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九. 大公爵的位置

九百九十九. 大公爵的位置

    随着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倒台,俄国的权力出现了巨大的真空。

    许多人都在盯着这张位置,而这些人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和米洛舍维奇以及赫梅利茨基竞争的。

    这两个人的身后有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的支持,有大亨米格罗斯基的支持,据说还得到了来自于其它方面神秘力量的支持。

    而且,他们还是前大公爵葛里高利的女婿。从俄国人的传统概念来说,他们还是有资格继任这个位置的。

    而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也早已把大公爵的位置视为己有。唯一的问题只是他们两人之中有谁可以竞争过对方。

    而此时亚力克森男爵的支持就成为了至关重要的力量......

    男爵的态度似乎有些暧昧,他没有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只是告诉他们尽到他们的努力,他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适当的选择的。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往往是最让人费尽心思猜测的......

    再仔细的想想,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俄罗斯内部的事物,却必须征询一个德国人的同意。但是到了这个地步,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已经没有功夫去考虑这些了......

    在男爵态度并不明朗的情况下,这两个葛里高利的女婿迅速的开始行动起来。

    他们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赢得信任分。俄国人最痛恨什么?就是前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和他腐败的同伙们,只有彻底清查了他们的罪行,才能够获得广大俄罗斯人的支持。

    最凶残的人有的时候往往就是身边的人,在这一点上,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首先迅速成立了特别法庭,对在逃的葛里高利发出了通缉,随后,在他们的指使下,葛里高利被缺席以“叛国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等26项罪行判处死刑。

    可这就是结束了吗?不,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特别调查委员会宣布葛里高利在俄罗斯境内的所有财产都被查封,他的同伙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审判和通缉。至于除了效忠亚力克森男爵的葛里高利的亲人外,他其余的亲人一律遭到了逮捕。

    这些可都是米洛舍维奇与赫梅利茨基的亲戚,但是为了给广大俄罗斯人民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他们已经根本顾不得这些了。

    这些被逮捕的亲戚,遭到了他们严酷的审判,甚至不惜动用上了酷刑。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些遭到逮捕的人,承认下了子虚乌有的罪名。招供出了大量的“同案犯”。

    一场规模丝毫也不逊色于前苏联时代的大清洗开始了......越来越多的人遭到了逮捕,有许多人在证据根本就不充分的情况下便以种种罪名被判刑甚至枪毙。

    而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借助着这样的机会,非但清除掉了大量的敌人,而且还极大的中饱了自己的私囊。要知道,那些“犯人”被罚没的家产有很大一部分落到了他们的口袋里。

    正和之前王维屹说的一样,他们其实和葛里高利没有任何的差别......

    不仅仅如此而已,随着权力的越来越大,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他们居然将脑筋动到了前大公爵夫人索尔金娜的身上。

    在他们看来,葛里高利虽然被男爵无情的剥夺了一切,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葛里高利一定还有什么秘密的财产的。而知道这些财产下落的,大概只有索尔金娜了。

    他们对索尔金娜还是有一些顾忌的,因为在她身后撑腰的是亚力克森男爵,但是随着贪婪念头的越发强烈,他们开始产生了一个幻觉,男爵还需要他们,男爵身边有的是女人,他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不给他们面子的、

    人总是这样的,贪婪的欲望总能够淹没正常的理智......

    性格暴躁的米洛舍维奇是最先按捺不住的,他终于忍不住“拜访”了索尔金娜。

    在起初的时候,他还是能够克制自己,只有隐晦的提出葛里高利是否有什么藏匿起来没有上报的财产,希望索尔金娜能够如实汇报,自己好和特别调查委员会有个交代,否则一旦被查出来的话,即便是索尔金娜也会有**烦的。

    但是索尔金娜非常干脆的回答了没有,所有的财产都已经在美国失去了。

    米洛舍维奇变脸了,他看着索尔金娜的屋子:“您还住在这么宽敞的屋子里,过着如此奢华的生活,您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吗?因为是我在竭力维护着您。可是如果您不愿意对我说实话的话,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也许明天特别调查为会员的直属行动队就会冲进您的房子,然后将您驱逐出去甚至逮捕!”

    “是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米洛舍维奇的身后响起,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的面色大变,急忙站起来转过了身子:“男爵阁下,您怎么来了?”

    “是啊,我怎么来了。”王维屹笑了笑:“这里是莫斯科,而我却是你们的敌人,我想你或者可以逮捕我?”

    “啊,不,男爵先生,您真是太会开玩笑了,我怎么敢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米洛舍维奇干笑着说道。

    王维屹冷笑了声:“是啊,永远也都不要做自己也不愿意的疯狂的事情......我刚才注意到了你说的一句话,‘您还住在这么宽敞的屋子里,过着如此奢华的生活,您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吗?因为是我在竭力维护着您。可是如果您不愿意对我说实话的话,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真是奇怪,大公爵夫人的这一切都是你给予的吗?米洛舍维奇先生,告诉我,这一切是谁给予的?”

    “是您,男爵先生。”米洛舍维奇的气焰完全被打掉了。

    “是的,是我。”王维屹丝毫没有做任何的否认:“大公爵夫人的这一切是我给予的,你们的这一切同样也是我给予的。米洛舍维奇先生,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们,我可以给予你们一切,同样也可以剥夺你们的一切,就和对待葛里高利是完全一样的......”

    米洛舍维奇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葛里高利血淋淋的事实可就在眼前......

    “男爵先生,真是抱歉,我不应该那么冒昧的来这里的......”米洛舍维奇知道自己在男爵心里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他急忙的企图挽回:“大公爵夫人,我也非常抱歉,请您无论如何都要原谅我的失礼......”

    “从辈分上来说,大公爵夫人应该是你的母亲......”王维屹的语气里带着一些讥讽:“没有哪个孩子敢这么对母亲说话的......米洛舍维奇先生,这一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我不希望看到还有下一次。还有一件事,在这点上赫梅利茨基先生就处理的比你好。他才和我见过面,重申了对于我的忠诚,并且告诉了我你有可能会来这里。米洛舍维奇,之前我还不太相信,但是现在我看到的一切......你真的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该死的赫梅利茨基......米洛舍维奇不由得在心里大骂起来......

    看起来,赫梅利茨基正在竭尽全力的讨好着男爵,可今天自己的到来,却是赫梅利茨基在背后唆使的,结果,自己却成为了被他利用的武器。

    米洛舍维奇发誓不会让他好过的......

    “与其把精力放在这里,还不如考虑一下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莫斯科保卫战吧。”王维屹忽然莫名其妙地说道:“我想,强大的德军和乌克兰的联军很快就会到了。”

    米洛舍维奇听的一头雾水。按照正常的想法,当葛里高利被除掉后,德军和乌克兰军应该已经停止进攻了,这只要男爵阁下一声令下而已。可是现在听男爵的话,德乌联军根本没有任何停止进攻的意思。

    他嗫嚅着说道:“男爵,莫斯科无法阻挡德意志军队的攻击......我想,我想,您也许可以给您的部下下达一道命令让他们停止进攻......”

    “是的,我可以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王维屹淡淡笑着:“这份礼物,我是准备送给新的俄罗斯大公爵的,这能让他迅速积累起自己的威望,但是在新的大公爵没有产生之前,我保证德乌联军连一步都不会停止进攻。”

    米洛舍维奇怔了一下,很快便明白男爵的意思了。

    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又重新升腾起了希望,从男爵的态度来看,他还是信任自己的,否则,他绝不会把那么重要的情报告诉自己。

    他迅速作出了决断:“男爵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我该去办正事了,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再次感到抱歉,并且保证将来再也不会发生了!”

    说完,他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亲爱的男爵,这是一头狼!”索尔金娜带着后怕说道:“他和葛里高利一样,贪婪、凶狠。无情,您完全不能相信他,他早晚会变成另外一个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

    “我知道,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他和赫梅利茨基了......”王维屹却丝毫也不担心的微笑着:“可是狼也要它的好处,是吗?如果说米洛舍维奇是一头凶狠的狼,那么赫梅利茨基就是一只狐狸。索尔金娜,你说是狼能咬死狐狸,还是狐狸能够咬死狼?”

    索尔金娜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一下便明白了男爵的意思,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我想,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狐狸。”

    但是王维屹却摇了摇头。

    “难道是狼吗?”索尔金娜有些奇怪:“可是狐狸的狡猾不是狼能够比拟的......”

    “他们都不可能是胜利者。”王维屹笑的愈发灿烂了:“最终的胜利者只可能是猎人。再好的野兽也不是猎人的对手,是吗?”

    “是的,再好的野兽也不是猎人的对手......”索尔金娜也笑了。

    现在,她觉得自己能够遇到亚力克森男爵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他帮助自己摆脱了噩梦,而且就是一个守护天使一般在保护着自己。

    无论是狼或者狐狸,他们最终的结局其实只有一个:

    成为猎人的战利品或者直接被猎人杀死......

    ......

    而这个时候的米洛舍维奇,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在各方面都不如赫梅利茨基。

    赫梅利茨基是个狡猾的家伙,即便当年他不得志的时候也结交了大量的权贵,而一旦他走到了今天的位置,过去的那些结交便迅速开始发挥出了作用。

    而自己呢?自己总是那么的急躁冲动,总是那么的会被人利用,就和这次贸然冲到了索尔金娜家中一样。

    那个该死的赫梅利茨基啊,米洛舍维奇再次诅咒起来......

    还好,他还是有一些同盟的,比如安德里亚斯和西米洛夫。

    安德里亚斯转变的快,他用出卖葛里高利保证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却无可避免的失去了自己的地位和财产。而米洛舍维奇觉得这个人还是有些用的,所以干脆把他收留在了自己的家中。

    至于西米洛夫,他在同样出卖了葛里高利之后,也失去了自己卫队长的职位,不得不投靠了米洛舍维奇。

    现在,这两个人都成为了米洛舍维奇的心腹......

    他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和他们说了一遍,安德里亚斯皱起了眉头:“这么看来,赫梅利茨基是故意设置了一个圈套,然后就等着您自己跳进去,情况对您已经非常不妙了。还好,您的那个神秘朋友及时提醒了您,否则不客气地说,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愤怒的神色从米洛舍维奇的眼中一闪而过。但他随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安德里亚斯大臣,你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的处境不是很好。”安德里亚斯沉吟着说道:“说实话,赫梅利茨基的力量要比我们强大,正面抗衡的话我们并不是他的对手,必须要寻找到另外的办法。”

    说到这里,他显得有些迟疑:“在尼古拉二世时期,俄罗斯出了一位伟大首相斯托雷平,他让俄罗斯重新走向强大,斯托雷平是在罗曼诺夫王朝行将彻底崩溃之际出任首相的,他所致力的,无非是为了挽救一个行将灭亡的制度,历史的必然要求与杰出个人的坚强意志,形成了强烈的矛盾反差,正是这一点铸成了斯托雷平个人的悲剧命运之核。斯托雷平之所以能较快从较低的行政职位提拔到位极人臣的地位,除了他的才干和能力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对皇室的忠诚,在他在任期间的五年半中,遭受恐怖分子暗杀就不下数十次,仅1906年那一次,就使他的女儿娜达莎致残,唯一的儿子受伤,死伤数十人,但他不改初衷。最后由沙皇出面,特别允准他全家暂居克里姆林宫才罢。1911年斯托雷平不顾警方关于暗杀计划的警告前往基辅旅游。9月14日,当斯托雷平和皇帝的两个女儿,奥列加女大公和塔季扬娜女大公,在基辅歌剧院观赏俄国作曲家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歌剧《萨坦王的故事》时,遭到刺客开枪袭击。斯托雷平身中两枪,一枪击中手臂,另一枪击中胸部。行刺者名为德米特里.波格洛夫,一个激进的左翼**分子,但同时他竟是一个保安局的密探......”

    说到这,他朝米洛舍维奇看了眼:“据称,斯托雷平冷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脱掉手套和解开夹克的扣子,露出浸血的背心。在示意皇帝从他的包厢撤往安全地带后,斯托雷平一下瘫在椅子上,并大喝‘我很高兴为了陛下去死!’尼古拉二世仍留在原地,斯托雷平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仍颇为夸张的为皇帝画十字祝福。次日清晨,尼古拉二世跪在斯托雷平的病床前,重复地说着‘原谅我’。斯托雷平在遭到枪击的四天后去世。斯托雷平终于走完了他在人世的最后一段路程。他留给人世的最后一句话是‘请打开电灯!’电灯是打开了,但俄国却陷入了长久的黑暗......”

    米洛舍维奇完全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让赫梅利茨基也变成下一个斯托雷平吗?”

    “不,他不配做斯托雷平,而且他如果死去的话俄国也不会陷入黑暗。”安德里亚斯冷冷地说道:“因为,俄国将会出现一个新的大公爵!”

    米洛舍维奇变得高兴起来,但随即又产生了一些迟疑:“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刺客才能够顺利的完成这一次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