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七. 你好,大公爵

九百九十七. 你好,大公爵

    “您可真是让我难办啊!”

    哨兵嘴里这么说着,眼睛却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脚上的那双鞋子上:“啊,先生,虽然您看起来非常落魄,但您的这双鞋子可真是漂亮,纯手工制作的,而且是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定做的,是吗?要知道,在当兵之前,我的祖辈都是鞋匠,嘿,任何一双鞋子我一眼就能够认出来好坏。可是,再好的鞋匠也是永远无法穿上一双漂亮鞋子的。”

    葛里高利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什么时候居然落到了这样的一步田地,就连自己的鞋子也都无法保住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无论如何,无论对方如何羞辱自己,怎么保住自己的命才是第一位的。

    葛里高利咬了咬牙,从脚上把那双漂亮的鞋子脱了下来,然后谦卑的送到了哨兵面前:“啊,您可真是识货啊,这双鞋子是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送给我的,像我这样的人可穿不起那么贵的鞋子。如果您喜欢的话,那就送给您好了。”

    “瞧,这让我可真是不好意思啊”哨兵话虽然这么说,但却已经把鞋子接了过来,他脱下了自己脚上那双破烂的靴子,然后穿上了葛里高利的鞋子,来回走了几步:“嘿,看看,这双鞋子是不是很配我?”

    他边上的同伴都发出了轰然大笑。然后一个人点了点葛里高利的衣服:“那件外套也不错。”

    葛里高利没有一秒钟的迟疑,立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交给了那个士兵。这样一来士兵们的笑声更加响了起来。

    葛里高利也在那里讪笑着,可是他的内心却在流血。早晚都有那么一天,自己一定要让这些卑贱的家伙十倍的偿还给自己。

    “啊。您可真是值得让人同情。”得到了鞋子的哨兵心满意足地说道:“您赶快从这里离开吧,祝福您可怜的孩子能够早日痊愈。”

    格里高利再三感谢了哨兵的“仁慈”,然后低着头一步也不敢多停留的离开了这里

    这就是前比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先生目前的现状,他身上已经连一个卢布也都没有了,就连他的金牙都被人给骗走了。而且更加可悲的是,他的衬衫是完全敞开的,一粒纽扣也都没有在上面。他的脚是光着的。再加上他刻意把头发弄的乱七八糟。用污泥伪装了自己,一眼看去这位昔日的大公爵,其实和乞丐并没有多少的差别。

    他又饿又渴。现在无论什么,只要能够填到肚子里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的。

    可惜的是他居然连一点吃的也都找不到。

    可是葛里高利并不在乎,因为在他的内心还有一些信念正在支撑着他。他到底还是离开了莫斯科这个可怕的地方,他起码自由了。而且。很快他还将取出自己的六十万美元。有了这么一大笔钱,剩下的日子便会让自己过的非常舒适。

    那些嘲笑自己,背叛自己的人,他们又能够得到什么呢?不,他们什么也都得不到,他们根本就一无所有!

    一想到这里,葛里高利觉得自己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离开莫斯科,他足足走了一个晚上。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来到目的地,说实话。格力高里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坚持下来了

    他看到了那间不起眼的木屋,那是自己专门为妻子索尔金娜安排的,这里非常偏僻,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来这里,而且在屋子里还有一个非常隐秘的密室,在里面存放了足以让人坚持上一个礼拜的食物,还专门有一个取水设备。

    这是葛里高利为自己很早就准备下的安全屋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葛里高利长长的松了口气,起码证明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他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然后如释重负的大声叫道:“索尔金南,我最可爱的妻子,我终于能够再次见到你了,你都无法想象,我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可是,索尔金娜却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出来迎接他。

    “索尔金娜,我亲爱的,你在哪里?快出来吧,我可不想再一个人那么孤单了。”格里高利一边喊着,一边打开了灯。

    可是,索尔金娜根本不在屋子里,这让葛里高利有些奇怪,索尔金娜这样的一个女人,除了安全屋还能去哪里?

    而且,自己为了保险起见,还专门安排了那两个女保镖贴身“保护”着她,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在那里监视着她。

    但现在不但没有索尔金娜的身影,连那两个女保镖都不见了。

    葛里高利有了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他找遍了整个屋子,可是索尔金娜和那两个女保镖却完全看不到她们在这里存在过的任何痕迹

    沙发上的罩子没有拆开过,厨房里也没有人进去过,而且,就连冰箱里也是空空如也的。

    葛里高利急忙走进了书房,在书架边上他按动了一个按钮,密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打开了密室里的灯,然后步履沉重的走了进去

    什么也都没有!该死的,这里面什么也都没有!食物不见了,武器不见了,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不见了!

    “索尔金娜,你这个婊子,婊子!”再一次的巨大失望让葛里高利再也无法克制的大声愤怒吼叫起来。

    天啊,索尔金娜居然也背叛了自己自己居然还那么的信任她

    他大吼大叫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最终因为体力耗竭而停止了谩骂。他饿。饿的都快要虚脱了,本来以为来到这里快要好好的吃上一顿,但是现在出现他面前的却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葛里高利惨笑了下。他知道光是靠谩骂已经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了还是节省一些体力去下一个目的地吧

    刚才的叫骂,让他原本就干渴的嗓子好像在那冒火。他来到了专用的取水设备前,打开了水龙头,想要好好的喝上一气。

    可是,放出来的居然不是水放出来的,是——是——是血!

    葛里高利惊恐的叫了起来,是的。他没有看错,水龙头里放出来的真的是血。

    殷红殷红的鲜血,正在那里不断的流出

    葛里高利大叫了声。掉头就跑出了密室

    上帝啊,仁慈的上帝啊,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可怕的事情

    葛里高利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的路才停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天多时间噩梦一般的经历。不断的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

    葛里高利双目无神的看着周围,一个人也都没有,这也更加增加了他的恐惧

    他在两边看着,看到离增加不远的地方有一些草,他认得这些草,是可以食用。记得在以前他曾经听说过,一些实在没有东西吃的穷人,往往会采摘这些草果腹。这是有一个副作用。容易让人腹泻。

    可是为了活命,那些穷人也顾不得这些了。他们服用这种草,腹泻,再服用,再腹泻,最后甚至能拉出血来。

    饮鸩止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葛里高利颤抖着手拔了一把草,然后囫囵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到了这个地步他什么也都顾不得了他的眼泪随着咀嚼而流了下来,什么时候,一个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居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了

    草吞了下去,勉强让肚子舒服了些,葛里高利挣扎着爬了起来

    勉强朝前走了一段路,他的肚子忽然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葛里高利知道这是那些草的副作用开始产生了

    短短的两个小时,葛里高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死了,他不知道腹泻了多少次,到肚子里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排泄的时候这才勉强停止。

    这个时候的大公爵面色惨白,毫无血色,一眼看去简直就像一个快要死的病鬼。

    葛里高利很想放声痛哭一场,可是他不敢,因为哭泣也会消耗自己本来就不多的体力

    千辛万苦的看到了下一个目标,也是自己最后希望的所在了。

    他挣扎着来到了房子前,他的手伸向了口袋,那里面是钥匙,可是他迟疑了一下,手又抽了出来,然后他轻轻叩响了门。

    他害怕,他害怕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带给他的又是巨大的失望

    一会,门打开了,然后一个声音传到了葛里高利的耳朵里:“父亲,您来了。”

    葛里高利发誓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听过那么动听的声音,那是自己的女儿罗娜诺娃。他一把抱住了女儿,然后开始抽泣起来:“上帝啊,你在,你真的还在这里。我就知道,所有的人都会抛弃我,但只有你不会。感谢仁慈的上帝,我发誓我会用一生来爱你的。”

    看到父亲狼狈的样子,罗娜诺娃轻轻叹息了声:“父亲,进来吧。”

    葛里高利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当他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所有遭受到的苦难都被他暂时的忘却了

    “天那,你都不知道我经历了多少可怕的事情。”葛里高利喘息着说道,他现在最需要的,反倒不是食物了,而是要寻找到一个人承担自己的痛苦。

    “父亲,您先喝口水吧。”罗娜诺娃端了一杯水递到了他的面前:“我知道您经历了一些什么,我也知道您的痛苦。因为这样的痛苦,我们全都经历过。”

    葛里高利的内心居然有了一丝愧疚仔细的想想吧,自己过去真的有些对不起这些孩子们

    喝了几口水。葛里高利觉得自己舒服了些,然后他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我亲爱的女儿,那只皮箱还在你那里吗?”

    罗娜诺娃有些失望:“父亲,您还是先吃一些东西吧。”

    “不,不,我还可以坚持。”葛里高利这时候已经忘记了饥饿,他的脑子里全是自己的钱:“箱子。赶快把箱子给我。”

    “父亲,到了这个时候您还只惦记着自己的钱吗?”罗娜诺娃的脸上很快无法掩饰失落:“我们不要那些钱,也许我们可以过上另外一种生活。”

    她这是在给父亲最后一次机会男爵曾经和她说过。不管葛里高利遭遇到了什么,他永远也都不会变的,在他眼里金钱胜过了任何一切。如果葛里高利能够哪怕暂时忘记金钱的存在,那么男爵或许会放他一马的。

    可惜。罗娜诺娃真的失望了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已经彻底的被男爵看穿了

    “不。不,你不懂,你不懂。”葛里高利一迭声地说道:“我们什么都可以失去,但只有金钱是不能失去的。告诉我,我亲爱的女儿,你能肯定我的钱安然无恙吗?”

    “我肯定!”到了这个时候,罗娜诺娃知道父亲已经没有救了:“您的钱非常安全,您和我进来看看吧。”

    她没有再看自己的父亲。而是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葛里高利觉得自己浑身的疲劳和伤痛一下就消失了,他猛的就站了起来。只要能够看到自己的钱这点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罗娜诺娃进去的时候把们虚掩着的。葛里高利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他便看到了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很多很多的人都在这间屋子里。

    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索尔金娜,看到了自己的大女儿娜塔莉亚,看到了大女婿米洛舍维奇,见到了小女婿赫梅利茨基,还有刚刚进来的小女儿罗娜诺娃。当然,他也看到了自己的皮箱。

    皮箱就放在地上,被打了开来,里面一叠叠的钱就这么整整齐齐的放着。

    葛里高利的眼里露出了贪婪,可是他忽然看到在箱子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抱着个小女孩的年轻人。当他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面孔,他的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那是曾经带给他无数财富的一个人,那是他一生最害怕再次见到的一个人许多许多的日子里,他只要一闭眼,就能看到这个人的出现在睡梦里,他曾经被无数次的惊醒因为,他害怕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要自己偿还一切而现在,这可怕的一幕终于还是如实的发生了没有办法躲避,他永远也都没有办法躲避这个人

    那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你好,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基督山伯爵的复仇经历,他报答了曾经帮助过他的好人,也惩罚了带给他伤害的坏人。但他做的却还不是非常彻底,而现在,王维屹正在做着基督山伯爵没有做彻底的事情。

    他来了,他就在背叛自己人的面前

    “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一瞬间,葛里高利完全知道这一切事怎么发生的了,他指着亚力克森男爵,然后又指向自己的妻子和子女:“你们都被他给收买了吗?你们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背叛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的父亲?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

    “真正忘恩负义的人是你,父亲。”罗娜诺娃伤心地说道:“是男爵带给了我们这些,但是你却为了自己而背叛了他。其实,你早就放弃了我们,却要我们无条件的对你忠诚。”

    “我们早就想报复了,只是男爵把这个机会放到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赫梅利茨基冷冷地说道:“除了你的钱,你谁都不关心,任何人在你的心目中都是你可以利用的对象。男爵已经答应了我们,我们将分享你留下的权力真空和财富,难道你认为我们还会选择继续效忠你吗?”

    葛里高利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知道了真相,可是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葛里高利如果非要

    自己承认有错的话,那么他的错误只有一个,就是他选择错了对手。

    “这些钱你们拿走,我要和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单独的谈谈。”王维屹指了下地上的那只皮箱淡淡说道。

    这些葛里高利的子女拿着皮箱走了出去,除了罗娜诺娃,没有人愿意多看格里高利一眼。可是,即便是罗娜诺娃,最终也叹息了一声离开了这个屋子。

    “你,你想要做什么?”葛里高利惊恐地问道。甚至,他因为巨大的不可遏制的害怕,身子还朝后缩了一步。

    王维屹笑了一下:“我说过,我只是想和你单独的谈谈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