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九. 贪婪者

九百八十九. 贪婪者

    大日子,只是一个足以被所有人都牢牢记得的大日子!

    在这一天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翻了。

    当那些被突发状况惊的目瞪口呆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更加让人震撼的消息忽然传来:

    这是“弗罗斯特经纪公司”抛售的房屋契约!

    “轰”的一下,整个房屋契约交易所彻底的乱了。

    “弗罗斯特经纪公司”是在疯狂的纽约房屋契约交易所最有名的一家公司,他们在这个市场上翻云覆雨,游刃有余,他们的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资源,甚至他们是整个纽约房屋契约交易所的风向标!

    “德卡隆区399号契约抛售......”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他们嘶声力竭的叫了出来。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反应相当快速的一群家伙,他们知道肯定要出大问题了。

    无论如何,他们都绝不能让这些契约砸在自己的手里......

    大崩盘终于在这一刻如约的发生了......这是1966年的5月11日......

    这一天,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一天带给美国的灾难,远远的超过了40年代那场可怕的股灾。

    这一天,必然将被每一个美国人所牢牢的铭记。

    这是美国人噩梦般的一天......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疯狂抛售手中房屋契约的队伍中,谁也不愿意当成最后一个傻瓜。

    可是,人人都不愿意当傻瓜,那么谁才是真的傻瓜呢?

    跌——疯狂的跌!当没有人愿意接盘的时候,房屋契约的价格便毫无悬念的拼命下跌。跌幅之大之快,已经到了一个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地步。

    那些就在之前还是天文数字般的房屋契约,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便缩水超过一半。可是即便这样,也还是没有人愿意接手!

    现在敢于接手的全部都是傻瓜......当时他们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早就已经当上了傻瓜......

    可怜的谢丽莎被击懵了,她无非就是庞大的房屋交易市场中的一条小鱼而已,她手中的那些房屋契约,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接手。

    谢丽莎快要崩溃了,这些房屋契约对于她和自己的女儿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有她自己是最清楚的......

    她不能蒙受这样可怕的事情,绝不!

    她放大声音叫了起来,别人可以大幅度的降价卖,但只有她不可以。因为她背负着沉重的高利贷,她蒙受不了这样大的损失。而是在人人都把价格起码降低了一半的情况下,她却还死死咬着自己交易来的价格不放,有哪个疯子愿意从她的手里接盘呢?

    王维屹一直都在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是的,会有很多人破产,会有很多人自杀,但其实所有的人都是咎由自取。没有人逼迫着他们往这个大火坑里跳,没有。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被对于金钱的贪婪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比如谢丽莎。王维屹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她提出了警告,但她根本没有听进去,反而认为“莫约尔先生”是在嫉妒她。

    对于这样的人,你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灾难一直到了中午休市的时候还在持续进行着,此时跌幅最大的房屋契约,已经只有购买者购买时原价值的三分之一了。

    但是,即便这样也还是没有人愿意接手......

    王维屹和弗罗斯特与卡萨诺维奇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们的肚子饿了,饿了就得吃饭。

    和这些大多数人不一样,他们此刻的心情是无比愉悦的。

    崩盘意味着什么只有他们才最清楚......

    “谢丽莎,一起用餐吗?”王维屹看到了呆若木鸡的谢丽莎,礼貌的问了一声。

    此时的谢丽莎已经全然没有了不久前的自信,她的面色晦暗,双目无神,呆呆的看着“莫约尔先生”摇了摇头。

    “毁灭,全部都毁了,我的房屋契约就快要变成一堆废纸了......”谢丽莎怔怔地说道,忽然一把抓住了王维屹:“莫约尔先生,你说下午价格会涨上来吗?”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王维屹的内心叹息了声:“谢丽莎,听我的,下午一开盘,不管值多少钱都抛了吧。无论损失了多少都比一文不值要好的多。”

    谢丽莎凄惨的笑了一下:“不,我不抛,不抛,会涨的,我相信下午一定还会涨的。莫约尔先生,你相信我,下午一定会涨起来的......”

    “莫约尔先生,走吧,没有人能够劝说她了。”弗罗斯特低声说道。

    是的,已经没有人可以劝说她了,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虚构的一个世界里......

    ......

    就在房屋契约市场暴跌的同时,纽约证券交易所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瞬间,原本涨势良好的股价也立刻开始大幅度下跌。

    这同样引起了证券交易所内的惊慌。

    要知道,正是房屋契约市场的疯狂,才大幅度的带动了证券市场,这两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是,最可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一旦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翻,那么一整串的骨牌都会产生连锁反应。

    这就是这些美国人的悲剧所在......

    当王维屹和“纽约同盟”的那几个人在餐厅里见面的时候,几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

    他们一手种下的种子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下午一开盘,还会继续大幅度的下跌......”盖茨.摩根表情轻松地道:“我想我们可以提前开香槟庆祝了。”

    “我那里就有一瓶上好的香槟。”劳伦斯.洛克菲勒也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笑容:“1942年的时候,男爵先生和我们的父亲导演了一出这样的好戏,但是今天的好戏,却比那一年还要精彩。”

    “我想,我们得祝贺艾略特先生。”王维屹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如果没有艾略特先生的提前布置,我想我们进行的不会那么轻松的。”

    “为了艾略特先生。”盖茨和劳伦斯一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艾略特并没有谦虚客套,是的,他的内心充满了骄傲。自己终于为男爵做了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浅浅的抿了一口酒,艾略特放下杯子说道:“我想男爵先生应该看看伊利亚先生的那张可怜而可悲的脸......你们永远也都想不到这样的一张脸会出现在伊利亚侯爵的脸上......他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他在那里疯狂大喊大叫,似乎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制止住股价的下跌。啊,这是我最近这几年最快乐的一件事情了......我恨这个人,也更加痛恨他的父亲......”

    艾略特对于男爵的忠诚,是从小就根深蒂固培养出来的,任何背叛男爵的行为都是他无法接受的。

    即便男爵不愿意报复,他发誓自己也会举起报复的利剑......

    “巨额的财富忽然间以无可阻挡的趋势急速流失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盖茨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男爵报复的脚步正在加速,而我们也将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我喜欢纽约同盟,真的,我比任何人都喜欢纽约同盟。还有您,男爵先生,现在,我觉得和您结盟是最正确的事情。”

    王维屹笑了笑,这时候他看到了伊利亚侯爵失魂落魄的走进了餐厅。他朝艾略特使了个眼色,然后离开了餐桌。

    “嘿,伊利亚先生,为什么不来和我们坐在一起呢?”艾略特招呼过了伊利亚:“侯爵,您得知道一件事,您的身份在这里是保密的,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万一传了出去,对大公爵阁下的影响恐怕不会太好。”

    “谢谢您,艾略特先生。”伊利亚无精打采地说道:“今天真是可怕的一天,我的损失难以计算。你们呢,尊敬的先生们,你们损失了多少金钱?恐怕远远的要超过我吧?”

    “我们吗?啊,我想我们没有任何的损失?”艾略特轻松地说道。

    伊利亚一下睁大了眼睛:“什么,你们没有损失?”

    “是的,我们没有损失,而且还赚了不少。”劳伦斯看起来好像是不经意地说道:“在股市上总是会有人亏,也会有人赚的。”

    伊利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三个大亨,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是如何赚钱的......

    他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维特根斯坦先生,摩根先生,洛克菲勒先生,我恳求你们帮帮我吧,不然我就真的完蛋了。”

    艾略特淡淡一笑:“帮你?我们应该如何帮你?任何事情都必须要靠自己,我想,也许下午还会有奇迹出现的。”

    伊利亚苦笑了一下,奇迹?什么才是奇迹?灾难,这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灾难!

    “啊,对了,伊利亚先生,我必须要提醒您一件事情。”艾略特好像想起了什么:“您问我贷的是短期贷款,很快就要到期了,如果您无法偿还的话,那么您的抵押品都将会归我所有。虽然我并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生意到底还是生意。”

    伊利亚麻木的点了点头......是啊,也许在这个时候真的只有指望艾略特先生说的所谓的奇迹能够发生了吧......

    伊利亚没有吃饭,他一口也吃不下,本来他还有些胃口的,但是艾略特的话却让他彻底的丧失了食欲。

    他得考虑怎么办了,他和父亲的几乎所有财富都集中到了这里,一旦下午还是继续下跌的话,那么他该如何向父亲交代呢?

    可惜没有人会去关心他所想的这些问题的......

    王维屹重新回到了餐桌前,不明白内部的盖茨忍不住问道:“男爵阁下,难道您害怕见到伊利亚吗?”

    “不,我不是害怕他。”王维屹微微笑着:“我是在等待着真正面对他们的时候!”

    那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

    下午,开盘之后噩梦还在继续着。

    房屋契约交易所里的抛售浪潮还在继续着,而依然没有人愿意接盘。

    契约的价格在持续下跌,已经有部分契约变成了一堆废纸。拥有者除了绝望的看着这堆废纸根本就想不出其它的任何办法。

    绝望的心情一波波的冲击着他们,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希望上帝能够睁开他怜悯的眼睛。

    可是,上帝是永远不会怜悯那些贪婪者的。

    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是最愚昧的家伙也能够清楚,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住崩盘了。在房屋契约市场,在证券交易市场,歇斯底里的叫声却一下变得安静下来。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命运的最终审判。

    他们无能为力,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价格一跌再跌,跌倒足以要他们的命为止。

    谢丽莎也完全的麻木了,她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几份房屋契约,呆呆的看着房屋契约交易所一角正在那里玩耍,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女儿。然后,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怎么办,她应该怎么办?那么多的高利贷她应该怎么还?不,她根本就还不起。啊,不要说高利贷了,她还答应莫瑞先生在明天的时候就付清房租。

    如果到时候她还拿不出钱来,她就会被莫瑞先生扫地出门的。她和女儿该住到哪里去呢?

    谢丽莎又凄惨的笑了一下......

    ......

    “有一个人看见一个小男孩在路旁嚎啕大哭,便问孩子为什么哭得这样伤心。‘我刚才不小心丢了十块钱......’孩子说。那人见他哭得如此难过,就从口袋中掏出十元钱送给男孩。可是,没想到那个男孩哭得更加伤心了,那人大惑不解,就问小孩:‘我刚才不是已经给你十块钱了吗,为什么还哭呢?’小男孩回答道:‘假如我不丢掉那十块钱,我现在已经有二十块了!’”王维屹忽然说起了这样一个故事:

    “故事虽短,启迪却是非常深远的。这就是一个贪婪者典型的例子。是的,如果一个人让贪婪主宰了自己的心灵,等待他的只能是伤心的结局。没有得到时,贪婪者是伤”的。贪婪者手伸得老长,一味向着这个世界索取,当他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他便沉浸在失落的煎熬里,灵魂得不到片刻的安宁。然而,是不是得到以后,他就高兴了呢?事实并不是这样。贪婪者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旧的欲望满足了,新的欲望又产生了;小的欲望满足了,大的欲望又破土而出了。于是,贪婪者必然又跌进新的失落的煎熬中去......这是一个永远也不会终止的可怕的循环......贪婪的心灵,是永远也不可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生活是一位无言的忍者,更是一位严正的审判官,一切贪婪的行径最终都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弗罗斯特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您选择了我,我想我现在也正在贪婪者的行列中......贪婪的人永远不会满足,得到一颗珍珠,还想要钻石。得到钻石以后,还想要更加多的财富。在古代欧洲有这样的一个说法,‘贪婪人的心,想要一窖金;宽度四十里,长度尽量伸,早晨取四两,下午添半斤’。贪婪人的心是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因贪婪而形成的恶性循环,幻想自己要永享富贵,甚至想让自己的后代也永享富贵......”

    “贪婪者其实是最贫穷的人。”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弗罗斯特先生,卡萨诺维奇先生,我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扫尾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我想我们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再见面了。”

    “真的希望还能和您共事。”弗罗斯特真诚地说道。

    王维屹淡淡一笑,然后站了起来,当他来到房屋契约交易所大厅的时候,看到了各式各样绝望沮丧的面孔。然后,他又看到了正在一个人独自玩耍的爱丽丝。

    他来到了爱丽丝的身边:“你的妈妈呢?”

    “啊,莫约尔先生,她在那边?”爱丽丝朝着前面一指:“莫约尔先生,您能请我吃点东西吗?从上午到现在,我就吃了一些您朋友给我的一些饼干。”

    “可怜的孩子啊。”王维屹叹息了一声,把她抱了起来:“我会请你吃最好的食物,会给你想要的一切,但是,你必须要记得一件事情,永远不要贪婪,永远都只拿自己该得的东西,这对于一生的成长都将至关重要。”

    “我会的,莫约尔先生,我一定会听您的话的。我们要叫上妈妈一起吗?”

    “不用了,你的妈妈现在正在为自己的贪婪付出沉重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