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十四. 恩斯特集群的攻击!

一千十四. 恩斯特集群的攻击!

    “元帅,我们距离特顿还有一天半的路程。”

    当王维屹追上了卡隆尔将军指挥的大部队后,听到了这样的回报:“目前,在特顿的战斗非常激烈,从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斯坦曼战斗群和英国皇家第一师遇到的压力之大难以想象,美国人组建了强大的兵力,对特顿发起了不间断的攻击,但是到目前为止,特顿还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只是,英国人的部队看起来就快要崩溃了。”

    王维屹的眉头皱了一下。

    特顿的战局他从别的地方也多少知道了一些,由于在什末林的尼德兰国土风暴师同样也遭到了攻击,因此并不能给予特顿以最直接的支援,这造成了特顿必须单独奋战。

    而在那里的英国皇家第一师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引起了德国士兵极大的不满。可是平心而论,英国人能够战斗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可不能指望他们每个人都和德国士兵一样勇敢。

    “卡隆尔将军,你认为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王维屹忽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卡隆尔将军不暇思索:“立刻以全部之主力,向特顿方向疾驰,在那里和美军展开决战。”

    “我有不同的想法。”王维屹却忽然如此说道:“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盟军为什么会对特顿如此的感兴趣?仅仅是因为特顿的失守直接威胁到了汉堡?不,我可不是这么看的。我在想有没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盟军准备选择特顿当成决战的地点?”

    “决战地点?”卡隆尔明显怔了一下:“盟军准备选择特顿?”

    王维屹点了点头:“为什么不呢?在柏林,他们无数次的进攻都遭到了失败。在那里,我们有康斯坦基地做为自己的强力援助,有柏林当做我们的靠山。而且每个人都知道柏林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因此人人都能够不顾牺牲的奋战,可是一旦离开了柏林,或许就会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我们无法再获得那些支持,这是否正是美国人一心想要看到的?”

    卡隆尔不自觉的陷入到了沉思中......过了会他抬起了头。悄悄的点了下头......是的,恩斯特元帅所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也许美国人真的是这么想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不对特顿进行增援?让那里的德军和英军单独奋战?在失去援军的情况下,特顿绝对无法坚持多长时间。

    “向杜克兰堡发起攻击!”王维屹忽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由杜克兰堡到汉诺威,我们打击敌人的软肋!卡隆尔将军,盟军将他们的主力集中在了特顿至什末林一线。在杜克兰堡只有新西兰的一个师和美军一个旅的海军陆战队,兵力上我们占据绝对优势!”

    卡隆尔很快便明白了元帅的意思,这是要攻击盟军的薄弱点,打破美国人的如意算盘,进而把战局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但是卡隆尔还是有些犹豫:“元帅,这样的前提是在特顿的守军必须要能够坚持住!”

    “那就让他们坚持住!”王维屹的话里毫无商量余地:“告诉他们。我们将打破敌人的梦幻,我们将取得战斗的最后胜利,而特顿将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城市,我需要他们能够守住那里,我需要他们在那里坚持到最后一兵一卒!”

    “是的。我立刻给他们下达命令!”卡隆尔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了。

    一旦恩斯特元帅下定了决心,没有任何人可以动摇他的决心......

    恩斯特战斗集群忽然改变了行军路线。他们并没有向着特顿继续进发,而是直接转向,向杜克兰堡进发。

    在柏林的总参谋部很快也知道了恩斯特元帅的计划,他们对于元帅的计划没有任何反对的地方,这是一种信任,他们很清楚,既然元帅已经准备这么做了,那么他就一定有充分的把握......而他们要做的,只是协助好元帅完成他的全部计划......

    德国空军紧急起飞,在柏林保卫战依旧承担着很大重任的他们,不顾危险的向恩斯特战斗集群提供了最重要的帮助......

    倾全国之力,不惜代价的援助恩斯特,这是全德意志上下每一个人的共识......

    而盟军很快也洞察了德军增援部队的目的,这让盟军的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再次头疼起来。要知道,在特顿和骷髅男爵展开决战,让其失去原有的优势,这可是他和威廉总统亲自商量的作战计划。

    但是现在显然这一计划已经被骷髅男爵识破......

    杜克兰堡和汉诺威可绝对不能丢,不然这将让正在攻击特顿的美军侧翼出现巨大威胁,直接动摇到整个作战计划。

    威斯特摩兰亲自给在杜克兰堡的新西兰将军艾灵顿少将和在汉诺威的美国将军杜比准将下达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挡住德军的进攻,让德国人放弃夺取这两个城市的计划,务必要将他们重新赶回到特顿一线......

    说实话,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的任务......他们面对的对手可是骷髅男爵......

    那个神一般战无不胜的男爵......

    在杜克兰堡的艾灵顿少将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他和所有的盟军指挥官一样,都对这位男爵有着深深的畏惧。他并不愿意和男爵展开面对面的对决,他知道自己成功的把握不是很大。

    但无论如何,盟军司令部已经把这一命令下达给了自己,自己还能够怎么办呢?

    和他持着一样心态的还有杜比准将。这位准将一样不愿意面对来自德国人的直接攻击,这会让他和他的部队陷入到一场恶战中的。

    他向威斯特摩兰总司令提出了将新西兰的部队撤退到汉诺威。以汉诺威为依靠与德国人展开决战的建议,但是这一建议立刻遭到了威斯特摩兰的否决。

    威斯特摩兰认为节节抵抗。不断消耗德国人的有生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不战就将杜克兰堡拱手送给德国人......

    说实话,威斯特摩兰的看法也并没有什么过多值得指责的地方,战争可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

    就在杜比准将大伤脑筋的时候,德军已经出现在了杜克兰堡附近......

    几乎没有一分钟的迟疑,恩斯特战斗集群很快便向杜克兰堡发起了直接攻击。

    这是新西兰陆战第七师在踏上战场之后遭遇到的第一次战斗,而不幸的是,他们的第一次战斗就遇到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直接指挥的强大德军。

    如果他们能够幸存下来的话。他们将成为富有战斗经验的一群士兵,但是这一前提是他们必须能够在残酷的战场上幸存下来......

    德军的攻击来的如此快速而猛烈,几乎没有给新西兰人任何调整的时间......战火顷刻便淹没了整个杜克兰堡......

    这是德国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在盟军登陆德国之后,这里的德国人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他们与当地的少量国防军士兵以及警察一起,艰苦卓绝的抵抗了盟军一周。一直到弹尽粮绝无法继续坚持,这才宣布投降。

    这样的投降丝毫也不羞耻,这样的投降足以让在杜克兰堡的所有德**民感到自豪......

    “在这里的国防军少校卡克卡阵亡在第七天,而实际上他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负了很重的伤......”和德军取得联系的抵抗组织领袖特尔维说这些的时候有些难过:“当时,我就和卡克卡少校战斗在一起,那时候我是杜克兰堡的警察局长。我劝说少校撤退,但是少校断然拒绝了我,他告诉我只要自己没有接到来自上级的撤退命令,他就必须牢牢的坚守在这里,一直到自己死亡为止......元帅。少校兑现了一个德意志军官的誓言......”

    “他是一个勇敢的少校。”王维屹平静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们没有人知道在这里有这么一个勇敢的少校勇敢的战斗过。德意志会记住他们的。特尔维。你呢?你为什么后来组建了抵抗组织?”

    特尔维振作了一下精神:“在少校离开我们之前,他让我带着部分的士兵和警察撤退出杜克兰堡,他告诉我,德军的反攻迟早都会到来,我们必须保留下有生力量,反攻的德军需要我们的帮助。”

    “是的,我们非常需要你们的帮助......”炮声在杜克兰堡不断的响起,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王维屹:“告诉我们杜克兰堡所有我应该知道的一切。”

    “杜克兰堡其实非常难以防御......”特尔维很快说道:“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坚固的攻势,这里并不是一个理想的防御战场。据我所知,在城里的新西兰人战斗力不是很强,他们拥有的大炮和坦克也不是很多,我认为您完全可以自由的选择进攻目标,甚至可以在多个地方展开攻击,让新西兰人疲于奔命,他们很快会被迫放弃这里的。”

    “我要的是准确的攻击发起地点,而不是这些模棱两可的数据......”王维屹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告诉我,特尔维,我们到底应该在什么地方发起攻击!”

    特尔维心中一凛:“是的,元帅,西面,西面是整个杜克兰堡防御最空虚的地方!”

    “卡隆尔将军,命令科尔克坦克突击群在西面率先展开突击!命令英国皇家第二师在正面对新西兰人展开突击!大德意志团在半小时后投入战斗!”王维屹很快便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科尔克坦克突击群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杜克兰堡西线战场......

    特尔维提供的情报没有任何的错误,西面的防线是整个杜克兰堡最薄弱的地方。在这里。艾灵顿少校只安排了少量的部队,一个营的步兵加上一个炮兵连。

    德军主力忽然从正面战场转到了西线。这一点让艾灵顿少将措手不及,他不得不一面下令在西线的部队坚持到底,一面在开战后没有多少时间便投入了自己手里的预备队。

    战斗在一开始新西兰人便陷入到了被动中......

    精锐的武装党卫军科尔克坦克突击群大量的“豹Ⅸ式”和“摧毁者3”型的出现对于这里的守军来说是灾难性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应付这些庞大坦克突击群的经验。

    那些炮兵胡乱的开着炮,漫无目的的将炮弹砸向阵地,企图凭借这样的方式阻挡住德国人可怕的进攻......然而,这样的炮击似乎并不能够取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住德军坦克的不断强力突进......

    至于那些步兵,他们的境况就更加难堪了......那些士兵龟缩在自己的阵地里,不断忍受着炮弹和机枪子弹从他们的头顶上呼啸而过......在军官的严厉催促下。他们才不情愿的投入到了还击之中......

    让一群第一次走上战场的士兵,去对付敌人精锐的突击群,这可不算是什么太明智的选择......但你让艾灵顿少将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战斗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新西兰人便蒙受到了巨大的伤亡,而汉诺威方向的美国空军却迟迟不见出现......这让人沮丧,并且让人愤怒,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美国人的直接支援!

    但是。在汉诺威的杜比准将却要求新西兰人必须在杜克兰堡坚持上至少一周。

    上帝啊,美国人真的是发疯了......在这里新西兰人连两天都无法坚守......

    预备队的到达也对战局的改观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他们同样被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里......才到达战场的他们,却不得不去迎接德国人铺天盖地的炮弹轰击......那些德国人的坦克和突击炮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够体会到......

    下午的时候,艾灵顿少将不得不下达了放弃西线阵地的命令,而这完全打乱了他之前制定出的杜克兰堡防御计划......

    在战斗爆发的第一天。杜克兰堡的整个外线阵地便全部落到了德国人的手里,杜克兰堡的新西兰人不得不面对城市战了......其实城市战对于防御一方来说还是有利的,但是新西兰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挥自己手里的优势......

    德国人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调整的时间......突入杜克兰堡的德军迅速的对整个城市展开了凶猛突击......

    第一天,这仅仅是战斗爆发的第一天而已!

    “我需要在明天这个时候结束战斗!”出现在杜克兰堡的王维屹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战斗的进程让他满意,然而他在这里不能消耗多少时间。在特顿,德意志的士兵们正在浴血苦战。恩斯特集群早一天能够完成作战目标,早一天便能解救特顿的守军。

    这个时候整个战场的局势其实是非常奇怪的,在特顿到什末林一线,盟军在进攻,德军在防御。然而在杜克兰堡到汉诺威一线,却是德军在进攻,盟军在被动的防御着。

    现在,就看进攻方和防御方谁取得这场战争胜利的决心更加强烈一些了......

    可怕的子弹呼啸充斥着整个杜克兰堡,但却发生了非常“有趣”的现象,那些在杜克兰堡的德国人非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纷纷的从自己的家中走了出来。

    他们一直在等待着这天,他们一直没有忘记卡克卡少校在牺牲前曾经告诉过他们的话:

    德意志的军队一定会回来的!德意志绝对不会放弃属于自己的每一寸土地!

    现在,卡克卡少校的话已经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在杜克兰堡的这些德国人,他们努力的给予着德军他们所需要的任何帮助,他们积极的给德军指明方向,积极的告诉他们最适合的进攻路线,竭尽所能的指出敌人防御阵地的所在。他们每一个人都在为杜克兰堡的光复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

    这就是一个民族巨大的凝聚力......

    新西兰人在这里是非常被动的,他们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挥自己在城市战中的优势,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阻挡住敌人可怕的攻击,他们甚至不知道这样的战争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们为何一定要为美国人卖命呢?占领整个德国,对新西兰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可惜的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黑暗中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等待,许多时候都是最痛苦的事情,然而也却是最无奈的一件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