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百十三. 女子坦克大队

一百十三. 女子坦克大队

    “科尔!”斯坦曼拿起步枪将子弹一颗颗的射向后续的美国步兵。

    他已愤怒,他知道,他再一次失信于人,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杀敌以祭兄弟。

    “斯坦曼!别冲动!”拉比等人也以猛烈的火力配合斯坦曼,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失去兄弟的感觉,他们如同亲兄弟一般,每失去一个德军,他们的心都会滴血,心如刀绞,而现在,他们要复仇,以千具敌人的尸体来祭奠一个好兄弟,一个自始至终都不改忠心的爱国者。

    德军猛烈的火力将后续的美国步兵完全压制,美国步兵坚持不住,只能暂时撤出这片街道。

    “别放跑一个!”斯坦曼拿起步枪朝着撤退的美国步兵追了过去。

    “斯坦曼!快回来!你阵亡了,兄弟们怎么办!!!”

    斯坦曼停在了原地,他缓缓回头,以一种极为仇恨的表情看着拉比:“拉比!你怕死吗?”

    “......不怕......”拉比很奇怪斯坦曼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毕竟拉比在战场上纵横生与死达2年之久,勇猛的他自然不怕死。

    “该死的!”斯坦曼对着天空猛开数枪,心中的愤怒与内疚让他痛苦不已。“那我们,就拼劲全力打完这场巷战,无论是输还是赢......我们都得为了各自的祖国而战。”斯坦曼拿稳步枪,重新将一个弹匣装上,然后转身:“各位,我们将放弃一些没必要的街道,退守主要阵地,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走吧。”

    17:00,特顿北部城区

    德军放弃了之前的一部分街道,退后至了拥有街垒障碍物和地雷区的街道。由于之前的部分街道有一批被击毁的美军坦克残骸,导致美军的后续行动极为缓慢,坦克几乎是在推着残骸前进,而美国步兵则小心翼翼的分散在道路两边,或是进入了两侧的房屋,而这无疑是给德军完善街垒工事宝贵的时间。

    “斯坦曼,据情报,我们的援军即将到了!”斯坦曼蹲在一个窗口旁边静静的听着本顿森最新的情报,不过懂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强压住自己内心里失去兄弟的痛苦。

    “拉比,准备好,等敌人过了拐弯口再开火。”斯坦曼蹲在窗边用望远镜观察着前方十字路口的情况。

    “明白。”拉比回答道,对着一边的士兵说道:“准备燃烧弹。”

    几个德军点了点头,分散在了各个窗口的侧面。“卡尔,反坦克小组准备好没?”

    “完毕了,就等他们送肉来了。”卡尔风趣的说道,拿着一具火箭筒蹲在斯坦曼对面房屋里的一个窗口后方。斯坦曼满意的点了点头,猫着腰走回了屋里。

    “斯坦曼,我们这儿太安静了。”徳斯克在萨曼特街用耳麦向斯坦曼汇报着情况。经过一场恶战的萨曼特街,此时已经安静了近两个小时,这在战场上是极不寻常的。“别大意。”斯坦曼仅仅说出了三个字后就沉默了。

    “听!敌人来了!”拉比耳朵尖,首先听见了远处的坦克轰鸣声,周围的德军反射似的全部回到了作战位置,而斯坦曼则拿出了一个起爆器,蹲在窗口破口处后面思考着什么。“各位注意,等他们过了拐弯口再打断他们的腿。”斯坦曼平静的下了一个命令,拉比拿着机枪来到窗口后面不远处,架起了两脚架。德军的轮式突击炮则开进了一个挖在街边的掩体内,只露出了一个炮塔,而炮口正对着拐弯处,准备随时轰击路过拐弯口的美军坦克。

    一队美国坦克和两队步兵很快出现在了德军的视野里,其以标准的步坦协同队形在向前方推进,缓缓前进着,摇摆着来到了拐角处,坦克顿了一顿,随后加大了马力冲向了拐弯口,以轻型坦克极好的速度冲过了拐弯口。

    “当——砰”坦克刚冲过拐弯处就一头撞在德军布置在拐弯处的反坦克障碍物上,当即撞断履带,瘫在了拐弯处。

    “轰!”突击炮一发炮弹将那辆坦克打成了火球,结果整只美军被堵住了去路。

    “开火。”淡淡的一句话,代表着一场报复性的屠杀开始。“轰轰轰”三发火箭弹从窗口里飞出,直接命中坦克顶部装甲,三辆美军坦克当场爆炸。

    德军往年在执行任务时所积累的经验此刻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拉比等三人的三挺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很快就以密集的弹雨封锁住了坦克两侧步兵的行动,而德军布置在建筑中央窗口的机枪也以凶猛的火力压制着美国步兵,子弹打在坦克残骸上产生了跳弹,将一些美国步兵直接切成两半,而一些试图进入房屋的美国步兵也被德军及时打倒。

    “十字路口方向!”卡尔一眼看见了十字路口方向的美国步兵援军,他连忙将火箭筒放下,拿起机枪对着十字路口方向开火示警。

    “怎么这么快?”斯坦曼刚刚解决了这队美军,十字路口方向又来了一批援军,斯坦曼按动耳麦:“注意十字路口!”说完转移到了面朝十字路口的方向。“发现15辆坦克,近三百个步兵!”

    “轰!”一辆美军坦克背部中弹发生爆炸,随后又有一辆殿后的坦克被击中爆炸。

    “......嘿,这里是豹Ⅸ式,我们现在在十字路口......”耳麦里传来了刚刚那辆豹Ⅸ式断断续续的声音,斯坦曼用步枪对着十字路口方向出现的美国步兵展开点射:“我们会支援你!你一定要找掩体坚持住!我们随后就来!”

    斯坦曼转身急忙跑向屋内,拿出了一个无线电手台:“重迫,根据设定诸元向十字路口开火!”

    这时......轰!卡尔又一发火箭弹击中了一辆从十字路口驶进街道的美军坦克,德军的机枪火力也迅速转移开始扫射在十字路口的美国步兵。

    “斯坦曼!敌人怎么从十字路口涌出这么多的人?!”

    敌人上来了600多步兵和20多辆坦克,这是一个加强营的兵力!

    “消灭他们!”斯坦曼拿出步枪和拉比等人扫射着十字路口上的美国步兵,而此时......“啸——”数发迫击炮弹从天落下,开始轰炸着十字路口开阔地上的美军,爆炸声响起,猛烈的冲击波夹杂着众多弹片扫射着美军的队伍,而不断下落的炮弹也在不断摧毁美军早已损失严重的坦克,处在十字路口开阔地上的美军开始四散奔逃。

    “豹Ⅸ式!快向我们靠拢!敌人火力太猛了,我们下去不了!”斯坦曼见美军开始溃散刚想下楼,数发子弹就穿透墙壁从斯坦曼的两边掠过,斯坦曼慌忙之中返回楼内躲在窗口侧面。

    “......明白!”豹Ⅸ式里居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从十字路口传来,一辆“豹Ⅸ”式坦克从废墟里冲了出来,不断以火炮连续开炮摧毁残余的美军坦克,同时又以比较快的速度撞向美国坦克,当即撞翻数辆,又从其上方碾过将其碾成铁板肉饼,一路上,美军坦克炮弹不断打在“豹Ⅸ”式的背部和侧面,但都无法击穿,而“豹Ⅸ”式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突破了美军的层层阻击,而这无疑又是给德军增添了新战力。

    “走!快下去!”斯坦曼拍了拍拉比的肩膀然后往楼下跑去,随即蹲在路边的一辆美军坦克残骸一边:“豹Ⅸ式,掉头!拿正面对敌!别拿屁股给敌人啊!”

    斯坦曼用步枪点射着后方的美国步兵掩护着豹Ⅸ式,而豹Ⅸ式也开始缓慢的掉头。

    “斯坦曼在吗?”这是,斯坦曼的耳麦里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丽莎?”这居然是在开战后组建的德意志女子坦克大队的丽莎,斯坦曼是开战后不久和她认识的,不过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竟对她的声音有些陌生了。

    “是的,你们那里战况如何?”

    “糟糕,你可以请求一下支援么?”斯坦曼知道现在防守特顿城,德军人手不够,而现在十字路口的美军越聚越多,其随时可以给德军和北部城区带来巨大威胁,而现在就得必须将十字路口的美军消灭,否则......

    “我们现在有六架飞机可以给你们提供支援,现在需要支援哪个方向?”丽莎很耐心的说着,因为她也明白这些战机其实是德军在战场上能够得到的最好支援了。

    “支援特顿北部城区主干道方向的十字路口,那儿有许多的美军。”

    “明白!等待五分钟!斯坦曼,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特顿城区已被两面包围,你们防守的北部城区一旦失守,整个城区就只剩下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第190号国道,希望你们尽快撤离!”

    丽莎对于斯坦曼还是有很深的感情,斯坦曼的认真态度让丽莎为之臣服,而丽莎现在就是想要拯救即将被包围的德军。

    “嗯,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斯坦曼平静的回答道。

    “明白了,再见。”斯坦曼脸部抽动了一下,按着耳麦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斯坦曼,我们要怎么办?”从楼上下来的拉比看着有些茫然的斯坦曼说道,此时“豹Ⅸ”式已经完成了掉头动作,成功以正面对敌,这时,一个女兵从炮塔的车长指挥塔上钻出,猛地跳了下来,然后快步跑到了斯坦曼所在的坦克残骸旁。

    “你是豹Ⅸ式的车长吗?”斯坦曼看了她一眼,然后卸下了一个空弹匣。

    “嗯,是的,我们是德国坦克兵学院调来前来这里学习的坦克兵小组。”少女样的女兵向斯坦曼介绍着,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自己的证件递给斯坦曼。

    斯坦曼接过证件看了看,这个女坦克手叫曼娜,他把证件还给了她,开始对着其他德军做着战术手势,此次反冲击将是一场带有赌注性质的进攻。在十字路口这种开阔地与敌人交战,必须要有勇气和足够的火力,否则失败将会不可避免。

    “啸——啸——”空中六架战机出现了,发射数枚导弹射向了十字路口的美军,导弹根据丽莎预定设定的数据开始各自寻找攻击目标,导弹从空中不断落下准确命中地面上的美军,而在开阔地上的美军坦克,指挥车队和一大队的美国步兵也被导弹逐一摧毁,坦克被导弹垂直命中炮塔进而被引爆全车,而美军的指挥车辆则被数发导弹同时命中,美国步兵也被导弹不断命中,一炸一大片,整个十字路口被炸得烟雾弥漫。

    “出发!”斯坦曼猛地一挥右手,标志着这次反击正式开始。“隆隆隆”豹Ⅸ式坦克轰鸣着开始朝十字路口开去,而德军则分成两队分散在豹Ⅸ式两翼,掩护坦克侧面,同时又以豹Ⅸ式为掩体依托,快速地朝十字路口前进。

    “曼娜,高爆弹准备!”斯坦曼按动耳麦命令着,“豹Ⅸ”式的大炮开始随着炮塔转动,瞄准了即将拐弯的路口。

    “拉比,卡尔,到时候机枪火力掩护豹Ⅸ式!其余人和我一起寻找掩蔽物掩护,我们要坚守十字路口一段时间。”斯坦曼心里明白,夺取十字路口以后,其对巩固北部城区有重要意义,其在主干道,萨曼特街等多条主干道交界处,而占领巩固十字路口的防御,可以完全掐住美军进攻北部城区的咽喉,而这也可以有效支援英军的守城行动,但是,现在英军在其他方向的守城状况到现在还不清楚,斯坦曼现在的举动,可以说是孤注一掷。

    “接触!”刚过拐弯口,前排的德军尖兵就与在另一个角落边的美国步兵撞在了一起,德军反应迅速用枪口抵着美国步兵然后扣动扳机将美国步兵当场打飞,而后面反应过来的美国步兵则被“豹Ⅸ”式的并列机枪打成了筛子。

    “砰当”一发火箭弹突然从前方射来,打在了“豹Ⅸ”式的侧裙板上,被提前引爆,所幸没有给坦克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更多的火箭弹夹杂着炮弹和枪弹从十字路口的废墟堆方向射来,全部打在了“豹Ⅸ”式的正面装甲上。

    “敌人来袭!散开!”斯坦曼大喊着推了下旁边的卡尔,然后开始在十字路口奔跑着寻找着隐蔽物。

    “火力掩护!”卡尔和拉比等人的多挺机枪开始依托豹Ⅸ式和周边的废墟为掩护向美军倾泻弹雨。

    “各人互相掩护!”斯坦曼将一枚破片手雷对着前方的一堆美国步兵掷出,随即炸翻一大片,而“豹Ⅸ”式一边用高爆弹轰击前方已经明显减少的美国步兵,一边发射炮塔两侧的反步兵破片榴弹覆盖美国步兵的那片区域。

    整场战斗毫无悬念可言,十字路口的美军很快就被清剿干净。德军开始着手修筑工事巩固十字路口的防御。而此时......

    “斯坦曼,斯坦曼,斯坦曼,我是罗密欧,你们马上撤出北部城区,现在美军正在朝北部城区疾速前进,而且是三个方向同时而来,你们务必撤出来!”

    斯坦曼的耳麦里传来了罗密欧的声音,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这让斯坦曼惊讶无比:“我们刚刚打下十字路口你让我们撤退?!我的兄弟们在这儿浴血,得来的结果却是撤退?!”

    斯坦曼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对着耳麦大吼,他不知道他们在这儿浴血奋战为何得到的却是这种结果。

    “北部城区已被三面包围,我军已经撤出城区,你们也快撤吧,祝你们好运。”

    斯坦曼有一些迟钝的放下按着耳麦的右手。

    “......怎么了,斯坦曼?”拉比见斯坦曼有些异常,连忙问道。

    “我们必须马上撤出城区,美军马上要来把我们四面包围了,狗日的英军!”斯坦曼的话刚说完,周围的德军都沉默了下来,都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他。

    的确,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会是这种结局,浴血奋战的德军竟然还是被盟友所出卖,以至于已经处在三面包围之中。

    “什么?!怎么会这样!”

    “斯坦曼,我们撤吧。”

    “没希望了,英军出卖我们,这里没有坚守的必要了。”拉比和周围的德军议论纷纷,对于这一结果他们根本不能接受,常年的任务中德军总是被不同程度的出卖,而这一回,则显得极为严重。

    “斯坦曼......你们现在哪里?我们现在正在沿萨曼特街向郊区突围!”徳斯克所部也收到了罗密欧的消息,部队很快后撤,但在突围中与美军交火,部队开始曲折前进四处乱窜,但离郊区已经不远。

    “斯坦曼,我们已到达郊区附近,你们怎么还不撤退!?”斯坦曼刚想回话耳麦里就传来了本顿森的声音,他终于知道,此时北部城区就只剩下他这一队人,而防守早已没有意义,而现在,只有后撤。

    斯坦曼猛然发现,这一切,好像都是一个骗局。

    从刚开始主干道就四面受敌,而主干道本来只是一面受敌的防御性街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