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六. 必须要的选择

九百八十六. 必须要的选择

    现在,整个俄罗斯都处在了一种巨大的愤怒中。

    几乎每个人都在讨论着军队在乌克兰的失败,讨论着政府的巨大腐败问题。他们愤怒的要求政府立刻做出解释,愤怒的要求政府给予民众一个交代。

    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政府却继续保持着狡辩的态度,他们利用官方的媒体,严厉的指责所有和政府大舆论相悖的报道都是不真实的,并有可能遭到政府最严厉的追查。

    越是这样的态度,越能引起民众的怒火。真正的真相,正在通过各种途径在莫斯科散播着。

    尤其是《莫斯科先锋报》,这份报刊和他们的记者,似乎拥有着知道内幕的能力,他们总是能够轻易的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然后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通过他们掌握的报纸向民众公布这些真相。

    这点是最让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和他的政府头疼的事情......

    他们企图阻止这份报纸不断的公布真相,甚至不惜逮捕杀害,可是在这份报纸的身后,不但有大亨弗里斯托亚的支持,甚至还有美国人的支持。

    美国驻莫斯科大使已经严重警告了葛里高利,任何记者遭到的伤害,都会遭到美国政府最严厉的谴责。

    谴责这种东西,有的时候没有任何作用,有的时候却又能够起到巨大的警告作用。

    葛里高利此时的愤怒,就和俄罗斯人民的愤怒完全是一样的,他第一次在内心产生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居然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记者......可是事实却就是如此的......

    葛里高利感受到了自己的权威正在遭受着一次巨大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

    “彼得戈夫先生,请坐。”在自己俱乐部的办公室里,米格罗斯基再一次和“彼得戈夫先生”见面了。

    不过看起来,他的面色不是特别好看,一直在亚美尼亚为大公爵操办油田开发的这位莫斯科实权派人物,此时看起来脸上写满着忧虑。

    “怎么了,我的朋友,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王维屹坐在那里微笑着问道。

    “我收到了一些消息......更加准确的说,我得到了一封神秘人物写给我的信......”米格罗斯基的声音不是很大:“具体的内容,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起码让我失眠了几个晚上......”

    “每个人都有秘密的,是吗?”王维屹还是那样淡淡笑着:“让我来猜测一下信上写着什么吧。这位神秘人物警告你,在亚美尼亚根本没有值得开发的油田,那位美国地质学家莱曼.罗德尼根本就是受到了别人的利用指使,传递给你了一份虚假的情报,整个事件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骗局。”

    米格罗斯基脸上呈现出了巨大的惊讶:“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亚美尼亚有储藏量巨大的油田信息,是彼得戈夫先生告诉自己的,美国地质勘探队,是彼得戈夫先生找来的,整个事件,到处都活跃着彼得戈夫先生的身影。

    难道这件事情全都是彼得戈夫先生......不,米格罗斯基绝不愿意相信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他,可是得到了美国几大财团亲自证实的全权代表人物。

    “我想,有些事情我们该讨论一下了。”王维屹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可以坦率的向你承认,亚美尼亚也许有油田,但储量微不足道,花费巨大的投资,根本无法收回。”

    “你!”米格罗斯基勃然色变:“你欺骗了我们!你这个该死的骗子!我会立刻逮捕你,并且把你送到大公爵那里!你会被绞死的,我发誓,你一定会被绞死的,就算你真的认得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人也一样会被绞死的!”

    “不要那么激动,米格罗斯基先生,我想你应该先考虑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王维屹丝毫也都不害怕:“我当然会被葛里高利绞死,但是你认为这位大公爵会放过你吗?你从头到尾参与了整件事件,你积极热心的把我推荐给了大公爵,并且成功的促使大公爵下定决心投入巨资勘探所谓的油田。你能够得到什么呢?啊,在我被绞死之后,我想下一个就会轮到你了,你的处境根本不会比我好多少......”

    米格罗斯基面色的惨白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大公爵的性格了。是的,大公爵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彼得戈夫只有一个人,而自己,却还有那么多的家人需要自己去照顾。

    自己能够跑到哪里去呢?自己虽然是葛里高利的亲信,但大公爵却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自己。尤其是在自己具体负责亚美尼亚的油田开发之后,自己在莫斯科的一切都已经被严密的监视和控制住了。

    米格罗斯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成为了被关在笼子里的一只野兽,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跑出去。

    他甚至还产生了绝望的感觉......

    “该为自己考虑一些了,米格罗斯基先生。”王维屹平静的看着对方:“俄罗斯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点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难道你以为葛里高利真的能够一直保护你吗?难道你以为当大公爵失败后,他还能考虑到你吗?你以为那封信是谁写的?”

    米格罗斯基有些疑惑了......

    “那个给你写信,告诉你这一切都是骗局的神秘人物就是我......”

    当“彼得戈夫先生”说出这句话之后,米格罗斯基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对方心里到底在打的什么主意。

    他为什么要设下了这么大的一个骗局,然后又亲自揭穿它呢?

    “你觉得很奇怪是吗?”王维屹淡淡地道:“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因为在这个骗局中,我还需要一个助手,而你就是不错的人选。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你必须要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你可以去告发我,然后在我被捕的同时你也会遭到大公爵残酷的惩罚。或者,你可以全力的协助我,当莫斯科政权改朝换代之后,你依旧可以保留你目前拥有的一切,甚至还可以获得比现在更大的财富和权力......你愿意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米格罗斯基先生?”

    米格罗斯基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了......让他好奇的是,“彼得戈夫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他真的是美国大财团的代言人吗?或者,比这个身份更加神秘?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米格罗斯基艰难地问道。

    “因为你已经没有其它的选择了......”王维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德国军队和乌克兰联军,正在迅速的向库尔斯克挺近,迅速的向莫斯科挺近。就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在我德军强大攻势之下,奥尔布乔克已经失守,整个布尔斯克在数天之内就会落到德军之手。米格罗斯基先生,全莫斯科都在反对葛里高利,他即将众叛亲离,你愿意和他死在一起吗?你愿意成为所有俄国人的公敌吗?”

    米格罗斯基大吃一惊,奥尔布乔克已经失守了?这个情报自己还不知道,居然是由彼得戈夫先生告诉自己的。

    “在我强大德军的攻势之下......”米格罗斯基注意到了彼得戈夫先生这句话,他忽然就明白了一些什么事情......

    “你是德国人?”米格罗斯基试探性的问道。

    “那么你还以为我是什么人呢?”王维屹笑了:“米格罗斯基先生,一切为了德意志。我是一个爱国者,为了我的国家,我不惜做出任何事情。我也希望你一样是个爱国者,为了自己的国家,也必须要做出自己的抉择,当然,这也更加是为了你自己......”

    米格罗斯基的手有些颤抖起来,他颤抖着拿出了烟斗,颤抖着在里面灌进了烟丝,颤抖着点着了烟斗。

    他大口大口吸着,一脸吸了三烟斗的烟,这才抬起了头:“你们真的有了对付大公爵的办法吗?”

    “看看目前的情况吧,米格罗斯基先生。”王维屹的话里充满了自信:“没有人可以挽救葛里高利了,即便是几百万的军队,也都无法保护到葛里高利,他的性命已经掌握在了我们的手里,坚固的莫斯科将成为他的坟墓,这里就是他最终的葬身之地。我不希望看到你和他一起陪葬,尤其是在莫斯科即将发生巨变的情况下更加如此......”

    米格罗斯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么我呢?你真的可以确保我和家人的安全吗?”

    王维屹的话里忽然透露出了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我不用给你任何保证,你除了选择信任我,和我合作没有别的任何选择。我拥有着巨大的权力,这是你永远也都无法想象的权力。我可以轻易的决定几百上千万人的生死,这其中也包括了你。米格罗斯基先生,该和你说的,我已经都和你说了。我不会再在你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米格罗斯基的身子哆嗦了一下......

    “我拥有着巨大的权力,这是你永远也都无法想象的权力。我可以轻易的决定几百上千万人的生死!”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

    米格罗斯基知道对方没有在恐吓自己,从他第一次出现到现在,他就知道“彼得戈夫先生”一直都很神秘,而且充满了权势和财富。

    这,将是自己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向左或者向右,也许将决定到自己和家人的一生。

    大公爵的形势一天不如一天,大公爵的政权也许有一天真的会轰然倒塌,那么那个时候真的到来的话,大公爵根本不会考虑自己,自己必须要找到一条退路了。

    其实,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的头终于抬了起来:“我不知道您是谁,我也不知道您的真实名字是什么。但我别无选择,大油田的大骗局,已经注定了我除了和您合作便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所以,请接受我向您的效忠,我也可以希望您真的可以保证我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王维屹笑了:“一个聪明的选择,不是吗?我喜欢和聪明的人合作,而不是那些在死路上走到底的人。那么,现在你就是我的盟友了,做我的盟友,你能够获得的甚至远远超过了你想要得到的。按照我吩咐你的事情去做吧......”

    他有了一个新的帮手,一个新的效忠者,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枚棋子。他将会对葛里高利进行最致命的一击。

    然后,自己想要看到的结局就会最适当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还有比这更加完美的吗?

    王维屹仔细的向米格罗斯基交代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别无选择的米格罗斯基全部答应了下来。

    此时,他的命运已经完全的和“彼得戈夫先生”联系在一起了。

    “那么,我想我能够祝你好运了。啊,不,也许是祝完美大家好运。”王维屹站起了身:“从现在开始我将减少和你的碰面,一位叫卡彭的先生将会转达我的命令,他完全可以代表我。”

    “是的,祝完美大家好运。”

    王维屹走出了他的办公室,今天的天气不错,也能让人的心情不错。莫斯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自己的幸运之地。在这里,自己创造出了许多的奇迹,创造出了许多别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而这次,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当他走出大厦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火红色的身影。那是米格罗斯基的女儿塔季扬娜。今天有些奇怪,塔季扬娜的脸上也带着一些淡淡的忧伤。

    “能陪我走走,说会话吗?”塔季扬娜好像是在特意等着王维屹,当看到他的时候变立刻说道。

    王维屹注意到了塔季扬娜身旁的那辆摩托车:“需要我再带你兜次风吗?”

    塔季扬娜默默的点了点头......

    依旧是熟悉的摩托车,依旧是熟悉的风驰电掣。在身后,塔季扬娜紧紧的抱着“彼得戈夫先生”,似乎生怕一松手,这个男人就会失踪了一般。

    王维屹来到了他们曾经“遇袭”的教堂,停好了车,他掏出一根烟点着:“你准备和我说些什么呢?塔季扬娜?”

    “你不是彼得戈夫先生,是吗?”塔季扬娜忽然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王维屹淡然一笑:“重要的,是你想要知道什么。”

    “我的父亲接到了一封神秘的信......”

    当塔季扬娜说出这话话的时候,王维屹已经知道他想要问什么了。

    塔季扬娜却并没有注意到王维屹的想法:“父亲和我们全家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之中,这会让我们失去一切,甚至包括我们的生命。彼得戈夫先生,你相信女人的直觉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事情都和您有关系。从您出现在莫斯科的第一分钟开始,便发生了许多难以用语言来说清楚的奇怪事情......彼得戈夫先生,这些都是您做的吗?”

    “是的,都是我做的。”王维屹并没有否认任何事情:“你知道复仇使者吗?你知道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吗?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我就是来这里复仇的基督山伯爵。但是,我想要复仇的对象不是你的父亲,他不值得我花费那么大的心思......”

    “可是,我的父亲已经被牵连进来了!”塔季扬娜的声音一下抬高:“他会被大公爵杀死的,杀死的!我们全家也将遭到可怕的命运,而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们的!”

    “我和你的父亲已经成功的处理好了这些事情。”王维屹的回答非常从容:“而你父亲的智慧和判断力,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无能,塔季扬娜,你要做的事情不是干涉,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事态的变化。”

    “是啊,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多管这些事的......”塔季扬娜喃喃地说道,接着,她忽然又说道:“你是个复仇的使者,所有的人都是你的利用对象任何人都不会例外的,,这其中也包括了我,是吗?”

    “也许吧。”王维屹的声音带着一些复杂:“我厌恶背叛,厌恶无耻的出卖,对于那些背叛我的人,我会不惜用任何手段来进行报复。但是,我希望你记得一件事,不管你承认与否,你的命运都和我联系在了一起。好好的在家呆着吧,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不错的结局,会给你安排一个不错的生活。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我不希望看到你的背叛。”

    背叛或者忠诚,这是塔季扬娜必须要做出的选择了,和她父亲就在不久之前要必须做出的选择是完全一样的。

    只是,塔季扬娜要做出的选择要远比她的父亲更加困难许多!(未完待续。