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九十. 谢丽莎的三封信

九百九十. 谢丽莎的三封信

    1966年5月11日发生的灾难,被美国人成为“血色星期三”。

    在这一天之内,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纽约房屋契约交易所相继发生崩盘,原本高高在上的价格一路千丈,1942年的噩梦再度光临纽约。

    不,这笔1942年发生的股灾还要可怕。

    一部分经历过上一次股灾,再度破产,并且知道已经没有奇迹发生的美国人,选择用自杀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仅仅在当天晚上,自杀事件便发生了129起,警车和救护车的呼啸彻夜未停。更有甚者,在输光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后,采取了暴力的手段来发泄自己内心严重不满。

    谢丽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到走进家中的......

    麻木和悔恨充斥着她的内心,她知道自己完了,这次是彻底的完了。那些高利贷者很快会进入她的家中,逼迫着她还出根本就还不出的钱。甚至,还会因此而牵连到自己可爱的女儿爱丽丝......

    “谢丽莎,你好。”莫瑞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莫瑞先生,你好。”正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谢丽莎硬着头皮说道。

    “我今天在电视里看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莫瑞丝毫没有准备隐瞒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崩溃了,但是这些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唯一关心的只是我的房租。女士,你许诺过我明天会给我房租的,你能够做到吗?如果明天我还看不到我的钱,我只能请你离开这里了。”

    这就是美国人,麻木冷漠的美国人,在他们的心目中自己的利益超过一切......谢丽莎勉强笑了一下:“我想我会给你的,莫瑞先生,请放心。”

    “好吧,那我会等到明天的。”莫瑞先生在准备关上房门前,忽然又说了一句:“啊,如果有高利贷来的话,请他们不要损坏家里的任何东西,否则,我不得不要求你进行赔偿。”

    一走进自己的家,谢丽莎便紧紧的关住了房门,她想放声痛哭,可是在女儿的面前,她却必须要死死的忍住。

    “爱丽丝,你还需要吃些什么吗?”

    “不,妈妈,莫约尔先生今天请我吃了很多东西,瞧,我一点也都吃不下了。”爱丽丝懂事地说道。

    “那么,就睡吧。”

    “明天我还需要早起吗?”

    “不,你以后都不用早起了。”谢丽莎强忍着泪水,把爱丽丝送上了她自己的床,轻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然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在那里呆呆的坐着,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做,她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过了一段时间,她找出了纸和笔,在上面写道:

    “亲爱的莫约尔先生,您好,我很冒昧给您写这封信......我后悔没有听您的话,因此我破产了,我现在除了女儿一无所有,而那些高利贷者很快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带走我唯一的东西,我亲爱的女儿爱丽丝......我无法忍受失去爱丽丝的痛苦,我更加难以想象她未来可能遭遇的灾难......仁慈的莫约尔先生,我恳求您,把爱丽丝带走吧,给她一条生路,让她健康快乐的长大吧。我无法给您什么报答,我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在天堂里默默的为您祈祷......啊,不,我想我会因为我做的一切而下地狱的......善良的莫约尔先生,这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请求了,我找不到愿意帮助我的人,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您,您能够答应我的请求吗?”

    她小心的装好了信纸,在信封上写道“莫约尔先生收”,然后拿出了第二张信纸:

    “我亲爱的女儿爱丽丝,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你......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贪婪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失去了所有,甚至,即将要失去你。而你,是我最宝贵的财富。我想了许久,只能讲你拜托给莫约尔先生了,如果莫约尔先生不愿意收留你,那么离开纽约,远远的离开这里,从此再也不要回到这个可怕的城市了......记得,你的母亲永远爱你,而你一定不能像我这样的贪婪......”

    这封信的信封上写着“给已经长大的爱丽丝”。

    谢丽莎的第三封信是写给莫瑞先生的:

    “莫瑞先生,很抱歉,我无法给您房租了,但是不用担心,莫约尔先生会给您的,我可爱的女儿爱丽丝知道到哪里去找到莫约尔先生的......我很后悔没有听你的话,啊,同样的话莫约尔先生也和我说过,你们都是睿智的人,只有我是愚蠢的人,一个愚蠢的人,是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的......看到我死去的份上,请一定要把爱丽丝带到莫约尔先生那里,他会把我欠您的给您的......”

    信都写完了,谢丽莎长长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做完了应该做的事情,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如释重负。

    她把三封信一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推开了窗户。

    一阵夜晚的冷风吹拂到了她的脸上,让谢丽莎忍不住哆嗦了下。从窗外朝下看去,纽约或者还是那个熟悉的纽约,但此刻在谢丽莎的眼中却变得如此陌生。

    她叹息了声,然后纵身从窗户里向外跳了出去......

    就在她离开窗户的一瞬间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

    “莫约尔先生,谢丽莎家中的电话始终都没有人接。”卡萨诺维奇放下了电话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派人去她家里,我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她不值得同情,但是她的女儿爱丽丝却是无辜的。”

    “是的,我会立刻派人去办的。”

    王维屹又一次的给了谢丽莎机会,如果谢丽莎能晚跳楼哪怕一秒钟,事情也都会得到改观。可是,许多事情永远也都没有如果,已经铸成的错事永远都不可能挽回的......

    而这,就是可怜的谢丽莎的最终命运......

    ......

    谢丽莎死了,但是伊利亚却绝对没有这样的勇气。

    他就快要输光自己和父亲的全部了,如果明天的证券市场依旧没有任何改观,那么最可怕的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他并不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他烦躁的一杯接着一杯大口大口喝着酒,努力的想要找到任何可以挽回的办法。

    可是,他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电视里不断播放着纽约两大市场崩盘的消息,这更加让伊利亚觉得心烦意乱起来......他恨不得让电视里的那些家伙全部闭嘴。

    电话响了,伊利亚暴怒的接起了电话,正想狠狠的训斥一下对方,但当他听到那是艾略特先生的声音后,他的火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伊利亚侯爵阁下,我再次提醒您,如果在贷款时间到来前您还无法拿出赎金的话,那么您所有的抵押品将都归维特根斯坦集团所有。啊,还有,我代表盖茨.摩根先生提醒您,您向摩根银行的贷款也行将到期了。您得知道,摩根银行可不愿意出现任何的死账坏账,摩根先生会因为这样很不高兴的......好了,我要说的全部都说完了,祝您能有一个好梦。”

    电话被挂断了,伊利亚怔怔的看着电话,忽然猛力把电话机连线一起拔了出来,然后用力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小人,这些落井下石的小人!如果在俄罗斯的话,他们会全部被自己抓起来扔到大牢里去的!

    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就此认输,所有失去的一切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挽救回来。

    明天,是的,明天一定会出现奇迹的......

    ......

    那些和伊利亚一样心存侥幸的人,同样也在等待着虚无缥缈的奇迹......

    当开盘的铃声响起后,一切都和昨天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价格还在和跳水一样疯狂的下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们手里的那些证券都会变成一堆废纸的。

    不,现在已经变成一堆废纸了!甚至比废纸还要不如!

    欲哭无泪,这就是这些美国投机者此时此刻的心情。

    白宫方面已经就此事件做出了声明,他们不会干涉任何市场的正常运转,这也让这些投机者们失去了还在苦苦等待着的最后的一丝希望......

    “你看到那些人了吗,爱丽丝?”王维屹指了一下那群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被贪婪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当事情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的时候,他们就会彻底的失望的,我不希望你长大后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你的母亲也同样不希望你成为那样的人......”

    “我知道了,莫约尔先生。”爱丽丝抬起了头:“妈妈去了哪里?妈妈死了吗?”

    王维屹的心中有些发酸:“不,你的妈妈没有死,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莫约尔先生,你骗我,我知道妈妈已经死了。”爱丽丝终于开始抽泣起来:“这是莫瑞先生告诉我的。”

    王维屹握住了爱丽丝的手:“对不起,我不应该欺骗你的。是的,你的妈妈已经离开了你,我不想让这成为你一生中的阴影。我可以答应你,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就和我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

    爱丽丝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王维屹发誓,一定会把爱丽丝带在身边,亲自照顾着她长大,让她有一个比所有人都快乐的童年,自己绝不会再犯在威廉身上那样的错误。

    自己是爱丽丝全部的希望,但是爱丽丝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希望呢?

    一阵阵的哀嚎声在纽约房屋契约交易所中传出,在中午休盘之前,那些房屋契约再度跌落到了一个谷底。

    没有希望了,从现在开始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终于已经破灭了......

    王维屹沉稳的离开了这里,在他身边紧紧跟着的是爱丽丝。

    1966年5月12日,灾难还继续在纽约上演着,无论是房屋契约交易市场,还是证券市场,价格都在一路崩溃,所有的人都陷入到了无边绝望的黑暗之中。

    中午,就连附近原本一向爆满的餐厅也都变得冷冷清清的。

    只有胜利者才有良好的心情在这里用餐。

    王维屹和他的同盟们碰了一下杯子,庆祝他们已经到来的胜利。

    中午休市之前,股价跌落到了一个可怕的位置,有人破产,有人疯了,也有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开枪自杀了。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卡萨诺维奇先生?”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我说过,你会发财的,这其中的利润要远远的超过你所在经营的东西。啊,你那些拿出来为你获得巨大利润的房屋契约,现在你可以用一个低廉到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价格赎回来了。”

    卡萨诺维奇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光彩,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他甚至会在这里大声欢呼出来......

    是的,男爵阁下并没有欺骗自己,他做到了他所有承诺过的事情。卡萨诺维奇所从事的那些“生意”,尽管也有着巨大的利润,但和这里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他现在终于隐隐的知道吗,为什么身边的这些巨富们会那么的有钱了。

    “至于我们的同盟我想也进行的不错......”王维屹朝盖茨.摩根和劳伦斯.洛克菲勒看了一眼:“从你们的父亲开始,我们就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今天不过是昨天的延续而已。那么,你们对我的回报呢?”

    这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付出了就必须有回报。

    盖茨微笑着说道:“当然,男爵阁下,我们当然不会忘记应该给予您的回报,您的采购清单上所有需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大部分采购完成,并且将在第一时间运到德国。虽然盟军司令部已经发现有人在偷偷的向柏林运送物资,并且加紧了盘查,可是我们依旧还有自己的办法,这点请您尽管放心好了......”

    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艾略特走了进来:“男爵阁下,伊利亚被带来了。”

    王维屹笑了笑:“我终于可以用本来的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了,是吗?”

    “是的,男爵阁下,您不必再隐瞒什么了。”

    “这样的感觉真是不错。”王维屹淡淡的笑着说道。

    那些熟悉的身影正在朝这里走过来,那是伊利亚,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这位侯爵,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风采。他就好像一头丧家之犬一样,面色惨白。

    他走进了餐厅,他忽然看到了一个人正坐在那里。

    啊,不,不可能是这个人,绝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是他父亲最害怕看到的人,同样也是伊利亚最害怕看到的人。

    伊利亚拔腿就想离开餐厅,但是几个卡萨诺维奇的手下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侯爵先生,您要离开的话,会让那些大人物很不开心的。而且,您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伊利亚颤抖着朝那个人走了过去......

    当他来到那个人的面前,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伊利亚先生,你是侯爵,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男爵,我是不是应该向你鞠躬?”

    是的,对方只是一个男爵,但这个男爵的名字却远远的胜过任何一个公爵: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不,不。”伊利亚惊恐地说道。

    “啊,那我就放心了。”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你还可以叫我的另一个名字,我想想,啊,我的俄国名字叫彼得戈夫先生。”

    一瞬间,伊利亚什么都明白了......

    彼得戈夫——骷髅男爵——这一切都是这个可怕的男爵布置好的!

    他知道自己跌到了一个陷阱里,根本没有办法脱身,这一刻的他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请坐吧,伊利亚侯爵阁下。”王维屹的语气里带着讽刺:“让我来想一下,你输光了你父亲在美国的财产,你父亲会怎么对待你呢?啊,你到底是他的儿子,他是不会那么残忍的对待你的,是吗?”

    不,伊利亚完全无法确定父亲的态度......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心里在想什么就和亚力克森男爵一样让人根本无法摸透......

    他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

    “你有两个选择。”王维屹冷冰冰的眼睛注视着这个仇人的儿子:“第一个,你可以回到莫斯科去,然后接受你父亲对你的惩罚。第二个,按照我说的去做,你虽然失去了一切,但或者还可以保住自己的生命。请记得,我说的只是或者,你是否能够活着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伊利亚当然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因为他的本性和他的父亲是一样的:

    自己的生命要远远的比任何人都更加来的宝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