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六. 一群吸血鬼

九百九十六. 一群吸血鬼

    别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这个统治了俄罗斯二十余年的大公爵,最终将他的政治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也许他并不服气,也许他还想着要重新回来,可是,这里已经没有人欢迎他了。

    来到了莫斯科的街头,到处都能够看到欢呼着的人群,他们在那里庆祝着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倒台,在那庆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

    葛里高利不断在心里诅咒着这些家伙,如果自己还有机会能够回来的话,他发誓一定会把所有反对自己的人全部都杀死的。

    可是,龟缩在装甲车里的葛里高利,无论如何都没有勇气出来。

    装甲车忽然停了下来,葛里高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上校示意着葛里高利和他的亲信安德里亚斯、西米洛夫一起离开了装甲车。

    “这——这里可还没有离开莫斯科”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葛里高利有些害怕起来。

    “再过去就不是我们的防区了。”上校冷冷地说道。

    “可是坦格洛尼夫将军答应过我们”

    安德里亚斯想要争辩一些什么,却被上校给打断了:“将军只命令我们把你们送到这里,我不会拿自己士兵们的生命开玩笑的,下面我会给你们一份离开莫斯科的地图,虽然比我们亲自护送危险一些,但要想成功离开莫斯科成功系数还是很大的”

    高高在上惯了的葛里高利勃然大怒,正想发火。却被安德里亚斯悄悄拉了一下。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了。

    而在对面站着的这个上校,有枪。有人,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抗衡的。

    西米洛夫也在那里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好吧,我们自己会向办法离开的,那么请把地图给我们吧。”

    上校却并没有立刻拿出地图,而是翻着白眼:“这副地图是非常值钱的”

    几个人一下就听明白了,葛里高利再也无法忍耐:“难道不要地图我们就不能离开吗?”

    安德里亚斯赶紧把他拉到了一边:“大公爵阁下,我希望您能够冷静一些。现在在莫斯科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到处都充满了危险,稍有不慎。我们就会落到那些暴民们的手里的,那份地图会对我们非常有用的。”

    葛里高利朝西米洛夫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卫队长也对自己点了点头他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钞票。让安德里亚斯给上校送过去可是没有多少时候。安德里亚斯就带着钞票沮丧的回来了

    “这点钱根本不够”安德里亚斯苦笑了一下:“上校说,这份地图值一万美元,而不是靠几个打发乞丐的小钱就能得到的。”

    “什么?一万美元?”葛里高利失声叫了出来:“他疯了吗?而且,我现在哪里还有一万美元?”

    在这点上葛里高利倒的确没有说谎。

    他所有的资产都输光了,最后一点救命钱也不再他的身上,此时此刻的他真的已经拿不出一万美元了

    “大公爵阁下,恐怕我们必须得这么做了”西米洛夫的眼里写满了忧虑:“约在这里多拖延下去,我们的危险也就会变得越大了”

    葛里高利恼怒的嘴里不断在那喃喃念着什么可是他还能够对谁发怒呢?

    他摸遍了全身。无论如何也都找不到一万美元来,而身边的安德里亚斯和西米洛夫走的太匆忙了。也根本拿不出任何值钱的东西。

    “大公爵阁下,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西米洛夫又在一遍催促起来。

    终于,葛里高利跺了跺脚,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衣,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口袋,心痛无比的把它交给了安德里亚斯:“拿去吧,拿去吧,这是我最后所有的了吸血鬼,吸血鬼,他们全都是无耻贪婪的吸血鬼”

    安德里亚斯打开了小口袋,里面装满了金戒指、金项链等等这样的物品他叹息了声,然后,拿着这个口袋重新朝上校那里走了过去

    他第二次回来的时候,终于带回了葛里高利梦寐以求的地图

    “祝您好运,葛里高利先生。”这时候上校回到了他的装甲车里,在指挥塔里探出了半个身子:“我相信前面会有好运气等着你的。”

    然后,装甲车傲慢的离开了这里

    这个该死的无法无天的家伙,他居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要是在过去的话他早就被可是,虽然内心充满了愤怒,但是葛里高利却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上校还是个讲信用的人,他向葛里高利提供的地图路线是正确的,这让他们渐渐远离了人群聚集的地方,按照西米洛夫的判断,再这么继续走上一个多小时,应该就能够离开莫斯科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的情况又发生了,他们遭遇到了一小队巡逻的俄罗斯的士兵

    他们被抓住了,然后被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带队的是一个少尉,他冷冷的打量着葛里高利和他的同伴:“你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啊,我们都是一些正经人”安德里亚斯急忙说道:“莫斯科太乱了,我们害怕,所以我们想出城去”

    “正经人?”少尉冷笑了声:“难道不知道现在全城都在戒严吗?你们违反了戒严令。我将把你带给我们的上司。”

    一瞬间,葛里高利三个人面色惨白,他们完全知道如何被带到那里去将会意味着什么样的结果

    “先生。我们知道违反了戒严令”究竟还是安德里亚斯的反应快一些:“请您能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吗?我想我们很快就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瞧,我想你一定是个聪明人”少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

    安德里亚斯苦笑了一下:“大公爵阁下,我想您必须再拿一些钱出来了”

    “什么,还要钱?”葛里高利这时候连发怒的力气也都没有了:“安德里亚斯,刚才拿袋东西是我最后的财产了,我还能够到哪里去找钱呢?”

    “我知道。我知道您的处境非常艰难,但恐怕除了钱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安德里亚斯叹息了声:“否则,您会落到那些痛恨您的人手中。我想那才是最最可怕的事情吧”

    葛里高利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那些可耻的叛徒们的手中那,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

    他脱去了身上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衬衫。然后。他从衬衫的袖口上解下了一个装饰品:“这是钻石的。我想这能够值不少的钱。拿去给那些贪婪的吸血鬼吧”

    “我想这恐怕还不够”安德里亚斯结果了钻石装饰品,然后眼睛落到了葛里高利衬衫的纽扣上。

    那些纽扣同样也是用金子制成的要知道,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对于黄金可是有一种狂热的

    葛里高利的心在流血,可他根本没有了任何办法,他只能一粒粒的拉下了自己的纽扣

    于是,很快,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就穿着一件没有纽扣的衬衫局促的站在了那里

    这个样子的大公爵看起来很有一些滑稽的味道

    “我去和少尉交涉。”安德里亚斯仔细收好了这些东西:“请相信我,您很快就能够离开这里的。但是在此之前,请您一定要呆在这里。确保自己的安全。”

    安德里亚斯走了出去,这里只剩下了葛里高利和他忠实的卫队长西米洛夫先生

    葛里高利哪里也不敢去,只敢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可是左等右等,却怎么也都没有看到安德里亚斯回来。葛里高利很想出去看看安德里亚斯交涉的怎么样了的,但他却始终都没有这个勇气,他担心自己一走出去,就有无数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射进了这个屋子,可是安德里亚斯居然还是没有回来

    “大公爵阁下,事情恐怕有些不太对劲”西米洛夫皱起了眉头:“不行,我得出去看看,您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他悄悄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就看到西米洛夫气急败坏的走了回来:“大公爵阁下,我们都上当了,安德里亚斯和那些士兵全部都不见了!”

    “什么?”安德里亚斯傻在了那里,他根本不敢相信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赶紧冲了出去,可是哪里还有安德里亚斯和那些士兵的影子?

    “无耻,卑鄙,小人!”葛里高利破口大骂,他双脚不停的在那里跳着,似乎要把满腔的怒气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出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发泄,安德里亚斯也都根本听不到了

    “请冷静一些,大公爵阁下,愤怒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目前的局面”西米洛夫将他带回到了屋子里:“现在外面的情况我们根本就摸不清楚,白天行动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必须要等到晚上才能继续想办法”

    葛里高利忽然不再愤怒了,他默不作声的在墙角的一边安静的坐了下来是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愤怒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得活着,无论如何他都得想方设法的活下去

    他和西米洛夫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坐了两个小时

    “西米洛夫,你那里有吃的吗?我饿了。”终于,葛里高利开口说道。

    但是他看到西米洛夫摇了摇头葛里高利惨笑了下,一个堂堂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到了现在居然连一口吃的也都找不到了

    饿这个念头一旦出现,便是无论如何也都控制不住的了葛里高利只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必须要找到一些吃的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否则的话,他可不能确保自己是否有力气离开这里

    “去找一些吃的来好吗?”葛里高利几乎是在那里哀求了。这在之前可从来也都没有出现过。

    “大公爵阁下,我们没有钱了。”西米洛夫苦笑了下:“在莫斯科,没有钱我们什么也都无法得到。”

    葛里高利第一次感受到了当穷人的痛苦。他在那里想了许久,忽然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嘴里当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手掌中多了一颗金牙:“西米洛夫,我知道这看起来有些恶心。但现在这是我还能够拿出来的最后一点财产了”

    西米洛夫接过了那颗金牙。看的出来他的眼眶也是红的:“大公爵阁下,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吃的给您带回来的。”

    “你不会也离开我吧?”葛里高利的话里几乎带着哭腔:“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和他们一样离开我,否则我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大公爵阁下,您难道以为我和他们是一样的人吗?”西米洛夫好像觉得自己遭到了侮辱:“不,我绝对不会离开您的!”

    西米洛夫走了,带着葛里高利最后的一点财产那颗金牙走了葛里高利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孤单。周围,似乎到处都充满了可怕的危险

    他一直在那里等着。从上午等到了中午,从中午又等到了下午他又饿又渴,有几次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冲出去,可是他却始终都没有这样的胆量

    外面到处都是叛徒,外面到处都是那些背叛自己的家伙

    他看到一直蟑螂就在前面不远处爬动着,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冲动,几乎想抓住那只蟑螂塞到嘴里填补一下自己的肚子可是,太恶心了,这可真的是太恶心了也许蟑螂也发现了危险,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可是西米洛夫依旧没有回来

    他去哪里了?他到底去哪里了?是被那些人给抓住了,还是和那些叛徒们一样背叛了自己?

    葛里高利宁愿相信是前一种结果,他已经无法再接受一次新的背叛了

    天完全的变黑了,24个小时的时间里,葛里高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身后全部的一点可怜的残余下来的财产都被彻底的偷走,他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他,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又饿又渴的前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了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凄凉的事情了吗?

    葛里高利知道自己无法继续等待下去了,否则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可怕的事情。他扶着墙壁挣扎着站了起来,无论如何辛苦,他也必须要离开这里。

    没有关系,就算他们都走了那又有什么?只要离开了莫斯科,他还有整整六十万美元的秘密资产在那里等着自己。

    走吧,全部都走吧,这些钱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所有的

    靠着这样信念的支撑,葛里高利居然没有倒下。他一路小心翼翼的躲避着,然后和一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摸索着,地图还在西米洛夫的身上,葛里高利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走。

    凭着对莫斯科城内的记忆,葛里高利奇迹般的来到了一处出城的位置。

    啊,再走上几百米,就能够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可是,他很快发现,在前面有一个哨卡,几个士兵正在那里守卫着。

    葛里高利想要回去,可是他没有体力再次寻找一条新的道路了。葛里高利咬了咬牙,把自己的头发弄乱,然后找了一些污泥涂在了身上,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落魄一些,这才朝着哨卡走了过去。

    “站住,你要去哪里?”哨兵阻挡住了葛里高利的去路。

    葛里高利确信自己这个样子别人一定认不出自己来了,他摆出了一副可怜的样子:“先生,我的孩子生病了,他就在城外,他病的非常重,求求您,让我出去看看我的孩子吧。”

    哨兵似乎起了一些怜悯:“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现在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啊,我求求您,好好先生,我不能看不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也需要我。”葛里高利努力的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可怜一些:“上帝会保佑您的,先生。”

    “您可真是让我难办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