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 西米洛夫先生!

一千. 西米洛夫先生!

    “我们需要一个忠诚而勇敢的刺客!”

    当米洛舍维奇说出这话的时候,西米洛夫毫不迟疑的站了起来:“侯爵阁下,请把这光荣的任务交给我吧!”

    “啊,西米洛夫,我的朋友,你知道这有多么的危险吗?”尽管内心高兴,但米洛舍维奇还是假惺惺地说道:“我又怎么忍心让我的朋友冒这样的危险呢?”

    “侯爵阁下,我的这条命都属于您!”西米洛夫却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当我完成了监视葛里高利的任务后,我本来该得到奖赏,但是赫梅利茨基却完全忽视了我,对于这一个军人,这是最难以忍受的耻辱。如果不是您仁慈的收留了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米洛舍维奇心中大喜,他需要的正是这样愿意忠心为自己效力的人......

    他也站了起来,用力拥抱了一下西米洛夫:“请相信,只要这次的刺杀能够成功,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我相信您,侯爵阁下,而您也可以等着我的好消息了。”西米洛夫慷慨激昂地道。

    现在,米洛舍维奇多少有些放心了。

    只要赫梅利茨基死了,自己就少了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而至于赫梅利茨基之死带来的影响?啊,这没有什么,到时候只要把西米洛夫干掉,然后再把他当做替罪羊就可以了。

    像米希洛夫这样的人,是不配得到自己信任和奖赏的......

    ......

    莫斯科的动荡并没有因为葛里高利之死而得到任何的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赫梅利茨基和米洛舍维奇之间的斗争,绝大部分的人也相信,未来的大公爵一定会从这两个人之间产生。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更加看好赫梅利茨基,无论在哪个方面他都比米洛舍维奇强的太多了......

    赫梅利茨基自己也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放心的等待荣耀那一天的到来了。

    今天晚上有一部不错的电影,是美国好莱坞拍摄的,赫梅利茨基一向喜欢看美国的电影,因为特别让自己的秘书给俄罗斯大戏院打去了电话,大戏院对于未来大公爵的到来是非常重视的,专门为了留了二楼的包厢。

    电影开映钱的10分钟,他带着自己的妻子罗娜诺娃出现在了俄罗斯大戏院。说实话,他对于日渐老去的罗娜诺娃早就失去了兴趣,可是现在大公爵的位置还没有到手,总得做出一些姿态,现在就抛弃自己的妻子罗娜诺娃实在有些难以让别人信服......

    总还是需要在别人面前演演戏的......

    整个二楼都因为赫梅利茨基的到来而清空了,外面站满了保镖,任何人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都没有办法进来。

    电影开映了,赫梅利茨基很快便沉浸到了电影的精彩情节之中。

    这时候,在外面一个侍应生带着一个托盘出现了,那是赫梅利茨基需要的热毛巾和侯爵夫人的饮料。

    保镖进行了近乎苛刻的检查,但却什么也都没有发现,这才放心的放行......

    走进了包厢,侯爵夫人出去上卫生间了,只有侯爵在这里。侍应生小心的关好了门,给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递上了热毛巾,然后侍应生开始退到了一边,接着,他的手伸向了包厢一角一个早就安排好的暗格中......

    随着轻微的一声声响,暗格被打开了,然后一支手枪被侍应生握到了手中......

    这个时候电影上演到了高潮,主角正拿着两枝左轮手枪大杀四方,侍应生快步上前,枪口对准了赫梅利茨基,然后在赫梅利茨基惊恐的眼神中说道:“我代表安德亚克侯爵向您问候!”

    电影中的主角再次开枪,而侍应生手里的枪也在同一时刻响了......赫梅利茨基捂着胸口痛苦的倒下了......

    侍应生这才收好了枪,不慌不忙的打开了包厢的门,再仔细的关好,做完了这一切后,从容的离开了这里......

    过了几分钟,侯爵夫人罗娜诺娃回来了,当她重新走进包厢后,包厢里忽然传来了侯爵夫人惊恐的叫声,保镖立刻全部冲了进去。

    佩列亚斯侯爵——未来的大公爵遇刺了!

    正在保镖惊恐失措的时候,倒在地上的赫梅利茨基却睁开了眼睛,发出了痛苦的一生呼唤......

    保镖们赶紧将他搀扶到了沙发上,赫梅利茨基大声喘息着解开了外套,露出了里面镶嵌着一颗子弹头的避弹衣......

    “侯爵大人,我们立刻送您到医院去......”

    “不,我没有事,立刻送我道弗里托亚夫先生那里去......该死的刺杀,刚才太黑,现在,我想起他是谁了,他是葛里高利的卫队长西米洛夫......”赫梅利茨基竭尽全力的站了起来。

    保镖们面面相觑,还好侯爵大人这次穿了避弹衣,否则谁也无法承担这一责任......

    ......

    在自己家人客厅中,穿着睡衣的弗里托亚夫皱着眉头听赫梅利茨基说完了全部的经过,他看起来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似的:“那个刺客真的说了安德亚克侯爵的?”

    “是的,弗里托亚夫先生,我用我的名誉保证他真的这么说了......”赫梅利茨基的表情既真诚又痛苦:“我一直都把米洛舍维奇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但他却这样的对待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同样也是未来大公爵的候选人之一......”弗里托亚夫淡淡的笑着:“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允许自己的竞争对手遥遥领先自己的。安德亚克侯爵一直都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他总是会头脑冲动的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来。我相信这次他虽然没有得手,但一定还会有下一次的......”

    杀机在赫梅利茨基的眼中一闪而过,但随即他又叹息了声:“上帝啊,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我不愿意和他相残,而且我也没有证据能够指证他策划了这次刺杀,我想,我还是退出这次大公爵竞争吧......”

    “如果你退出,那么你便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弗里托亚夫拿起了烟斗:“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一个失去权势的人是最可悲的,比如葛里高利。安德亚克侯爵,我就在昨天才和坦格洛尼夫元帅谈过,我们一致都支持由你来领导整个俄国......”

    赫梅利茨基一下变得精神振作起来,这正是他迫切想要听到的......

    “别在乎你做了什么,真相永远是被当权者掩盖的。”弗里托亚夫点着了烟斗,深深的吸了口:“你刚才说了,刺杀你的人是西米洛夫,想想为什么他愿意替米洛舍维奇卖命吧,你到目前为止做的相当不错,但你忽视了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这些小人物也许能够决定许多重要的事情......既然米洛舍维奇可以利用西米洛夫,你呢?你为什么不可以利用这个人呢?”

    赫梅利茨基一下就明白了,他站了起来:“谢谢您,弗里托亚夫先生,我想,我该先找到西米洛夫,然后,我会向他致以我的歉意......”

    弗里托亚夫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赫梅利茨基从自己这里走了出去......然后,在另一个房间里,恩斯特.勃莱姆和西米洛夫一起走了出来。

    “男爵,我想最精彩的一幕就快要上演了。”弗里托亚夫笑着说道。

    王维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是啊,这将会是非常精彩的一幕......西米洛夫,我想你做的相当不错,我很担心你的那一枪会打到赫梅利茨基的头部,或者赫梅利茨基今天没有穿防弹衣。还好,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是的,我完全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西米洛夫恭恭敬敬地说道。

    王维屹一笑:“弗里托亚夫先生,你认为在未来的俄国政府里什么职位是最适合西米洛夫先生的?”

    “莫斯科警察局长。”弗里托亚夫想都未想便回答道:“你愿意接受这一职务吗,西米洛夫先生?”

    “感谢你们的仁慈。”西米洛夫压制着内心的激动:“而我能够做到的回报就是更加尽心尽责的为你们办事。我想,我该被赫梅利茨基抓住了。”

    “这其实具有很大的危险性......”王维屹提醒了一下他:“赫梅利茨基有可能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折磨你或者干脆杀了你,你有这样的准备吗?”

    “是的,先生,我有这样的准备。”西米洛夫看起来不是很在乎:“要想得到你们的信任,我想这是最好的方式了。”

    王维屹微笑着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吸了口,缓缓的吐出了烟雾......

    最精彩的一幕正在开始,人总是不喜欢接受教训的,刚刚得势的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很快便忘记了葛里高利的教训......他们那么早的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甚至,他们还没有得到真正的最高权力......

    可是这又有什么呢?这正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发生在俄罗斯最赏心悦目的一出大戏......

    ......

    西米洛夫毫无悬念的被抓住了,那些秘密警察倒并没有为难他,而是吧他带到了安德亚克侯爵赫梅利茨基的家中。

    当看到自己刺杀的对象居然毫发无伤的时候,西米洛夫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瞧,你很失望,是吗?”赫梅利茨基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啊,刺杀的对象为什么没有死呢?为什么连一点伤都没有呢?我可以给你这个答案,因为我穿了从美国进口的防弹衣。这可是好东西,向你那样口径的枪是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的......”

    西米洛夫深深叹息了声:“我失败了,我也并不想隐瞒或者为自己辩解什么,一切都是我做的,你逮捕我或者枪毙我吧。”

    “不要那么着急,西米洛夫先生。”赫梅利茨基却如此说道:“我和你之间并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我也知道你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刺杀我,来,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没有人!”西米洛夫固执地说道:“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所有的事情。我恨你,你没有给我应得的奖赏,所以才有了这次刺杀!”

    赫梅利茨基忍不住笑了:“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这些话吗?啊,我欣赏你的忠诚,真的,这丝毫没有讽刺的味道,像您这样忠诚的人可不多见了。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是谁主使的,安德亚克侯爵,是吗?在包厢里你对我开那一枪的时候自己也都说了......”

    西米洛夫懊丧的低下了头......

    赫梅利茨基多少显得有些得意:“我听说米洛舍维奇收留了你和安德里亚斯,所以你愿意为他卖命,可是告诉我,你这么做能够得到什么呢?我还好好的活着,而且我很快会当上大公爵,难道你认为我会放过米洛舍维奇吗?还有你的家人,难道你以为我也会放过他们吗?”

    “不,你不能这么做!”西米洛夫大声叫了出来:“这事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全是我一个人做的。”

    “这得看你的表现了......”赫梅利茨基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这个人:“我不杀你,也不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给予你任何的惩罚,相反,我还准备重用你。瞧,现在我已经在莫斯科警察局长的位置上辞职了,这张位置需要一个继任者......”

    西米洛夫的心里笑了,这是第二次有人许诺自己这张位置了......他抬起了头,直勾勾的看着赫梅利茨基......在他的眼中,赫梅利茨基似乎看到了一种“贪婪”......

    于是,他觉得更加有把握了:“是的,莫斯科的警察局长,但是这得看你怎么做。西米洛夫,选择你的阵营吧,我,或者是米洛舍维奇。”

    这样类似的话曾经有人对赫梅利茨基这么说过,那是亚力克森男爵,现在,赫梅利茨基同样如此的说了出来,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切都是以亚力克森男爵为标准的吧......

    西米洛夫在那想了许久,然后这才艰难地问道:“您向让我怎么做呢,佩列亚斯侯爵?”

    赫梅利茨基心中的得意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西米洛夫:“多么正确的选择啊,西米洛夫先生,我需要你去自首,就去特别调委员会,向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主席弗里托亚夫先生自首,我不需要你说谎,只要你老实的告诉他,米洛舍维奇让你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看的出来这个时候的西米洛夫的内心是严重矛盾的,他搓动着双手,久久的没有说话。赫梅利茨基也并不着急,他很确信西米洛夫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整整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终于,西米洛夫开口说道:“侯爵阁下,真的只要这么简单吗?”

    “真的只要这么简单。”赫梅利茨基再次笑了:“一个多么聪明的选择啊,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因为这次选择后悔的。莫斯科警察局长的位置正在等待着你。”

    西米洛夫下定了决心似的大声说道:“好,我做!”

    “我相信我们会成为伙伴的。”赫梅利茨基站了起来向对方伸出了手:“那么,我们很快就会在特别调查委员会见面的。”

    和侯爵简单的握了一下手,然后西米洛夫离开了这里。

    “帮我准备轿车。”赫梅利茨基收起了笑容。

    他必须要亲眼看到一切才能够放心......

    ......

    轿车就跟在了西米洛夫的后面,远远的在那监视着西米洛夫的举动。

    赫梅利茨基对谁都不相信,也包括西米洛夫在内。他让轿车不急不忙的跟着,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一直到了离特别调查委员会不远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

    他心满意足的看着西米洛夫走了进去,他又在外面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这才离开。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西米洛夫是颗非常重要的棋子,他将给予米洛舍维奇以致命一击。

    米洛舍维奇那个蠢货大概做梦也都想不到,他的所谓刺杀反倒给自己提供了一个除掉他的最好的机会。

    当他面对特别调查委员会质询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的,为什么要和自己成为敌人的。

    想到这,赫梅利茨基不由自主的在露出了笑容,那是胜利者的笑容。

    莫斯科的天气真好,真的太好了,就和自己的心情一样舒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