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零一. 询问会

一千零一. 询问会

    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雇佣前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卫队长西米洛夫对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进行刺杀的消息迅速震动了整个莫斯科!

    这可是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虽然在此之前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虽然贵为葛里高利的女婿,但因为不受葛里高利的待见而默默无闻,可是在推翻葛里高利的过程中,这两个人却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举成为了俄罗斯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

    然而,现在却发生了如可怕的事情,两个看起来亲密无间的“战友”却已经翻脸成仇,甚至不惜要了对方的性命。

    西米洛夫自首了,而迅速赶到调查委员会的主席弗里托亚夫也立刻建议组建临时小组,专门调查此事,他的这一建议很快得到了通过。

    当事人之一的米洛舍维奇没有被通知参与表决,而且秘密警察已经监视了他的住处,这一点让他惶惶不可终日。

    不是说赫梅利茨基已经被成功刺杀了吗?为什么居然没有死?而且西米洛夫为什么要背叛自己?这些事情米洛舍维奇根本就想不通。

    他很快便想到了逃跑......赫梅利茨基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他唯一还能够相信的就是安德里亚斯了,他仓皇的找到了这位钱俄罗斯的财政大臣商量一起逃跑的事情,但却被安德里亚斯断然拒绝:

    “您在想什么呢,侯爵阁下?赫梅利茨基最希望的就是你能够逃跑,这样你根本没有办法翻身了。您从窗口看看,那些秘密警察虽然在外面,但监视的根本不严,给您留下了足够的逃跑空间,他的目的就是如此而已......只要你不在莫斯科,赫梅利茨基无论如何冤枉你你也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

    “可是,我明天就要去接受临时调查小组的询问了,我该如何面对他们?”米洛舍维奇惊恐地问道。

    “他们没有证据,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西米洛夫一个人的指证而已......”安德里亚斯很快有了自己的回答:“您可以完全否认,只要您能咬死这一点,我相信他们那些人一定对你无可奈何的......”

    到了这一步,米洛舍维奇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的妻子娜塔莉亚走了进来,看出来娜塔莉亚的神色里充满了对丈夫的担忧。原本米洛舍维奇是非常厌恶妻子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当他娶了大公爵的女儿后,本以为可以从此平步青云,可是谁想到大公爵根本没有拿他当一回事情。更加让他愤怒的是,他在日后知道妻子在美国的时候居然当过ji女。

    哪个男人可以忍受这样的羞辱?因此家庭冷暴力便成为了家常便饭。

    他们早就不和了,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大公爵还在,他们也许已经离婚了......在葛里高利被推翻后,米洛舍维奇一度再次动起了这个脑筋,只是他和赫梅利茨基的争权夺利让他暂时没有空来理会......然而,现在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妻子却依旧在自己身边陪伴着自己,这让米洛舍维奇的内心升起了一种愧疚......

    “没有关系的,我亲爱的妻子。”米洛舍维奇用难得温柔的声音说道:“我们很快会渡过这个难关的,赫梅利茨基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娜塔莉亚点了点头:“勇气的去吧,我的丈夫,明天,我将陪伴在你的身边。”

    米洛舍维奇有些惊讶:“明天的询问家属也可以去吗?”

    “是的,他们已经通知了我和罗娜诺娃,我们会成为证人的。”娜塔莉亚给予了丈夫很肯定的回答:“你放心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永远都站在你的这一边。”

    米洛舍维奇无比感动的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妻子......

    ......

    询问会如期的召开了,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主席弗里托亚夫担任了主审,坦格洛尼夫上将、杜约申科将军都参与了临时调查小组。而赫梅利茨基则主动申请担当了证人,以证明自己对于这次询问会的支持。

    在上午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走进了宽大的询问室。在过去,这是俄罗斯政府用来召开重大会议的一个会场。

    也许是为了证明这场询问会的公正性,在临时调查小组一致同意之后,他们允许大量的记者,和一些有声望的民间人士进入到了会场。

    而最后一个走进来的,是手持特别许可证的王维屹和他的女儿爱丽丝。

    “爸爸,我们来听什么?”爱丽丝好奇地问道。

    王维屹带着她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我们来听一场审判,正义的审判。”

    爱丽丝觉得有些奇怪:“您不是曾经告诉过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正义,只有强权,一切的所谓正义都是建立在强权基础上的吗?”

    “是的,但这只是针对国家而言......”王维屹面色凝重的告诉自己的女儿:“我希望你能够知道这个世界最阴暗的一面,但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阴暗的人。正义是建立在强权基础上的,但在我们的心中,该有正义的存在。将来你会成为一个强权的人,而我希望你利用自己的权力来维护正义......”

    爱丽丝虽然年幼,但在她的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于是她把父亲的话牢牢的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传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达米耶夫.巴巴罗夫斯基。”

    随着弗里托亚夫的声音,这场奇特的询问会正式的开始了。

    安德亚克侯爵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他傲慢的看了一下那些记者,在其中他居然还发现了俄国著名的记者波尔多夫。这些无能的家伙,这些只会耍笔杆子的家伙,他们有什么资格来看一个侯爵的笑话?

    “主席先生,我请求让那些无关的人离开这里......”一走到自己的座位,米洛舍维奇便大声说道:“我是一个侯爵,而那些平民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这话顿时引起了旁听席上的一片嘘声。

    “安静,请安静!”弗里托亚夫用很大的声音好不容易才让会场安静了下来:“安德亚克侯爵,如果平民不能在这里的话,那么我想我也应该离开,因为我也是个一个平民......安德亚克侯爵,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已经被推翻了,我们需要的是公正和民主,因此,你的建议被拒绝了。”

    米洛舍维奇对于对方的态度大为不满,但却碍于对方的身份又无可奈何......

    “好吧,现在让我们进入程序吧......”弗里托亚夫略略抬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安德亚克侯爵,你被指控在1966年5月28日夜,于俄罗斯大剧院雇佣西米洛夫对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进行刺杀,你做过这样的事情吗?”

    “没有,我从来也都没有做过!”米洛舍维奇毫不迟疑地说道:“这是对我个人的污蔑。是的,我认识西米洛夫先生,他是前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的卫队长,但是我和他没有任何的交情,我也从来没有指使过他进行过什么刺杀,这是对一个受人尊敬的侯爵的污蔑,我要求严惩西米洛夫先生!”

    “传第一证人西米洛夫。”

    当西米洛夫出现在证人席的时候,米洛舍维奇向他投去了凶狠的目光,但奇怪的是西米洛夫好像根本就不畏惧一般。

    弗里托亚夫没有理会他们目光间的交集:“西米洛夫先生,安德亚克侯爵否认了你的指控,他坚定的认为他没有指使你进行过任何的刺杀。”

    “他在说谎,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西米洛夫用最大的声音反驳道:“刺杀佩列亚斯侯爵的命令,就在安德亚克侯爵的家中下达的,他用我的家人对我进行威胁,用莫斯科警察局长的地位对我进行利诱。主席先生,自从葛里高利被推翻后,我失去了自己的一切,我根本无法和一个侯爵相抗衡,因此我只能违心的答应了下来......可是,我知道刺杀一个侯爵会带来什么,而且我更加知道,就算我真的能够成功刺杀了佩列亚斯侯爵,安德亚克侯爵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他会对我杀人灭口。因此在俄罗斯大剧院里,我主动向佩列亚斯侯爵坦白了这一切。在佩列亚斯侯爵的建议下,我向特别调查委员会自首了......”

    “你在那里说什么啊,简直是一派胡言!”米洛舍维奇咆哮了起来。

    可是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西米洛夫和赫梅利茨基早就串通在了一起。

    这两个该遭到天杀的家伙啊......

    “传证人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先生。”

    赫梅利茨基是自愿暂时放弃特别调查委员会副主席身份而充当证人的,当他出现并且面对弗里托亚夫的询问时候,他先用胜利者的眼光看了一下米洛舍维奇,然后这才说道:

    “是的,当时在俄罗斯大剧院,西米洛夫先生混过了我的保镖的检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啊,这让我不得不想起,我回去得解雇了那些不负责任的家伙......”

    他的话引起饿了旁听席的一片笑声,赫梅利茨基继续说道:“当时我很惊慌,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让我惊讶的是,西米洛夫却把他的枪交给了我,然后向我坦白了安德亚克侯爵的阴谋,并且恳求我的原谅。上帝啊,西米洛夫先生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啊,他不但不是凶手,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不需要我的任何原谅,他真正需要的是我的感激......于是我告诉他,勇敢的走进特别调查委员会吧,告诉尊敬的各位委员事情的真相,他不是罪人,他将成为俄罗斯的英雄,是的,英雄西米洛夫先生!”

    他的话听起来是如此的慷慨激昂,他不断的为西米洛夫开脱着罪行,并且将西米洛夫塑造成了一个不顾自身和家人安危的英雄!

    “书记员都把这些话记录在案了吗?”

    “是的,主席先生,全部记录在案了。”

    “好的,佩列亚斯侯爵,非常感谢您的证词。”弗里托亚夫问道:“那么在您看来,整件事情是安德亚克侯爵指使的吗?还是西米洛夫在那里冤枉一个侯爵?”

    “不,我认为完全有可能!”赫梅利茨基想都未想便说道:“众所周知,我和安德亚克侯爵在某些方面发生了尖锐的矛盾,但是就我而言,这仅仅是因为政见的不同,在私底下我们还会成为好朋友,但是就在几天前,我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在电话中有人告诉我安德亚克侯爵正在策划一起针对我的刺杀。说实话吧,我当时根本就没有相信,我和安德亚克侯爵可是亲戚啊,但是最后证明是我错了。各位尊敬的委员,我之所以暂时放弃委员的身份站在证人席上,为的就是揭露一个伪君子的真面目——安德亚克侯爵!是的,他指使西米洛夫先生刺杀我,他就是一个凶手!”

    “混蛋,你这个混蛋,无耻的混蛋!”整个会场里只有米洛舍维奇在那大声咆哮着。

    在后排一直认真听着的爱丽丝忽然小声问道:“爸爸,这就是狗咬狗吗?啊,这一幕真是精彩啊。”

    “是的,这就是狗咬狗。”王维屹淡淡的笑着:“可是,这不是最精彩的一幕,真正精彩的一幕还没有开始上演呢。”

    父亲的话让爱丽丝再一次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前面......

    “安静,安静,请保持你的冷静,安德亚克侯爵。”弗里托亚夫不得不用很大的声音才能让米洛舍维奇冷静下来:“安德亚克侯爵,你说过自己是个尊贵的人,因此我想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如果你再如此咆哮的话,我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了。”

    米洛舍维奇愤怒的盯着所有的人,但是他也清楚如果不听主席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佩列亚斯侯爵,我注意到你刚才说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你能够知道那是谁打给你的吗?”弗里托亚夫追问道。

    “很遗憾,我还不是很清楚。”赫梅利茨基的回答非常轻松。

    “我知道!”这个时候很久没有开口的西米洛夫忽然说道:“那是和我一起住在安德亚克侯爵家中,前俄罗斯财政大臣安德里亚斯先生打的。”

    “轰”的一下,会场一下爆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弗里托亚夫不得不再次费了好大力气才让所有的人安静下来:“谁能够知道安德里亚斯先生现在在哪里?”

    “我在这里!”出人意料的是,安德里亚斯从旁听席上站了起来,然后主动走到了证人席上:“主席先生,各位委员先生,我愿意主动充当证人!”

    米洛舍维奇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信任的家伙,可是安德里亚斯根本没有拿正眼看他一下。

    “安德里亚斯先生,我们接受你的请求。”在经过了简短的讨论后,弗里托亚夫如此说道:“那么,请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一切吧。”

    “是的,我会如实说出的。”安德里亚斯不慌不忙地说道:“在葛里高利被推翻后,我和西米洛夫先生一起住到了安德亚克侯爵的家中,对于侯爵阁下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感到非常的感动,但是,这不能妨碍我被自己的良心唤醒。我想坦诚的说,无论是安德亚克侯爵还是佩列亚斯侯爵,都对大公爵的空缺非常感兴趣,两人间的争斗也非常的激烈,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两位侯爵阁下都想杀死对方......”

    这句话让赫梅利茨基也勃然色变,安德里亚斯的这些话可不在计划之内。

    可是安德里亚斯却继续说道:“这是莫斯科一个根本不是秘密的秘密,两人之间唯一不同的是,安德亚克侯爵提前动手了。那天,他将我和西米洛夫先生叫到了他的书房,告诉了我们目前他的不利局势,并且透露出了他准备刺杀佩列亚斯侯爵的企图,而且,他还威胁西米洛夫先生必须担任起刺杀的任务,否则,他的家人生命安全将会难以保证。那时候的西米洛夫先生是异常痛苦的,他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不得不违心接受了这一任务。事后,他问我应该怎么办?我告诉他按照自己的良心去做事,告诉他刺杀一个侯爵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他说自己会仔细考虑的。而我,却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就给佩列亚斯侯爵打了一个警告的电话,可惜这并没有引起佩列亚斯侯爵的重视。还好,我并没有看错西米洛夫先生的为人。”

    他的这些话让米洛舍维奇终于知道自己被无情的出卖了,自己跌进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