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十七. 最后的绅士

一千十七. 最后的绅士

    “是的,英军贸然发起了攻击,但是却遭到了惨败,而对于这次攻击,即便是德军总参谋部也并不知晓,他们辛苦组建起来的几支部队都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

    在汉诺威城外,卡隆尔将军面色阴沉地说道:“英军中突击集群在两翼崩溃后,陷入的艰苦状况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过很幸运的是,在特顿的斯坦曼战斗群已主动出击,对英军进行了及时增援。”

    这一点倒是让王维屹没有想到的,他没有想到特顿的德军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居然还能够对英国人进行增援。

    “暂时管不了那些英国人了。”王维屹面色阴沉的看着战斗的如火如荼的战场:“我们现在必须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汉诺威,无论局势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大德意志团到达没有?”

    “是的,大德意志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英国皇家第二师也已经到达。”

    “全部投入进攻!”王维屹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一兵一卒不留,全部投入进攻!”

    这个时候的王维屹和他率领的恩斯特集群,已经摆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他不再去考虑局势如何,不再去考虑战局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对于他来说唯一重要的,就是如何夺取汉诺威这座意义重大的城市!

    随着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惨烈的汉诺威攻防战正式拉开了大幕......

    德军摆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英军同样摆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杜比准将调集上了他能够调集的大部分兵力。以汉诺威为依靠,苦苦抵挡着德国人的进攻。

    在盟军司令部的分析中,只有杜比和他的部队能够在汉诺威坚持五到七天,德军便会不得不被迫放弃夺取汉诺威的打算,重新向特顿进发。而在这段时间里,无论特顿的德军如何顽强,也都无法凭借微薄的兵力继续防御住特顿......那么,胜利的天平已经严重的倒向了盟军一方......

    时间,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成为了至关重要的了......

    炮火摧残着这座城市,双方的军队交杂在一起,那些不断出现在天空中的飞机,在同样在进行着生和死的绞杀。从杜克兰堡简易机场起飞的德国空军。就和他们的陆军弟兄一样,同样在汉诺威的上空展现着自己的忠诚......

    这是被鲜血染红的天空,这是被鲜血染红的大地......

    被安放在最前线的英国皇家第二师,已经知道了在特顿一线英军的进攻遭到了惨败,他们在震惊痛心的同时,把全部的怒火都倾泻到了对面的敌人身上。

    有的时候战争并不仅仅只是战争,战争——或者是内心情绪的最真实体现......

    这些刚刚组建不久的英*队。尽管他们的作战素养并不高,但他们表现出来的顽强精神却是让人赞叹的。他们和德国人一样。用无畏的精神向汉诺威发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

    对于杜比来说,其实这个时候他并不如何惊慌,虽然对面敌人的力量要远远超过自己,但是威斯特摩兰总司令已经给他来了电话,澳大利亚的两个步兵师很快就会到达。而这,也等于给杜比准将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援军的到达,让美军信心大增,在空中战机和地面炮火的掩护下,他们苦苦的支撑着。苦苦的抵挡着来自敌人疯狂的攻击。

    尸体漫山遍野,鲜血汇集成了一条条的小河......人类自从发明战争以后,死亡的可怕阴影一天也都没有消失过......这,大概是人类最丑陋最卑劣的发明了......

    美军的抵抗决心,也大大超出了德国人和英国人预料,而这也同样在验证着,随着战争的延续。任何一支部队的战斗力都在逐渐加强,他们的战斗决心和战斗经验,已经不是在战争爆发初期可以比拟的了。

    王维屹也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但他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值得担心的地方,在战争的进行过程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突发的状况,做为一个指挥官,他要做的是选择信任,他坚定的认为自己的士兵一定能够达到自己的作战要求。

    他甚至没有过问前线进行到了哪一步......

    此时,德国武装党卫军科尔克坦克突击群再次遇到了他们的老对手美军第126装甲团,而这次,126装甲团似乎是怀着复仇的心态出现在了战场。

    华尔金上校感激杜比准将对于自己的信任,感谢杜比准将为自己说的话,让自己避免了惩罚。做为报答,他只能用战场上的表现来回应杜比准将的信任。

    只不过在前一天的战斗中,126装甲团已经蒙受了重大的损失,尤其对于士兵们的信心和士气是一种很大的伤害,而这样的伤害,是很难在短时期内弥补的,这点在战场上便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炮弹的对射中,美军坦克往往无法坚持更长的时间便慌张的从战场上撤退,他们的抵抗决心和意志似乎远远不如那些海军陆战旅的美国大兵们。

    而对于这一点华尔金上校是没有任何解决办法的......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和一个普通士兵一样放在了最前线......

    他和自己的坦克,勇敢的顶在了最前方,不断的利用炮弹和机枪和敌人展开对射,一步也都不肯退让。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激发起士兵们的勇气和决心,来报道杜比准将对于自己的信任。

    如果说对面的德军装甲部队是一群嗅到鲜血味道的黑豹,那么此时的美军第126装甲团。便是一群已经负伤的鬣狗。

    大量坦克的残骸横七竖八的躺在战场上,一些被烧焦的尸体就悬挂被击毁的坦克上。这是最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这是让人在战争结束后,即便一闭眼便会出现的一幕。

    华尔金上校的坦克也正是在这一刻被不幸击中的......

    上校从坦克里跳了出来,他身边的车长大声的让上立刻离开这里。但这却遭到了上校的断然拒绝。

    “我不会离开这里,在战争结束之前我都不会离开这里......”上校的回答是如此的坚定:“告诉杜比将军,我的装甲团遭到了惨重的打击,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但是,我将兑现我的承诺!”

    他的承诺,是将用自己的死亡来洗刷他的耻辱......

    华尔金拔出了手枪,大声的呼唤起来:“为了美利坚的荣耀!”

    他变成了一头受伤的野兽......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这里就是自己的坟墓......

    他身边那些美国士兵的勇气,似乎被上校给激发出来了,他们大声的呼唤着,大声的吆喝着向德军发起着反冲锋。

    这是让美军第126装甲团永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幕,他们在这里蒙受到了部队成立以来最为惨重的一次损失。

    华尔金上校阵亡于1966年6月30日......美军第126装甲团覆灭于1966年的6月30日......

    三分之二的坦克,在这次的战斗中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整个装甲团都彻底的完蛋了......

    当杜比准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脑袋里一阵眩晕,几乎昏厥过去。说实话。他是欣赏华尔金上校的,而且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军官。他成功的用自己的方式激发起了上校的勇气,但是结果却是让他失去了华尔金上校和几乎一整个装甲团。

    他们唯一取得的战果就是暂时阻挡住了德国人的疯狂进攻......

    在这天下午的时候,两个澳大利亚步兵师赶到了汉诺威,这是让杜比欣慰的地方。

    而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正当杜比准将和澳大利亚部队的指挥官商量作战计划的时候,德军一个叫兰普登的上尉请求立刻见到美军的最高指挥官。

    “我是杜比准将。”杜比到现在为止还摸不清敌人的用意。

    “我是兰普登上尉。”兰普登上尉敬了一个礼:“将军,我们在战场上找到了一具阵亡军人的遗体,从他的铭牌来看。他是美军第126装甲团的团长华尔金上校。我们整理了一下上校的遗体,并且按照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吩咐,将华尔金上校的遗体送还给你们。”

    杜比准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美*官和澳大利亚军官同样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敌人,竟然将华尔金上校的遗体送回来了......

    “将军,上校的遗体就在外面,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上尉。请替我转达对于恩斯特元帅的感激。”杜比准将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请帮我转告元帅,无论战争的胜负如何,他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让所有的美国人知道。”

    上尉离开了,而指挥部里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一个战场上的绅士,是吗?”好久后,杜比准将才如此说道:“一个真正的绅士,他还秉承着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优良品质,而这些品质,在我们身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是吗?”

    他被恩斯特元帅的所作所为所震撼......他第一次知道了,其实战争也完全可以这么进行......

    战争,有的时候并不仅仅是生和死的较量!

    杜比准将并不知道,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欣赏那些勇敢的军人,在战场上,他从来不会宽恕自己的任何一个敌人,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把所有的敌人赶尽杀绝,但是,当他的敌人在战场上表现出了足够的英勇,他也同样会表现出自己的尊敬。

    华尔金上校阵亡的过程。王维屹都得到了前线指挥官的汇报,他觉得有些惋惜,同样也觉得这个敌人的上校应该得到尊敬。他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于华尔金上校最后的敬意。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做为,很快便在美军和澳大利亚军人之间传开,他们震撼于敌人的做法。他们的内心也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一个对于敌人最高指挥官的称呼,也开始悄悄的在盟军中流传开来:

    最后的绅士!

    是的,最后的绅士,盟军就是这么称呼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

    但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这位最后的绅士,在做完了绅士的行径之后,很快便继续在战场上露出了他狰狞的獠牙!

    德军的进攻在短暂的停止之后便很快得到了恢复......

    下午之后,王维屹投入德军大德意志团、科尔克坦克突击群和英国皇家第二师的全部兵力。重新向汉诺威发起了疯狂的进攻。而英国皇家第三师,则被他当成了总预备队。

    他不愿意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他必须用一波高过一波的攻击来彻底的击溃敌人的防御。时间,对于他和德军部队来说是最珍贵的东西。

    战争,还在按照他的意愿上演着......

    此时的杜比准将,仅仅在汉诺威留下了一个步兵团的力量,而将所有的兵力完全运用在了城外。他希望利用这样的方式能够阻挡住敌人的进攻,拖延住敌人的脚步。

    他也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军人。几次出现在了最危险的前线,亲自指挥着所有的士兵们进攻或者防御。他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激励起士兵顽强战斗到底的决心,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来完成威斯特摩兰总司令对于自己的嘱托。

    不断的有伤兵被送进了汉诺威,医院里繁忙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医生和护士们不断的抱怨着自己的人手不够用,但是在汉诺威的那些德国人却绝不愿意提供敌人任何的帮助。

    他们恨乐意看到美国人或者澳大利亚人被英勇的德国士兵打死,很乐意看到敌人的士兵在痛苦的哀嚎声中死去。

    很快,这里将重新出现德意志帝国士兵们的身影,很快这里将重新回到德意志的怀抱。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在汉诺威的德国人都是如此做的,还有很少的一些德国人愿意用特殊的方式“帮助”敌人。

    他们负责的是运送伤员的任务......只是奇怪的是。却有许多伤员在运送到医院的路上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这很快引起了杜比准将的疑心,他迅速的下令宪兵侦破,而案件其实也一点都不复杂。

    这些“主动”愿意协助的德国人,都在一个叫雷伊特的德国人的带领下,在半路上秘密的解决了那些美国或者澳大利亚的伤兵,他们无法和德国的士兵一样战斗,但他们却可以利用这样特殊的方式来为自己的祖国作战。

    在面对杜比准将的时候。雷伊特和他的同伴们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微笑的看着美国的将军。

    “为什么要这么做?”杜比奇怪的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愤怒,反而叹息了一声问道。

    “如果你的国家遭到了侵略也会同样这么做的......”雷伊特微微笑着:“我们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想,我们一定有别的方式来为德意志效力。是吗,将军?”

    杜比看着他们,然后缓缓地问道:“你们知道这样做会被枪毙的吗?”

    “我们当然知道。”雷伊特还是没有任何的害怕:“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死去,但我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豪。现在,你可以下令动手了。”

    杜比忽然之间觉得有些迷茫,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枪毙他们吗?是的,自己可以毫不迟疑的下达这个命令,但在他的内心,却觉得这些德国人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

    “如果你的国家遭到了侵略也会同样这么做的......”雷伊特的这句话没有任何的错误,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祖国遭受侵略......

    这是一群勇敢的人,他们无惧死亡,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天的到来。

    可是,自己也同样有自己的职责。正当杜比准备下令的时候,他猛地想到了那个战场上最后的绅士:

    恩斯特.勃莱姆!

    如果他面临这样的状况,他会怎么做呢?杜比忽然下定了决心:“雷伊特先生,你因为杀害盟军士兵而被判处死刑,但是,你认为这些事情全部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雷伊特一怔,随即便明白了敌人指挥官的用意,他略略带着一些感激:“是的,将军,这些事情全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那么,就对雷伊特执行死刑吧。”杜比深深注视着他:“雷伊特先生,再见。”

    “再见,将军。”雷伊特又在那里微笑:“感谢你的做为,也许这能让你在德意志的军事法庭上减轻你的罪行。”

    杜比却用只有自己猜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那位战场上最后的一个绅士恩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