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八. 大日子

九百八十八. 大日子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拥有的宝物,真的让即便是王维屹这样的人也大开眼界。

    也许整个俄罗斯历代沙皇辛苦收集下来的宝物都几乎要让这个贪婪的大公爵搬空了。尤其是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的宝物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还好比父亲更加贪婪,更加愚蠢的伊利亚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否则的话,即便是葛里高利失去了其它所有的,他还依然能够拥有这么一笔庞大的财富。

    要复仇,就必须让你自己的敌人连一条底裤都剩不下来!

    同样惊讶无比的艾略特,以一亿美金的超低价放出了贷款,当然,出于对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尊敬”,以及和伊利亚先生的“友谊”,艾略特甚至免除了贷款的利息。

    而这一点也让伊利亚感激无比。

    现在,俄罗斯的宝库已经完全的属于王维屹了

    大时代的浪潮正在一的袭来,没有谁能够阻挡。明智的人唯一能够做的,只是推波助澜。

    而王维屹和他的“纽约同盟”,正是这样在幕后推波助澜的人

    1966年5月11日,星期三。

    今天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前几天的纽约还在下雨,但从今天一大早开始,天气就已经放晴了。

    这似乎在那预示着一些什么好的事情,比如暂时停顿上涨速度的纽约股市一定能够继续再度大涨的,比如房屋契约市场能够到达一个新的顶峰的。

    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是如此的美好。

    “爱丽丝,你穿好衣服了吗?”谢丽莎急匆匆的对着镜子化了一个简单的妆,然后大声冲着女儿的卧室叫道。

    “啊,妈妈,我好了。”穿上昨天妈妈才给自己买的新衣服,爱丽丝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妈妈,我这么穿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谢丽莎亲吻了一下女儿:“啊,我们得赶快了,要不然就会晚了。”

    带着女儿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她看到房东莫瑞先生已经在等着自己了,莫瑞先生先向他们致以了自己的问候:“啊。您的女儿爱丽丝真是美丽。将来一定和您一样是个大美人谢丽莎,你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交房租了,我也得靠这个生活要不。您换一个小一些的房子?毕竟你们只有两个人。”

    “啊,莫瑞先生,我明天晚上就会给您房租的。”谢丽莎看起来根本就不在意:“我发财了,您知道吗,我发了大财了,我今天会抛掉手里的房屋契约,然后就有钱给您了。”

    “啊,那我就放心了。”莫瑞先生看起来永远是那么的彬彬有礼:“如果我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您一定要原谅我。谁让我没有您那么大的本事能够赚到那么多的钱呢?”

    谢丽莎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莫瑞先生,您瞧,您完全也可以和我一样发财,您为什么不也进入房屋契约市场呢?”

    莫瑞先生耸了耸肩:“啊,说实话,我可没有您那么大的胆子。我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我宁可过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

    “那真是太可惜了。”谢丽莎其实最看不起的就是莫瑞先生这样的人,一点的勇气也都没有,什么都不敢动,只愿意守着自己的这一点地方过些所谓安稳的日子。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出息?

    她克制着内心的鄙夷,礼貌的和莫瑞先生道了别

    看着意气风发的谢丽莎的背影,莫瑞先生摇了摇头,虽然整个纽约,整个美国都在那里为了所谓的证券市场,为了所谓的房屋契约市场疯狂,但是莫瑞先生其实是并不相信这些的。

    他曾经经历过四十年代的那场可怕的股灾,亲眼看到有人从大楼里跳下去,而且就在自己对外出租的屋子里。

    这些东西都是虚幻的,最最虚幻的,尤其是房屋契约市场。那些人真的是发疯了,根本都不用去看房子,仅仅凭借着一张契约就可以把房价炒到这么高吗?这些难道真的都是真实的吗?

    不,反正莫瑞先生是绝对不相信的。没有什么事情比能够安心的过完自己的这一辈子更加让人放心的事情了

    “伊利亚侯爵,您的衣服。”

    对着镜子伊利亚仔细的打扮了下,他对自己今天的状态非常满意。再过一会自己的财富将会以几何数字增加,这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确定自己的着装上没有任何一丝瑕疵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

    要想成功的混进美国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就必须要让自己时时刻刻都看起来非常的冷静,就和艾略特先生一样。

    啊,见鬼,自己为什么要学艾略特呢?自己的财富早晚都会超过这个家伙的,自己早晚都会让他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

    要知道,艾略特不过只是个有钱人而已,而自己却是个真正的侯爵

    星期三上午8::00。

    离证券市场开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有大量的人聚集在了门口,他们在热闹的讨论着今天的行情,热闹的讨论着今天的股市会冲到一个什么样的高点。

    伊利亚侯爵是从侧门进去的,像他这样的大客户,在这里是属于贵宾级的人物,完全不用和那些可怜的家伙挤在一起等着开门。

    当他进去的时候,他看到艾略特先生已经到了,而且在艾略特先生的身边,他还惊讶的看到了盖茨.摩根先生和劳伦斯.洛克菲勒先生。

    啊,这可是美国的三个重量级人物,对于摩根先生和洛克菲勒先生,自己也仅仅只有见过他们一两次而已。

    伊利亚变得兴奋起来,他快步走到三个大亨的面前:“能够见到你们真是太荣幸了,维特根斯坦先生,摩根先生。洛克菲勒先生,你们也是来见证世界证券史上的奇迹的吗?”

    “这取决于您对奇迹的了解。”盖茨微笑着说道:“也许您的理解和我们多少有些不同。”

    伊利亚可不太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些大亨们,难道说话就不能直截了当一些吗?

    当然,无论对方说些什么。他都是不敢过分辩驳的。尽管他在俄国贵为侯爵。但是这里可是美国纽约,这里是这些美利坚大亨们的地盘

    在人们焦急的等待着证券市场开盘的时候,在附近的美国纽约最大的房屋契约交易所里也早就已经拥满了人。

    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比那些股市上的投机者们更加的紧张。

    谢丽莎紧紧握着女儿的手,焦急的不停在看着时间。要知道,这可关系到她和女儿的一生幸福。

    房屋契约的价格已经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谢丽莎觉得是到了倾空手里契约的时候了,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爱丽丝,你想要什么?”看着女儿无聊的打量着周围,谢丽莎柔声问道:“漂亮的衣服?还是一个美丽的娃娃?”

    “我想和妈妈一直在一起”爱丽丝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妈妈,以后我们不用每天那么早来这里了吗?”

    “是的,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每天那么早来这里了。因为我们很快就会有很多很多的钱了。”谢丽莎的话里洋溢着幸福:“很多很多的钱,甚至可以堆满你的卧室。你可以天天睡懒觉,当你醒来的时候,佣人就会把一杯热腾腾的牛奶端到你的面前。别人有的,你都会有。不,你有的一定会比所有的人都好”

    爱丽丝变得开心起来了:“你保证吗。妈妈?”

    “是的,我保证!”谢丽莎给女儿做出了自己最郑重的承诺。

    “瞧,妈妈,你看那是谁?那是莫约尔先生。”爱丽丝忽然指着一辆刚刚停稳汽车上下来的人说道。

    啊,真的是年轻英俊的莫约尔先生。在他的旁边还有两个人。

    “谢丽莎。爱丽丝,你们好。”王维屹微笑着来到了她们的面前:“那么早就来了,吃过早饭了吗?”

    “没有。”爱丽丝老老实实地回到道:“妈妈一早就带着我出来了。”

    谢丽莎根本来不及阻止女儿,她的脸红了:“啊,今天我们起来的晚了,我担心会迟到,要知道,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啊。”

    “是啊,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啊”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然后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弗罗斯特先生,卡萨诺维奇先生,你们身上有吃的吗?”

    “我应该有些饼干。”卡萨诺维奇从身上找出了饼干,递给了爱丽丝。

    卡萨诺维奇?谢丽莎有些发呆,她知道这个人是谁,纽约有名的黑帮教父,当年自己的那个男便宜,爱丽丝的亲生父亲就在卡萨诺维奇先生的手下做事。

    可是像莫约尔先生这样斯文有礼的人,怎么会和黑帮份子扯上关系?而且看起来卡萨诺维奇还对莫约尔先生非常尊敬的样子。

    “这是卡萨诺维奇先生,而这位,是弗罗斯特经纪公司的总裁弗罗斯特先生。”

    随着莫约尔先生的介绍,谢丽莎更加惊讶了。在房屋契约市场不断拉高的这段日子里,“弗罗斯特经纪公司”大概是最出风头的了,他们手里似乎总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且地段最好的房子。

    他们简直成为了人们议论的焦点,成为了纽约房屋契约市场上最耀眼的明星

    天那,这居然也会是莫约尔先生的朋友。

    谢丽莎怯生生地问道:“弗罗斯特先生,你说今天会创新高吗?”

    “这些我可说不准”弗罗斯特的回答有些让人意外:“可是谢丽莎女士,以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一开盘的时候,您还是尽快的把手里所有的房屋契约都抛了吧。”

    谢丽莎敷衍似的“恩”了声,但是在她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可没有那么傻,自己总得等到冲到最高点的时候才能抛。

    这是王维屹给谢丽莎最后的一次机会了,无论她是否能够抓住。可人总是会被贪婪蒙蔽了自己的心灵

    这时候,九点到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和房屋契约交易所同时吹响了号角

    所有的人都在那里嘶声力竭的大声叫着什么。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狰狞的疯狂。

    价格在那一升再升,不管是在股市还是在房屋契约交易所。

    艾略特、盖茨、劳伦斯在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王维屹、弗罗斯特、卡萨诺维奇也在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伊利亚在疯狂的叫着,谢丽莎同样也在疯狂的叫着,每一个人都在疯狂的叫着

    曼哈顿大道一幢偏僻区域的房屋契约已经被炒到了一个天文数字,可是根本没有人去关心这些。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抢到契约,就意味着滚滚的金钱向自己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大日子,这是一个最疯狂的大日子

    谢丽莎有几次都想将自己手里持有的两张房屋契约抛出去。但是看到节节升高的价格,她又迟疑了。

    再等等,再等等,一定还会到一个新的价格的。

    到那时,自己就可以和爱丽丝一起过上最幸福最幸福的生活了

    股价就和房屋契约一样,也在不断的攀登着新的高峰,伊利亚满面通红,兴奋的已经语无伦次起来。

    上帝啊,钱啊。这就是钱啊!自己就快变成巨富了,什么维特根斯坦家族,什么摩根家族,什么洛克菲勒家族,统统都要被自己踩在脚底下。

    自己,才是真正的财富之王

    “一个疯狂的世界。”王维屹微微的摇着头:“所有的人都被迷失在了其中。他们忘记了危险,忘记了恐惧,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金钱的存在。弗罗斯特先生,荷兰郁金香事件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是怎么被推倒的?”

    弗罗斯特当然知道这样可怕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1637年2月4日,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是整个世界金融史上最大的悬案。而且没有之一。这天上午,在阿姆斯特丹以及各地的交易所里,郁金香的买卖如往常一样顺利进行着,商人们伸着脖子叫价,买主们从豪华的马车上走下来,看似与往常并无不同。当各种交易正进行着的时候,天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人开始将自己的郁金香合同倾售一空,这一刻,郁金香泡沫的第一枚骨牌被推倒了。随之而来的是所有人争先恐后的开始抛售自己的郁金香合同,因为谁也不想成为最后一个傻瓜。荷兰郁金香的价格市场瞬间跌到冰点,交易所内传出各种歇斯底里的怪声音,整个阿姆斯特丹沉浸在一种末日般的气氛里,郁金香泡沫宣告破灭。同年4月27日,荷兰政府在哀鸿遍野的情况下终于出面,下令终止所有郁金香合同的买卖。

    王维屹不用弗罗斯特回答自己:“那么,就让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在我们的手中推倒吧!”

    弗罗斯特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是1966年的5月11日的上午10点

    “曼哈顿第三大道210号到226号曼哈顿第五大道19号到28号布鲁克林区布莱顿海滩区商业区”

    就在纽约房屋证券市场到了最疯狂的时候,忽然有人开始大规模抛售手中最有价值区域的房屋契约。老天,这些可都是黄金地段,都是千金难求的地方。而且更加诡秘的是,所有抛售出来的这些房屋契约居然只是目前市场价值的三分之二

    疯了,是谁在做这么疯狂的事情?是谁那么丧心病狂的要如此值钱的房子以那么低的价格卖掉?有人开始大为惋惜,如果这些房屋契约都在自己的手里该有多好?可是也有人很快隐隐的发觉出了不对的地方

    不应该是这样的,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一种巨大的危机感,正在悄悄的逼近这些头脑还算聪明冷静的家伙。

    这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第一块被推翻的多米诺骨牌。就和荷兰郁金香事件一样,第一块骨牌在5月11日星期三这天被推翻了

    大日子,只是一个足以被所有人都牢牢记得的大日子!

    “真是一个号日子啊。”王维屹忽然如此说道:“一个值得我们所有人都记得的大日子,是吗,卡萨诺维奇先生?”

    “是的,会被我们每一个人都牢牢记得的。”卡萨诺维奇也在那里笑着:“当每个人都陷入疯狂的时候,却正是您获得最大利益的时候,恭喜您,男爵,您再一次的赢了。”

    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应该是恭喜我们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