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四. 大风暴(上)

九百九十四. 大风暴(上)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已经有了穷途末路的感觉了。

    亚美尼亚油田被证明了是一个骗局,自己在美国负责操持自己全部财产的儿子伊利亚又彻底的失去了联系。夸张一些的说,现在的葛里高利口袋里已经掏不出几个卢布了。

    而米格罗斯基、金沃克等人的相继背叛,也让葛里高利的心口被狠狠的扎了一刀,他现在实在想不出身边还有什么人是值得信任的了。

    当然,有两个人是除外的。

    一个是自己的妻子索尔金娜,一个是自己的小女儿罗娜诺娃。

    索尔金娜多年以来屈从于自己的yin威,从来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就算再借给她几个胆子,她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至于小女儿罗娜诺娃,那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

    葛里高利觉得自己必须有所准备,或者说必须为自己准备一些后路了......

    他先召见了妻子索尔金娜,然后满脸带着愧疚说道:“我亲爱的妻子,我很抱歉,这些年来我对你实在是太严厉了,如果你有什么委屈的话,尽管可以在我的面前,我绝对不会生气的。我很想弥补这些年来我的抱歉......”

    “大公爵阁下,您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是我又做错什么事情了吗?”索尔金娜满脸都是惊慌。

    她的态度让葛里高利觉得非常满意,无论如何,她还是极度畏惧自己的......恐惧能够让人不敢反抗,恐惧能够让人顺从,恐惧将让对方永远也都无法背叛自己......

    可是葛里高利还是决定再试探一下:“索尔金娜,现在俄国的局势非常不好,莫斯科随时随地都会出现敌人,因此,我想把你送到国外去,那里要远比这里更加安全......啊,你大概知道我出了一些问题,实话说吧,我已经没有什么钱了。除了一笔我始终都没有动用过,就连我的儿子也不知道的秘密资金......”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箱,这个皮箱索尔金娜从来也都没有看到过。

    葛里高利打开了皮箱,里面放着的是一扎扎的美元,他把皮箱推到了索尔金娜的面前:“这里是三十万美元,当成我这些年来给你的补偿吧,带着它离开这里。”

    “不,我不能要。”索尔金娜惊恐的连声说道:“无论您怎样对我都是应该的,您现在比我们都需要钱,请您一定要收回去。”

    葛里高利满意到了极点。如果索尔金娜敢于收下这笔钱,那么现在她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索尔金娜,我很感谢你的忠诚。”葛里高利关好了皮箱:“既然这样的话,带着它躲到莫斯科郊外我给你指定的地方去,你一刻也不许离开这个皮箱,万一莫斯科出现任何变故,我会想方设法和你汇合,然后带着这笔钱离开俄国这个该死的地方的......”

    索尔金娜默默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葛里高利并不害怕自己跑掉,因为在自己的身边有那两个女保镖一直都在监视着自己......

    这是葛里高利的第一笔救命钱,他交给了畏惧自己如同畏惧一只老虎的索尔金娜,然后他该安排自己的第二笔救命资金了。

    而这笔资金他将交给罗娜诺娃。

    罗娜诺娃是这样的人,无论遭到了什么样的委屈,她也能够忍受,尤其是对自己的家里人。这么多年来,不管自己如何对待这个女儿,罗娜诺娃总是在默默的忍受着,从来也都没有发出过任何的怨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信任罗娜诺娃甚至超过了信任自己的儿子伊利亚......

    同样还是30万美元,同样放在了一只黑色的皮箱里,这次葛里高利没有进行任何的试探,而是直接让罗娜诺娃收好,并且连夜离开莫斯科,躲到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安全屋里,不许和她的丈夫孩子进行告别。

    罗娜诺娃没有问出任何问题,就和索尔金娜一样,顺从似乎是她们的天性......

    只是在即将离开前,罗娜诺娃终于问了一声:“父亲,您不和我一起离开吗?”

    “不,我亲爱的女儿,在莫斯科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葛里高利摇了摇头:“那些背叛我的人还没有得到惩罚,我还没有失去全部,不到最后一刻,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那些叛徒和贱民企图让我垮台,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我还有军队,还有警察,我会让莫斯科的土地被鲜血染成红色......”

    罗娜诺娃轻轻叹息了声,她多想告诉父亲,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当他痛恨背叛者之前,他已经成为了一个背叛者。真正的惩罚,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父亲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可怕的对手......

    她不敢再多说什么,因为男爵正在黑暗处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

    两笔救命钱被安置好了,这让葛里高利稍稍放松了一些,除了这60万美元他再也拿不出一个卢布来了......

    当然,现在他可以放心的对付那些该死的叛徒了!.

    任何背叛自己的人都必须接受最严厉的惩罚,葛里高利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让那些叛徒逍遥自在的!

    在他的授意下,莫斯科的全部军队和警察都被武装起来,随时随地准备投入到镇压之中。而且不光如此,最精锐的俄军武装第8装甲军也被紧急调进了莫斯科。

    这支由坦格洛尼夫上将指挥的部队,是全俄罗斯最精锐的一支武装,也是被葛里高利倾注心血最多的一支部队。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葛里高利是不愿意动用这支武装的。

    而现在,这样的局面终于来到了......

    坦格洛尼夫上将秉承着对于大公爵的一贯忠诚,当他进入莫斯科后,毫不迟疑的告诉大公爵,自己和第8装甲军的所有官兵,都将宣誓效忠大公爵,镇压任何可能出现的叛乱。

    葛里高利再次感到了安全感。失去的那些,只要自己还在大公爵的位置上一定可以再次拿回来的......至于正在向莫斯科节节推进的德军和乌克兰的叛军,总能够像办法解决的,了不起就是赔上一笔天文数字般的战争赔款而已......

    反正,这些钱最终都是转移到俄国民众头上的。

    他决定动手了,不顾一切的动手。而第一个目标显然就是揭发了他所有一切的《莫斯科先锋报》。

    葛里高利已经决定孤注一掷,他不再去考虑什么美国人的警告,不再去想什么国际社会的谴责,他必须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势,告诉所有的人,莫斯科——还是自己的莫斯科!

    而这一任务被交给了他的女婿赫梅利茨基,并且为了让赫梅利茨基忠心耿耿的为自己办事,他还特别许诺,只要他能够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那么外交大臣或者别的什么职务,他都可以任意挑选。

    赫梅利茨基发誓自己将用生命和忠诚来保护莫斯科,保护大公爵。《莫斯科先锋报》和他们的主编波多尔夫一定将得到正义的惩罚。

    而监视住弗里斯托亚的任务则交给了米洛舍维奇,一旦发生了任何情况,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弗里斯托亚将成为一个不错的人质......

    他疯了,他已经决定不顾一切了,哪怕为此会引起再可怕的事情......

    “至于背叛我的米格罗斯基......”葛里高利的目光落到了才被他任命的大公爵卫队的卫队长西米洛夫的身上:“派出你的人,去把米格罗斯基的家人全部抓来,听着,我需要的是所有的人。”

    “是的,大公爵阁下,我立刻就去办。”西米洛夫立刻接口应道。

    “要让莫斯科变成一座坟墓!”葛里高利嘶声说道:“要让那些叛徒们都知道背叛我的下场。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离开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武装起来,准备投入到保卫莫斯科的战斗中......先生们,我们绝不会让莫斯科落到德国人或者那些乌克兰叛军的手里的......行动吧!”

    身为大公爵卫队的卫队长,西米洛夫的地位虽然不高,但却是最容易见到大公爵的一个人,这些年来,大公爵也给了他不少的好处,也正因为如此,大公爵才坚信这个人一定能够出色的完成自己交给他的任何任务。

    可是他大概没有想到,西米洛夫没有带任何一个士兵冲进米格罗斯基先生的俱乐部,而是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

    他要见的人,是“彼得戈夫先生”。在“彼得戈夫先生”面前,他仔细的重复了一遍大公爵所交代的任务。

    “你做的很好,西米洛夫先生。”王维屹微笑着给予了他表扬:“你知道该如何选择,你也知道该向谁效忠。回去告诉葛里高利,就说米格罗斯基的一家人全部跑了,你正在积极追捕中。还有,无论在莫斯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呆在葛里高利的身边,不许离开一步,他去哪里我都必须第一个知道......”

    “是的,彼得戈夫先生。”西米洛夫的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彼得戈夫先生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亲信。

    俄罗斯的天就要变了,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在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看到了吗,爱丽丝。”王维屹在目送西米洛夫离开后,柔声对爱丽丝说道:“这个世上有许多人都是可以被收买的,尤其是一些看起来忠心耿耿的人,他们没有道德的观念,也没有做人的底线,在他们的心中,利益才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就可以让他们选择为你卖命......”

    爱丽丝抬起了头:“那他们都是坏人吗?”

    “是的,他们都是坏人。”

    爱丽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好人呢?妈妈总是说,这个世上好人永远都比坏人多,您说呢?”

    “是啊,在我的一个年代,好人是比坏人多。”王维屹爱恋的看着她:“可是现在已经变了,利益才是第一位的。道德、底线都是最虚无缥缈的事情,可是,我们却必须坚守做人的底线。我们不会去做和他们一样的坏人,但我们却必须了解如何对付那些坏人......你总有一天会长大的,你总有一天会面对那些形形色色的人......”

    爱丽丝认真的听着,仔细的记着,她虽然还无法完全弄懂这些话里的意思,但她相信在自己长大后一定会懂的。

    塔季扬娜一直都在边上听着,这个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认为在爱丽丝那么小的年纪里告诉她这些好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当一个称职的父亲......”王维屹坦诚说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教导一个孩子,但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她。她未来的道路很长很长,我必须要让他知道这个世上最最丑恶的一面。”

    他绝不容许爱丽丝在成长的道路上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他不会后悔自己告诉了爱丽丝一些什么丑陋的事情......

    ......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在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背叛了他,他根本就不知道在自己的身边到底正在发生着一些什么事情。但起码有一点他是看到了,莫斯科正在变成一座坟墓。

    但是这座坟墓里埋葬的又会是谁?

    大量的警察和军人出现在了莫斯科的街头,尤其是连坦克也都出现了。赫梅利茨基、杜约申科、坦格洛尼夫上将接到的命令式,一旦出现任何的不可控制事情的发生,那么便毫不犹豫的坚决镇压。

    可是那些莫斯科的民众却丝毫没有害怕,他们依旧聚集在了一起,高呼着反对大公爵和政府的口号......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改变这一切的决心!

    在那些游行的人群里,秘密警察甚至发现了《莫斯科先锋报》的主编,也就是大公爵点名要抓的波尔多夫先生。

    “少校,我看到波尔多夫了......”一个秘密警察朝人群前面指了一下:“要立刻逮捕他吗?”

    “你疯了吗?”少校朝他的部下看了一眼:“抓捕波尔多夫?我们几个人很快就会被愤怒的民众淹没的,该死的,我可不想冒这样的险。”

    那个秘密警察抓了一下头:“但是大公爵已经下达了命令......”

    “我的孩子,清醒一下吧,你得庆幸遇到了我。”少校冷笑了声:“你以为大公爵还能继续安稳的坐在那张位置上吗?不,如果我猜的不错,大公爵很快就要下台了。连他忠实的部下米格罗斯基和金沃克都逃跑了,何况我们这些小人物呢?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赫梅利茨基局长已经下达了命令,没有他的亲自指示,谁都不允许轻举妄动......”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就在这里呆着吗?”

    “为什么不呢?如次美好的天气啊......”少校看了一眼天空:“或者,暴风雨很快就会把莫斯科给遮住了,莫斯科就快要变天了。”

    没有人再愿意为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效力了,没有人。

    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公爵,此时正在经历着人生中最可怕的一幕......

    而这个时候在米格罗斯基的俱乐部里,所有宣誓向“彼得戈夫先生”效忠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中有的人是心甘情愿的为“彼得戈夫先生”——亚力克森男爵效力的,有的人是被迫的,但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起码他们现在都看清楚了一件事情:葛里高利已经无力回天了!

    换一个主人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

    “都差不多了吗?”王维屹冷冷的看着这些人,冷冷地问道。

    “是的,都已经准备好了。”赫梅利茨基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葛里高利失去了他的一切,他现在所做的根本就是在那里垂死挣扎。我想我们可以动手了。”

    “那个第8装甲军的坦格洛尼夫上将呢?”王维屹追问道。

    “男爵阁下,他或许之前是忠诚于葛里高利的,但是现在情况却完全发生了改变,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在发生突变的时候如何选择。这点我完全可以保证。”

    王维屹一笑:“是啊,你们都是聪明人,你们都知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应该如何保住自己。那么,我们现在还在等待一些什么呢?暴风雨即将洗刷整个莫斯科!”

    暴风雨即将洗涮整个莫斯科——当亚力克森男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最后的结局也即将展开了!

    每一个人都必然将会有意或者无意的被牵扯进这场大风暴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