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五 大风暴(下)

九百九十五 大风暴(下)

    大风暴已经来临。

    俄国的大地正在颤抖,鲜血的气味已经弥漫在了空中。你必须要去直面它,在大风暴的时代,你根本就无从躲避。

    葛里高利已经准备孤注一掷了。

    他起码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些资本的,比如他还有那么多愿意追随自己的部下,比如他还有那么多的士兵。

    当然,他还有第8装甲军。

    他并不觉得自己现在就会失败,他发誓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都一定要把自己失去的给夺回来。

    于是,最疯狂的一幕,也是最后的一幕在莫斯科上演了

    在1966年5月21日这一天,俄国首都莫斯科爆发了有史以来声势最为浩大的游行抗议浪潮。

    几乎三分之二的莫斯科民众走上了街头,高呼打到葛里高利,打到俄国政府的口号。

    这是游行民众第一次使用“打到”这个字眼而那些莫斯科的警察们似乎根本就不想做什么,他们听凭着游行队伍从自己的面前走过,而忘记了大公爵交代给他们的镇压的命令。和警察一样的,还有那些军人。他们同样的对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些事情听之任之

    每一个人都已经看清楚了莫斯科眼前的局势

    抗议浪潮之猛,游行队伍之大,让在莫斯科的所有记者们都无一例外的走上了街头。他们必须亲眼的目睹这一切。亲自记录下这一切。

    大风暴,正在莫斯科,在整个俄罗斯展开

    葛里高利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此事的。难以用语言形容他的愤怒,他早已经下达了镇压的命令,但为什么那些该死的家伙还不动手?

    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赫梅利茨基的警察局长办公室,一直过了很久,赫梅利茨基才过来接了电话,葛里高利满腔的怒火再也无法忍受,他冲着电话大叫大嚷了好一阵子。这才怒不可遏地问道:“为什么不立刻镇压?为什么?”

    “大公爵阁下,您应该亲自来看一看”赫梅利茨基的声音出人意料的冷静:“几十万的俄国人正在街头抗议,但是我手里只有多少力量?我甚至可以毫不隐瞒的告诉您。部分警察也同样加入到了抗议者的队伍里。大公爵阁下,现在局势已经完全的失控了”

    就在不久前,赫梅利茨基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能够平息莫斯科的抗议浪潮,但是现在一转眼他就换了一副腔调

    葛里高利更加愤怒起来:“如果你无法控制局势的话。那么我还需要你做什么?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先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是在三个小时内结束这一切,我不惜把莫斯科的监狱关满人。第二个,你自己辞职吧。现在,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先生,告诉我你的答案!”

    赫梅利茨基的回答非常的平静:“对于您的第一个要求,我无法做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至于您要求我辞职?大公爵阁下。我拒绝辞职,身为莫斯科的警察局长。我有义务也有责任在这样的情况下保证莫斯科的安全”

    葛里高利怔在了那里,在他的记忆里这是赫梅利茨基第一次这样对自己说话

    “你会被逮捕的!”葛里高利的话里充满了威胁:“赫梅利茨基,我以俄罗斯最高摄政王,大公爵的名义,免除你所有的职位,乃至于你的侯爵身份。我会在一个小时内派出你的接任者。”

    “我还是拒绝交出我的权力”在电话的那头,葛里高利甚至能够感觉到赫梅利茨基的笑容:“我的权力是俄罗斯政府给的,是沙皇陛下给的,而不是您,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我保证,如果您准备强行派人来接管我的权力,那么都会遭到我的逮捕。祝您好运,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葛里高利被气的几乎吐血,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赫梅利茨基吗?他居然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转身,他看到了自己的卫队长西米洛夫:“西米洛夫,你跟随我许多年了,现在我决定给你升官,去赫梅利茨基那里,带着你的卫队一起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莫斯科的警察局长了。”

    原以为西米洛夫会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感恩戴德,但是没有想到西米洛夫却说道:“大公爵阁下,现在去那里根本就是送死。赫梅利茨基控制着莫斯科的全部警察,他真的会逮捕我的。”

    葛里高利的面色一下阴沉下来:“怎么,你也害怕了吗?”

    “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生死”西米洛夫大声回答道:“但是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我更愿意选择保护在您的身边。”

    葛里高利怔怔的听着,然后叹息了声:“好吧,我承认我的决定有些仓促了,你还是忠诚的。那么,米洛舍维奇呢?你认为米洛舍维奇会和赫梅利茨基一样吗?”

    西米洛夫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财政大臣安德里亚斯已经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大公爵阁下,出大事了。安全大臣米洛舍维奇,连同127名官员,联名通电全国,支持俄国民众的要求,他们请求您立刻下台,并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政府内部的贪污等问题”

    “什么?”葛里高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米洛舍维奇要求我下台?”

    “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127名官员。”安德里亚斯苦笑着说道:“除了他们。还有弗里托亚夫等200多名民间人士,也同样要求您立刻下台,并接受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审查。”

    “混蛋。混蛋!”葛里高利大声咆哮起来:“他们想做什么?米洛舍维奇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弗里托亚夫这个总是喜欢和我作对的家伙!枪毙他们,立刻枪毙他们!”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葛里高利恼怒的接起了电话,那头居然传来的是沙皇鲍里斯的声音:

    “大公爵阁下,我已经注意到了莫斯科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我认为您已经无法控制局势了做为您的朋友。我向您提出一个建议,您还是接受那些人的要求吧”

    这个不知好歹的傀儡!葛里高利心里大骂,但这个时候的他却还需要沙皇的支持。他强忍着自己的怒气说道:“陛下,我想您被那些无知愚昧的家伙蒙蔽了,局势还在我的掌握之中,您完全不必担心。我是不会辞职的。不是我贪恋这个职位,而是现在的俄罗斯需要我,请放心,我会很快解决这些麻烦事情的”

    “我不认为您有能力解决”沙皇的声音从来没有那么冷漠过:“我给您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今天夜里7点之前,如果您还是不肯辞职的话,那么我只能采取必要的行动了。”

    葛里高利有些发懵,这还是自己认得的那个沙皇吗?他在那里说些什么啊!该死的。难道他忘记了他现在的位置是谁给他的吗?难道他忘记了,没有自己他什么都不是吗?

    “立刻让我们的人控制住沙皇!”葛里高利面色铁青:“他恐怕会做出一些让我们不高兴的事情。”

    一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是认为自己是有办法控制住沙皇的,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再一次的犯错了

    在沙皇的皇宫里,葛里高利那些被派去监视沙皇的人拒绝执行这一命令。在他们看来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已经彻底的完蛋了

    7点,这是沙皇对葛里高利最后通牒的时间,而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根本没有把沙皇的命令当成一回事

    7:10,莫斯科所有的电视台、电台都同时播放了沙皇陛下的声明。在声明中,沙皇确定这次遍及整个俄罗斯的抗议浪潮是正义的,所有参与抗议的俄罗斯民众的行径都是正义的。同时,他宣布接受人民的请求,免除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所有职务,并成立由安全大臣米洛舍维奇为首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葛里高利的所有贪污**的卖国行为

    莫斯科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他们期盼已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随即,安全大臣米洛舍维奇也郑重当着全体俄罗斯人民的面宣布,自己将接受沙皇陛下的任命,而且自己不会因为是葛里高利的女婿便对他采取任何包庇行为。他也要求那些依旧还效忠葛里高利的人立刻放弃一切不必要的抵抗,随时接受特别调查委员会的传唤

    “叛徒,叛徒!”满头都是虚汗的葛里高利听完了所有的讲话,他现在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了:“让杜约申科逮捕他们,立刻逮捕他们!”

    可是,他的话音还没有落,电视里便出现了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的面孔,杜约申科郑重承诺自己将忠诚于沙皇陛下,服从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全部命令。同时他下令在莫斯科的一切卫戍部队都必须接受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调动。

    又是一个新的背叛者除了骂这些人忘恩负义意外葛里高利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了

    “给我接坦格洛尼夫上将的电话。”现在,葛里高利全部的希望只剩下坦格洛尼夫上将了。

    电话被接通了,当听到坦格洛尼夫上将的声音,葛里高利就好像遇到了救世主一般:“坦格洛尼夫将军,局势非常恶劣,我坚信你的忠诚,我坚信你不会和他们一样背叛我。现在我命令你。第8装甲军全部出动,控制皇宫,控制莫斯科。我命令你。消灭我们的全部敌人!”

    “您要求我向他们开火吗?”坦格洛尼夫上将在电话那头问道。

    “是的,开火,向所有的叛徒开火!”葛里高利不顾一切的吼道:“这是我给你的权力!”

    “不,我做不到。”坦格洛尼夫上将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无法对我们的同胞开火,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

    葛里高利一怔:“难道你也要背叛我吗?”

    “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背叛您。”坦格洛尼夫上将沉稳的回答道:“但是,我绝对不会对我的同胞开火。这会让俄罗斯军人的荣誉受损。我不会成为俄罗斯历史上的罪人。大公爵阁下,局势已经无法挽回了,出于对您的尊敬。我建议您还是放弃吧”

    葛里高利呆呆的听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您愿意放弃的话,我会想方设法保护好您的安全”电话那的坦格洛尼夫上将继续说道:“一个小时之后,我会派出一个营的装甲部队来接应您。并且会把您平安的送出莫斯科。但是,您不能携带任何的私人物品,这大概也是我唯一能够为您做的了”

    电话再一次的被挂断了,葛里高利呆呆的坐了下来什么也想不出来

    坦格洛尼夫上将也这样了?他究竟是背叛了自己还是继续在那帮助自己?

    安德里亚斯和西米洛夫面面相觑,过了好大一会安德里亚斯才说道:“大公爵阁下,我们完蛋了,所有人都选择了背叛,我想。选择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接受坦格洛尼夫将军的建议,让他派出部队来接应您出去吧。”

    “不。我绝不会放弃的!”葛里高利大声吼了起来:“那么叛徒们我不害怕他们,我不相信所有的人都背叛了我,一定能够找到忠诚者的!”

    他吼着,叫着,可是声音却越来越低,过了一会,他竟然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手里:“安德里亚斯,我如果离开莫斯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伊利亚和我完全失去了联系,我所有的财产都完蛋了。我离开了莫斯科,怎么办?我甚至都无法养活自己。”

    安德里亚斯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一直到了现在大公爵阁下居然还在考虑着财产的问题

    老天啊,现在保住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安德里亚斯可不想和这个愚蠢的人一起殉葬,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大公爵阁下,我明白您的困难,但是只要保住了生命,将来一切都还可以东山再起。您瞧,坦格洛尼夫上将只给了您一个小时的时间,您还在这里等什么呢?”

    良久之后,格里高斯这才茫然地说道:“真的只有这么办了吗?”

    他看到了安德里亚斯和西米洛夫很肯定的点头,他惨然一笑:“我辛苦的为了俄国,现在却换来了这样的结局,真是可笑啊,那些人意味换了一个执政者,能够过的日子就比现在更加好吗?好吧,如果他们真的要我这么做,那么我就顺了他们的心吧。”

    葛里高利知道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顺从那些叛徒们,他再也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什么私人物品也都不能带走吗?葛里高利觉得有些心疼。瞧那个瓷瓶,那是中国的,据说能值不少的钱。啊,还有那个屏风,起码可以卖到一万美元以上。

    现在,这些东西却必须全部都放弃了

    一直到了现在葛里高利想的还完全都是这些

    葛里高利没有声明辞职,他只是决定仓皇的离开这里,他此刻还在幻想着也许有一天自己还会卷土重来的

    坦格洛尼夫上将没有食言,他派来了一个装甲营的部队接应了葛里高利。

    带队的是一个上校,面无表情,他仔细的看了看大公爵:“您没有携带任何私人物品吗?”

    葛里高利勃然大怒,如果以前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一定会被自己关进监狱里去的。可是现在他却失去了所有的权势。

    葛里高利勉强的点了点头。上校这才冷漠地说道:“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抗议的人潮,我们也接到了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命令,要求我们呆在自己的军营里等候命令,坦格洛尼夫上将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派我们出来的,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和我们合作。”

    “我一切都听你们的。”葛里高利沮丧地说道。

    “那么,请跟我来吧。”

    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葛里高利最后看了一眼。他在这里渡过了二十多年的岁月,他执掌了俄罗斯二十多年的权力,可是现在一切都要放弃了。

    他还会再回来吗?没有人可以给他这个回答。但是在他的内心却在隐隐的告诉他,他——永远也都不会再回来了。

    二十多年他就好像做了一场梦,现在梦该醒来了。

    不,也许新的噩梦正在等待着他。那个造成了这一切的人也正在等待着他。

    离开,对于曾经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来说不过是一次新的梦靥开始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