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十一. 收获者

一千十一. 收获者

    “我需要真实的消息。”

    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给予雷恩最后的警告。

    雷恩很想做一个坚强的人,宁死也不出卖情报,但是,他很清楚在世上还有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事情,恩斯特.勃莱姆,这个骷髅男爵,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那么容易死的。

    他会用各种各样让人意想不到的手段让人开口,他会让你觉得生不如死,他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所以,雷恩放弃了,而这对于他来说明显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我想,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雷恩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们得到了你们的一些重要情报,比如柏林导弹发射基地所在的准确位置,你们的核武器发射点。而且,我们还知道了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得到外界补给的。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份重要的情报送到盟军司令部去。”

    冷汗在王维屹的后背流了下来......他知道雷恩掌握的一定是重要情报,但却绝对没有想到会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柏林导弹发射基地,核武器发射点,来自欧美国家的秘密援德物资......这些情报一旦落到了盟军手里,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完全能够想象。柏林的这些核心武器基地将会遭到致命性的打击!

    这些情报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王维屹却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那样冷冰冰的看着雷恩,似乎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雷恩这个时候也是非常奇怪的,原以为早就说出如此重要的情报,对方一定会万分惊讶,但男爵的脸上却是如此的镇静。

    “我向威斯特摩兰总司令汇报了这一情报......”雷恩恢复了一下心情:“威斯特摩兰指示我务必亲自将这份情报送回到盟军总司令部,然后我们会对这些地点进行空中打击,以求彻底消灭,为占领柏林奠定最坚实的基础。”

    他们完全可以做到,一旦他们达到目的,柏林便会陷入到一场巨大的灾难之中......万幸的是,幸运女神并没有抛弃王维屹,她依旧在维护着这个来自地狱的男爵......

    “情报的来源呢?”王维屹终于问出了这个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这些都是属于康斯坦基地的绝密,就连当初的德国元首克略尔也根本不知道。这个情报的泄露是最近的事,在德国内部,不,是在德国高层,还隐藏着美国人的高级间谍!

    他没有责怪负责情报工作的那些人,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法调查高层实权派人物的。

    “我不知道,男爵,在这一点上我并没有欺骗你......”雷恩着重加强了自己的语气:“在你们的内部,一直都有我们的一个最高级别的间谍潜伏着,甚至可以说在此前从来都没有被动用过,一直到克略尔死了之后,我们失去了全部的情报来源,不得不启用了这个人,我只知道他的代号是‘收获者’......”

    “收获者”?起码现在王维屹知道了这个最高级别的代号......

    “这是在阿道夫.希特勒掌权时代就被安插进德国内部的间谍。”雷恩把他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即便以我这个级别,也依然无法知道他是谁,而负责和他联系,甚至是威廉总统亲自给我下的命令,要为亲自和‘收获者’接头。说实话,我们接头的方式非常古老,但却行之有效。我记得那天‘收获者’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命令一个德国少校带着一个公文包找到了我,这个公文包里就是我们需要的全部情报......当少校把公文包交给我后,他忽然死了。是的,您没有听错,他就在我的面前死了。根据我的判断,少校在来和我见面之前,在他不察觉的情况下被下了毒,而且下毒的时间掌握的非常好,在他完成任务之后毒发身亡,即便我想问任何问题也都无法问出,很古老,很原始,但却又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手段......”

    王维屹微微点了点头......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少校也许根本“收获者”的手下,不过只是一个替罪羊而已。

    他也可以确定,雷恩根本不知道“收获者”是谁......威廉下的命令?那么威廉一定知道,或者是威廉很早以前就安排好的?

    王维屹无法确定。

    “情报就藏在你抓到我的旅馆里......”雷恩苦笑了下:“在天花板里你会找到你想要的东西的......”

    “你看过这些情报吗?”王维屹忽然问道:“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份情报的内容?”

    雷恩怔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什么:“我看过这些情报,情报的内容除了我,大概只有‘收获者’才知道了。元帅阁下,你准备杀死我了吗?”

    “是的,很抱歉,我准备杀死你了。”王维屹显得有些无奈:“我绝不会冒任何风险的,也许你会想办法跑掉,也许你会被营救,我们的秘密将会被泄露,所以你无法再活在这个世上。至于‘收获者’,我想我会想办法找到这个高级间谍的......”

    雷恩惨笑了一下,也许这就是一个情报人员最后的结局吧......

    “我请求你允许我自杀。”雷恩放弃了所有的幻想:“我害怕子弹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请你允许我不流血而死。”

    “我满足你的要求。”王维屹点了点头:“雷恩将军,从私人的感情上来说,我真的非常对不起你,你交代了你所知道的一切,但我依旧没有放过你。可是从国家利益来说,我不得不做出这样违心的事情......”

    “我能够理解您的感受,元帅。”雷恩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多少的害怕:“如果我们彼此换了一个位置,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

    王维屹站了起来:“在我从旅馆里找到那些文件之前,你还有一段时间,好好想想,你还有什么未完的心愿,还有什么要和家里人交代的吧。”

    然后,他从这间屋子里走了出去......他叫来了麦克斯,让他带着十几个士兵回到旅馆,在天花板里找到一个公文包,带回自己面前,然后,他让麦克斯再为自己找一些砒霜回来。

    麦克斯完全不知道元帅要砒霜做什么,但却还是很快答应了下来......

    当周围没有别人后,王维屹开启了和小灵的通讯:“小灵,帮我接通西德尼.赖利的电话。”

    美国人手里有“收获者”这样的王牌间谍,王维屹的手中同样也有一个神秘的王牌间谍。

    那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活跃在间谍界的西德尼.赖利。

    当听到了恩斯特元帅的声音后,西德尼.赖利有些惊讶:“恩斯特,你是怎么联系上我的?我听说你已经去了特顿。”

    “是的,我正在去特顿的路上......”王维屹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我需要你去帮我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首先,在前段时候有个德国少校死了,死因是中毒,我需要你调查清楚在他死前接触过哪些人,一个也都不能放过......是的,整件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他仔细对赖利吩咐了他应该做的事情,然后迅速又让小灵接通了菲尔斯将军的联系:“菲尔斯,有个叫西德尼.赖利的人你认识吗?啊,你大概不会知道这个人的,但是,我需要你密切的监视住他,看看他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他在柏林的具体地址是......”

    他让赖利帮自己调查谁是“收获者”,但他并不完全信任这个雇佣间谍,尤其是在“收获者”出现之后。也许赖利能够查到谁才是“收获者”,也许,他本人就是那个神秘的“收获者”......在真正的“收获者”没有被查出之前,他谁都不能轻易相信......

    第三个电话,是同时打给隆美尔和古德里安的,在电话里,他要求立刻转移康斯坦基地里的重要设备,尤其是那些导弹发射架,他无法确定情报是不是真的只有雷恩和“收获者”知道,他必须要避免一切意外的出现......

    这三个电话打完,他才略略放心了一些。他随便又拜托小灵帮自己做了一些事情......

    内部还有问题存在,在自己不在的这二十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战争可以让一些原本不会暴露的事情彻底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麦克斯回来了,他找到了那个公文包,也带回了王维屹需要的砒霜。

    王维屹重新回到了关押着雷恩的那间屋子里,把砒霜放到了雷恩的面前,然后坐了下来,打开了那只公文包。

    里面一份份的文件,都标注着康斯坦基地武器设备所在的位置,有些非常准确,有些却出现了一些重大偏差。

    王维屹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起码可以证实,“收获者”并不是德国的核心阶层人员,否则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点着了一根烟,然后用火柴凑到了一页纸上......纸张开始燃烧,王维屹把它放到了地上,接着,他一页一页的把这些文件凑到了火焰中......这份盟军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情报,就这样逐渐的燃烧成了灰烬......

    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雷恩已经服下了砒霜......

    他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也许他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必要留下遗言了......一个情报人员最后的归宿大抵都是如此......

    王维屹叹息了声,站了起来,缓缓的离开了这个让他再一次“脱线”的地方......

    天已经大亮了,在凌晨的时候,卡隆尔将军带着大部分离开了这里。

    王维屹提前找到了雷恩,但是他的心情却丝毫也不轻松。雷恩死了,但是还有一个戈尔特。他大概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卖国者,是“德奸”。相反,他或许还在认为自己做着正确的事情。

    “我不想杀你。”看着以为自己必死的戈尔特,王维屹带着厌恶的口气说道:“尽管从我的内心,我很想绞死你,但是我却要让你活着,我会让比勒尔特德所有的德国人都知道你曾经做过一些什么可耻的事情,我会让你一生都活在耻辱里,还有你的家人!”

    戈尔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不,这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王维屹淡淡地道:“你为你的家族增添了耻辱,你的家族必须用漫长的时间来偿还这份耻辱。戈尔特先生,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戈尔特颤抖着,因为他知道这样活着比死了更加的痛苦......

    王维屹乘上了他的坦克,带着他的警卫营离开了比勒尔特德......

    他在这里让德国神奇的摆脱了一场灾难,但是他现在考虑的,却是自己的儿子威廉会对局势做出什么样的判断......

    ......

    “雷恩还没有消息吗?”在白宫的总统办公室里,威廉显得有些焦虑。

    “是的,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总统的高级幕僚有些无奈:“而且,我们派出的贾格尔少校,在进入比勒尔特德后也失去了联系,我很担心他们出事了。”

    “贾格尔少校是个非常优秀的军官......”威廉皱了一下眉头:“但是这当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得到了来自前方的情报,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正亲自率领着他的集群向特顿方向增援,比勒尔特德是他的必经之路,如果贾格尔少校在比勒尔特德正好遇到了他,我想少校一定会被发现的。”

    特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总统先生,我知道恩斯特.勃莱姆被称为神奇的男爵,但是我想或许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贾格尔少校必经是我们最优秀的特勤人员。”

    “你不了解恩斯特。”威廉的语气里居然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崇拜:“这个男爵的神奇力量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现在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失败过,不,他甚至从来都没有变老过。你能解释这一切吗?起码我无法找到答案。是的,也许贾格尔少校非常优秀,但他面对的却是一个已经无法用优秀来形容的可怕对手......我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贾格尔少校已经被捕了,雷恩将军也已经被捕了,我们再也得不到那些情报了。”

    特纳迟疑了下:“但我们起码还有‘收获者’......”

    威廉苦笑了下,他很想告诉特纳,恩斯特迟早会知道“收获者”的存在,而一旦如此,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找到这个人。没有人可以躲避过男爵的追捕。

    其实没有什么,男爵再厉害,也都是自己的父亲......所以这个时候的威廉,心里非但没有多少沮丧,反而还有一些为自己的父亲感到无比的自豪......

    “总统先生,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再等待一下。”特纳转移了话题:“可是目前我们的局势不容乐观。国内的经济危机正在继续蔓延,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反对者正在不断的喧嚣着立刻结束战争,我不知道我们还能控制多久。而在前线,威斯特摩兰并没有取得任何的胜利,甚至德军已经在局面开始反攻,在特顿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再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我很担心我们会......”

    “你担心我们会输掉这场战争?”威廉笑了笑:“不,我确信我们必将赢得战争。在特顿,强大的美军正在绝对优势的武器和兵力支持下,发起着持续的进攻,在当地的德英联军死亡极其惨重,我已经和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直接通了电话,大量的盟军正在赶往特顿至什末林一线,我们将在那里和恩斯特.勃莱姆展开决战!”

    决战?特纳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总统先生居然会把那里当成决战的地点。

    “我们拥有绝对的优势!”威廉忽然显得意气风发:“在柏林,德国人为了保卫自己的首都势必要誓死一战,而且康斯坦基地的开启,让德国重新拥有了大量的新式武器,他们有了坚持到底的资本。但是在特顿和什末林一下局势就完全不同了,德国人在那里没有固定的基地,没有新式武器的支援,他们必须依靠可怜的兵力和我们纠缠到底。当然,德国人还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武器,那就是他们对于亚力克森男爵的绝对信仰,可是,谁都可以失败,只有亚力克森男爵不能失败,否则,他不败的神话就必将被彻底打破,这对于德国人的信心造成的影响是难以挽回的!”

    特纳很想告诉总统,为了这个目标在两次世界大战之中无数人坐了无数的努力,但可惜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过这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