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二. 莫斯科记者会

九百九十二. 莫斯科记者会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亚美尼亚,已经成功的开采出了石油,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莫斯科先锋报》只是想借助着这样的办法来打击自己而已。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显得有些慌乱。

    可是,《莫斯科先锋报》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他们没有把握的话,难道真的敢如此的信口雌黄吗?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怎么办?

    不,绝不可能是真的——绝不!

    葛里高利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着自己。

    为了整个亚美尼亚油田,葛里高利投入进了无数的心血和资金,他不顾人反对的将美国援助俄国的大量军事资金投入到了油田,这甚至可以说押上了他一大半的政治生命。

    如果,仅仅是说如果......如果亚美尼亚真的没有油田那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啊......

    政府会因此而破产,因为国库早就空空如也。军队会因为军饷的再度被严重拖欠而有哗变的可能。至于那么民众,则会将抗议浪潮推向一个新的顶点。

    太可怕了,葛里高利想想都觉得太可怕了......

    果然,《莫斯科先锋报》的报道在俄罗斯引起了轩然大波,俄罗斯的民众完全被激怒了。他们在莫斯科等地的街头举起了大规模的集会游行抗议,要求政府作出解释,要求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立刻辞职下台,并接受相应的调查。

    在没有准确的消息之前,葛里高利用严厉的手段宣布所有的集会游行都是不合法的,自己是一个“爱国者”,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莫斯科先锋报》所宣导的那些事情,并且,他已经就《莫斯科先锋报》对自己的污蔑向法庭提起了诉讼。

    可是,仅仅做这些还是不足以平息民众们的怒火......毕竟,俄罗斯民众对葛里高利和整个政府的不满由来已久......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葛里高利指使着自己的亲信金沃克召开了一场特别的新闻发布会。在这场新闻发布会里,有一半是外国记者,而另一半的记者,则是葛里高利专门指定的官方记者。

    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为自己扭转劣势......

    金沃克本人倒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毕竟,这件事情的影响真的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可有什么办法?谁让这是大公爵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呢?

    “金沃克先生,您对于《莫斯科先锋报》上的指责持什么样的看法?您认为先锋报是在进行污蔑吗?”

    一个官方的记者首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一上来就给《莫斯科先锋报》做了一个定位,这也让金沃克觉得非常满意:

    “是的,毫无疑问,《莫斯科先锋报》对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进行了污蔑,大公爵的品格值得尊敬,大公爵从来都没有做过先锋报宣扬的任何事情。我们已经向法庭提出了诉讼,这就是大公爵尊重民主的最好体现......”

    “可是,您对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事件怎么看?”一个记者大声说了出来:“我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指证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命令他对记者波尔多夫进行了刺杀。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这是对以正直善良的记者公然的死亡威胁!”

    “无稽之谈!”金沃克想都不想便说道:“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只是一个卖国者。他犯有贪污罪和叛国罪正在接受特别委员会的调查,为了逃脱正义的审判,他不得不逃进了美国大使馆寻求政治避难,我们已经和美国驻莫斯科大使普兰迪先生进行了交涉,要求他们立刻将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交给我们......”

    “但是,波尔多夫先生在哪里?”一个声音打断了金沃克的侃侃而谈:“他既是当事人,而且也是一名记者,你们为什么没有邀请他?是疏忽了,还是故意这么做的呢?”

    这些该死的记者啊......还没有等金沃克想好应该如何回答,先前那个《纽约时报》的记者又大声说道:“可是我的手里还掌握了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交出来的证据!请您看看这个,这是1964年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下达的对著名的人权斗士沃尔诺夫斯基下达的暗杀命令......这份,是1965年6月,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对其政敌最高法庭大检察官德尔金下达的暗杀命令......”

    金沃克的汗水“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见鬼,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居然还保留着这些命令。他勉强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所谓证据的,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阁下从来都没有下达过这些命令!”

    “是吗?”记者的嘴里带着讥讽:“这些都是影印本,原件就在美国大使馆,我已经采访了普兰迪大使,大使确认了这些命令的真实性!”

    金沃克知道事态已经逐渐变得无法控制了......

    “我拒绝再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金沃克能够说的只有这个。

    这顿时引起了一片的嘘声,就连金沃克亲自指定的那些俄国记者也觉得他的回答实在让人无法信服。

    “那么在纽约呢?”又有一个美国记者忽然问道:“大公爵的儿子在美国输光了全部,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美国援助俄国的专项资金,甚至还包括了无数俄国十几代人珍藏下来的珍贵文物和艺术品!您对此事是如何看待的?”

    说实话,金沃克到现在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他甚至开始责怪起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来了......

    大公爵到底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到底有没有让自己的儿子伊利亚去美国输光了全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为他拼死拼活的部下。他在这些年来聚揽了如此巨大的财富,他下台的话还没有跑到国外继续逍遥快乐的过完他的下半辈子,可是自己呢?自己又能够得到一些什么呢?

    心态上起的微妙变化,让金沃克的回答也变得无精打采起来,甚至他已经有些敷衍似的在那里回答了......

    俄国国内的记者还好,但那些国外的记者却根本不想放过金沃克,咄咄逼人。尤其是那个《纽约时报》的记者,提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这个时候他的一个同伴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耳朵边低低说了几句,美国记者点了点头,随即便再次开口说道:“金沃克先生,我必须要通知您。啊,让我一个外国记者来通知您实在有些荒谬了......现在已经得到证实,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儿子,刚德普特侯爵伊利亚在美国纽约证券所和美国纽约房屋契约交易所输光了他的全部,这其中就包括俄国叶卡捷琳娜二世在内的大量俄国珍贵文物和艺术品,金沃克先生,您还需要看所谓的证据吗?”

    金沃克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上帝啊,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大公爵和他的儿子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公爵真的如此的丧心病狂吗?证据,居然还在为这样的人卖命?

    可是,记者的话还没有结束:“不光只有如此,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聘请的美国著名地质专家莱曼.罗德尼先生日前得到了解救......”

    “解救?”金沃克一怔,什么解救?莱曼.罗德尼可是一直都是自由的。

    “他说自己遭到礼物无耻的绑架......”美国记者的话一下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他从美国一进入俄罗斯就遭到了绑架,他被一个大人物,也就是大公爵阁下的亲信米格罗斯基所绑架,并且被胁迫着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证实在亚美尼亚拥有着储藏量巨大的油田,但是,在亚美尼亚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开发的油田......”

    “轰”的一下,整个记者发布会现场都炸开了......

    为了亚美尼亚油田,俄国政府几乎是在举全国之力,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都倾斜向了亚美尼亚,如果这真的只是一个骗局,那将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俄国国内的经济会在这样最后的、也是最致命的打击下轰然倒塌的......

    “这,这是真的吗?”这次,居然连金沃克也这么怔怔地问道。

    “是的,这完全都是真的。”美国记者的回答非常肯定:“这是一个巨大的骗局,目的只有一个,为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解决他的那些麻烦,让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可以从中继续侵吞大量的俄国财产,还可以协助他消灭之前的那些证据。他想到了一切,但是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米格罗斯基先生的良心唤醒了他的良知,他释放了莱曼.罗德尼先生。金沃克先生,亚美尼亚到底有没有油田,是俄国内部的事情,但莱曼.罗德尼却是一个美国人,一个美国人,一个著名的专家在俄国居然遭到了无耻的绑架,这件事必然讲引起美国的强烈关注......”

    金沃克再次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他对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知情,他又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那些俄国记者也变得迷茫起来......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俄国将陷入到一个巨大的麻烦中......

    为了确保亚美尼亚油田能够顺利开发,葛里高利不但动用了数目庞大的资金,而且还强迫驱使了大量的工人迁往亚美尼亚......爆炸,整个俄罗斯,都会因为这一巨大的骗局而爆炸的......

    那么,他们还有必要继续为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卖命吗?他也许连自己都保不住了......

    “金沃克先生,《莫斯科先锋报》的主编波尔多夫先生正在外面,他请求进入记者会并且请求发言!”那个今天无数次让金沃克头疼的美国记者再次说道:“我请求您答应这一要求,我们都要听听最先揭发此事的波尔多夫先生向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样的真相!”

    金沃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阵阵的掌声已经在记者们中响起,甚至这其中还包括大量的那些俄国政府的官方记者......

    金沃克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况且,他也决定该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了.......

    《莫斯科先锋报》的主编波尔多付先生出现在了现场,当他出现的那一刻,更加疯狂的掌声在这里响了起来......

    “感谢你们能够给我一个发言的机会......”沃尔多夫用这样的话当成了自己的开场白:“我知道在俄罗斯,揭露真相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会找上我,意味着我可能遭到暗杀,其实我已经遭到了一次没有成功的暗杀。但是我不怕这些,因为我知道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应该怎么做。我爱我的国家,我愿意为这个国家献出我的生命......”

    记者们都在安静的听着,只有波尔多夫的声音在这里传出:

    “我们国家的资产遭到了最可怕的侵吞,我们的国家正在变得无比弱小。国内,经济几乎崩溃,民众辛苦的工作却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在战场上我们的军队一败再败,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士兵胆小怕死,而是因为他们被严重拖欠了他们应得的工资,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在保卫着我们的国家,但他们却连应得的都无法得到。我在军队里的朋友告诉我,俄军的武器严重落后,装备的还是大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的武器,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一群武装精良的敌人。那么,我想请问,那些援助俄国的专项军事资金去哪里了?金沃克先生,您能够回答我吗?”

    金沃克当然无法回答任何事情......

    波尔多夫的声音逐渐变得严厉起来:“金沃克先生无法回答,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们......那些援助资金,全部落到了以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为首的大官僚集团的口袋里了......我这里有一份资料,我可以给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希望你们仔细的看看,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到底有多少的财产。这位大公爵到底侵吞了我们多少!1965年11月,美国政府援助俄国七千万美元,同年的12月,再次向俄国提供了一亿美国的低息贷款......但是,所有的资金我们的人民没有看到,我们的军队也同样没有看到......你可以指责我们的人民不爱国吗?你可以指责我们的士兵不爱国吗?不,我们没有权利指责,真正应该被指责的是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和那些俄罗斯的蛀虫们!”

    掌声再一次的在会场里响起......

    波尔多夫让大家安静了下来:“蛀虫,我只可以这么形容他们,正是他们蛀空了我们的国家,正是他们让我们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每一个有良心的俄国人,难道还应该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吗?金沃克先生,我相信你也同样是一个有良知的俄国人,你甚至还收养了两个孤儿,是吗?”

    金沃克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是的,这是他最感到骄傲和自豪的事情了......

    波尔多夫凝视着他:“我感谢您的善良,上帝也一样会看到您的善良......可是,您只能收养两个孤儿,在俄罗斯还有那么多失去家庭的孤儿该怎么办?我们有保证的孤儿收养院在哪里?我们健全的社会体制在哪里?在来这里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的三个儿子都进入到了军队,并且都陆续的战死了,一个孤独而可怜的老人......可是,到现在为止他应该得到的阵亡将士抚恤金却连一个卢布也都没有看到,他甚至因为没有钱再付房租而被赶了出来,不得吧流落街头。请你们看看吧,他的三个儿子都为我们的国家战死了,而他,却连住的地方也都失去了......”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金沃克也在内心深深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些阵亡将士抚恤金,现在政府根本拿不出来,现在的俄国政府,早就已经被挖空了。

    而且他很敏锐的察觉到,事态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别尔斯托拉大公爵的下台已经只是早晚的事情了。得给自己安排后路了,无论如何都得给自己安排后路了。

    “我们没有钱了。”金沃克忽然坦诚地说道:“我们连一个卢布都拿不出来了。而我能够告诉你们的只有这么多,同时,我请求你们一件事,我请求你们护送我到美国大使馆里,我也同样的要求政治避难!”

    现场一下就变得混乱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