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一. 莫斯科先锋报

九百九十一. 莫斯科先锋报

    发生纽约可怕灾难,不但波及到了整个美国,而且还波及到了全世界。

    大量企业工厂破产倒闭,这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

    而莫斯科,当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听到这一消息时候差点晕倒。要知道,自己绝大部分财富都存放了美国,尤其是那批珍贵无比文物和艺术品。

    他心急火燎和儿子伊利亚取得了联系,让他欣慰是,伊利亚自豪告诉他,灾难发生之前他已经抛空了手里全部股票和房屋契约,因此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还狠狠赚了一笔。

    葛里高利这才放心下来,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相信错儿子,儿子经营方面确是个难得天才......

    既然他美国财产非但没有遭受损失,反而还有了大幅度增加,那么他便有了继续俄罗斯为所欲为底气了......

    亚美尼亚石油开采也让人无比兴奋,大量石油居然短时间内成功开采,这就意味着源源不断财富正滚向葛里高利手中......

    不仅仅只有这些,还有加让他高兴事情,德国方面已经同意和他进行秘密谈判,并且应允此期间暂时停止进攻。

    上帝啊,上帝到底还是站自己这一边。

    他派出了自己谈判使者,然后便把全部重心都放到了国内问题......那些可恶家伙也许到了该处理他们时候了......

    弗里斯托亚身后有美国人撑腰,不是他能够动起,只能暂时将其放一边。可是那个该死记者波尔多夫一定要想办法将其解决。

    明不行,还有暗办法。刺杀无疑是个非常不错选择。做这些事情葛里高利轻车熟路,而且还有一个非常有效团队。

    这个团队指挥官是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值得信赖一个家伙。

    当接到了大公爵命令后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没有一丝一毫犹豫,便迅速调集了三个助手,并且按照大公爵吩咐亲自带队。大公爵已经再三交代过了这件人物重要性,以及必须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来调查波尔多夫生活习惯,上下班路线,一直到他觉得有了十足把握后,切尔纳克博奇上校终于决定下手了。

    这是莫斯科进入五月以来第一个雨天,濛濛细雨给了暗杀好掩护,而且还能够成功消除掉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不愿意让别人发现那些痕迹......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按照波尔多夫习惯,他会报社里呆到晚上1点以后才下班。那个时候街头已经空无一人,这将给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带来充足逃跑时间。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对自己精心安排非常满意。

    黑色轿车就停路边一个非常隐蔽地方,一旦波尔多夫身影出现,致命子弹将准确没入这个大胆记者胸膛......

    忽然,有人敲了一下车窗,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恼怒看去,面部肌肉却一下僵硬了那里。

    几个人手里端着冲锋枪,而冲锋枪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

    ......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做为猎杀者自己,却成为了被捕猎对象。他和他同伴们被带到了一个阴暗地下室里。

    “你好,我是卡彭。”出现切尔纳克博奇上校面前那个人礼貌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接着,他指了一下坐那里,并且带了一个小女孩年轻人:“而他,是彼得戈夫先生,我想,你一定听说过他名字。”

    彼得戈夫先生?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一怔,他当然听过这个莫斯科很有名名字了......

    他镇定了一下自己情绪:“我是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你们知道绑架我后果吗?”

    “我们当然知道你是切尔纳克博奇上校,而且还知道你是得到葛里高利信任秘密警察。”卡彭还是那微微笑着:“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缓慢掏出了一把手枪,紧接着枪声响了,切尔纳克博奇上校身边一个部下应声倒地。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面色完全变了......该死,这些人真敢毫不犹豫杀害秘密警察......

    “不要害怕。”这时候一直都注视着这一切王维屹让爱丽丝坐到了自己腿上:“他们都是坏人,而坏人是应该遭到惩罚,告诉我,你害怕吗?”

    爱丽丝摇了摇头,自从母亲离开她后,她早已经决定把“莫约尔先生”当成自己父亲了,有父亲身边,自己什么都不害怕。

    啊,对了,父亲不是“莫约尔先生”,父亲告诉自己,他名字叫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瞧,我们开始并不是非常愉。”卡彭还是握着那把枪:“但我希望接下来合作能够让我们彼此满意......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我们知道你们得到了葛里高利命令,对受人尊敬记者波尔多付先生进行暗杀,所以我不需要你回答我们什么问题,我唯一要你做,就是指证葛里高利。”

    “不,这绝不可能!”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想都未想便断然拒绝:“我永远不会出卖大公爵阁下!”

    第二声枪声响起,又一个切尔纳克博奇上校部下死了他面前......

    “都是一条条人命啊......”卡彭似乎怜悯叹息了声:“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你难道想要眼睁睁看着你后一个部下也死去吗?接着,我想就会轮到你了。”

    “我说,我全都告诉你!”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后一名部下恐惧叫了起来:“不,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指证葛里高利!”

    卡彭朝他看了看:“虽然你证词没有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先生那么管用,但我想也许会有一点作用。啊,恭喜你,先生,你用自己行动挽救了自己生命。请把这位可敬先生带到别房间去。”

    这个部下被带走了,卡彭目光重落到了切尔纳克博奇上校身上:“我想你是个坚强人,很遗憾,为了得到我想要,我不得不采取一些特别手段了。”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经历了他一生中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经历噩梦......

    整整两个小时时间,卡彭动用了无数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根本没有见过刑具。

    而小女孩爱丽丝王维屹鼓励和陪伴下,一直都认真看着。她内心也一样害怕,但是父亲告诉她,一定要克服内心恐惧,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长大。

    父亲说全都是正确,爱丽丝如此告诉自己。

    自己会长大,自己一定能够变成和父亲一样了不起大人物......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崩溃了,他是真真正正崩溃了。起初,他还能抵御来自**痛苦,但卡彭使用不仅仅是**折磨那么简单,还有来自精神上折磨。

    双重折磨永远都是让人难忍受。

    “我说,你需要我告诉你什么我都说......”切尔纳克博奇上校终彻底放弃了抵抗。

    “啊,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如果你早这么说便不会有这些不愉事情了......”笑容重回到了卡彭脸上:“瞧,我现觉得我们之间合作开始变得愉起来了。请放心,你安全将得到我们充分保护,而且我们还会安排你进入美国大使馆进行整治避难。”

    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呆了那里,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样来头?

    王维屹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没有继续呆这里必要了,卡彭会把善后所有事情都干净利落处理好......

    ......

    “重要级人物企图暗杀知名记者,无畏斗士波尔多夫先生......”第二天《莫斯科先锋报》上,很便出现了这样爆炸性闻:“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这位掌握着俄罗斯大公爵,指派他手下切尔纳克博奇上校策划了这次暗杀。但是切尔纳克博奇上校良心和正义感驱使下放弃了刺杀,并且进入了美国大使馆进行避难,和盘向美国驻莫斯科大使普兰迪先生交代出了这一切......”

    葛里高利同样看到了这条闻,愤怒心情让他脸孔完全被扭曲了。

    该死切尔纳克博奇上校......该死《莫斯科先锋报》......他们会把自己给毁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葛里高利大声咆哮起来:“就刚才那个该死普兰迪大使还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我切尔纳克博奇正他大使馆里,美国已经同意了他政治避难请求,还表示美国将对此严重事件进行关注!告诉我,我现该怎么办?”

    没有人能够告诉他什么。

    金沃克和财政大臣安德里亚斯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这样情况下可以说点什么......这件事闹有些大了,而且实事求是地说,大公爵阁下也确有些太不冷静了......他居然想出了暗杀那么愚蠢办法......

    眼看到部下都不说话,葛里高利变得加愤怒起来:“你们都不愿意开口,都不愿意承担责任是吗?好吧,那么让我来说吧,金沃克,你必须承担起所有过错,告诉美国人,这件事情是你主使,而我根本就不知道内幕......”

    金沃克被吓坏了,大公爵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自己一旦答应下来,那就会成为所有人公敌......

    他急忙说道:“大公爵阁下,不是我不愿意承担责任,而是美国人和那些民众是绝对不会相信。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否认切尔纳克博奇上校指证,告诉普兰迪大使,切尔纳克博奇上校只是一个叛徒,他犯有叛国罪,并且正遭到内政部调查,所以他才跑到了大使馆进行所谓政治避难,他所有指控都是那里毫无根据污蔑您......”

    葛里高利脸上表情这才多少好看了些,这也是没有办法中办法了......

    “好吧,暂时按照你说去做。”葛里高利语气稍稍变得缓和了一些:“但是,一定要和美国人进行交涉,让他们立刻将切尔纳克博奇上校交还给我,以让他受到正义审判。”

    金沃克唯唯诺诺答应了下来,他心里也因为自己躲过一劫而长长松了口气......

    “米格罗斯基那里石油进程非常顺利......”葛里高利把话题转到了自己为关注事情上来:“安德里亚斯大臣,你要亲自督办米格罗斯基将石油变换成金钱,我们需要钱,需要大量钱!德国人已经同意和我们展开秘密谈判了,这能让我们掌握到充足时间,以重武装我们强大军队......”

    他正那里说着,办公室主任急匆匆拿着一份报纸冲了进来:“大公爵阁下,您必须要看看这个,这是临时加刊‘莫斯科先锋报’。”

    一听到《莫斯科先锋报》这几个字,葛里高利脑袋就大了:“念吧。”

    “是。”办公室主任小心翼翼照着报纸念了出来:“......除了贪污军费,挖空国库,我们大公爵阁下还转移了俄罗斯无数珍贵文物和艺术品......而这些东西,被保管了美国银行里,并且由大公爵儿子伊利亚亲自照看......”

    念到这里,办公室主任朝大公爵看了看,发现大公爵脸色虽然难看,但却还没有发怒表情,这让他多少轻松了一些:“这次发生美国可怕证券灾难中,伊利亚利用这批属于俄国人珍贵宝物做了抵押,向银行贷取了大量贷款,并且全部证券灾难中输精光。俄罗斯十几代人辛苦保存下来财富,现全部成了那些美国资本家玩物......”

    葛里高利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莫斯科先锋报》那些该死记者知道什么?是,他确侵吞了无数俄罗斯文物和艺术品,但自己那个出色儿子却成功为自己赚取了大量金钱。

    他们指责又有什么用?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

    “据悉,美国方面已经证实了这一消息......”办公室主任继续念了下去:“其中部分文物还由我们美国同行亲眼目睹,而且,伊利亚也承认了这一事实,当然,伊利亚出于什么目这么做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并不是特别清楚......”

    葛里高利几乎要笑了出来,这些蠢笨记者啊,难道他们真以为自己可爱儿子伊利亚会做出这样荒唐事情来吗?

    可是,办公室主任随即读出来话就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伊利亚已经向亲自证词上落了下自己名字......而这份证词我们美国同行很会交到我们手里......无耻贪污,无耻行径,我们居然把国家交到了葛里高利这样一个人手里。我们该继续信任他,还是让他下台?我相信每一个正义俄罗斯人都能够做出自己正确选择,我坚信这样事情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我们国家早已千疮百孔,而且还继续蒙受着苦难,人民辛勤工作无法养活自己,财富集中了少数特权阶层手中,他们无耻一遍遍搜刮着我们人民本来就已经不多财富,燃火继续着他们奢侈生活,这样人我相信只有无耻才能够形容......”

    “够了!”葛里高利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打断了对方话。

    办公室主任怯生生抬起了头:“大公爵阁下,我知道这些无中生有指证根本就是那里对您进行污蔑,但是,下面还有一段话我觉得不能不让您知道。”

    “念吧。”葛里高利心烦意乱说道。

    “......根据记者可靠消息,亚美尼亚所谓油田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那不过是葛里高利转移财富又一个手段而已......我们记者已经赶到了亚美尼亚,并且进行了实地考察,那里就连一滴油也没有出......”

    “胡扯,这都是一派胡言!”葛里高利再度愤怒起来:“立刻给我接米格罗斯基电话,让他用速度回到莫斯科,把那些开采出来石油都给我带回来!”

    “是,我立刻就去办。”安德里亚斯急忙说道。

    这是葛里高利为担心事情,但是一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坚定相信《莫斯科先锋报》这些报道根本就是那里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