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六. 艺术品

九百八十六. 艺术品

    谁都已经没有了选择。

    成为了王维屹新同盟的米格罗斯基,已经不再去考虑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他决定将自己的命运和“彼得戈夫先生”牢牢的捆绑在一起。

    两天后,他见到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并且兴奋的告诉他,刚刚架设好的油井已经开始产油,“事实”证明,亚美尼亚拥有的石油储量,已经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这是这些日子以来葛里高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就在之前已经传来了奥尔布乔克失守的消息,在强大的德军和乌克兰军队的联合攻击下,奥尔布乔克的俄军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不仅仅如此,德乌联军已经开始向库尔斯克进军。

    敌人离莫斯科越来越近了......葛里高利非常清楚,以库尔斯克的俄军力量,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住敌人的进攻......

    现在他面临的问题是,美国人似乎不再愿意支持他了,而且一个特别调查小组已经成立,目的只有一个,调查那些美国援俄资金的去向。

    葛里高利头疼到了极点。

    还有国内的那些卑贱的平民们,居然一次次的开始游行抗议,按照葛里高利的性格,他是一定要全力镇压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美国大使普兰迪居然又提出了警告,似乎他摆明了就是要和大公爵过不去。

    四面楚歌,葛里高利不得不另外寻找办法了,和德国人进行秘密谈判的特使已经派了出去,当然,德国人是否会答应还不是很好说。

    还好米格罗斯基给自己带来了不错的消息,亚美尼亚油田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投入到了正常运作之中。

    油田的成功开采就意味着巨额金钱的源源不断到来,有了钱就能够处理一切的问题。

    现在,他的儿子伊利亚已经被重新派去了美国,油田必须全部交给米格罗斯基负责了。大公爵虽然除了自己和儿子外谁都不信任,但他还是可以确定米格罗斯基是没有胆量背叛自己的,因为他在莫斯科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家人,都在大公爵阁下的密切监视之中......

    “开采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米格罗斯基兴致勃勃地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大公爵阁下能够亲自去现场看一下。”

    “啊,不用了,交给你我完全放心。”现在除了莫斯科,葛里高利哪里也都不敢去:“这是和我们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情,米格罗斯基先生,我信任你,无条件的信任你,一切都必须要拜托你了。石油就是我们的命脉,你必须牢牢的监督住一切!”

    “是的,大公爵阁下,但是有一件比较难办的事情。”米格罗斯基看起来有些为难:“美国财团的投资在其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他们总是对我指手画脚,我很担心这巨大的利润会引起他们的眼红,毕竟,现在美国政府的态度可有一些暧昧。”

    这一下就说中了葛里高利的心事......虽然在前期必须要借助那几个美国财团的力量,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的钱被人瓜分可不是大公爵阁下喜欢做的事情。

    “一点点的把他们挤走。”葛里高利不暇思索地道:“最近,安德里亚斯为我筹集到了一笔钱,是用来武装新的集团军的,米格罗斯基先生,我想你知道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新的军队,而这笔资金的到来有多么的困难你也完全清楚,但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我决定把这笔巨款交给你去使用......”

    果然和“彼得戈夫先生”判断的完全一样......米格罗斯基平静的想到。

    “彼得戈夫先生”判断,在巨大利益的刺激下,贪婪的葛里高利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动用到任何可以动用的资金,以把油田据为己有的。

    他甚至会拿出自己的全部。

    而现在葛里高利正在按照这条路进行着。

    “是的,我会按照您吩咐的去做。”米格罗斯基不动声色地道:“但是,想要挤走那些美国人,恐怕我们的资金还是不够。”

    葛里高利烦躁的走来走去,明明天文数字般的巨款正在自己眼前飞舞,但却就是还差那么一步。

    “我会想办法再调集所有资金的......”葛里高利忽然停住了脚步,恶狠狠地说道:“包括给沙皇陛下的,国库的,还有所有所有的资金,全部都将支援给你。你需要多少,我就想办法帮你调集多少,我甚至愿意卖了克里姆林宫!”

    米格罗斯基的心里终于笑了,疯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真的已经发疯了......

    死亡的陷阱已经打开,现在,就等待着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纵身朝里一跳了......

    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他除了把自己逼疯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

    在葛里高利按照王维屹的设置一步步走向崩溃的时候,始作俑者王维屹却已经再次来到了纽约。

    大幕既然拉开,那就耐心的等待着好戏的上演吧。

    这个时候的纽约,乃至整个美国,都和葛里高利一样陷入到了最疯狂的状态之中。

    纽约股市已经到了一个高到不可思议的指数,相对的,房契市场也到了最疯狂的阶段。

    王维屹再清楚不过了,这就是崩塌的前奏。

    而他,将欣赏自己一手导演的好戏......

    艾略特早就已经在纽约等待着男爵的到来了,他的心情和男爵一样的急迫,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大毁灭的到来。

    一个男爵先生导演,“纽约同盟”主演的好戏。

    “纽约同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他们将带着愉悦的心情注视着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一切......他们最终将举着香槟庆祝他们再一次胜利的到来......

    有人会因此破产、自杀,但也一样有人能够在其中大发其财。

    “这位是伊利亚先生。”在艾略特亲自宴请的晚宴中,他“郑重”的向客人们推荐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儿子,刚刚回到纽约的伊利亚。

    王维屹对小灵的化妆技术还是非常满意的,他和伊利亚的上一次见面,对于伊利亚来说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他确定依靠小灵的化妆,以及时间的流逝,伊利亚是没有办法认出自己的。

    “这就是彼得戈夫先生,我们在俄罗斯的全权代表。”

    当艾略特郑重介绍了“彼得戈夫先生”之后,伊利ya热情的和王维屹握了下手:“啊,彼得戈夫先生,您在莫斯科很有名,但是让人觉得有些讽刺的是,我们居然要在美国才能见面。很失礼,我在莫斯科并没有能够招待过您。”

    “瞧您说的,在纽约见面我觉得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啊,是的,这的确是个比莫斯科还要让人着迷的城市啊......”伊利亚无限感慨地说道:“彼得戈夫先生,我总觉得我们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

    “啊,我可从来没有机会见过一个大公爵的儿子......”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我想,您应该是记错了。”

    “是的,我每天都要见许多人,总会记错一些事情的。”伊利亚很快便放下了自己觉得彼得戈夫先生眼熟的想法:“对于我们在俄罗斯共同开发的油田,是大公爵先生,也就是我的父亲以及俄罗斯政府非常关注的事情,我们有着良好的开始,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加紧密的合作。彼得戈夫先生,您回到美国是为了汇报油田的进展吗?”

    王维屹淡淡一笑:“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准备加大对美国证券市场和房屋契约市场的投资。”

    这一下便引起了伊利亚的巨大热情......葛里高利把自己在美国的一切资金都交给了伊利亚去负责,蓬勃兴旺的纽约证券市场,以及不断增加的财富,已经彻底的让伊利亚和绝大部分的美国人一样陷入到了一种狂热之中。

    他相信,自己很快会成为一个丝毫也不逊色于维特根斯坦家族的巨富的......

    “怎么,您也准备加大投资吗?”伊利亚大有兴趣地问道。

    “是的,不光是彼得戈夫先生,我也同样准备也将一笔巨款投放进去。”艾略特在一边接口说道:“多么美妙的市场,我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美元正在我的眼前飞舞。我从欧洲抽调除了大量的资金,为的就是让这些资产再翻上几番。你呢,伊利亚先生,我听说你也一样有不少的投资,你还准备继续加大吗?”

    “啊,我可不像您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伊利亚决定隐瞒一下:“我只能少量的进行一些投资,真是太遗憾了。”

    他一方面是不想把自己掌握的资金动向告诉别人,另一方面他能够拿出来的资金也的确不多了。

    大公爵交给他的财富,绝大部分都已经投放进了纽约证券市场和房屋契约市场。

    “真是太让人遗憾了。”艾略特耸了耸肩:“如此美妙的市场,不跟进简直是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啊,如果您有一些抵押的物品就好了,那样我或许能够帮助您一下。”

    伊利亚的心跳动了一下......在俄国,葛里高利除了侵吞了大量国有资金外,而且还秘密窃取了俄国的大量珍贵文物以及艺术品,这些全部被伊利亚转移到了美国,安全的存放在了银行中。

    这些物品中有一些是举世无双的珍贵文物和艺术品,价值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不过在伊利亚看来,东西是死的,有再多的东西存放在银行里,如果不能变成现金的话,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他之前这些念头都只是一闪而过。

    此时有艾略特先生提出来的话,其中的意义就不太一样了......

    伊利亚在那仔细考虑了一下:“艾略特先生,以您对艺术品的见解,您认为‘救世主’这副油画可以值多少钱?”

    “您说的是达芬奇的‘救世主’吗?”艾略特这次真的是有一些惊奇了。

    在看到伊利亚肯定的点了点头后,艾略特不无赞叹地道:“这可是达芬奇的经典油画之一,据说原本属于查理一世,但后来却神秘的失踪了,如果是原画的话,我想拿去拍卖甚至能够拍卖到一千万以上。只是,我想这幅油画谁也不知道现在去了哪里。”

    “我想我知道。”伊利亚带着炫耀的口气说道:“而且我就拥有这幅油画。”

    艾略特朝男爵看了一眼,然后缓缓问道:“您真的拥有这幅油画,而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您知道叶卡捷琳娜二世吗?”伊利亚德意的笑了一下:“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一生沉迷于宝石收藏,热衷于收藏各个时期的宝石制品,还专门在艾尔米塔什宫设置了宝石厅来存放她的鼻烟盒和宝石等收藏品;叶卡捷琳娜还是18世纪下半叶欧洲绘画杰作的最大买家之一,她经常去欧洲各地购买画作,由于当时俄罗斯国力强盛,叶卡捷琳娜二世又对于喜欢的艺术品不惜一切代价,因此,她拥有的大师名画不是一幅两幅,往往是一位画家的画作就收了一房间,比如鲁本斯,她还拥有达芬奇罕见的油画原作,而‘救世主’正是她最得意的收藏之一......”

    说到这,伊利亚觉得自己也许说的太多了:“您不用问我是如何得到这幅油画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我拥有的藏品不必叶卡捷琳娜二世少,而这幅油画也是从叶卡捷琳娜女沙皇那里继承下来的。”

    艾略特轻轻的舒出了口气。

    早就知道葛里高利和他的儿子一起侵吞了俄罗斯的大量珍贵文物和艺术品,而且就存放在了美国,这也是葛里高利最后的一条退路了。

    现在,他的这个儿子毫无顾忌的告诉了他们这些。

    “如果您真的拥有这些,那真是太让人羡慕了。”艾略特很快恢复了冷静:“但是可惜的是,艺术品永远都只是艺术品,如果不能将其变换成金钱的话,躺在银行的保鲜库里什么作用也都派不上。”

    这句话一下便说中了伊利亚的心声。

    他对什么艺术品或者文物丝毫也都不感兴趣,他唯一在乎的就是金钱。

    “我如果用这些东西来做抵押,您认为您可以接受吗?”伊利亚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艾略特皱了一下眉头:“如果它们都是真品,我想您能够抵押上一大笔钱,可是要收购这些,我想收购者会承担很大风险的。伊利亚先生,我不妨坦诚的告诉您,我只会用相当于原价的30%来付给您贷款,而且我很确定的是,在美国也只有我敢这么做。”

    这个十足的奸商啊,伊利亚在心里咒骂了声。

    可是对于金钱的贪婪却已经彻底的蒙蔽了他,哪怕只有原价的30%,在他看来也是好的。况且当自己赚了大钱后,一样还可以从对方的手里赎回来。

    “明天如果您有空的话,我很乐意带您去看看我的藏品。”伊利亚到底还是把自己的全部企图都说了出来:“假设您真的敢兴趣,我们完全可以商讨一下抵押的价格。”

    “啊,能够见到那些珍贵的东西,真是我最大的荣幸。”艾略特举起了手里的杯子:“让我们为了藏品而干杯,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等到明天了。”

    伊利亚和他的父亲一样完全落到了一个圈套里,而对于他来说却还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贪婪总会让人迷失的......”当伊利亚离开这里后,王维屹淡淡地道:“这是葛里高利最后的拥有了,当他失去一切后,你说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会和二十年前一样贫穷,一钱不值,他死在路上甚至都不会有人去多看他一眼。”艾略特丝毫也不掩饰自己对于葛里高利的厌恶:“他背叛了您,辜负了您对他的信任,这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

    “是啊,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王维屹轻轻的叹息了声:“可是,我不会让他那么容易死的,我要让他亲眼目睹自己正在经历什么样可怕的事情,艾略特,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艾略特的声音里透露着无比的自信:“一切都将落下大很快幕,疯狂者将为他们的疯狂付出代价,贪婪者也必将死在他们的贪婪下。男爵,我们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王维屹似乎陷入到了沉思:“俄罗斯的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美国也会进入混乱期,这是德国最好的机会,我们会在战场上得到扭转,会在整个战略上得到扭转。我唯一考虑的是,这一切将如何结局?”

    “您在考虑您的儿子吗?”艾略特试探性的问道:“我想我可以提前做一些安排的。”

    王维屹微微摇了摇头:“我想,我考虑的是我们所有人的未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