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零六. 伏击!

一千零六. 伏击!

    德军的子弹无情的将所有面前的对手扫到,后方的美军步兵如同退潮的礁石一般,无遮无拦地彻底暴露在二线阵地前得一片开阔地上。

    德军的子弹再次将这变成了一场残酷的屠杀。不断在向阵地涌来的美军步兵在密集的弹雨之中瞬间倒下一大片,而随着23毫米机炮的再次开火,美军的进攻变成了毫无意义的自杀。

    “重迫开火!”斯坦曼此时近乎失去理智,手中的燃烧手雷不自觉的投掷了出去。数秒后,几发183毫米重迫眩晕弹落在了美军步兵群中......

    砰——阵清脆的鸣响,冲锋的美军步兵在一瞬间内直接至罔,刺耳的尖鸣声使美军士兵完全失去方向感,整个队伍队形大乱。

    “开火!”斯坦曼再次下达攻击命令,德军火力全开,被眩晕弹弄晕的美军步兵纷纷扫到,美军的整个进攻已经完全处于无法控制的状态,进攻已经陷于瓦解......承受不住德军有序防御的美军步兵在已承受不了巨大损失的情况下,开始集体后退,逐渐退入了一线阵地前得烟雾区内,而德军也逐渐停火,二线阵地总算是守住了......守军开始重回一线阵地,收拾了横尸遍野的一线阵地,第二波进攻算是吗,勉强挺住了,一线阵地上英军全军覆没......战场上,躺满了几百具名英军士兵和上千名名美军步兵的尸体。

    这点损失对于美军来说只能说是完全可以承受的损失,本顿森看着遍布战场的美军士兵的尸体,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斯坦曼眼神平静的看着前方逐渐消散的烟雾区。手中的枪缓缓放下,一个空单夹从手中脱落......

    “守住一线阵地!”被刺激的罗密欧双眼布满血丝,他愤怒的率领英军士兵重新回到一线阵地,准备抵挡美军的下一波进攻,他用余光瞟了一下正在组织的斯坦曼:“你必须还这笔债!”

    斯坦曼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一切需要来承受的恶果,他早已有所准备。虽然这一切显得过于残酷和无情,但是他坚信,胜利,一定要有人付出代价。

    “弹幕!”

    “啸啸啸啸!”“轰轰轰轰轰轰!”美军的炮火部队开始急速射杀,炮弹以推进弹幕的形式朝前推进。弹幕逐渐拓展到了一线阵地,一些没来得及躲进战壕的英军士兵直接被炸飞,随后,更多的炮弹落了下来,将一线阵地完全覆盖。

    强大的威力将一线阵地上的工事全部摧毁,甚至有些英军士兵被巨大的冲击被击碎了内脏......一线阵地的防卫力量正在逐渐瓦解。

    敌坦克!二线阵地上的本顿森用望远镜观察到了从山谷中冲出的美军坦克......

    “罗密欧。放弃外围防线!这种坦克在这里可以承受任何打击!快撤!撤回三岔路口!”

    罗密欧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继续指挥英军士兵进行防御,英军发射的反坦克火箭弹打在美军坦克上均被扭曲弹开。没有造成一点伤害,而坦克发射的高爆弹不断使一线阵地遭到巨大伤亡,一线阵地濒临失陷......

    罗密欧看着不断在喋血的一线阵地,他忽然有些自责和悲伤。他承诺尽力减少伤亡,结果现在,一个都没有办到,而此时,一线阵地上的守军依旧在绝望地抵抗着,即使他们明知手中的武器不会给敌人坦克照成太大损伤,而这时在凭添伤亡。罗密欧不自觉地双手抱头:

    “不!”

    惨烈的战斗让他濒临精神崩溃。

    “撤!后撤!撤回三岔路口!”斯坦曼对着一线阵地及周围的英军大喊,由于这种坦克过于强悍,一线阵地的英军开始逐步后撤,而罗密欧也不禁有了撤退的念头,但是统帅部的命令让他有些犹豫。

    重迫击炮,发射高炮定位榴弹,斯坦曼为了迟滞美军坦克的攻势,只能用一种土办法了。

    数发榴弹急速落下,准备命中打头的几辆美军坦克,当即炸坏行走系统,将其打成了固定火力点,随后,又有数发榴弹命中坦克行走系统,炸断其两条履带,有效阻滞了其攻势,此时撤退的英军已经全部集中于二线阵地。

    “罗密欧!我先前往三岔路口防线,你也后撤吧。”斯坦曼说着对着德军挥了挥手,随后带队撤出了外围阵地,而罗密欧对此表示默许。现在,只剩下不足4000英军在坚守外围阵地,德军正撤往预备防线——三岔路口防线。

    后面的美军坦克再次发动冲击,罗密欧不知为何愣住了......

    ......

    一队德军闪进了中央路口的一处散兵壕里,随后架起一门迫击炮,另一队德军进入了一个左侧路口的地堡,从地堡炮口中露出了一门反坦克炮炮管......撤退至三岔路口的德军与英军紧密配合,准备将这里变为一个死亡路口。

    黑暗逐渐笼罩大地,在不见光的情况下能见度不足5米的情况下,一队美军坦克从远方驶来,密集的坦克和步兵朝三岔路口浩浩荡荡而来,在队列来到分岔路口时,队伍一分为三,开始分头前进,整个三岔路口堆满了美军。

    一个个地堡打开了装甲门,一门门双管反坦克炮与机枪从射孔中伸出,路面两侧的德军也纷纷拿出了各自的武器,严阵以待,一队队美军逐渐驶入了英军的武器射程内,英军只等命令的下达。

    “轰!”地堡首先开火,击中挡头第一辆坦克,进而击毁车队第二辆,后面的美军坦克纷纷倒车,“砰轰”位于路面两侧的德军也开火了。火箭弹击中最后一辆坦克,并令其起火爆炸,整个车队被彻底堵在了公路上。

    公路上的坦克为了避免打击纷纷驶离路面驶入了两侧的密林中,但刚一驶入密林就被德军布置的简易沙坑困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旋即被德军当成固定靶练习。一些速度慢的坦克则被地堡里的火炮直接击毁于路面上,或是倒车逃窜时被德军用反器材步枪击碎履带板。失去行动能力,进而被火炮直接逐一摧毁。而处于分岔路口段的美军坦克,由于数量过多导致行动极不灵活,遭到德军的米重迫击炮子母弹攻击,大批的坦克被掀掉天灵盖......

    体积大的坦克遭殃后。众多的美国步兵开始沦为又一个牺牲品。地堡里的机枪以密集的弹雨将美国步兵完全钉死于地面,而两侧的德军不断投掷燃烧手雷,大批的美国步兵被弹片打碎,路面上一片残肢断臂的凄惨景象。

    三路美军在遭受巨大损失后,开始快速后撤,由于分岔路口残骸过多导致后撤极不顺利。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英军坦克堡垒以公路上的火光为依。凭借自身配备的德国技术的远程高倍光学瞄准镜与火控系统,精准的将一发发炮弹射向正在撤退的美军,不少美军坦克被击中后弹药殉爆。被直接斩首,公路上无首的坦克残骸数不胜数。德军重迫击炮继续发射制导榴弹,不断炸毁一些后撤坦克的履带,而往往这些失去行动能力的坦克会被三个方向的火力急射。然后打成了零件............

    此时,三条路上已经堆满坦克残骸,美国步兵尸体也是躺了一地,分岔路口也几乎被残骸堵住。残余的美军暂时撤出了三岔路口段,留下了30多辆坦克与1000多步兵的残骸。

    斯坦曼在远处的地堡中用望远镜一直观察着刚刚的那场战斗,神色平静,他缓缓放下望远镜。转身走向地堡里的一个大桌子,端起一个装满咖啡的杯子:“罗密欧,你的杰作。”说着微微允吸了一口,然后放回了桌上:“多年未见如此壮观的景象了。”

    “你我的杰作,这种事对于你们德国人来说,应该是习空见惯了吧?”罗密欧背对着斯坦曼随口说道。

    斯坦曼冷笑了一下,把一个盐片扔进嘴里:“罗密欧,下一步你要怎么办?”

    斯坦曼明白罗密欧的意思,这次伏击就是斯坦曼策划的,而这种大肆杀戮的行为,往往在人们的印象中只有德军才能干得出来,而这次伏击与外围阵地的那场悲剧,都使德军在罗密欧的心中印下了“屠杀机器”的拙劣印象,不过,斯坦曼的心里无论如何都在坚持一个原则: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罗密欧顿了一顿,没有回话,起身走到了一幅地图前:“三岔路口,被三面围攻,现在只剩下通往城区的路未被封锁,那是唯一的退路。”

    罗密欧一拳打在地图上,低头深思。下一步,该怎么办?是坚守?还是放弃?三岔路口防线其实也坚持不了多久,随时都有被四面包围的可能,不过在三岔路口,英军还有53辆坦克,这些坦克可以随时作为反冲击的重甲利器,如果使用得当,也是可以有效阻止美军的进攻,在一定时间里守住三岔路口。但是外围阵地出现的重型坦克相比其他的美军战车,其防御,火力皆不知上升了几个档次,但愿这种坦克在三岔路口不会出现太多。

    “斯坦曼,密林刚刚还没有动静......”

    “下一波进攻估计会是全面展开,密林和三个路口都将遭到猛攻,希望能挺住。”

    罗密欧走到斯坦曼的身边:“希望你别再做出那种事,你不知道你的行为毁了多少士兵回家的希望。”

    斯坦曼听着不为所动,依旧细品咖啡,眼睛透过地堡观测孔向外看着。罗密欧咬了咬牙,转身走出了地堡:“我去一下中央路口阵地。”

    斯坦曼点头称是,放下杯子,随即恢复了和本顿森的联系:“本顿森,带人重点防守左侧路口阵地,其余人防御右侧路口阵地,狙击手统一听我指挥。命令随行炮兵,重迫负责中央路口的火力支援,同时准备好炮弹幕,下一波进攻要用上。另外,科尔,乔尼斯,鲁斯还有萨沙。你们四人拿好武器跟我来,我们5人要上演一场好戏。”

    步话机里随后传来各种声音:咒骂声,欢呼声............

    “斯坦曼,需要莫德尔突击炮弹幕么?”耳麦里传来徳斯克的声音,同时还有嘈杂的俄语声。

    “徳斯克?莫德尔突击炮?你在哪儿?”当斯坦曼听见莫德尔突击炮时。他马上兴奋了一下,要知道莫德尔突击炮的杀伤半径可以讲一条公路上的大范围的敌人抹杀掉,同时还能给敌人造成严重的心理影响,但是他们哪里有莫德尔突击炮呢?“徳斯克,你逗我玩?”

    “我在里翻出了3门莫德尔突击炮,还有一堆炮弹和药包。保养嘛......”耳麦里传来徳斯克说声音,似乎是在询问一旁的士兵。“保养每天例行一次,可以使用。是库存产品。”徳斯克回答道。

    “那把他整回来!我们需要!”

    “我在右侧阵地的仓库,可以观察到前方的战况,自走跑就在这儿展开。”徳斯克说着命令着一旁的士兵开始展开炮位,数十个士兵登上突击炮。忙忙碌碌的操纵着这些巨兽,自走跑缓缓开出仓库。

    “你小心点!注意炮位隐蔽,美军可以通过弹道找到你的位置,总之,小心为妙!”

    斯坦曼放下了步话机,起身走到了地堡的观察孔前,舒展了一下身体。转身拿起步枪快步走出了地堡。刚出地堡,四个人影逐渐靠了过来,斯坦曼迎面走去:“挺快的。”

    人影说话了:“嘛,队长的命令就是上帝,当然!”走进才发现,四个人影分别是科尔,乔尼斯,鲁斯和萨沙,而刚刚说话的那个人就是科尔,一个来自德国党卫军的狙击手,极富幽默感,完全颠覆了德国人刻板冷酷的形象。

    斯坦曼苦笑着,上前和四位会和:“准备好了么,我们得行动了。”说着拉了一下枪栓,示意准备开火。

    “喝啊!”四人同时高呼一个响亮的,振奋人心的口号,然后从背上取下了各自的武器。“这次,我们要搞游击战,协助三岔路口阵地的防御,就是灵活机动作战,不要拘泥于教科书,被死板的战斗条例约所约束,所以这次的行动会有些疯狂。”

    斯坦曼提醒着,从左至右扫视了一下四人。

    “明白!只要打得高兴,为了德国而战!”鲁斯表现出了一个德国人的豪爽,手中的使用了德军制式机枪显得很和他相称。

    “各位带连发火箭筒没?”四人同时用手指了指背上背着的一个巨大的筒状物,那是德军的最新的连发火箭筒,是当今战车的噩梦之一。

    斯坦曼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手表:“出发!”

    “隆隆隆咔咔咔”,熟悉的坦克金属摩擦声从远处传来,之间夹杂着一点不寻常的声音,极富金属感与沉重感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让人不禁为之打颤,数发照明弹飞上天空,照亮了布满残骸的三岔路口。

    “隆隆隆隆隆隆”,一辆装有推土铲的美军坦克快速的从黑暗中冲出,以推土铲的破障能力与自身的速度冲向前方的残骸。

    “当!”坦克撞向残骸,随即将残骸一个个抵下路面,通往三岔路口的那条公路路口开始变得畅通。坦克驶进中央路口,密集的残骸使其行动不便,无法推动残骸......

    “轰!”一发炮弹击中坦克,贯穿了其正面的推土铲然后钻进了车体,引发爆炸。后面的美国坦克群开始疾速推进,在外围阵地出现过的那种重型坦克处在队伍最前面,而主战坦克则跟在其庞大的车体后面,很明显,是要以重坦的身躯为盾牌,让坦克群顺利通过英军的防线,但事与愿违,坦克群在分岔路口段兵分三路时,侧翼完全暴露在了英军和德军的炮口下,英军放过了打头的几辆重型坦克,炮口对准了后续的坦克与运兵车。

    罗密欧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着美军的行军过程:“各部听我命令,等候我的命令。”

    罗密欧笑了一下:“斯坦曼,你准备好了吗?”他知道,这场好戏必须由他和斯坦曼来共同导演才能成功,而斯坦曼是一个最关键的人物。

    “马上到预定位置了,怎么,要开打了?”斯坦曼嘴角弯了一弯。

    “你觉得呢?开火!”罗密欧一声令下,英军的所有火力点几乎同时开火,美军的队伍当即陷入火海之中,而在密林里隐蔽行军的美军也被密林里的英军工事攻击,由于事出突然,美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密林里的部队陷入混乱。

    处在公路上的美军坦克再一次遭到火力夹击,遭受着来自三个不同方向的不同的火力打击,许多坦克还没明白是怎么一事就被乱炮击毁,剩余的坦克依旧在与英军火力点对射,但最终的命运还是被击毁。

    一些美军坦克慌不择路,慌忙躲避打击之中进入了德军的地雷区,全部被炸毁履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