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零五. 开火!

一千零五. 开火!

    “隆隆隆隆隆隆隆”前方山谷传来了坦克发动机的声音,整个大地都在莫名的颤抖,似乎山谷中有大队坦克正向阵地冲来。

    履带与负重轮相摩擦发出的金属摩擦声在山谷中回响,显得异常刺耳与恐怖,让听闻此声的残军士兵恐怖不已,仿佛他们早已陷入美军的装甲洪流之中。

    声音越来越沉重,越来越近,数十秒后,一队涂着迷彩洋装的坦克兵出现在了视野里,此时离阵地还有1000米。

    “斯坦曼,我们该怎么办?”本顿森望着远方隆隆驶来的美军坦克群,心里一片混乱,如此之多的坦克从山谷中驶出,这第一波进攻的敌人力量到底有多强?他感觉这第一波进攻该是压力最大的一次进攻。

    “不到敌人步兵上场,我们不开火。”斯坦曼心里明白,能否挡住第一波进攻,关键就在于能否挡住其庞大且冲击了极强的步兵冲锋,而其坦克群集群往往不足为虑,而斯坦曼现在能实施的作战方法,就是等到步兵的出现那一刻才大开火力,但斯坦曼同时也想到了最坏的一个情况。

    “等待,等待,集中攻击敌人的坦克!”一边英国皇家第一师的罗密欧命令着,将一个火箭筒拿在了手中,此时,坦克已经逐渐逼近阵地,已到了火箭筒的有效射程之内。”

    “等待等待,等候我命令。”罗密欧的额角上流下颗颗汗珠,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坦克群。

    “罗密欧,不到敌人步兵上场不要将阵地的整体火力暴露出来。敌人的步兵才是最大威胁。”斯坦曼提醒着罗密欧,并示意阵地两翼上的英军23毫米机炮阵地由他指挥,因为到了后来的反步兵阶段,这些小口径机炮才是绝对的中坚火力。

    “听你的,但坦克我们将摧毁。”罗密欧强作镇定,离坦克还有200米时,已经到了所有武器的射程内了。但是他又有一些犹豫,他不知道会招来何等的打击报复,可现在的情况又容不得他丝毫犹豫。

    “预备——开火!”罗密欧一声令下,阵地上数十声巨响,数十枚火箭弹朝美军坦克飞去。由于距离较短,火箭弹大都准确,命中当头的美军坦克,而命中的坦克军起火爆炸丧失作战能力,但后续的坦克,撞开前方的残骸后继续前进。美军坦克继续朝阵地冲来,近百辆坦克不断行进开炮不断重整队形,向阵地猛冲。而此时坦克群后方传来了震天动地的步兵跑步声。

    “罗密欧,快干掉敌人坦克!他们想用坦克为步兵当盾牌,掩护步兵冲锋!快打烂坦克!”斯坦曼用望远镜看着坦克后方的大队步兵,大吼道。原来第一波进攻的美军坦克是要以自用作为护盾掩护己方步兵的集团冲锋,以便己方步兵突入英军阵地展开屠杀式的刀阵,而往往美国步兵突入阵地就意味着阵地失守。

    “反坦克小组攻击坦克!快!”罗密欧指挥着英军的反坦克小组攻击坦克,虽然美军的坦克离阵地越来越近,但由于英军反坦克小组密集的火箭弹雨和反坦克炮火,离阵地不足50米的美军坦克均被打成废铁,可这是。所有守军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美军坦克和步兵挨的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当最后一辆坦克被击毁后,随后的步兵离阵地也不足50米了......这是一个近乎意味着失败的距离了......美军步兵集体高呼这,手持武器朝阵地涌了过来,密集的人浪犹如南美洲的食人蚁群,随时可以将阵地的守军一扫而光,扫荡过后将是白森森的人骨......

    罗密欧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周围的英军士兵还在猛烈开火,但他们却惊讶地发现,他们的轻武器发射的枪弹根本对迎面而来的美军起不到一点杀伤作用,子弹打在美军身上不是打不穿防弹衣就是让美国步兵停顿一下,似乎眼前的这个食人蚁群已经无法阻挡,失败已经成定局,但这是,沉默已久的斯坦曼发话了:“全体开火!”

    哒哒哒哒哒哒......砰砰砰砰砰砰......德军装备了特殊弹药的轻武器以整齐的火力封锁了美军步兵冲锋的道路,将成片成片的美军步兵击倒,而临时划给斯坦曼的23毫米机炮也怒吼了起来,初速极高对轻装甲目标具有很大穿透力的炮弹将成列的美国步兵从头到尾打的对穿。

    “罗密欧,迫击炮可以开火了!”“明白”数百发几毫米迫击炮弹在罗密欧的命令后从天而降,大部分炮弹采用空炸引信凌空爆炸,成辐射状倾泻而下的弹片将一大片美国士兵扫到,在离阵地前50米得距离上,美国步兵的尸体越来越多......

    “投掷手雷!”斯坦曼命令着将手中的破片手雷扔了出去,随即数十枚破片手雷滚进了美国步兵的冲锋队伍中,炸翻了一大队的美国步兵,但是美国步兵不为所动,仍旧在迅猛地发起了冲锋,其进攻的势头依旧不减。

    斯坦曼猛然倍感压力,他没想到,美军如此不要命的发起冲击,遭受了巨大伤亡也不停止冲击,看来美军是来真的了,但是现在斯坦曼是无计可施,斯坦曼只能命令德军加大火力密度。

    “本顿森,183毫米重迫布置好没有?”德军此次出征带了4门183毫米重型自行迫击炮,而其发射的高爆弹与特制的破片榴弹对付集群目标有极强的杀伤力,此刻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布置好了,就等你命令了!”

    “别犹豫了!开火!”数枚183毫米炮弹突然从空中落下,砸在美国步兵群中,一瞬间内原来还人头耸动的步兵群现在倒下了一大片.....

    .罗密欧把一边的通信兵楸了过来:“命令火箭炮覆盖山谷!快!”

    “是......是......”通信兵颤抖着联络着后方的炮兵。途中几次吓得不知所措。

    啸啸啸,近百枚火箭炮弹几乎同一时刻命中了山谷前得一片开阔地,在一阵爆裂旋风的席卷之下,冲锋的美军步兵群被彻底打掉了。

    “砰......罗密欧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疼倒在战壕里,之前的击败在他眼里就是一场完整的恶梦,如果不是德军的及时开火和炮兵的覆盖打击。外围阵地可能早就有被攻破的危险了。

    “罗密欧......通知你们的火箭炮兵赶快转移......”斯坦曼用望远镜小心翼翼的看着山谷方向,一边提防着阻击手,一边用极为严肃的口吻提醒罗密欧。斯坦曼知道,挺过了第一波进攻,往往第二波进攻更难支撑。而第二波进攻通常与第一波进攻相比,其更具冲击性,恐怖性,震撼性,但其更多的是只让人出其不意,意想不到。斯坦曼对着一旁的几个德军做作手势,示意退回二线阵地,阻击手听我的指挥。然后,罗密欧如果你不想让他们才发完一次齐射就集体报销的话,就快让他们转移,

    “我知道!他们已经在转移了!”罗密欧说着用手将地上的弹匣一个个捡起。放在沙袋上,然后将手榴弹一个个拿出弹药箱,做作迎接下一波进攻的准备。

    “斯坦曼!常指他们已经抵达三岔路口防线,他们正在协助埋放地雷,我感觉他们有麻烦了......

    本顿森话锋一转,语气猛然变得有些惊恐,“山谷!”一声惊呼。所有的英军士兵和佣军纷纷望向山谷,山谷一大片白色雾状气体正以极快的速度朝沉底蔓延,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毒气!”“毒气!”不知情的英军士兵慌张的乱喊起来,德军虽已久经沙场,表面上没有什么过于激动的表情和行为,但是心里却都为之而琢磨不定。

    “......毒气?那是......”罗密欧和斯坦曼同样惊讶的看着即将把阵地笼罩的不明白色雾状气体,是毒气?还是......

    过了数十秒,白色气体将阵地完全笼罩,前方的山谷完全消失在了德军的视野里,德军和英军的视野里是一片被雾状气体所笼罩的白色世界,能见度低于即使两人靠在一起也不一定能完全看清楚对方......

    “是烟雾......”斯坦曼以放松式的语气说着,刚说完,斯坦曼猛然想到了什么。“准备退回至二线阵地!”

    “什么?怎么了,斯坦曼。”本顿森犹豫着要不要戴着防毒面具,虽然现在已经处于这片气体之中并没有什么中毒反应,但是斯坦曼的一句话确让他有些疑惑,“怎么了,这不是毒气。”斯坦曼没有回话。

    此时,身处于不明白色气体中的德军和英军虽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惊恐,但是白色气体却有莫名的阴冷,让德军和英国士兵都不禁打着冷颤,最重要的是没人知道那气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斯坦曼尝试着观测雾里的情况,但均无任何反应......

    “斯坦曼!没什么反应啊!”本顿森愤怒地吼着,烟雾之中如有隐藏的敌军......

    “......斯坦曼,我觉得......着烟雾不对劲啊。”本顿森将枪拿到眼前。

    “罗密欧,叫一线上的人全部退回二线阵地,”斯坦曼眼神警惕地扫描着前方依旧诡秘异常的烟雾区......阻击手听我指挥......”

    “准备出战!”罗密欧抽出腰栓的刺刀,而两边的英军士兵也纷纷照做,此时,烟雾愈来愈浓。

    周围的德军和英军士兵都以万分不敢怠慢的状态盯着烟雾区,而英军23毫米机炮阵地也将炮口平放,对着前方的烟雾区,都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刺刀随时准备向前刺去,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整个都被闪光弹给闪住了一样......阵地上人人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仿佛一个小杂音都会打破这本已不寻常的宁静,带来万劫不变的灾难......一个鬼一样的影子闪进了战壕里......

    “接触!”一个德军的呐喊打破了阵地上的宁静,不错,灾难......来临了......刺刀刺进了身体的声音......

    “敌人来袭!”“班哉!”“班哉!”警报在阵地上回响,美国步兵的呼声夹杂在一起,令人胆颤的万岁声响起了......

    美军来袭!开火!在浓雾之中,美国步兵依然在集团冲锋。几乎与守军到了零距离的时刻,他们才在守军面前暴露了自己,眼前成千上万的美军突然从烟雾中冲出,与守军的距离已达为零,无数魔鬼般的额影子冲入了战壕。屠杀,即将上演......英军第一线阵地到处响起了万岁声......猝不及防的英军与德军以近战武器与突入战壕的美国士兵展开近战,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才是这场屠杀的猎物......战斗在一边倒......

    “这......这......距离太近了......”处于二线阵地上的英军与德军虽想为一线阵地上的守军提供火力掩护,但是两军近战,距离太近了。几乎一发子弹就可以打死一个美国士兵外加一个军士长,这是一个抉择,一个两难的抉择。如果不击杀那些敌军,那二线阵地有被攻陷的危险,但友军的生命......一线阵地也陷入混乱......斯坦曼用刺刀将一个美国士兵刺倒,然后一脚踢开尸体。幸存者快撤回二线阵地!说完揪起一个趴在地上做装死的英军士兵就往二线阵地狂跑。

    “二线阵地火力掩护!一线阵地上的生还者快撤回!”浑身是血刚跑回到阵地上罗密欧刚想拿起枪给予一线阵地以支援,刚拿起枪,却被一线阵地的惨状给震住了,他明白,想给予火力支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他把那些幸存士兵当成美国士兵同样射杀掉......

    一线阵地变成了屠场......

    “快跑啊!快跑”本顿森用步枪点射着一些起身的美国步兵。以掩护一些摆脱了纠缠的英军士兵撤回二线阵地,斯坦曼!我们的兄弟没死一个吧!本顿森为斯坦曼的副官,同样心系自己的士兵兄弟。

    “没有,一个都没有,火力掩护!”斯坦曼虽然有些为一线阵地的失守而愤慨,但幸运的是,在一线阵地的浩劫中德军没一个死亡,均在遭遇偷袭时就撤回二线阵地了,但在一线阵地里的英军士兵大都惨死了。

    斯坦曼扣动扳机的手指逐渐放了下来,他看见,一队生还的英军士兵正在拼命往二线阵地奔跑,而后面不远处,一大群美军士兵紧跟着他们,意图以英军士兵作为掩护......

    “队长,我们怎么办?”德军见此情况都停火了,纷纷请示斯坦曼的命令,斯坦曼看着眼前的一幕,沉默了.....

    “开火啊!为了祖国!”

    “队长开火啊!我们死了不算什么!”

    罗密欧手中的步枪不禁放了下来,他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场景......他知道,兄弟的性命就在一瞬之间的抉择之中,但是身后的美国步兵却随时可能冲垮二线阵地......

    他不知道如何抉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无能,即使是让英军士兵就地趴下,暴露后方敌人,这类方法也在此显得那样幼稚和无用,他,难道要放弃兄弟们的性命吗?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开火!”“开炮!”斯坦曼的两声突然的怒吼,震醒了束手无策的英军士兵和德军,德军一下子全部愣住了,他们第一次对斯坦曼的命令发出了质问:“队长,那是友军啊!”

    德军们此时只看到了斯坦曼的侧脸,如果他们看见了此时此刻斯坦曼的正脸,他们可能永远也忘不了,这种表情,斯坦曼的脸,已经扭曲了,受仇恨所扭曲......

    斯坦曼手中的步枪缓缓抬起:“我说开火!”斯坦曼再次怒吼,扣动了扳机。

    “开火!”本顿森帮助斯坦曼最后一次下达了命令,此刻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悲愤吗,他知道,当斯坦曼做下达这个决定时,阵地前的幸存英军士兵就已经没有生还希望了,即使他们离阵地已经不足10米......但他们后方不远处就是这战死神,一大队美国步兵......斯坦曼为了胜利,此时,选择了毫无人性的不择手段。

    “哒哒哒哒哒哒哒”德军开火了,沉默已久的6挺机枪也加入了作战序列,密集的弹雨集中了幸存英军士兵的身体,本能的求生*使他们不顾一切的朝友军方向跑去,眼看离光明就差一步之遥,迎接他们的却是友军无情的子弹......

    他们带着不相信的眼神倒下了,倒在了可以完全看清楚友军面貌的距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