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三. 沙皇

九百九十三. 沙皇

    这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

    做为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代言人,金沃克居然在记者会期间申请了政治避难!这无异于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这对于俄罗斯政府的那些上层人士,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这让他们顿时陷入了人心惶惶之中。

    很显然,身为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心腹,谁也没有想到金沃克会在那样重要的一个场合选择了叛变。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所有的人都必须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了。

    大公爵的位置已经岌岌可危,是跟着他一条路走到黑,还是和金沃克一样提前为自己打算?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

    甚至这已经惊动到了俄罗斯沙皇鲍里斯.德拉米柳夫.罗曼诺夫。

    这位当傀儡许多年的沙皇,其实是不愿意去管过多事情的,在他看来,那些让人烦心的国事实在让自己讨厌。在自己的皇宫里,安心的当个傀儡,那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最近越来越多的风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让沙皇也不得不做出了重视的表现。

    否则的话,总会有许许多多的风言风语的

    “陛下,不必为这些事情烦心,那都是对臣的打击。”在沙皇陛下的面前,葛里高利信誓旦旦地说道:“臣忠心为了这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是因为妒忌而已至于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和金沃克,他们都是俄罗斯的叛徒,他们犯有叛国罪,臣一定会将他们绳之以法。”

    “大公爵阁下,您应该知道我是不愿意为了这些事情操心的”沙皇鲍里斯懒洋洋地说道:“但是最近不断的有人在我的面前说你的各种各样的过错,这让我很烦,我希望你能够及早的处理完这些问题啊,我还是信任你的。但希望你也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是的,陛下,那么我就告辞了。”葛里高利看起来非常谦卑的走了出去。

    他发誓,一定要把那些乱嚼舌头的家伙牙齿一颗颗的给拔出来

    目前着葛里高利离开了自己的皇宫,鲍里斯立刻换了一种面孔:“啊,请把彼得戈夫先生请出来吧,告诉他。大公爵阁下已经走了。”

    “彼得戈夫先生”——王维屹重新出现在了沙皇陛下的面前。

    “瞧,这些人总是来烦我,就连大公爵阁下也不例外。”看到“彼得戈夫先生”,鲍里斯立刻满脸都是笑容:“彼得戈夫先生,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王维屹也在那里微微笑着:“是的,陛下。我们将在夏威夷岛为您购买一幢宽敞豪华的别墅,里面所有的佣人和一切的设施都由我们提供。只要您能够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到那里渡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啊,我真是太向往了”鲍里斯丝毫也都没有隐瞒什么:“感谢您为我提供的这些,但是,您知道出行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要花费大量的金钱。而俄国的资金并不富裕,听说我们在前线的士兵都快要没有吃的了,我可不能为了自己的享受而浪费金钱”

    王维屹又笑了:“您是在侮辱我吗,陛下?如果您能够去,那是我们最大的荣幸,所有的费用完全由我们来承担。啊,说到这一点,我这里有一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兑现,希望您能够接受我这小小的礼物”

    鲍里斯眉开眼笑。他虽然身为沙皇,但其实政府每年拨给皇室的用度是非常有限的,他又没有任何其它的财政来源,这让他的生活过的远远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富裕。

    一百万美元,鲍里斯活到这么大都没有见过如此巨额的支票

    他贪婪的表情完全落到了王维屹的眼中,如果有可能得到真正权力的话。这位沙皇其实和葛里高利没有任何的区别。

    要见到这位沙皇其实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甚至来说非常轻松,葛里高利根本就没有把沙皇太当一回事情。

    “如果您还需要什么,都可以找我在莫斯科的助手卡彭先生帮忙”王维屹渐渐的把话转到了正题上:“您刚刚提到了。俄军在前线的士兵都快要没有吃的了,我完全可以证实这一点,因为我刚刚从前线回来,那里的俄国士兵缺衣少食,战斗力也因此非常让人担心,我们的敌人是否会打到莫斯科,莫斯科是否能够守住,我都表示严重的怀疑”

    鲍里斯被吓坏了,他无法想象这种可怕的事情一旦出现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

    “难道,真的这样了吗?”鲍里斯面色惨白地问道:“我还以为是那些人故意夸大其词。我们的武器呢?美国人援助我们的军事资金呢?为什么不立刻用上?啊,我得离开召见大公爵阁下仔细问问。”

    “不必了。”王维屹摇了摇头:“因为大公爵不会告诉您任何事情的。其实这些整个俄罗斯都知道了,只有瞒着您。大公爵总是想让您以为俄军战无不胜,非要等到敌人出现在您的面前,他才会放弃自己的谎言。”

    鲍里斯脸上的肉急速跳动了几下:“彼得戈夫先生,如果您愿意的可以和我仔细说说吗?”

    “我当然愿意为您效劳,陛下。”王维屹淡淡的应了下来。

    他仔细仔细的把在俄罗斯发生的那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鲍里斯随着他的述说,鲍里斯的面孔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他倒不是为莫斯科的现状担心,而是他愤怒于葛里高利居然贪污了那么庞大的巨款,却让自己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是个傀儡,但自己到底还是个名义上的沙皇,葛里高利怎么可以这样做?

    这个该死的大公爵这个该遭到诅咒的家伙啊如果他能把贪污的那些钱分给自己哪怕十分之一自己也会过上非常奢华的生活了

    “历代沙皇留下的那些珍贵的文物和艺术品全部给他输光了吗?”鲍里斯觉得自己必须要确定一下。

    王维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是的,现在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

    “那也有我的责任啊”鲍里斯装模作样的擦了一下眼角:“我愧对我的祖先们,我没有能够保管好祖先们留下的遗产啊。”

    王维屹心里冷笑了一下,但面上却依旧恭恭敬敬地说道:“和您没有任何关系。陛下,如果非要追究责任的话,这责任将完全由大公爵一个人来承担。”

    杀机早在鲍里斯的心中升起,唯一让他无可奈何的是他手里没有任何的军队和权力

    他面上表情的变化是无法隐瞒过王维屹的:“陛下,请允许我说句不恭敬的话。俄罗斯,是沙皇的俄罗斯。俄罗斯,是您的俄罗斯。而绝对不是由葛里高利这样的一个人来把持一切。您的处境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官员。”

    这句话一下就戳中了鲍里斯的痛处。他紧紧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王维屹冷冷地说道:“陛下,其实这次来我是受了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先生,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等人的委托而来,他们都希望,俄罗斯真正的全力能够完全掌握在您的手里。他们已经做好了为您效忠的准备”

    狂喜之色在鲍里斯的脸上一闪而过,但他随即又有些疑惑起来:“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他们不都是大公爵的女婿吗?”

    “是的,他们都是大公爵的女婿的,但他们却更加是您的臣子”王维屹胸有成竹:“我想您大概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大公爵如何对待自己家人的传闻吧?在那样的处境下,他们是不可能没有怨言的,所以他们也想通过一些特别的方式来得到您的信任。而不是大公爵。”

    鲍里斯完全的明白了这些人看到葛里高利即将时势,于是他们决定寻找一个新的靠山还有什么事比沙皇更加大的靠山呢?

    在这一瞬间,鲍里斯有些飘飘然起来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人正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宣誓效忠。

    那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啊

    “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的鲍里斯决定孤注一掷了,而要成功他就必须要依靠“彼得戈夫先生”。

    要知道,让葛里高利从自己的口袋里掏走了那么多的钱是鲍里斯绝对不愿意的,之前他没有什么办法。但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希望。

    而这个希望,就来自于“彼得戈夫先生”

    王维屹缓缓的把自己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鲍里斯听的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要那么做的话实在是太冒险了

    “这是您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王维屹知道什么时候该火上加油:“葛里高利已经众叛亲离,没有人再会选择站在他的那一边,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有一个人振臂一呼,还有谁比您更加适合的呢?”

    鲍里斯不断的点着头,他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猛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就让我们大干一场吧。但是在皇宫里。到处都是葛里高利的眼线,我恐怕很难有机会。”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另一张支票了。”王维屹微笑着拿出了第二张支票:“这是另一个一百万美元,陛下,我想您应该知道如何使用。葛里高利之所以能够让他们为自己卖命,靠的无非就是金钱,而现在,您却有了比他更加强大的力量了”

    这份力量的名字叫“金钱”。

    鲍里斯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他收好了两张支票:“彼得戈夫先生,如果成功的话,你将会成为俄罗斯新的大公爵。我用一个沙皇的名义向你保证。”

    王维屹冷冷的笑了一下。是吗?新的大公爵?难道鲍里斯到现在还认为俄罗斯会继续有第二个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吗?

    德国已经在俄国吃了一次亏,如果还在老路上摔第二个跟头的话,那么这个人无疑就是一个蠢人了

    此时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完全不知道一场阴谋正在自己身边悄悄的发生着。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乱成了一团。

    亚美尼亚油田确认是一场骗局了,这让葛里高利蒙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以莫斯科为主的多个俄国城市正在持续爆发着游行示威,抗议政府的**和无能。没有人比葛里高利更加清楚亚美尼亚油田对他本人和整个俄罗斯意味着什么了。

    现在,这场骗局完全彻底的让葛里高利陷入到了混乱之中政府已经再也拿不出一个卢布的钱了

    那些示威的民众。高呼着“归还我们的血汗钱”、“让我们的亲人回家”等等之类的口号,并且他们坚定的要求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下台,接受特别委员会的调查。

    就连军队里也开始变得混乱不堪,那些官兵们知道自己本来早就应该得到的工资,却被大公爵投入到了一场子虚乌有的骗局中,他们愤怒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甚至。兵变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

    除了这些,更加让葛里高利焦虑不堪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伊利亚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上帝啊,葛里高利完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自己全部的身家都在伊利亚的手里啊如果伊利亚真的出现了任何问题,那么自己将变得一文不名

    葛里高利绝对不愿意这样可怕的事情真的出现,他不断的企图恢复和儿子之间的联系,但伊利亚却好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大公爵无法想象。之间辛苦了那么多年才积累下来的巨大财富,会就这样失去的干干净净

    不过起码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心中还抱着一丝奇怪的幻想

    “莫斯科的局势相当不好。”在利利波尔斯基死后,终于当上安全大臣的米洛舍维奇的话又在葛里高利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在昨天,一连发生了十多次的游行,每个人都在高呼着足够把他们关进几次监狱的口号。”

    “为什么不把他们全抓起来?”葛里高利暴怒的咆哮起来。

    “警察的人手严重不足”赫梅利茨基接口说道:“我们已经出动了全部的人手,现在连监狱里都快被关满了。”

    “军队呢?为什么不出动军队?”葛里高利根本就不想听什么解释:“对付那些卑贱的家伙,必须用血的手段来让他们老实!”

    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小心翼翼地说道:“使用军队镇压的话。恐怕会引起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

    “我现在不会去管什么国际社会的谴责!”葛里高利就如同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美国人正在准备抛弃我们,难道还要我们跟在他们的身后吗?镇压,展开坚决的镇压!啊,德国人需要什么?不管他们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他们,但是必须要告诉他们,我现在需要他们的帮助!”

    “有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安德里亚斯迟疑了下:“就在今天上午。德**队和乌克兰的叛军们重新发动了攻势,由于我们毫无防备,库尔斯克已经落到了他们的手里。现在,德乌联军正在向莫斯科挺近。”

    葛里高利身子晃动了下。几乎摔倒在了地上。

    德乌联军重新发动了进攻,而且还夺取了库尔斯克?该死的,德国人骗了自己!

    他觉得自己被出卖了,但是他一直没有考虑到,正是他先背叛了德国才遭遇到了现在这样可怕的结果

    葛里高利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们能够保卫住莫斯科吗?”

    “很难说。”在这方面杜约申科还是有一些发言权的:“莫斯科的防卫力量并不是很强,我们缺乏士兵,缺乏必要的武器,而且,那些士兵们作战的热情在我看来也不是特别的强烈。”

    葛里高利忽然有了穷途末路的感觉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答案。

    大公爵的风采已经完全在葛里高利的身上消失了,他近乎乞求般地问道:“杜约申科司令官,我需要你明确的告诉我,一旦敌人出现,你能够掩护我安全吗?”

    “啊,我想我完全能够做到。”杜约申科的回答非常肯定:“哪怕为此要献出我的生命。”

    这一刻,葛里高利觉得杜约申科才是最最可怕的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