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八. 别了,大公爵!

九百九十八. 别了,大公爵!

    “我只是来和你单独淡淡的而已。”

    王维屹的话中没有对背叛的愤怒,也没有复仇后的喜悦,他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是如此的平静,甚至平静的让人感到了害怕。

    葛里高利畏惧这个人,比任何人都要畏惧这个人,现在他知道自己的噩梦是如何发生的了。

    “你现在觉得愉快了吗?”葛里高利惨笑了声:“你做到了你想做的一切,是吗?说实话吧,我真的没有想到是你,换一个人的话,一定不会成功的。”

    王维屹淡淡地的一笑:“你错了,这样的事情迟早都会发生的,我做的事情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复杂,我做的,只是推动了这件事情的提早发生而已。在你的身边,早就已经遍布敌人,每一个人都想推翻你,每一个人都想要你的命。但是他们需要一个策划者,所以我的任务就变得非常简单了,你说是吗,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这几个字此时听到葛里高利的耳朵中是如此的刺耳,这听起来更加像是一种巨大的讽刺......

    “不,不,他们都不敢背叛我!”葛里高利大声呼了出来:“如果不是你出现的话,他们都不敢背叛我。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回来?男爵,我是你创造出来的,你是一个艺术家,而我是你的艺术品,难道你真的忍心把一件你亲手制作的艺术品毁灭吗?”

    王维屹平静的摇了摇头:“你不配称艺术品,在我那么多年的生涯中,你只是一个我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当这件工具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你认为我会不忍心毁坏吗?啊,也许我用错了一个词,应该是‘毁灭’才更加正确......”

    葛里高利浑身颤抖了一下。毁灭,老天,他真的说出了毁灭这两个吗......

    “伊利亚真的已经输光了我所有的钱吗......”一直到了这个时候,葛里高利更加关心的还是他的那些钱......

    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对于这一点王维屹非常的确定......如果一个人在生死关头最想关心的是这些事情的话他根本不值得有任何的同情......

    “你什么都没有了,葛里高利。”王维屹淡淡地道:“你的钱全部输在在证券市场和房屋契约交易所,你从俄国盗取的那些文物和艺术品现在全部归我所有了。你在俄国的那些资金,全部都投入到了亚美尼亚油田,你最后的六十万美元救命钱现在已经被你的女儿和女婿们一起分了。啊,还有你的金纽扣和金牙也在其他人的手里了。葛里高利,告诉我,你还拥有什么?一个如同乞丐一样的你吗?”

    葛里高利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男爵给予了自己一切,但现在却又剥夺了一切......他报复起来是如此的残忍,甚至,连一个卢布都不愿意给自己留下......

    是啊,自己到现在还拥有什么呢?

    “你有一个妻子,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王维屹的嘴角带着笑意:“你想知道伊利亚去哪里了吗?我可以告诉你,我给了他一小笔钱,当成他指证你的报酬。这个人的性格就和你完全一样,在自己的生死关头任何人都可以出卖......啊,他现在已经躲在了美国的某个小镇里,你永远也都无法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你的女儿和女婿,我想他们的态度你也已经看到了,你死去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大的快乐......我都几乎忘了,你还有一个妻子,可惜的是索尔金娜对你的愤怒完全是你无法想象的......”

    当他说完了这些,眼睛盯住了葛里高利:“告诉我,你还剩下了什么,是我疏忽的,是我没有剥夺的?”

    葛里高利的面色惨白,没有了,没有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男爵无情的剥夺了,现在,自己什么也都没有剩下......

    当男爵的复仇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局了......

    妻子、儿子、女儿,所有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背叛了自己,现在,葛里高利已经能够完全彻底的体味到背叛的痛苦了。

    他的内心好像有一把刀正在缓慢而仔细的割着自己的心......

    “你要杀了我吗?”葛里高利的精神被击垮了,他沮丧地说道:“杀了我吧,这不正是你想要做到的吗?”

    “爱丽丝,你说我们要杀了他吗?”

    听到了父亲的话,一直都在边上听着的爱丽丝点了点头:“是的,父亲,他是您的敌人,难道您不应该杀了他吗?”

    王维屹笑了笑:“爱丽丝,为什么呢?复仇并不是一定要夺走敌人的生命,你看,他这个样子比死了还要痛苦,是吗?我会让他活着的,让他体味到人间的一切苦难。他会自杀吗?不,我认为他连自杀的勇气也都没有......”

    当他说完这些的时候,他挥了挥手:“走吧,葛里高利,我不要你的命,你的命对于我来说一钱不值,对你最好的结局,就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你真的有这个勇气吗?”

    说完,他站了起来,抱起了爱丽丝大步走了出去......身后,只有呆若木鸡的葛里高利,好像如同一只破麻袋一样被人抛弃了......

    他的敌人甚至都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羞耻的事情呢......

    王维屹来到了屋子外,今天是个好天气,所有的人都将会有一个不错的心情。索尔金娜迎了上去,现在,她终于可以毫无忌惮的挽住了亚力克森男爵的胳膊,她不用再害怕大公爵,也不用再害怕任何人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索尔金娜幸福地问道。

    “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一切。”王维屹微笑着回答道:“葛里高利,复仇,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而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对于你们来说也是过去式了......”

    几个俄国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他们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

    除了罗娜诺娃,这个善良的女人,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对自己的父亲死心。她忍不住朝着屋子里看了看。

    她还在那里担心这父亲,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甚至会哀求男爵放过父亲的生命......

    “我没有杀他。”王维屹似乎看出了她在那里想什么:“我给了他选择权,或者有尊严的死去,或者耻辱的活下去,但是,我想他更愿意选择后一条道路,他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尊严......”

    然后,他看了看所有的俄国人:“让我们回到莫斯科去吧......”

    他们走了,没有再回过头,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走进那间屋子了......

    而在屋子里,一把刀就放在葛里高利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也非常清楚,这个时候的他,最好就是拿起这把刀来,爽快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他颤抖着手拿起了刀,颤抖着对准了自己的心口......他的手在颤抖,他的浑身都在颤抖......

    那把刀对着葛里高利的心口足足停留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然后,他明白了一件事情,亚力克森男爵说的没有错,自己真的没有勇气自杀......

    他沮丧的扔掉了手里的刀,然后疯狂的在屋子里到处翻着,他希望能够翻到一两件值钱的东西,可是,他却再度的失望了。这里干净的比他的口袋还要彻底......男爵,一点也都没有给他留下......

    他想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自己的未来靠什么才能活下去呢?

    葛里高利永远也都无法给自己答案......

    几个月后,在莫斯科的街头出现了一个老年乞丐,他甚至连乞讨的技巧也都没有,每次总比他的同伴讨到的更少,有的时候居然连一点吃的都无法得到。也正因为如此,他总是遭到自己同行们的耻笑。

    有一次,他的一个同行捡到了一笔钱,发了一点小财,所以买了好几瓶酒和他的同伴们庆祝一下,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这个老乞丐。他和老乞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老乞丐很快就喝醉了,他含糊不清的告诉他的同伴们,自己当年有很多很多的钱,多的自己都数不清了。自己曾经是俄国的第一大富翁。

    这话,顿时引起了同伴们的哄然大笑......一个乞丐笑着问道:“那么你的钱呢,可怜的老家伙?”

    “没有了,都被一个人夺走了......”老乞丐恶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我所有的钱,他就连一个卢布也都没有给我留下,就连我的家人也都被他夺走了......”

    笑声更加响了,乞丐们一个人都不相信他的话:“得了吧,谁有那么大的本事?俄国的第一大富翁?别吹牛了吧,你和我们一样,天生就是一个乞丐而已。”

    你和我们一样,天生就是一个乞丐而已......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从这个老乞丐的眼中流了出来......难道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吗......

    十多天后,俄罗斯残酷的冬天到了......在一天上午的时候,他的同伴们发现老乞丐躺在自己单薄的破布袋里一动不动,他们上前想要推醒他,却发现他已经死了。

    他是被活活冻死的。

    可怜的老东西啊,虽然喜欢吹牛,但也没有什么其它更加让人讨厌的地方了。

    乞丐们正准备随便寻找一个什么地方掩埋了老乞丐的尸体,但却又一个穿着非常体面的中年人出现了,他制止了乞丐们的举动,告诉他们,自己将会来收殓这具尸体。

    嘿,这个爱吹牛的老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体面的朋友,这可是这群乞丐们没有想到的。

    中年人让人拖走了老乞丐的尸体,在莫斯科的郊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埋葬了,在那些土纷纷落到尸体上的时候,中年人冷冷的看着,然后似乎在对着尸体说话:

    “你想过自己有这样的结局吗?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活着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男爵已经回到了德国,而且德国正在取得胜利,你的背叛对于男爵和德国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啊,你知道你的亲人在哪里吗?你知道沙皇现在怎么样了吗?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过是个可怜的乞丐而已。别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别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

    一个复仇的故事已经落下了大幕......这对于王维屹来说只是他传奇人生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但是对于战争来说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

    俄国的局势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倒台,让昔日的俄国政府彻底的瓦解了。沙皇任命了米洛舍维奇、赫梅利茨基和民间人士弗里斯托亚先生为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成员,以清查葛里高利和他同伙们曾经犯下的那些罪行。

    而做为对第8装甲军军长坦格洛尼夫上将的回报,他被晋升为了元帅,并担任了俄罗斯的国防大臣。

    这是比较出人意料的一个任命。

    按理说,无论在资历还是人脉上,坦格洛尼夫都是没有办法胜任的,但这却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是站在哪一方的。

    坦格洛尼夫元帅当然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什么沙皇,什么特别调查委员会都是假的,自己所要做的只是服从一个人的命令就可以了。

    这个人,能够完成所有的奇迹,这个人,能够让你实现自己所有的梦想。

    当然,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他......

    而对于葛里高利留下的大公爵的位置,却引起了剧烈的争夺。

    米洛舍维奇盯着这张位置,赫梅利茨基同样也在盯着这张位置。这两个在对付葛里高利时候的急先锋,现在已经完全彻底的翻脸了。他们都认为自己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而在这个时候,男爵阁下的支持就成为非常重要的一点了......

    ......

    “您认为谁更适合这张位置呢,男爵阁下?”在自己宽敞舒适的办公室里,特别调查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弗里斯托亚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你指的是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吗?”王维屹一笑而道:“这几天,他们不断的来拜访我,希望能够得到我的支持,我也一直在考虑,他到底谁最合适坐上这一位置。但是,我想,为什么一定要是他们呢?”

    “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人选吗?”弗里斯托亚好奇地问道。

    “比他们合适的人选很多很多......”王维屹淡淡的回答道:“他们其实和葛里高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一样的贪婪无情,当他们坐上那张位置后,迟早都会变得和葛里高利一样。同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弗里斯托亚赞同的点了点头,是的,男爵先生对于这一点的判断没有任何错误......

    但是,俄国政府的现状,是不能永远的没有一个合适的领袖。

    “为什么不是你呢,弗里斯托亚先生?”王维屹忽然问道。

    “什么,我吗?”弗里斯托亚一怔,随即笑了起来:“不,我可不是合适的人选,我没有什么政治经验,无非就是一个商人而已。”

    “不,你曾经组建过政治党派......”王维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你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且在我看来非常丰富......你能够在各方势力里游刃有余,而且还得到了美国方面的认可......弗里斯托亚先生,仔细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

    如果是别人说的,弗里斯托亚大概只会置之一笑,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当一个国家的领袖,但这话却是从男爵嘴里说出来的,不得不让他仔细的考虑了。

    是啊,谁会对那张位置不动心呢?他可是一个国家的真正的领袖啊......但是,要想成功的登上这张位置,光有男爵的支持可远远的不够。

    “瞧,我想我已经帮你计划好了。”王维屹终于开口说道:“德乌联军已经占领了库尔斯克,很快就会出现在莫斯科城外了,我已经下令拒绝和俄罗斯新政府的一切谈判,他们非常慌乱,担心之间才到手不久的权力就此失去,而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有一个力挽狂澜者的出现对于各方来说都是一个喜讯。”

    “您的意思,这个力挽狂澜者就是我吗?”弗里斯托亚大概有些明白男爵的意思了。

    王维屹还是那样笑着:“是的,我想这个人选没有谁你你更加合适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