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百零九. 特顿

一百零九. 特顿

    “砰当砰当砰当”,斯坦曼的坦克正在全神射击时,数发炮弹打在了坦克侧面,但因为角度原因都被弹开了。

    这时,斯坦曼的耳麦里传出了声音:“斯坦曼,干扰弹失效了......”

    “我能听见你说话就知道干扰弹已经失效了......”斯坦曼苦笑了一下,他没想到干扰弹竟然会这么快就失效,难怪侧面被攻击,看来美军要反击了。

    “坦克突入敌阵,别管侧翼!步兵依托残骸掩护坦克后方!”

    德军坦克再次撞开残骸,开始朝着美军坦克群纵深猛捅而去。“轰轰轰”德军坦克猛冲猛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即突破了美军坦克的火力网,而此时,美军坦克已经被击毁了相当一部分,而德军坦克虽弹痕累累,但却没有一点实质的伤害。一些试图偷袭德军坦克的美军坦克刚绕到公路就被德军步兵击毁,由于配合得当,德军取得了极大的战果,而美军也没想到如此弱小的一支殿后部队竟会给他们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砰轰!咔咔”正在双方激烈炮战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出现了。

    “怎么回事!谁的坦克被击中了!”斯坦曼听出来了这是一种不同于美军坦克被击中时的金属声音。

    “鲁斯的座车被击中了!已经起火了!”本顿森慌张的说着将座车开到了已经起火的鲁斯的座车前,一边开炮一边掩护鲁斯倒车。

    “可恶......那......那是什么?”斯坦曼猛然发现了在美军坦克群中夹杂的一辆奇怪的坦克:短炮管。车体前部的附加装甲,炮塔上部的一束天线,都证明了其与周围坦克的不同。

    “那是师级别的指挥坦克!打掉他!”斯坦曼终于认出来了这辆坦克的来源,而如果打掉这辆坦克即可让美军坦克部队失去指挥。

    “轰!轰!”斯坦曼的座车连发两炮,但都被冲上来的美军坦克挡住。

    “这么多替死鬼......本顿森。徳斯克!左右包抄,一定要打掉他!”

    “队长,不必去了!让我去!”已经受伤的鲁斯大声说着。

    “什么?你都受伤了!快后撤!”

    “让我去!我已经无法回去了!”鲁斯的话让斯坦曼有些震惊,难道......斯坦曼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鲁斯!无论如何你都必须给我坚持住!”

    “队长,全车就只剩我一人幸存了,其他乘员都阵亡了,他们是志愿留下来的英军坦克兵......”鲁斯最后一段话,竟然有些哭腔在里面:“......英军坦克兵......”“队长。他们认为我们是为了他们的国家国而战,他们几个人认同我们,才志愿留下来的,现在,全车就只剩我一个了......啊......双腿都断了......这场面......太重了......队长,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斯坦曼沉默了,他似乎已经料到他的下一个举动是什么了:“你......不能再坚持一下吗?”

    斯坦曼终究不忍心放弃自己的战友。何况鲁斯已经跟随他征战两年了,这种情谊。这时候艰难的抉择,没有人知道斯坦曼的心中现在有多么伤感。

    “队长,我已经在坦克装弹机上安装了一枚强效炸药,到时候你们掩护我,然后我撞上它......就可以摧毁它了......别记住我,忘记我最好,我是一个国家的弃子......”

    “住口!我会让后人铭记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不会被遗忘的!”斯坦曼此时的眼睛已经模糊,对于自己的兄弟,他都会竭力满足他们的心愿。让他们不会被人们遗忘,而鲁斯所说的,是每个德军真正的心里话,他们忍辱负重,为了日耳曼,为了自己的祖国而战。

    残酷血腥的战争让斯坦曼的内心早已麻木,但每个德军兄弟的牺牲都会使他倍受打击。因为每一个德军的牺牲,就意味着一个承诺的消失,一个希望的消失,而现在......

    “隆隆隆”坦克以极限速度不要命的朝那辆已经退入美国坦克群的指挥坦克冲去。

    “火力掩护!”斯坦曼歇斯底里的大吼,右手食指不断扣动着火炮发射扳机。

    “送兄弟最后一程!”本顿森随着斯坦曼的声音大吼着,此刻的他,已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悲愤。

    德军将自己内心的愤怒注入坦克炮弹,一发发炮弹不断命中前来堵截的美国坦克,而鲁斯的坦克已经看见了那辆指挥坦克,炮弹不停的打在坦克的周围,但却无法阻止这辆坦克的撞击......

    “当——”坦克以撞上了那辆指挥坦克,巨大的冲击力使双方同时断掉了履带......

    鲁斯笑了,此刻的笑容仿佛是什么救赎了他一般......他的食指轻轻的按下了起爆键......“轰——”坦克和指挥坦克同时爆炸......

    “给我杀!”“为了德意志!”德军被彻底激怒了,德军士兵们对着已群龙无首的美军发起了决死冲击......他们,让这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亡路口......

    2个小时后,减员已达百分之九十的美军先头部队撤退了。

    这里,是死亡路口......

    ......

    轰!一声巨响,一栋位于特顿城区主干道两侧的房屋被炸塌,形成了一个新的废墟兼路障。

    “快点!我要让这里成为美军的坟墓。”斯坦曼语气极为平静的说着,脸上露着与话语不符的狰狞表情。已经撤进城区的德军在经过短暂休整后再次投入到了对特顿的巷战准备工作上。

    德军将自己的大部分兵力分布在了主干道,而少部分的兵力则放在了核心防御区内充当预备兵力,为了能够在巷战中占据优势与突然性,德军特意炸掉了几座房屋,以充当路障。同时又将少量坦克布置在了建筑之中,等到攻击时可以发挥作用,而德军又将一些仓库里即将销毁的地雷和炸药搬了出来,布防在了关键道路上与一些房屋之中,以期能使其发挥更大的作用。德军的随行炮兵则被安排在了核心防御区内,可对特顿城内任何方向实施火力支援。而德军的增援也正在来援的路上。

    本顿森抱着一堆炸药块向斯坦曼跑了过来:“斯坦曼,这堆炸药块就暂时分给这里的其他弟兄吧,待会炸坦克有用。”

    斯坦曼点了点头。接过炸药块,放在地上:“弟兄们,每人拿两个炸药块,快点。”

    斯坦曼心里明白美军巷战时坦克冲击极为大胆,这与各国的训练方针都极不一样,而这就导致与美军交战的军队不能再墨守陈规了,也就是不要以为在巷战中美军的坦克集群不敢进入城区。

    “斯坦曼。我在萨曼特街,这里有一门高炮。但是这里不怎么适合防守,你认为我该怎么办?”耳麦里传来了徳斯克的声音。

    斯坦曼听了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现在德军把守的几条街都是很关键的一些道路,而且还可以在巷战时互相机动支援,而萨曼特街的情况他并不知晓,而且现在他也人手不够,他只知道一旦一条街失守,这另外的几条街全部要被连累:“徳斯克,到时候需要支援时联络我。我们这边都人手不足。”斯坦曼无奈的说着。

    “斯坦曼,到时候我们要互相配合,对吧?”徳斯克开着玩笑的反问道。

    “肯定。”斯坦曼回答道,拿起望远镜准备观察远处的情况。

    “斯坦曼,我是罗密欧,侦察兵已经发现了美军先头部队正在朝你们那儿进发,大约有30辆坦克和一个团的步兵。你们一定要小心......”

    罗密欧话还没有说完就莫名其妙的断了,斯坦曼用手拍了拍耳麦,以为是耳麦出了问题,结果没有任何反应。

    “敌人坦克!”站在高处观察哨上的科尔用瞄准镜发现了一队正在急速冲来的美军坦克。

    “本顿森!快回到你的防御阵地上去!”斯坦曼用手推了本顿森一下,然后跑到了一个废墟内部。

    “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炮击!”

    “啸——啸——轰隆!轰隆!”炮弹带着凄厉的声音划破长空飞过了主干道,落在了后面不远处的中心广场,传来了爆炸声和房屋倒塌声......

    此时,斯坦曼所在的主干道由于两侧的房屋大部分都被炸塌,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这就为防御者提供了便利,而这则会使进攻方体会到什么是老鼠战争。进攻方的噩梦往往是巷战,而这次,将是恶战。

    “隆隆隆”,美军坦克出现在了主干道上,由于瓦砾废墟过多,导致美军坦克行动速度极为迟缓,一辆接一辆的坦克轰鸣着开上了废墟堆,摇摇摆摆在颠簸的废墟堆上艰难前进,而一队队步兵则分布在坦克纵队的两侧,预防着从两侧废墟堆可能出现的攻击。此时,后方跟进的一群美国步兵兵分三路,一路直扑萨曼特街,一路进入主干道,另一路则进至普希金大街,相当数量的美国步兵已经进入了特顿北部城区。

    “斯坦曼,中路有3辆坦克,近100个步兵,后方还有一辆装平板装甲车,请指示。”科尔发现了位于中路的美军部队,而他自己则在其正前方的一个废墟堆前的断墙上隐蔽着。

    “斯坦曼,我这里发现了近300个步兵和10辆坦克,敌人有点多啊。”徳斯克在大战在即前依旧吐着槽。

    “冷静,等我命令。”斯坦曼说着弓着腰跑到了一堆瓦砾后部,在这里,有一辆德军带来的轮式突击炮。其躲在瓦砾后方,从瓦砾堆中开了一个小口,作为射击孔,但并没有将炮管暴露出来,从而隐蔽得非常好。而在突击炮的两边,十几个德军正严阵以待,手中的机枪,榴弹发射器已瞄准了毫不知情的美军。斯坦曼看着渐渐逼近的美军,屏住了呼吸,他转身看了看后方,后方一门机炮也已紧急部署完毕,炮口对着坦克两边的步兵。战斗一触即发。只是斯坦曼保持了沉默。

    “攻击开始!”

    “轰!”突击炮首先开炮,一炮就将当头的一辆坦克打瘫,后面的美国坦克未料到如此未能及时刹车纷纷撞在了一起。

    “砰轰!”两边的美国步兵刚想散开,路两侧的德军埋下的炸药就被起爆,狭窄的道路使得这里几乎变成了屠场,飞散的弹片在狭窄的街区里四处乱飞,不断反弹。在坦克两边的步兵几乎全部被打成了碎片,而路中央的坦克也被划得遍体鳞伤。强大的冲击波和弹片将剩余坦克的履带全部损坏。原本就已行动艰难的坦克此时已经变成了蠕动了。

    “科尔!掩护乔尼斯他们!”斯坦曼将一枚破片手雷掷出,几个想躲进房屋的美国步兵被炸翻。

    “明白!”“砰砰砰”科尔连开三枪将平板装甲车上的两个炮手打死在了炮位上,又一个速射将一边的两个准备上来接替的美国步兵打倒。这时,失去了近战火力威胁的乔尼斯和萨沙各拿了一个炸药块从废墟堆中冲出,凭着第一辆坦克残骸的掩护,他俩很快就摸到了后面的那两个坦克附近。

    “砰——轰!”斯坦曼站在一面断墙上,对着第二辆坦克和第三辆坦克之间发射了一枚榴弹,溅射的弹片和杀伤波再次使坦克履带受损。“咔咔咔

    随着一种金属转动声的响起,两辆坦克开始转动炮塔。而这明显正中斯坦曼下怀:坦克是想仰起炮塔攻击高处的斯坦曼......

    “乔尼斯!行动!”借着美国坦克这一愚蠢的行为,乔尼斯从隐蔽处一下冲出,麻利的将一个炸药块放在了坦克的侧面的装甲板上,萨沙也跟着冲出,以平时自己投弹时的精准将炸药块投在了坦克的储物箱上。两人迅速撤离,躲到了一处瓦砾堆后部。“轰!”两辆坦克被引爆,其炮塔也被跟着炸飞。周围的一些断墙也因为冲击波而倒塌......

    中路的美军被暂时歼灭......

    “隐蔽!快隐蔽!”“轰!轰轰!”萨曼特街的战斗成了白热化阶段。的确,如徳斯克所说,这里不适合防守,过宽的道路使美军坦克大量展开,其近战随军炮兵也迅速展开架设炮位,以密集的火力压制着德军,而其大批的步兵则从两侧街道上快速行进以期能够从侧翼击溃德军。

    “......开火开火开火!想失守吗?!”徳斯克躲在一堆沙袋后面不断盲目的用步枪举过头顶对着前方乱射。

    “徳斯克!用重迫!”拉比大喊着,将一枚手雷扔出。

    “我忘了......”徳斯克起身按动耳麦:“重迫高爆弹,目标:萨曼特大街中央银行!”

    “啸啸——”两发高爆弹从空中落下,准确击中了美国炮兵中间,由于是高爆弹,其巨大的威力当即将周围暴露的炮兵炸到。又有数枚炮弹落下,将剩余的炮兵炸掉......

    “徳斯克,你们那儿怎样?”回过神来的斯坦曼开始询问起萨曼特街的情况。“敌人太多了!不适合防守啊!”

    “轰!轰!”两发炮弹击中了一个掩体,炸得瓦砾乱飞。

    “你们坚持住!”斯坦曼知道这种混乱的巷战即使相隔就一条街想互相支援配合都极为困难,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能各自为战。

    “拉比!带几个人去操纵那门高炮,卡尔带几个人上去那些房屋!准备反击!”徳斯克命令着同时跃出沙袋后面,跳进了路边的一条小沟里,捡起了数枚储备与此的破片手雷和燃烧手雷。

    “正点!开炮!”“砰轰!”高炮终于开火了,由于的初速与平稳的弹道,炮弹一击就准确击中一辆坦克,坦克当场爆炸,周围的步兵纷纷被气浪掀开。

    “砰轰!”又是一炮,其右侧的一辆被打了个对穿,巨大的威力不仅使其发动机全毁,也使其行走装置全部损坏,随后发生爆炸。原本还显得比较宽敞的萨曼特街街道,此时已被堵住了三分之二。

    两侧的美国步兵开始加速朝两边的废墟堆上行进,以避开德军的火力网,进入一些残存房屋的内部。

    “他们竟然上废墟堆......”徳斯克用步枪上的瞄准镜看见了几对美国步兵攀上废墟堆,这是明摆的送死。

    敌袭!”

    “什么?”萨曼特街的后方突然出现了一队美国步兵,徳斯克没有想到迂回的美国步兵速度如此之快。

    “开火开火!”徳斯克连忙举枪射击,这是,美国步兵后方传来了一阵重机枪的声音......

    “嘿,我们来支援你们了!”

    一个声音从后边传来,随后一个硕大的车体出现了!

    “豹Ⅸ式?”徳斯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