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十六. 混乱的进攻

一千十六. 混乱的进攻

    大雨倾泻而下,将上帝的泪水洒在这片正在遭受战火侵袭的国土上,祭奠着逝去的英灵。简易公路在大雨的浸泡下,变成了满是泥坑的泥潭,将双方的进军速度都变得缓慢,两支军队都深陷泥潭。

    “英军的这个反击计划真是愚蠢的不可理喻!!”斯坦曼一拳打在文件上但不知用力过度,一下把文件和下面的桌子打了个对穿。

    “斯坦曼,冷静点。”一边的徳斯克想上前劝道。

    “冷静?英军这次反击就是典型的去送死!他们要让无数士兵白白牺牲!”斯坦曼很清楚当前英军确实需要反击,但是这次英军的反击计划却有着德军曾经进行过的阿登反击战的影子,这是注定要失败的。

    “斯坦曼,话虽这么讲,但英军也应该有他的理由吧?”徳斯克疑问道。

    “英军这次是三路反攻,中央集群最强,两个侧翼集群最弱!这是什么布局?侧翼不强,一旦被攻破,中央集群主力岂不是被直接包围了!还有,我不知道英军知不知道美军军最强的集团军是哪个,美军军最强的集团军恰好是就在他们两亿,英军要拿自己最弱的两翼去进攻美军军强大的两翼,这不是明摆着的失败吗?”

    “管他们干嘛?我们最危险的时候他们干什么去了?竟然出卖我们!”本顿森对于英军的种种行为十分不满,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既然他们不管我们死活,我们何必要去管他们?”

    “等等,你给我讲一下英军这次的部署。”徳斯克趴在桌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地图上标定的英军部队的番号。

    “可以看出,英军对中央集群是给予厚望的,不过过弱的两翼会导致这次反击变成一场灾难.......我得阻止这场反击的开始!”斯坦曼愤愤的自言自语,准备走出帐篷。

    斯坦曼皱了皱眉头,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随后的一切让他再也无法镇定:“英军三路反攻部队中,北路英军已经出发了两天了,并与美军交火,现在北路已经全线溃败了!”

    斯坦曼站在原地险些石化,他预料的一切,全部变成了事实......

    ......

    英军指挥官谢尔盖坐在坦克炮塔内,仅露出了自己的半截身子在外,享受着这进攻以来难得的宁静。

    “旅长,离瓦萨诺城区还有三公里,请指示。”

    此时,谢尔盖指挥的英军第三坦克师已经同英军第2坦克旅共同推进至瓦萨诺城区仅三公里的地段,途中只是遭到了美军小规模的抵抗,而现在也没有一点敌人的迹象。

    “收到,呈两列纵队前进,另外派两辆装甲车去侦查,探路。”

    “明白!”2辆装甲车从队列中脱离,高速朝前方的一个离城区路程仅1公里的小镇开去。

    “旅长!第1坦克营遭遇伏击......”谢尔盖的无线电手台里传来了通讯兵慌张的声音,但话显然还没说完就突然中断。

    “喂!怎么回事!回答!喂!”令谢尔盖胆寒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是他有所预料的,因为他知道,一场两翼进攻力量薄弱的反击是注定要以血腥失败收场的,而这,仅是开端,这场悲剧的开端。

    “全军前进!突入城区!”谢尔盖决定短兵相接,利索的钻进炮塔并顺便带上了舱盖。大量重型坦克拖着庞大车体再次轰鸣起来,以较快的速度向城镇驶去。

    “旅长,一切正常!没有敌情。”

    “啸——”

    “敌人来袭!”

    “轰!轰!”

    前方的小镇里本来安静异常,突然火箭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打破了这虚伪的宁静。

    小镇里升起了两团烟雾。这时,小镇里传来了一阵轰鸣声,一辆辆坦克从小镇里冲了出来,这是一支美军精锐部队。

    “进攻!为了胜利!”英军坦克与数不清的美军坦克混战在了一起,数量悬殊的战斗考验的不仅仅是武器质量与作战技术,更考验的是士兵之间的勇气。纯粹的大规模坦克战当即演变为了坦克拼刺刀,双方坦克往往在不到十米,甚至零距离上开炮轰击。占据重量和装甲优势的英军坦克不断对美军坦克开炮轰击,同时又在里面横冲直撞,而拥有火力与速度优势的美军坦克却在群战之中脱不开身,无法发挥其敏捷的优势,被迫在混乱之中以硬碰硬的方式对抗英军,但皮薄的它们却常常被英军击毁。

    正当英军在与美军坦克部队混战占据优势时,地底下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大地仿佛也在跟着轻微的颤抖似的。

    “咚咚!咚咚!”数不清的不明物体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头戴具有防护功能与测距仪和火控系统装备,手提一门步兵反坦克炮,眼睛闪着红色光芒的坦克杀手以一个营的规模从地底下钻出,出现在了英军后方,而处在混战之中的英军对此毫不知情。坦克杀手手中的激光反坦克炮不断以一种奇怪的声音向英军和正在混战之中的自己人开火,好像处在一起的自己人坦克早已成为敌人一样,坦克杀手的无区别攻击很快就给英军造成了损失:

    威力巨大的反坦克炮从后方射向了英军坦克,随即将一些毫无防备,暴露了后部装甲的英军坦克打了个对穿,而一些暴露了侧面装甲的英军坦克也被激光打成了火球,战斗的天平开始朝着美军倾斜。

    “什么?后方有敌人!?可恶......脱离战斗!后撤!”在遭受了相当的损失后,英军终于发现了身后的坦克杀手,谢尔盖知道这样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在数量庞大的敌人的前后夹击之下,再战斗下去只会导致更多士兵的伤亡。

    而现在,只有暂时撤退,等待大部队的来援。但是,美军的穷追不舍,让谢尔盖本已为顺利的撤退变成了一场屠杀似的后撤......

    驻扎在特顿周围的美军开始展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美军三路夹击英军战斗群,成功挡住了英军的反击,而在南部战线的一个宽30千米的缺口,却没有引起双方的注意。

    英军南部战斗群主力在离瓦萨诺数公里的地段上停止了前进。美军以优势兵力开始朝南部战斗群强攻,南部战斗群三面受敌,兵力伤亡突然猛增,为了避免被围,南部战斗群在抛弃了一部分重武器后集体后撤,南部战斗群的进攻最终也被终结......

    ......

    一辆装甲车从外面驶进集结地,这是一辆来自南方战斗群的装甲车,其密布弹痕与坑洞的车体让人不禁联想到那里的战斗有多么惨烈。

    一个英军士兵背着背包快步跑向集结地的德军宿营区。

    “嗨!有什么事吗?”曼娜看见这个滑稽的英军士兵忍俊不禁。“找......找你们的长官,前线需要你们!”

    英军士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从背包里哆嗦着拿出了一张文件。

    “哦?我马上去转达。”曼娜接过文件转身准备走进斯坦曼所在的帐篷:“斯坦曼,英军有事找......啊!”

    曼娜刚走到帐篷前,预感到什么事的斯坦曼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刚好撞了个满怀。

    “斯坦曼?给你!”曼娜把文件交到斯坦曼手上。

    斯坦曼拿着文件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眼前的那个英军士兵:“哦......英军现在需要我们?”

    “是的!非常需要!”英军士兵十分认真的说着,顺手从腰包里掏出了一封信件,将信件递给斯坦曼,眼神有些凄凉。

    “怎么了?”斯坦曼不禁问道。

    “长官......第我们现在只有十三辆坦克了!”

    “什么?”“什......什么!?”斯坦曼和曼娜都惊叫起来:“怎么损失如此惨重?”斯坦曼明白了士兵那凄凉的眼神,一支满编装甲旅就被打成了一个装甲连,这能说明那里的战斗到底是何等惨烈,即使已经预料到英军必然会失败的斯坦曼也对如此之快的损失所震惊。

    “长官,别说了,快进去看一下吧,早一点去支援他们,我......还要上战场。”士兵的话语中带着恳求,在战争如此残酷的年代,这个士兵依旧不忘在前线拼杀的战友,他本有机会借此待在集结地,但他依旧选择重返战场。

    士兵说完敬了一个礼后转身离去,斯坦曼注意到,士兵离去时的眼神,是坚定如钢的,虽没有视死如归的气概但却有男儿铿锵的勇气。

    “英军......英军主力要被包围了!”斯坦曼愤怒的将文件揉成了一个纸团扔了出去,然后“啪”的用右手给了自己右脸一拳。

    “真的吗?”“不是吧?”听闻而来的徳斯克,本顿森等人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仅仅几天战况就急剧逆转,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

    “果然,英军中央进攻力量极强,其一度威胁到了美军,但英军两翼太弱了,现在南北两线都因为美军猛烈反冲击而溃败,英军中央集群现在处于三面受敌,如果美军的快速挺进支队又在执行渗透的话,那么,这次行动,将会是失败前兆。”斯坦曼心里仿佛被吊上了一块大石头似的,他颤抖着用手打开了那封信件,将一张皱巴巴的纸从里面抽了出来......

    ......

    “弟兄们!现在到了该我们德军出击的时候了!”此时,近800名德军荷枪实弹集结于一片空地上,他们,肩负着逆转战局的使命,而这关系到这场战争的成败。作为此时最后一支可以调动的预备队,德军们所面临的形势是任何人都不曾想过的。

    “听我命令,徳斯克率A连,B连400人奔赴北部战线,到达后不准正面攻击,你们向北部敌人的后方进攻,然后你们全部南下,支援中央英军主力的反击。本顿森和我率D连和R连400人前往南部战线,秘密到达美军后方,支援英军南方战斗群的撤退。完成各自的任务后,我们一起阻止美军中央集团军群对英军主力的追击。各位,这是关键的一战,各位,战场的局势已经恶化,而现在,该由我们去逆转!士兵们,让我们去书写自己的光辉历史吧!”

    斯坦曼说着将自己的右手用力的往右下方一挥:“为了德意志!”

    “为了德意志!!”八百个德军随斯坦曼齐声高呼他们的口号,他们的信仰。这可以说是武装力量里涵盖面最广,最为霸气的一句口号,而对于这个口号与信仰,他们都付诸了大量的心血。

    “徳斯克,率队出发吧!A连B连的士兵们,待任务完成以后,我定会带你们回家。”

    A,B连的德军们都轻微的点了点头,或许他们早已准备好了以后战场上即将发生的一切,或许,他们之中只有几个能够回到故乡,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这就是德军......

    ......

    前线,英军南北两线战斗群均已在后撤,但是美军的追击导致两个战斗群的撤退并不顺利。而此时,英军中央集群的两翼完全暴露在了美军南北两个集团军群的锋芒下,包围即将开始,而此时的前线,已俨然成为了一条没有侧翼的前线。

    “中尉,雷达出现这种状况已经有5个小时了。”一个英军雷达兵向一个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情况的中尉报告,此时,英军的雷达已经出现故障5个小时了。

    “什么?我来看看。”中尉放下望远镜走近雷达兵,看着那不断闪现雪花的屏幕,中尉一身冷汗:“这是.....通知全团做好作战准备......”

    “啸——啸——轰!轰!”数枚飞来的大口径炮弹落在了英军的阵地上,溅起了大片尘土。

    “那......那是......”中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在已经可以用肉眼观察的距离上,一支庞大的部队正逐渐驶进,空中密如雨点的直升机,地面上如群狼奔袭而来的坦克,证明了他们正在遭受何种程度的攻击......

    “进入战斗位置!是美军!快!快!”中尉戴上钢盔,拿起枪带着部下慌张的进入了阵地。原本寂静如鬼城的阵地,现在突然又变得热闹起来。

    更多炮弹砸向英军阵地,空中的武装直升机不断向英军阵地倾泻火箭弹,将英军打得完全抬不起头来.....

    “命令第三十坦克旅前来支援我们!美军太多了!”中尉揪起通信兵命令道,然后将通信兵扔在一边。“那帮炮兵怎么回事!开火!叫他们开火!”

    “轰!轰!轰!”大炮开始怒吼,十多发高爆弹落在了美国步兵的冲击队伍里,炸起了一片血雾,巨大的冲击力让残肢断臂飞上天空,一大片的步兵被抹掉......

    哒哒哒......侧翼的机炮和机枪开始射击,猝不及防的美国步兵瞬间倒下一大片,而前方的地雷区也是爆炸声不断,一队队美军坦克试图掩护步兵冲锋,但刚一开上缓坡就遭遇地雷区的反坦克雷与定向地雷,随着一声声巨响,地雷不断被起爆,坦克一辆接一辆的趴窝,零件四处乱飞,而周围的步兵也死了一圈。

    不过数量优势有时也可以逆转战局,尽管承受了巨大损失,但相当数量的美军坦克和步兵还是冲过了地雷区,向已无任何遮拦的英军步兵阵地冲去......大炮无法消灭的敌人,将会由后面的步兵来承受,接下来的,将是血肉的较量......

    “敌人过来了!士兵们,拿好反坦克武器,支援小组注意掩护!”中尉拿起枪,腰挂地雷趴在了散兵坑里,等待着坦克和步兵的接近。

    “哧轰!”在双方距离已不足30米的情况下,英军阵地前的地雷式喷火器喷出了数十条直径为2米的火焰,将毫无防备的美军大片大片的笼罩在火海之中,而美军不少坦克也被引爆,高温将发动机舱盖融化,进而引燃发动机,发生弹药殉爆......而随着爆炸冲击波飞散而出的坦克炮弹也给后方跟进的美军造成了大量伤亡。

    “准备!”中尉命令着半蹲下身子将腰上的地雷向前扔去,等待坦克到来,而周围的英军士兵有的拿起了炸药块,有的拿起了火箭筒,不过,他们更多的是准备了“有去无回”的决心......

    “第三十坦克旅还有多久来!”

    “他们......”“砰咔”通信兵话还没说完,一个弹片便击中他的头部,脑浆四溅。

    “可恶!上!”中尉心中燃起了复仇的火焰,他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士兵准备反坦克攻击,此时,重新开进的坦克已离阵地不足20米............

    数百名英军士兵手拿炸药块,高喊着冲向了已近在咫尺的美军坦克。

    这是整个战争之中最悲壮的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