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零二. 凶手!

一千零二. 凶手!

    米洛舍维奇知道自己被出卖了,并且跌入到了一个很可怕的陷阱之中。

    就和当日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落到了陷阱里是完全一样的,可是,也许这次自己面临的陷阱还要可怕。

    他的心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

    但是,安德里亚斯的指控却还并没有结束:“在我的记忆里,我所认识的安德亚克侯爵毫无疑问是个贪婪的,凶狠残暴的家伙,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做出任何卑鄙无耻的事情,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他不仅仅要刺杀佩列亚斯侯爵,而且他企图杀死所有阻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人,只要这个人有可能阻碍到他升迁的道路。可是,你们以为这些就结束了吗?不,在我的记忆里,这不过是他做的无数卑鄙事情中的一件而已。诸位尊敬的先生们,我们在座的所有人会如何对待一个女士?而且这位女士还是自己的妻子?我想,是尊敬,是爱。可是安德亚克侯爵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他的声音里逐渐透露出了一股愤慨:“可怜的安德亚克侯爵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遭受着安德亚克侯爵的暴利伤害,如果说之前侯爵畏惧大公爵的势力而仅仅是冷暴力的话,那么,在大公爵被推翻后,完全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暴力!”

    旁听席上的惊呼再次响了起来。

    虽然俄国是个大男子主义盛行的国家,但是如此公开的暴行还是很容易受到责难和鄙视。

    “请注意,安德里亚斯先生,虽然我很同情侯爵夫人的遭遇,但如果和本次询问会没有关系的话,请您尽量不要说这些。”弗里托亚夫提醒道。

    “我想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安德里亚斯却非常镇静地说道:“我知道这次侯爵夫人也会做为证人出席,而这也将成为侯爵夫人为什么要如此作证做好的解释。”

    “那么,就请侯爵夫人进入证人席。”

    在弗里托亚夫的话里,侯爵夫人从旁听席中站起,一步步的走上了证人席。在经过米洛舍维奇身边的时候,她甚至没有看自己的丈夫一眼。

    不,自己的妻子是不会出卖自己的......是的,无论如何娜塔莉亚都不会出卖自己的......他们在故意如此,想要挑拨自己和妻子之间的关系,米洛舍维奇如此想到......

    他的心里到现在为止还是存在着幻想的......

    “安德亚克侯爵夫人,您愿意作证吗?”弗里托亚夫大概是同情侯爵夫人的遭遇,所以声音也非常温和。

    “是的,我愿意作证。”娜塔莉亚平静地说道:“但是不是为我的丈夫证明他的清白,而是为了证明这位尊贵的侯爵其实是一个多么无耻的人!”

    “轰”的一下,米洛舍维奇的脑袋炸开了。

    娜塔莉亚冷冷地说道:“这个无比尊贵的侯爵,骨子里和安德里亚斯先生说的完全一样,卑鄙、无耻、残暴。我遭受到的痛苦和今天没有关系,所以我并不想多说,但是真相早晚有一天会被所有的人知道的......米洛舍维奇竭力想要摆脱和刺杀佩列亚斯侯爵之间的关系,但是我可以告诉尊敬的各位委员们,刺杀正是他一手策划的!”

    米洛舍维奇气的已经无法说话了。难道娜塔莉亚忘记了自己才是她的丈夫吗?难道她忘记了自己倒台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吗?

    可是大概娜塔莉亚根本没有多考虑这些:“在争夺俄罗斯最好权力的位置的较量上,佩列亚斯侯爵远远超过了我的丈夫米洛舍维奇,这让他暴怒、焦躁、无奈,于是他想出了刺杀,我想我亲爱的丈夫也许还会继续否认,还会说我和所有的人串通到了一起。好吧,我想我有更加有利的证据能够证明我说的一切,比如他曾经写过的一些日记。”

    当她说完这些的话,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些纸张。这些纸张已经被撕碎了,但是又被细心的裱糊起来。

    侯爵夫人把这些纸张交给了委员会:“米洛舍维奇撕碎了自己日记中的某几页,但是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一定会用到了,然后我趁他不注意从垃圾堆里找了出来,又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重新拼好。尊敬的各位委员们,你们可以找专人验证一下这是否是米洛舍维奇写的。或者你们可以直接去我的家中,找到这本日记,然后对比一下纸张。委员们,我认为这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米洛舍维奇的脸都被气红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是个那么有心计的女人,会把自己陷入到了如此被动的境地。

    这个该死的*子啊!

    弗里托亚夫仔细的看了,然后又传递给了其他的委员,委员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些奇怪的表情。当这些纸张冲洗回到弗里托亚夫手上的时候,这位委员会的主席用一种同样非常奇怪的语气问道:“佩列亚斯侯爵,你想听一下这些纸张上面的东西吗?”

    赫梅利茨基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在这里他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

    “这是最近的一篇日记......”弗里托亚夫拿着一页纸念道:“除了杀死该死的赫梅利茨基,我想不到任何更好的办法了。大公爵的位置,绝不能让这个傲慢无礼的家伙夺走。坟墓,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啊,那个可怜的傻瓜西米洛夫,难道他还真以为在他杀了赫梅利茨基后我会让他当上莫斯科的警察局长吗?他可是再好也不过的替罪羊了。或者可以再找一个人杀死他,这样整个秘密除了我和安德里亚斯就没有人知道了......至于安德里亚斯,他还有一些用处,得让他多活一些时候......这让我又想起了弗里托亚夫,这个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老东西,早晚也会死在我的手上的......”

    听着弗里托亚夫念着,米洛舍维奇知道自己完蛋了......

    “啊,原来我只是个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老东西。”弗里托亚夫丝毫也都没有生气,反而轻松的笑了一下:“没有关系,安德亚克侯爵,我完全能够忍受任何的谩骂,那么,我就要开始念一些很早以前的日记了。”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直在那专心听着的赫梅利茨基,然后这才缓缓地念道:

    ““今天可是个不错的日子,葛里高利那个老东西发了慈悲,居然让我和赫梅利茨基去查抄了艾文顿子爵的家......这个可怜的子爵啊,为什么要得罪葛里高利呢?查抄可是个油水丰厚的工作,我和赫梅利茨基一起平分了贪污下来的大部分财产。要知道艾文顿子爵可是个不错的家伙,可是有谁会去管他的死活?赫梅利茨基真是个聪明的家伙,他不满足于仅仅查抄了子爵一家,于是我们又带着士兵去了子爵的弟弟卡思吉沃夫的家里,在那里,赫梅利茨基威胁卡思吉沃夫参与了一场针对大公爵的叛乱,让他必须拿出一大笔钱来才能免除灾害,不过这次他似乎失算了......”

    此时,赫梅利茨基越听脸色越是苍白,但他根本没有办法阻挡弗里托亚夫念下去:

    “......卡思吉沃夫是个非常顽固的家伙,他坚决的否认了一切指控,并且要去大公爵那里当面对质......这让我们有些着慌,卡思吉沃夫的脾气就连大公爵也有一些忌惮,虽然他的哥哥艾文顿子爵死了,但大公爵未必会对卡思吉沃夫下手,万一让大公爵迁怒到我们,但真的一切都完了。赫梅利茨基想要罢手,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可是卡思吉沃夫却坚决的不肯同意,并表示明天一定会去面见大公爵的......我们狼狈的跑了出来,我想我们大概要完蛋了......

    赫梅利茨基回去后找我说出了他的计划,既然卡思吉沃夫想要这么做,那就干脆永远的让他闭上嘴。我完全知道永远的闭上嘴是什么意思,我有一些害怕,但是赫梅利茨基告诉我,与其让大公爵惩罚我们,还不如提前冒险动手,我终于答应了他的建议......在晚上的时候我们再次去了卡思吉沃夫的家中,欺骗他说大公爵要立刻见他,卡思吉沃夫相信了,让我们跟他进到家里去,他要换上一件体面的衣服,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赫梅利茨基和我猛的上去掐死了卡思吉沃夫......不巧的是,这个时候卡思吉沃夫的孙女正好出现了,我完全不知所措,但是赫梅利茨基却毫不犹豫的掐死了可怜的小女孩,上帝啊,这个小女孩才只有8岁大的年纪啊......”

    旁听席上一片静悄悄的,赫梅利茨基的汗水不断的落了下来。

    弗里托亚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念道:“小女孩死了后,赫梅利茨基担心还有人看到,于是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手枪,告诉我一不做二不休,杀死这里所有的人,反正这里非常的偏僻,开枪也没有人能够听到。我想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这么做了。在那天夜里,卡思吉沃夫一家17口人,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的,我们全身都是鲜血。杀人的快感很快掩盖了我仅有的一点负疚感......我们把卡思吉沃夫家中全部的现金和贵重值钱的物品都收集了起来,然后急匆匆地的离开了那里......”

    弗里托亚夫停止了自己的话,因为他已经无法念下去了。

    卡思吉沃夫全家被杀,在当时的莫斯科引起了轩然大波,可是这个血腥的暗自却一直没有破案,因为没有人敢调查到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亲戚们身上。

    但现在这个案子却在米洛舍维奇的日记里被侦破了。

    蠢货,蠢货,赫梅利茨基心中大骂起来,为什么要记该死的日记?难道不知道日记会泄露一些最隐秘的事情吗?

    这个愚蠢至极的家伙啊!

    “凶手!”忽然,在旁听席里有人发出了这样的低呼。

    “凶手——凶手——凶手!”越来越多的人叫出了这样的字,接着,整个旁听席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发出了这样愤怒的呼声:

    “凶手——凶手——凶手!”

    “安静,请大家安静下来!”弗里斯托亚必须用自己最大的声音才能勉强的控制住群情激奋的现场:“我知道你们大家和我一样愤怒,但我还是要求你们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会场里的人这才坐了回去。

    “现在,询问会的性质已经转变了......”弗里斯托亚冷冷地说道:“当年卡思吉沃夫全家遇害案一直都是个悬案,但现在却有了重大的突破,我要求立刻重启此案的审理,并且逮捕相关的嫌疑人。诸位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委员们,请你们开始表决吧。”

    表决几乎没有任何异议,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投上反对票让自己成为俄罗斯的公敌呢?

    变化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赫梅利茨基根本就无法反应过来。之前的那些幽默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他现在的处境和米洛舍维奇是完全一样的。

    他们从显赫的侯爵一下成为了凶手......

    在经过长时间的商议后,弗里托亚夫这才郑重地说道:“经过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全票同意,免去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的侯爵头衔以及他们担任的所有职务,由于免去爵位必须得到沙皇陛下的批准,因此我会在第一时间把我们的决定交给沙皇陛下批阅。当然,现在我也必须行使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权力,警察,逮捕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

    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原本是针对米洛舍维奇的询问会却完全的变了性质......

    被拷上手铐的米洛舍维奇看了一眼同样被拷上手铐的赫梅利茨基:“现在你满意了吗?”

    是啊,现在你满意了吗?最终的结果值可能是两败俱伤......赫梅利茨基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彻底的干掉对手米洛舍维奇,但是万万满意想到的是,现在连他自己也成为了阶下囚......

    “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另两个决议是,立刻重启对卡思吉沃夫全面血案的调查,同时,任命西米洛夫先生为莫斯科警察局新任局长,全权负责此案。”弗里托亚夫大声宣布了这一任命。

    赫梅利茨基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但他随即就想起了自己才说过的那些话。

    “......上帝啊,西米洛夫先生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啊,他不但不是凶手,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不需要我的任何原谅,他真正需要的是我的感激......于是我告诉他,勇敢的走进特别调查委员会吧,告诉尊敬的各位委员事情的真相,他不是罪人,他将成为俄罗斯的英雄,是的,英雄西米洛夫先生!”

    见鬼,自己也同样的落进了一个圈套里。

    他抬头看到了西米洛夫,却发现这位新上任的莫斯科警察局长,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容。

    那是嘲笑,是的,赫梅利茨基可以肯定那是无情的嘲笑......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力,他和米洛舍维奇都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大输家,正是他们自己,把自己推到了一个无底深渊之中。

    回到旁听席的娜塔莉亚握住了妹妹罗娜诺娃的手,她们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从这一刻开始,她们终于摆脱了纠缠着他们的噩梦......她们的丈夫其实都是一类人,无耻、自私、冷酷,他们只会为自己考虑,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她们全新的生活也即将开始......

    ......

    王维屹握着爱丽丝的手站了起来,最精彩的一幕已经落下了大幕,这里不必自己再继续呆着了。

    “好看吗?”当走出法庭,呼吸着外面新鲜空气的时候,王维屹问了声。

    “好看,比电影还要好看。”爱丽丝兴冲冲的回答道:“而且和电影里演的一样,坏人终于得到了他们应得的惩罚,我看到那两个坏人被带走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要欢呼,看电影的时候,我可没有这样的感觉。”

    “是啊,生活远远比电影更加精彩。”王维屹笑着说道:“电影是有剧本的,而生活你永远不知道一分钟后会发生一些什么。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也许报应会来的晚一些,但是永远不会不到的。爱丽丝,看清世界最丑陋的一面,但永远不要让自己成为坏人。”

    “我知道了,爸爸。”爱丽丝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道:“爸爸,这一切都全部是你安排好的吗?”

    王维屹再一次的笑了,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回答。

    生活的剧本也许早就已经为所有的人写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