自己取得的战果感到自豪。在德军如此凶猛的攻击下,自己成功的防御住了汉诺威,尽管外线全部阵地已经落到了德国人的手里。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汉诺威还在自己手里,盟军司令部制定的计划就会切实的进行下去的。

    杜比准将甚至已经准备开上一瓶酒来好好的庆祝一下了。

    “将军。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的电话......”

    杜比准将快步走过去接起了电话:“总司令先生,您好。是的。敌人的进攻暂时被打退了,我们的伤亡很大,啊,不用担心,汉诺威固若金汤,敌人在短时期内是没有办法夺取这里的......感谢您的夸奖,所有在汉诺威奋战的盟军将士都会感谢您的夸奖的......一个师的新的援军正在到达?这真是太好了,这将让我会无限期的在汉诺威继续坚守下去的......也祝您好运,再见!”

    放下了电话,杜比准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无比美妙的一天啊。自己亲口得到了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的嘉奖,并且,新的增援就快要到达了。这一战,必然将自己的名字永远的铭刻在盟军的战史上......

    “亲爱的豪威尔少校,你能帮我找瓶酒来吗?”心情大好的杜比准将叫来了自己的副官豪威尔少校......

    ......

    “元帅,我们已经夺取了汉诺威几乎全部的外线阵地,明天我们将向汉诺威发起总攻。”卡隆尔将军指着地图说道。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王维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淡淡的看着地图:“卡隆尔将军,我们的敌人表现的非常顽强,是吗?”

    卡隆尔将军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承认道:“是的,这里的敌人顽强出乎我们的意料,进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不太顺利的,但是我可以保证,两至三天之内我们一定可以夺取汉诺威的。”

    “但是,盟军的作战计划也取得了成功。”王维屹忽然如此说道:“特顿绝对无法再继续坚持上三天了,我们打破敌人侧翼的计划,会随着特顿的丢失而破灭的。”

    卡隆尔将军沉默了下来......不错,在汉诺威攻防战中,尽管敌人表现得非常顽强,但有几次非常好的几乎,恩斯特元帅却放弃了。在前线只要在投入两个团便能够取得胜利的情况下,恩斯特元帅非但没有动用预备队,反而下令部队减缓了进攻节奏。

    说实话,卡隆尔将军完全不知道元帅心里在那想些什么......

    指挥部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王维屹接过电话平静的听了一会,然后放下了电话,当他转过身子来的时候,面上却露出了笑容:“卡隆尔将军,我必须向你报告一个好消息,我强大之联军部队,已经秘密完成集结,在曼施坦因元帅的指挥下,即将大举登陆吕贝克!”

    “什么?”卡隆尔几乎怀疑听错了。这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发生!

    我强大之联军部队,已经秘密完成集结,在曼施坦因元帅的指挥下,即将大举登陆吕贝克!

    哪里来的强大部队?哪里来的大举登陆?为什么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这一作战计划?

    “元帅,您说的是曼施坦因元帅指挥的部队即将在吕贝克登陆吗?”卡隆尔将军还是不太相信地问道。

    “是的,这是一次德意志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规模登陆进攻。”王维屹在那淡淡的笑着:“我们的导弹部队,我们的空中力量,我们的英国盟友的海军部队,我们的意大利盟友,我们的俄国盟友,都将参与到这次进攻中,卡隆尔将军,胜利已经握在了我们的手中!”

    卡隆尔将军完全被这一突发状况震惊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